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绝谷探穴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绝谷探穴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呵呵,哈哈!本以为被扣功勋点的唯有凤儿一人,终于寻得一个天涯沦落人。"青凤实在是说不尽的开心,殊不知有人比她笑得更开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之人竟然是陆随风,直笑得众人耳鼓嗡嗡作,满面迷茫;"你们中还有谁漏掉了鱼儿?"

    "凤儿没有漏掉一个,全斩了!"青凤挺挺胸,喜盈盈地举着手道。

    众人皆摇头表示并无遗漏,唯有罗惊鸿有些无地自容的深埋着头,满脸涨得通红。

    "非常遗憾!罗惊鸿功不可没,功勋积分翻倍奖励!"陆随风突然出人意料地朗声宣布道。

    "啥意思?"青凤惊愕地瞪着凤目,罗惊鸿疑是自己听觉出了问题,大张着嘴,一脸惊疑。

    "如非有人破顶逃逸,无涯在外面等着追踪谁呀?"陆随风对众人解惑地道;"凤儿虽然无功,却也没错,只是对任务的理解有误,可惜了这次大好的机会了。"

    青凤很郁闷,她对任务理解根本没问题,只是一打起来便全抛在了脑后,血的教训呀!她发誓绝不会在同一个坑上摔两次。

    破顶而出的那名杀手正是幽巷中的袭杀陆随风的老太杀手,飞速地越过几处楼房 ,轻灵地跃下邻街,理了理散乱的发絲,勿勿而去。云无涯虽在夜色下,却也能清晰认出是日间追综过的那名艳妇。

    ……

    "你是说那杀手出城后便进入了一座荒凉山谷绝地?"陆随风思索地回道。

    "正是!我怕暴露了行藏没跟着进去,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山谷绝地再无其它的出入口。"云无涯十分确定地说。

    "走!事不易迟,绝不能给对方喘息之机。"陆随风果决地道,时间虽巳接近午夜,但对在坐的人而言三天四夜不休不眠都没多大感觉,更何况此行或能挖出黑煞阁的一个重要巢穴来,再幸苦也值得。

    夜深人寂,众人可以放开速度奔行,不到二个时辰,巳到了云无涯所说的那座山谷绝地。

    清冷的月光静静地铺洒山谷,三面环山峭壁高耸,却是寸草不生,果然是处荒凉绝地,这种地方平时势必人迹罕至,隐于其间的不易被人察觉。

    众人小心翼翼进入谷地,谷内虽坑凹不平,却也能一目了然,几乎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唯有一座小山似的坟墓犹为引人注目。

    坟墓的外表皆由青岩花岗石堆砌而成,工程浩大,且工艺十分考究,纵算普通利器劈斩也难损分毫。

    此间本是荒谷绝地,寸草不长,再无常识之人也绝会不将坟山置于此处。所谓的"坟"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巳,几乎巳可断定这里必是黑煞阁一处秘密重要巢穴,陆随风绕着坟山走了一圈,很快便得出了初步的判断。众人皆有同感,不用陆随风出言吩咐,已四下散开围着坟山仔细地搜索起来。尽管众人巳很细心将整座坟山一寸寸地搜遍,仍毫无头绪。明知道此间定隐藏着一个出入门户,由机关消息控制,势必有一个枢纽隐藏在某处,但要想在短时间寻到却也非易事。

    陆随风并未参与到搜索的行动中去,只是静静地佇立一旁,整座坟山却清晰浮现在脑海中,坟山的表层皆复盖着一层薄薄的青苔,足以说明从未被人碰触过,唯有顶部有一处方寸之地十分平滑,且无青苔痕迹,由于面积很微小,又在顶部,很容易被人忽视,如非陆随风能在脑海中立体的加以探查,发现的机率几乎为零。

    青衫一动,人巳掠上了坟山顶部,俯身一指按在方寸平滑处,"唰"地一声轻响,一块青岩石缓缓滑动开来,呈现出一个一米见宽的方形出入口,一缕月光的清辉映照,隐见一道呈七十度的石阶直达坟山底部。

    坟山的底部有若一间石室,空无一物,却有着三条形状一模一样的通道。

    "这三条通道形状如一,有两条定然是不归路,该如何选择?"陆随风微皱了皱眉,大家心知机关消息有时比千军万马更可怕,修为再高也难有用武之地。连胆大包天的青凤也不敢以身探险,她可是领教过这些机关的恐怖。

    "任何一件事有迹可寻,蛛丝马迹的差异都可以解开迷局。"紫燕言道。

    "三条通道看上去有若复制一般,没有任何差异之处,唯凭直觉任选一条,听天由命了。"青凤难得地轻叹了一声。

    "这座坟山的设计者很善于把握人心的弱点,人面临选择时总是颤颤惊惊,犹豫徘徊,多数人最后作出的选择都是错误的,所以世上的失败者多,成功者有若凤毛鳞角。我们此刻面对的不是眼前的这三条形状如一的通道,而是这通道的设计者。"陆随风若有所思地言道:"多数人在一阵徬徨之后都选择中间这条通道,因为左右两端还须再次抉择,这种揪心的痛楚已越愈了忍受的?线,不愿不敢再去触碰。所以,大可直接放弃中间的这条通道,接下来面临的是选左还是选右?"

    "选左!"欧阳明月毫无犹豫地脱口说道。

    "右!"云无涯冷冷地道。

    "男左女右,这是性别上的一种潜在的贯性,反其道而行之,同样是种潜在的逆反心理,你认为我要这样,我偏那样。你们的选择足以证明这一点。而设计者或许正是利用这种潜在的逆反心理,让人做出错误的选择。"陆随风的眼中闪射着睿智的辉光,十分精妙地解析道。

    "那到底是左还是右?"青凤有些不耐地道。

    陆随风缓缓抬手指向左面的通道;"凤儿想问为什么?是吗?"

    青凤点点头,急地问;"为什么不是右面?"

    "能够发现并进入此间的九成机率应该是男人,所以设计者针对的对象势必会是男人。我们无须反复地去揣摩,无端搅乱自己的心神。大家跟随我之后,小心戒备,以防不测。"这毕竟只是一种合理的推论,没谁有十成的把握,陆随风也不例外。貌似眼下没有比这更可靠的选择了,这本就是一个生与死之间的赌局。

    通道很狭窄,至多能令两人并排而行,且十分幽暗,近在咫尺也只能模糊地看见一个影象,所幸一路之上没遭遇机关暗器的袭杀,否则当真躲闪无门,唯有坐以待毙了。

    无惊无险地摸索前行,证明了陆随风的精妙推论是正确无误的。殊不知,竟然是一条毫无出路的死通道。行了五十米之后,尽头被一面坚硬无比的石壁阻断了去路,眼前漆黑如墨,众人只能在暗中对着身旁的石壁一阵瞎敲乱摸,希望能碰巧触发机关枢纽。

    "这石壁上似有许多纹路……"青凤在黑暗中似有发现地惊唤道。

    "我来摸摸!"紫燕对着尽头的平滑石壁细细抚摸着;"好像是一道曲转的河流经过不少的湖泊,最后融入了大海……"那不过是一种十分俱体的形象,只是这石壁上的纹路,竟能使人产生出的一种幻象感觉。

    "我好像行走在一条路径上,只觉得在不断地往上攀行,山峰似乎插入了云端……"欧阳无忌手在壁上移动着,有些幌忽地喃喃道。

    "像是一片蛛网盘转交错,似乎有一只硕大的黑煞蜘蛛在缓缓爬行……"罗惊鸿顺着壁纹模索,大脑似乎呈现出一些影像;"蜘蛛正顺着絲网线路渐渐移向了网盘的中央……"

    卡嚓!

    石壁上传来一阵微颤,接着发出一声轻微的"卡嚓"声,整片石壁暮地缓缓向上升起,一道强光骤然迎面透出,众人久处黑暗之中,顿觉弦目刺眼,纷纷举手遮挡。

    罗惊鸿竟然在壁纹的瞎摸中无意间触发了机关枢纽,当真有些始料未及。而这石壁上的纹路,唯有灵雕大师才能以纹路启人引入一种幻思幻想的境界,不由得令人心中暗自赞佩。

    众人逐渐适应了强光的照射,眼前骤然呈现出一个空旷的洞穴,四角的石壁之上分别嵌着四颗光芒绽射的珠子,使整个洞穴之内纤毫毕现。

    "我们应该巳置身于一座山腹内,一旦进入这个洞穴,意味着随时都可能会遭遇对方出其不意的袭杀,所以,从现在起分为二人一组共同进退。"陆随风肃然地道:"龙飞和傅大叔一组,无影和无忌,凤儿跟随紫燕,无涯与明月在一起,剩下的惊鸿和我同行。记住!大家最好不要靠得太近,彼此尽量拉开些距离。"

    若大的洞穴内空旷无物,唯见四面山壁有五个偏穴,石门紧闭,门边上都有一个黑煞蜘蛛的印记,应该就是启动石门的机关枢纽。五组人十分黙契地各自走向一处偏穴,几乎同时开启机关,但闻一阵扎扎之声,石门随即升了起来……

    陆随风与罗惊鸿一组刚踏入偏穴,身后的石门轰然坠下,眼前再次一片漆黑。其余几组之人同样遭遇一样的境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