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幽穴中的搏弈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幽穴中的搏弈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骤然的异变来得太过突然,根本来不及观察偏穴内的状况,石门落下的同时便传出两道破风之声,罗惊鸿走在前面,闻声剑出,紫电剑芒一闪,寒光映射下但见两条人影正迎面挥剑劈斩而来,欲想闪避格挡巳然不及,两道锐厉剑芒一左一右地斜劈横斩而至,肌肤巳能感到森然的杀气及体,隐隐生痛……

    嗖嗖!

    身后突然传出两束劲气破空之声,陆随风适时地弹出两道指风,精准地击中两条人影握剑的手腕,使得本以斩劈而下的长剑斗然向上掦起。罗惊鸿岂会放过这种契机,手中紫电雷剑瞬间划出一道弧光,呼吸间巳生生将两人拦腰截断。

    剑气光影下隐约可见另外还有四条人影紧贴在穴壁的角落,每人手中持着一个碗口粗的筒子。

    "快闪!"陆随风轻喝一声,罗惊鸿闻声微楞之下,四人手中的筒子中同时暴射出一蓬蓝汪汪的毒针,穴中狭窄,面对如雨般倾泄而来的毒针根本无处可以闪避,唯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射成蜂窝,七窍溢血而亡。有生以来感觉离死如此之近,对生渴望又是如此之强烈。好不容易拥有了这许多好兄弟姐妹,匆匆相聚,还来不及说一声"道谢!"便又将匆匆地阴阳相隔,心中有太多的不甘……悲凉地一叹,缓缓垂下双目。

    一阵劲风骤起,呼啸震耳,满穴旋转席卷,漫空毒针骤然消隐。这封闭的穴中何来如此强劲的飓风,阴暗中的四人正如是想着,忽见眼前一片针影闪烁,下一刻,但俱觉全身百孔千洞,接下来,便没了知觉,意识逐渐消散。

    罗惊鸿下意识地睁开眼,恰好看见四人歪歪斜斜地栽倒下去。自己竟然没死?禁不住想放声狂吼;娘的!太棒了!

    陆随风早巳拥有夜能视物的能力,石门落下的刹那间巳将穴内的状况尽收眼中,本可在第一时间将所有的危险清除,只是想尽可能地让罗惊鸿多一些临埸应变的磨厉,多一份九死一生的深重体验。

    兄弟间没有"谢"字,那份感激放在心底胸间永存不朽。

    罗惊鸿抹了一把额头间被死神逼出来的虚汗,首先想到的是其它几组人境况,在这种毫无前兆的暴起袭杀下,分分秒秒都会倾刻致人死地,自己刚从地獄边沿回来,十分耽忧其他人是否遭遇到了类似的境况。

    "少爷!他们不会有事吧!呸!"罗惊鸿拍了自己一巴掌,当真是惊魂未归,连话都不会说了,自己是众兄弟姐妹中最不济的一个,自己无能怎去质疑他人的能力,一定要坚信他们有惊无险,安然无事。

    陆随风没有回应他的问话,黑暗中看不见神情变化,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走至石门边,接着便听见一阵石门启动的隆隆声。再接着,便传来一道尖厉的啸鸣声,当陆随风二人走出偏穴时,原本空旷无物的洞穴中,突然不知从何处涌现出大批的灰衣蒙面人,不下百人之众。

    有四个银衣蒙面人高举一张兽皮金椅越众而出,缓缓地放在中央位置,金光一闪,兽皮金椅上骤然端座着一个金衣蒙面人。

    另外几处偏穴的石门相继隆隆开启,云无涯冷着脸走了出来,身后的欧阳明月鬓发有些散乱,秀目中杀气未散。紫燕和青凤二女,看上去云淡风清,神情间却隐现出冷冽的杀机。胖子欧阳无忌不停地掸着衣衫,口中念念唠唠,不知在嘀咕着什么?身后的云无影手提长剑,一路有血从剑锋上滑落。傅大叔显得有些狼狈,长衫上出现了好几个大口子,头发蓬乱,面色因极度的恼怒显得有些灰白,跟在后面的龙飞更是一身血污,脸上还沾着几处血渍,显然是血腥暴力的撕碎了人,妖兽本性狂发。

    众人并未会聚一处,各自静立于偏穴旁,所以的视线都投向端坐中央的金衣人,虽蒙着脸看不清对方的真颜和年龄,但其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却充斥着冷洌森寒的威压,令人不自觉地想要远远避开,敬而远之。

    空旷的洞穴一下湧现出这许多人,却是一片寂然,静得落针可闻。一种火山迸发前的死寂,压抑得让人感觉胸闷气憋,连呼吸都深感不畅。

    "诸位中那一位能作主的出来答话!"金衣人身旁的一个银衣蒙面人突开口道,音波滚荡,震得四围的石壁嗡嗡颤响。

    "吼什么吼!你不会是听觉出了问题,唯恐天下都与你一般是聋子听不见。"青凤一脸不屑地冷哼;"一个玄丹境高阶摆什么谱,本姑会被一声狼嚎吓爬下吗?"

    "你……小丫头片子……这有你说话的份吗?再敢多嘴势必割下你的舌尖。"银衣人恼怒地斥喝道。

    "是么?就凭你那傻帽样,本姑娘挥挥衣袖都能让你变成真正的有眼无珠。不相你大可试试看!"青凤叉着小蛮腰,摆出一副挑衅的姿态。

    陆随风冷眼静观,并未阻此这只凤的张揚挑畔行为,不认真打过,那来谈话的法码?这金衣人的身份在黑煞阁中定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强势惯了,眼高于顶,自以为身边占人数之优,且强者高手无数,欲想以绝对的威势震慑对方心智,令其不战自怯,终成为砧上鱼肉。

    算盘人人会打,各算各的一本账。一句话,只有打过了才有得谈。被打痛了的一方底气自然不足,再也不敢稍放大嗓音说话,现实就么无情严酷,没得选择。

    是人都会被这只刁蛮的凤激怒,银衣人自然不会例外,怒极则双目欲喷火,但有金衣人在座,还轮不到他自作主张的发号司令,指手划脚。但见金衣人适时地做了一个只有银衣人才看得懂的手势,面罩下的双目中掠过一抹阴冷的杀机。

    银衣人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强压住心底奔湧的怒火,沉声言道:"给你等一个机会,双方各出五人,单打独斗,若是五战全胜,今日便放你等毫发无损,安然无恙的离去。如有一埸落败,哼!此间就是你等永远的坟墓。"

    如此不公平的机会,竟然没人提出质疑和抗议,猪都知道这是一个坑,不知这群人测过智商没有?只不过,知道了又如何?难道想让对方将坑填了,白痴!这世界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公平",你凭什么大呼小叫,掀起袖子秀秀强悍得令人颤栗的肌肉,你才有资格说了算,最后成为规则的制定者。

    青凤忽然像个怨妇般的哀叹一声,幽幽地对着银衣人道:"你将天都算漏了,那里还有本姑娘的戏唱,唯有安静的在一旁做个安份的观者了。"

    银衣人完全听不懂对方话中的意思,也没心情去揣摩,无端与一个小丫头片子瞎纠缠。他关心的是对方是否有胆接下这听上去有输无赢的一战,直到此刻仍不知这群人中谁说了算,老的不吭声,小的不说话,令人郁闷无比。

    没人说话应答不等于没人敢走出来,有时候说话真的是很多余,一个眼神,一个不经意的手势都能告诉你许多东西,比如此刻就有人一步步地走了出来,足够回答你心中所有的问题。

    这个人很年轻,绝对没满二十,这个人很酷,因为他看上去很冷冽,在他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只会令你连想起严冬的飞雪,禁不住打个冷颤。

    没错!云无涯此时就若一柄未出鞘的剑,浑身上下冷得直冒寒气,四周的温度也随之在极速的在下降。

    银衣人情难自禁哆嗦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惊诧,随即稳住心神,抬手摆动了一下,一个灰衣蒙面人骤然越众而出,脚步轻得像是根本没落在地面上,风一般的飘了出来,距云无涯十米之外,浑身上下不停地摇摆幌动着,时快时慢,身形显得十分虚浮难辨。

    "魎级杀手!"云无涯淡淡地道,无论对方如何幌动,云无涯仍能一眼清晰地辨出他悬挂腰间,黑色腰牌上的字样。

    "啧啧!眼力不错,仍难免一死。很久没出手了,你死得不冤!"魎的声线尖细刺耳,听上去阴森森地犹似从古墓内透出的声音。

    "是么?你就没想过今日死的可能会是你自己?"云无涯的声调冒着寒气,同样令对方十分难受。

    "我不喜你身上的气息,所以你的死相会很难看。"魎阴阴地道:"有人曾经说过类似的话,结果躺在坟墓里反思这句话倒底错在那里?我想你也会有同样的境遇。"

    "巧得很!这话我曾在一个临死之人的口中听说过,你只过在复制他的故事。"云无涯平时话并不很多,但此时却不是在简单的对话,而是一种另类的摶奕,唇枪对舌剑,纯属心智间的激烈较量,心智衰则神泄,气势低迷;"你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所以付出的代价会很惨烈。"

    "哦?我怎不觉得?说说看,我承诺会让你死得简单一些。"魎很认真地说,杀手无情,却很守信用,从不轻易承诺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