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二百章 借势借力

正文 第二百章 借势借力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报歉得很!这些并非我们应该关心的事!即便少爷让我们露宿荒郊也不会问为什么?"云无影自然知道什么该说;"月巳中天,只怕少爷有要事,今晚可能不会回来了。"

    "呵呵!没关系!都等了这么久,不再乎多呆上一会。我想他们也应该很快就到了!"夜虚天意味深地言道,话音刚落,便看见见陆随风几从门外的夜色中走了进来。

    "这两位是……"陆随风见厅内有两位伯生的面孔,像是巳在此候了许久。

    "夜虚天!"夜虚天立起身来自报名讳;"日间得公子相邀,故特过府一访,唐突了!"

    "帝师夜虚天?"陆随风微感惊诧;"文圣会上是你想见我了?"

    "正是!只因日间人多不便,故未明言。公子惊才艳艳,罕世难寻,岂可失之交臂?"夜虚天诚执地言道。

    "帝师大名巳传掦域外,在下早生拜会之心,只因侯门深似海,无人引见,难得其门而入。帝师今夜降尊造访久候多时,在下当真罪无可恕了。"陆随风自嘲地一笑;"只因回时被人误作为江洋大盗投入牢中,幸得帝师出面,方得洗清罪名。在下这里谢过了!"

    "哦!公子如何得知是我所为?"夜虚天大感惊讶地问道。

    "在帝都能让罗府有所顾忌的人并不多,帝师应是其中一人,直到进门见到帝师的一刻,心中疑虑方才解开。"陆随风淡淡地解说道,随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回去歇息。

    "公子非旦才高八斗,更是慧海无涯机敏过人,今日得见可谓相逢恨晚。我有一不情之请,欲聘公子为文圣会的挂名院长,不知公子意下如何?"夜虚天能称之为帝国智者,自然目光如炬,慧眼识珠,如此栋梁之才怎会轻易令其擦肩而过?

    "帝师这般看重在下,当真受宠若惊。在下只是一个过客而巳,此间事了很快便会离去。所以只能有负帝师的青睐了。还望见谅才是!"陆随风宛言推却道。

    "是这样呀!不知公子在帝都有何等要事待办,或许我还能帮上到一些忙?"夜虚天并未强人所难,大凡旷世奇才都有其傲骨,绝非用强便能令其折服,唯有动之以情,待之以诚,至少可结下一份情谊。

    "此行只是为了一位兄弟讨回一点公道,只是对方势力大过庞大,唯有见势而为。"陆随风含糊地言道。

    "罗府?难怪会无故在湖畔伏击你们。"夜虚天果然不愧第一智者之名,一语中的。

    "帝师心若明镜一目了然,如非帝师适时出面阻止,我等将蒙冤难洗了。"陆随风苦笑了一下。

    "哼!罗府竟然敢肆无忌惮地妄自出动锦衣卫以权谋私,巳然触及了帝国律法,这副指使一职,看来也没资格再继续胜任下去了。"夜虚天淡淡的一句话,便可轻易削去了罗天云的一切职务,令其瞬间从猛虎变成了病猫,同时也能大幅度的削弱了罗府的威势。

    陆随风不过是顺势而为,只言片语间,巳不动声色地达成了意想中的目的,先斩断了来自锦衣卫的威胁,只有做到不正面与帝国发生冲突,才能毫无顾忌地放手与罗府较量一番。

    "我观公子府上众人像似都未修习过武道,若一旦遭遇罗府中人的袭杀,势必很难全身而退。是否需派些人手以防不测!"夜虚天曾细细地观察过云无影等人,皆是寻常之人,否则又怎会在湖畔毫无抵抗的束手待擒。却有一点令他迷惑不解的是怎会与丹师殿扯上关系?

    "公子是丹师么?"夜虚天试探着问。

    "帝师果然不凡!连这都被看出来了!否则又怎能住进此间?"陆随风故作惊诧地道。

    夜虚天闻言还真被惊到了,本是随意试探性地一问,没想还真当真了;"哦!那品级一定不低吧?据我所知,这碧清园绝不是低端丹师有资格入住的?"

    "帝师即与在下如此投缘,也无须再有什么隐瞒。不过,还请千万为在下守住这个秘密!"陆随风神态肃然地道,显得颇为神秘地看了一眼夜虚天身旁的那位中年锦衣人。

    "没问题!"夜虚天保证地言道,见对方神态如此凝重,也不由自主的慎重起来。

    陆随风闻言点点头,缓缓地从怀中取出一件金灿灿的物品,悠然的向夜虚天递了过去。当夜虚天目光触及手中之物时,浑身禁不住斗然一震,轰地一下立起身来,巳完全失却往昔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的气度;一尊金色的炉鼎,八瓣碧绿青翠的药草,眼球刹那间没惊掉了出来;"这……"

    "帝师不会认为这是假的吧?"陆随风淡然地笑道:"以帝师玄婴境巅峰的修为,不会连真假都难以识别吧?"

    "什么?你竟能一眼看出我的真实修为?"夜虚天连连遭雷劈,心境修为再强也不由觉得大脑一时有些发蒙,甚至想在心里扇自己的耳光,枉为帝国第一智者,竟然有眼无珠地想将一位八品丹师收罗府中,实乃痴人说梦,异想天开。

    "我这里恰好还有一枚八品"凝雪丹",可助帝师突破困惑多年的关卡壁障,一举跨入"破虚境"行列。"陆随风手一掦,掌中出现一个精致的玉盒。

    "这……太珍贵了……初次相见,却以如此珍稀之品相赠……"夜虚天略微有些失态,连说话的声调也有些许颤音,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第一次感觉自己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有些人相识数十年仍如同佰路,你我未曾相识,却能毅然出手相助,有此事道不清,说不明,唯心中一念而巳。无论如何珍稀之物都是一件东西,帝师不必介怀,否则便真落俗了。"陆随风洒然地道。

    夜虚天听陆随风一席话,心境清明了许多,总之,皆因这八品丹药在南大陆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突如其来惊喜的确令人难以自禁,才会这般大失常态。

    "公子如何能猜出我的境界修为?"夜虚天深感疑惑,如梗在喉,不吐不快。

    "猜?"陆随风摇摇头说;"帝师为何不用"看"字?"

    "嗯!公子的意思……难道……"夜虚天骇然地张大嘴,没敢往下说。

    "放在心里就是了!肉眼所见未必是真,唯心所观方见本性。"陆随风肃然地言道。

    "公子一席话似若暮鼓晨钟,震耳发聩,令人终生受益!"夜虚天豁然开朗地道:"不知公子的兄弟与罗府有何恩怨?"

    陆随风简略地将罗惊鸿的悲凉遭遇叙述了一遍,直听得夜虚天皱头挤成一堆,面显愤然之色;"没想到这罗府中人竟然这般寡情冷血,简直令人齿冷。不知公子将如何应对?"

    陆随风略微沉吟了一下,思索地道;" 帝师倘若有心相助,只希望帝国能节制这对虎狼兄弟的权势,在下不想成为帝国的众矢之敌。"

    夜虚天想了想言道;"那罗天云巳触犯了帝国的律法,可以堂而皇之的免去他的副指挥使职务。有了前车之鉴,相信那罗飞羽也不敢再善自调动虎贲军。否则,就不是免职那么简单了。不过,尽管如此,罗府也犹如龙潭虎穴,传承了数千年的老牌家族,定会有些强大的存货,绝对不可掉以小视。若局面失控,我会适时出面化解。"

    "多谢帝师关爱!我会见机而行。"陆随风诚意地谢道:"到是帝师须尽快练化丹药,一旦跨入破虚境,将会震慑许多宵小,天凤帝国将无人再能撼动帝师的位置。"

    夜虚天闻言心中微震,难道自己陷入画中的境形也被他所得知,故特意以言暗示点拨?帝国朝堂暗流湍急,阵营分呈,自己虽身居显赫之位,却也如履薄冰无一日能高枕无忧。唯有自身的强大才可踏波踩浪的立于不败之地。

    陆随风等人在帝都毫无人脉可言,可谓举步维艰,如今得帝师夜虚天这股助力,可以免去许多后顾之忧。但要彻底的瓦解庞然大物般的罗府也绝非易事,还须借势借力,智取巧斗方有胜算的可能。

    罗府的根基底蕴十分深厚,要想轻易削弱其势力必要遭致对方倾力反击。

    帝都的朝堂之上果然上演了一幕针锋相对的激烈搏弈。

    "罗爱卿!帝师方才所言是否属实?"端座龙位之上的天凤大帝龙颜阴沉地斥问道。

    "稟大帝!确有其事!不过,那只是情报上的误判,固而方导至这次行动的失误。并非假公济私之举。"罗家主一脸沉静地言道。

    "罗大人言之甚为有理!锦衣卫的任务本就十分特殊,偶尔出现误判也属正常,一次小小的失误便削去其职务,未免有些太过了,只恐难以服众!"朝堂之上立即有人出面为其开解。

    "不错!错抓的人也已完好无损的释放,做一次口头警示就是了。神也有犯错的时候,何况我等凡夫俗子。"

    夜虚天冷眼扫视着朝堂之上,这些出头鸟皆是罗府阵营中人,且都是身居要职说话颇具份量实权人物,如不拿出点真凭实据来,的确让人难以信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