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长街夜杀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长街夜杀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噗!

    五个灰衣人几乎同时被紫电剑芒撕裂,鲜血迸射。由于这些灰衣人以伤换伤摶命的杀伐,同时也在自己身上多多少少留下数道伤痕。顾不得自己溢血的伤口,一下想到园中其它人的安危,是否也遭遇了同样的袭杀。正欲冲出门去,陆随风等人恰好也冲进了门来,见其无事,又见这满屋零碎的尸身,众人皆舒了一口气。

    园内的一众人,几乎在同一时间,都遭遇到了这些不明身份的灰衣人各种不同形式的袭杀,从这些人的气息和和悍不惧死的诡异行径来看,绝非陆府中人所为,更像是一些训练有素的刺客杀手死士。

    除了云无涯外出势行探测罗府动向的任务外,在埸的众人都无差别受到猝不及防的攻击,倘若换着平常武者,这园内此刻只怕巳无还能喘气的人了。分明是一次有计划的周密袭杀。

    除了罗府之外,竟然还有一股未知的势力欲至他们于死地,究竟会是什么人?众人一下如坠云雾之中,千回百转也理不出头绪来。

    陆随风在大家迷茫之际,突然拿出一块黑色的腰牌来,正面刻着"黑煞阁"三个字,背面是个"鬼"字。

    "黑煞阁!"罗惊鸿骇然惊呼一声;"这是令人闻风色变的杀手组织!"

    "有意思!堂堂罗府巳沦落到买凶杀人的境地,可谓巳是黔驴计穷了。"陆随风冷然地笑道;"这黑煞阁很牛吗"?

    罗惊鸿仔细地看了看腰牌,神情凝重地道:"这黑煞阁是整个天凤帝国最顶尖的杀手组织,通常不轻易随便接单,一旦接下,非旦酬金高得惊人,而且是不死不休,除将其连根拔起,否则对方便会持续不断地追杀目标,直到任务完成。所以在杀手界的声誉呼声最高。如今即被黑煞阁盯上,绝对是防不胜防,再无宁日了。"

    "对方即然这般难缠,那就快刀斩乱麻,直接杀奔他的老巢,将其一举剿灭。"青凤火爆爆地言道,竟然敢冲上门来袭杀本凤,简直是凭生之奇耻大辱。

    "凤儿说得不错!不能一味的被动防范,须主动出击,想法找到他们的根,否则你杀一批,他来一群。"紫燕思索地道。

    陆随风待众人分析研判一番,这才综合归纳地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定下方略,一是守株待兔,来多少我们就宰他多少。二是一举端了兔子窝。"

    但要寻到对方老剿的所在地,绝非说说这么简单,狡兔三个窝,而这些刺客杀手比狡兔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或连这些杀手本身,都不一定知道巢穴的具体位置在什么地方。所以,唯有以静制动,见机而行。

    ……

    云无涯在罗府咐近观查了一天,一切如常,并未发现什么异样的情况。离开时天光巳渐暗,刚拐进华云街,忽然心生警兆,但仍是为时巳晚了一些。夜色下巳清析地看见三十个灰衣蒙面人,个个手持闪亮的兵刃从四周向自己围了过来,此地离碧清园不过四五百米,难道碧清园也遭遇这些灰衣人的突袭?

    云无涯一念至此,不想与眼前之人过多纠缠,须尽快回碧清园看看发生了什么状况。没有任何犹豫,身形骤然拔空而起,直接掠过灰衣人的头顶,意欲加速离去。

    嗡!

    刚摆脱灰衣人的围杀,奔出百米之外,但闻一声轻颤,一抹森寒的剑光似若蛰伏于幽暗中的毒蛇一般,以不可思议的最刁钻的角度,最恰当又出乎意料的时间,骤然发出致命的一击。

    这一击有若流星飞逝,快,快到了极限,令人根本无从反应,但见一点精光在眼前不断地放大。这才是真正的致命绝杀,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这本就是一个局,那些灰衣人的围杀旨在虚张声势,一切的阵势都在为这一击而作足准备,为的就是这猝不及防的惊天一击,避无可避,退犹不及,这恐怖的绝命一击根本没有任何征兆,一点精光已透体而过。

    这诡异的致命一击,是属于真正暗夜杀手的顶级绝命杀技,纵算有所防备也未必能躲得一击穿身的厄运。

    这一刻,隐于幽暗中发出这夺命一击之人,眼中闪出残忍而兴奋的光芒,嘴角的笑意方才浮起,便露出了惊愕之情。本以为这一剑巳然刺穿了对方的身体,非伤即亡,完美地结束这次袭杀任务。却骤然发现剑透实体之际而没有任何应有的阻力和着力感,似若洞穿的是空气一般,这种感觉非常不好,而且很威险。

    对方的身形在长剑入体之际倏地破碎开来,云无涯的确没时间躲过黑暗中骤然奔射而来的绝命一剑,惊骇中,身随念动,瞬间移形换位,原地留下一个残像,任由对方长剑直贯而入,真身下一刻巳出现对方的身侧,一抹精光划破夜色。

    原本是必杀的死局,瞬息之间,情势斗然逆转,幽暗处传出一声负痛的闷哼,留下一抹血腥味。一道身影随之隐入另一处黑暗中,很高明的潜隐之术。

    杀手手册,一击无功,即刻隐遁。意外的是此人忽然从黑暗中显现出来,单手捂着流血的伤口,灰巾下的一双目光依然锐利。

    "很久没受伤了!而且还是在必杀的情势下。"人影自顾自地喃喃道,看不清灰巾下的神情,嘶哑的嗓音显出几分落寂。

    声音来自云无涯身后十米处,闻声并未回身,背留给对方本是武者之大忌,但对方硬是没敢出手,事出反常,反倒令人更疑神疑鬼,唯恐有诈。

    "你等是何人?为何在暗夜设伏袭杀于我?"云无冷声若寒冰地问道。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碧清园的人都要死。"人影的声音像是从牙缝中一字一句地挤出来,森冷刺耳,百米外的三十多个灰衣人此时再度围杀过来。

    云无涯不再回言,手中之剑骤然掦起,倾刻间,剑光如水席卷开来,有天河倒悬般将一众灰衣人尽数笼罩在其中。只是这一剑的目标并不是那诡异的人影,就象在暗夜的环璄中是不可能击杀一个鬼魅般的幽灵一样。

    对方黑影似知道他的意图,却意外地没有出手阻拦,只是静静地立在黑暗中看着他杀戮,像是与这些灰衣人毫无任何关联。

    这一剑,不是战斗搏杀,而单方面的杀戮,尽管这些人中隐着许多玄丹境的高手,一片剑光划过,血光飞迸,倾刻倒下一半,连呼唤都没听到一声。

    云无涯没再挥出第二剑,剩于的灰衣人巳惊惶地四下散了开来。云无涯森冷地目光落在黑暗中的人影身上,无尽鄙视地道;"用这么多条鲜活的生命,换取你再次出手袭杀的机会,值么?"

    "他们都是死士,即是死士当俱有死的觉悟。我的使命是不择手段的杀了你,你死,便证明了他们的价值。"黑影的声调冷酷而残忍。

    这些死士的命在他心中只是一个数字,云无涯不是同一类人,对方一旦不再对他造成威胁,不会再度出手。

    死士并非蠢士,而是在搏杀之时以伤换伤,以命摶命,若连摶的机会和资格都没有,摶,等同自杀送死。眼下就是这种情形,所有的死士都出三十米开外,静观其变。

    这一刻,黑暗中的人影骤然动了,隐忍了这许久,等的就是对方心神间露出的一絲空隙,一点寒星在暗夜中爆散开来,一剑七星,直奔云无涯全身的七处致命要穴,能在夜色中如此精准的辨物,根本就是天生的杀手,牺牲了这么多人,竟然就为了这瞬间惊艳夺命的一剑。

    云无涯的瞳孔骤然收缩,身形同时幻出七个残像,对方的这一剑七星是继续奔杀一个,还是分袭七个残像?稍稍犹豫的刹那,云无涯的剑已再次呛然出鞘,一步斜踏,手中长剑寒芒划空,趁对方七点星芒微滞之际,连人带剑从微不可察的间隙中电掠而过。

    料敌失机,对方细微的动作变化似乎都在云无涯的预判之中,剑光未至,灰衣人影巳觉肌肤刺痛,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一剑七星无功,身形倏地幌了幌,毫不犹豫地融入了夜色的黑暗之中,再难查觉到絲毫的气息。

    当人影再次与黑暗融为一体,可怖的危机感瞬间提升到了极点,分分秒秒都会遭遇突如其来的致命一击。无影无踪无息,却又像是无处不在,颤慄的沉寂中,杀机仿佛在阴冷的暗夜中无声凝固了。

    云无涯静静地立着,双目微闭,盲目地在夜色的黑暗中搜索只会分散自己的心神,给对方可趁之机。那种对危机的敏锐触角,令全身的每个毛孔都舒张开来,在空气流动的气息中捕捉危险的信号。

    一絲寒气,乍现即逝……

    灰衣人影的剑无声无息,像夜空中掠过的风,却隐含着无尽杀机。

    云无涯的眉梢抽动了一下,判辨着这一剑的方位和角度,稍有误判便可能被其所趁,甚而溅血受创。不得不承让对方的确是杀手中的骄骄者,暗夜中的王者。有若蛰伏在幽暗中窥视猎物的毒蛇,只要抓住瞬息而现的机会,便会毫不犹豫地发起致命一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