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帝师府的危局

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帝师府的危局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自古伴君若伴虎,稍有不慎随时会从云端直落深渊。而在帝国的朝堂之上,敢与帝师抗衡之人绝非等闲之辈。所以,一旦冒然出击势必会授人以柄,埋在更大的祸端和隐患。帝师当下需要的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出手理由,否则会落下个喧宾夺主之嫌,徒惹那位天凤大帝忌讳。"陆随风边说边落子如飞,两人言谈间,一盘棋局巳接近了收官阶段;"帝师中盘大龙巳无出路,收官纵然再精妙,也再难挽回大局。"

    "我像是要输了!"夜虚天淡淡地道。

    "帝师心不在棋盘之上,输是必然!"陆随风落下一子,将中盘被围的大龙连根拔起;"世事如棋,如不将盘中这条大龙一举彻底斩杀,帝师仍会存着侥幸心理,时时准备伺机出动,作那孤注一掷的最后一搏。"陆随风借棋说势,夜虚天则是凝目静听,眉梢不断地抽动,对方所言的字字句句,似如珠落玉盘,敲击心神叮咚作响。

    "当今朝堂正如公子所言,盘根错节,暗流汹涌,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太子之位至今仍是空悬,三位皇子拉帮结势,明争暗斗,相互倾扎,势如水火难容。其中以大皇子之势为最甚,朝中的许多重臣都被其拢至局中,罗府便是铁杆立挺者之一。然这位大皇子却是心性阴沉,奸险,胸襟只有方寸,更是睚眦必报之辈。我曾多次力谏大帝三思,因而令其耿耿于怀,记恨于心。据可靠信息情报,其府邸最近湧入了大批高手,甚而还有十二位来自中央大陆的顶级强者,似欲对我帝师府不利。一旦我遭遇不测,太子之位定然非其莫属。"夜虚天不再有所隐瞒,将自己当下的处境和盘托出。

    陆随风所言恰好切中了他目前的情况,对方的大皇子身份尊崇无比,倘若出师无名,可谓后患无穷,甚而会引来灭顶之祸也未可知。

    "耐心和等待是制胜的真缔,厚积薄发,蓄势一击,就若这盘棋中的大龙,反击之时也就是灭亡之时。"陆随风轻缓地将棋盘的死子一枚一枚拿掉;"帝师府藏龙卧虎,守卫森严,一般的宵小之辈望而生畏。但在真正的高手强者眼里却仍是形同虚设。"

    "正如公子来时一般,似若无人之境,如风似云般飘然而至。"夜虚天戏谑地笑道。

    陆随风忽然长身而起,举目环视了一下四周,庭院旁有一片花海,正是盛夏时节,花海迎风怒放,空气中弥漫着淡淡怡人的清香。同时也隐隐嗅到了絲絲杀气的味道。

    "这片花海中足可隐藏十来人而不嫌拥挤,花海的芬芳可以掩饰藏身之人的气息。倘若其间没有设置暗哨之类的暗桩潜伏,那帝师府定是有高人光临了。"陆随风云淡风清地言道,语中举着讳莫如深的用意。

    夜虚天闻言,像是领悟了话中的玄机,眉宇轻皱了一下,随即也立起身形,嘴角泛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举步缓缓朝花海走去,陆随风耸了耸肩,也长身而起的随着跟了过去。

    有风微微掠过,花海随之荡漾开来,一个,二个,三个……整整十二个身形逐一从花海间显示出来,有男有女,服饰装扮各异,相同的是俱皆是以纱巾罩住面部,分辨不出年龄与容貌。 能无声无息地潜入龙潭虎穴般的帝师府,瞒过所有明桩暗哨的耳目而不被查之,足见这些人的修为境界定然非同凡响。

    天地间仿佛突然变得一片沉静,花海的摇曵声凭添了几分空寂之音。彼此双方安静地对峙着,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

    这些不速之客的眼中,都透出一种坚定的自信和傲视,这不是故作出来的姿态,眼睛是心的窗口,不会骗人。这些人本就具备自傲自信的资本,否则给他们十个胆也不敢出现在帝师府。他们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斩杀帝师夜虚天,十二个顶尖强者联手,正常情形下如无意外的变故,天凤帝国的武道第一人,将会毫无悬念地被彻底抹杀。

    良久,夜虚天忽然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万里迢迢而来,只为了做花间的肥料,实在是有所不值!"

    "是么?单打独斗或许真会如你所言,但十二个玄婴境高阶的联手,你还有自信全身而退么?这片花海的风水不错,埋骨此间还不至辱没了你的身份。"开口说话的是一个女人的音调,听上去清脆有力,年龄应该不会很大,至多四十出头。

    "事实上,我并不想与你们动手,彼此素未谋面,并无三江四海之仇恨,何必以死相搏?只要各位能供出幕后的指使人,就当此事从未发生过。"夜虚天面对十二道射来的目光视线,仍是一脸云淡风清地道,神色间看不出一点不安和紧张的情绪。

    "你不觉得自己所说的话就如空气般的毫无份量,我来此的目的只一个;杀了你!"有人冷冽地说,话落,手掌猛然一翻,花海中的十二人像是演绎过无数次一般,几乎同时做出一个动作,四周的花海一瞬间颤动不巳,随之纷纷脱离花枝,成百上千的花辨倾刻旋飞起来,如同一片片飞旋的利刃,漫空飞射,齐向夜虚天和陆随风两人飞速的袭去。

    这些本很柔弱娇嫩,供人欣赏的花瓣,刹那间便成了杀气盈然的利刃。片片花瓣如刀似刃,美艳,优雅而恐怖!

    十二个顶级强者同时发力,漫空花瓣嗡嗡颤响,每片花瓣都蓄含着强悍无比的玄力,足可轻易切开一株碗口粗的树,血肉之躯一旦被这些花瓣沾身,倾刻间便会被尸解。仅仅一个起手,这般威势就足以傲视天下,震慑人心。

    人在花瓣编织的罗网中,避无可避,无处遁藏,稍弱一线的强者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唯有坐以待毙。

    面对漫天旋转颤响的花瓣,夜虚天和陆随风两仍静静地立着,甚而连眉梢都没挑一下。仅仅只见陆随风抬手理了理飘散的发絲,一阵轻风骤然迎面拂来,轻柔地吹散了这漫天的花瓣,在风中纷纷轻飘飘的四下洒落地面。

    风很平常,也很轻柔,无法想象如此轻柔的风,何以会吹落这些有若利器般的花瓣,就象震憾这些花辨怎会突然变成杀人利刃一样。

    没人会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花海间的十二人同样不相信,但事情的确是发生了。环视四周,空寂无人。在他们周密的算计中,意外地多出了一个看上去十分平常普通的年轻人,直接被视为不存在,根本不会对他们的行动产生絲毫的影响,只是无端多了一缕无辜的亡魂而巳。

    但这阵风却是非同不寻常,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倾尽全力也无法化解这个几乎无解的杀局。而夜虚天至始至终一直静立着,连手指都没动弹一下。难道这空寂无人的庭院中还暗隐伏着一个绝世高手?

    亊实上,这些人忽视了一个最基本的常识,能与夜虚天并肩而立的人,会很普通很平常么?更直观的是,面对这许多杀气凛然的顶尖强者,仍是神色淡然,古井无波,还会是普通人么?当真是人在局中,有眼如盲。换个时间地域,或许没人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但有些错一生都不能犯,因为那代价大得只有用"命"来抵偿。

    夜虚天的眼角轻扫了一下身旁淡然含笑的陆随风,心底却掀起一股惊涛狂浪。之前,他一直在想着,一旦发生血腥的杀戮,该如何力保这位八品丹道宗师安然无恙?

    眼前的势态十分不妙,对方人多势众,且个个皆是玄婴境高阶的顶级强者,一旦动起手来,还真无暇顾其周全。

    尤其在适才的花海危局中,他巳暗中放出气势将陆随风罩在其中,以免被那些杀气铮铮的花瓣所伤。却没想这位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八品丹道宗师竟然隐藏得如此之深,一个念头,抬抬手功夫,便云淡风清地将一天杀机轻而易举驱散。他自问自己有能力做到吗?答案是;自保倒也差强人意,破局是根本无法做到。

    陆随风忽然悠悠地道:"呵呵!我非局中人,只是适逢其会,理当做一个静静的旁观者,帝师无须分心顾全于我。"说完径自转身走回庭院中,独自细细地品着茶。

    夜虚天没有了后顾之忧,身上的气息顿然一变,原本儒雅沉静的气质瞬间消隐无踪,浑身上下有若严冬飞雪般的冷冽,四周的气温像是一下降低了七八度,远在花海中的十二人也觉絲絲寒气袭体,肌肤隐隐生痛,纷纷放出气势进行抗衡。玄婴境巅峰的强者比想象中的更强大,单凭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能杀人于无形。

    此次的帝师府的袭杀行动属于高度机密,只能暗中在地面上进行围杀,虚空搏杀势必会惊世骇俗,引起帝国高层的注意。所以面对有若实质般锐利的气息攻击,却不能掠向空中回避,一众顶级强者唯有倾力硬撼硬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