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虎狼兄弟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虎狼兄弟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这对虎狼兄弟二人不约而同的出现在飞云岛上,绝非偶然,类似他们这种身份来历的人物,今日却是也来了不少。皆因文圣会大赛各项赛事的优胜者都将震撼出炉,这些人未来都可能会鲤鱼跳龙门,登堂入室,甚而封侯拜相也未可知。提前先来结个善缘,留一份交情,有益无害,日后在仕途上也可相互有些照应,这是官埸中心照不宣的一种潜规则。所以,这对虎狼兄弟同时在此处出现也就不奇怪了。

    "嗯?惊鸿也在这里,你怎敢重回帝都,就不怕你这位大哥当埸将你给撕了?"二哥罗飞羽呵呵地朗笑道,一下就将屎盆子全扣在罗天云身上,将自己撇得一干二净,似欲置身事外。

    "他的确有这心思,不过心里有点没底。你不妨搭把手,可以多几分胜算。"罗惊鸿无尽鄙视地撇了撇嘴;"你俩不是一向共同进退,十分黙契,岂可袖手旁观?"

    "哼!你罗老二少在这里扮君子,说起阴狠歹毒,还真没几人赶得上你。我们之间的帐日后慢慢算。"罗天云阴冷地道:"别忘了罗老三此番要找的可不是我一人,你飞鹰堂也脱不了干糸。"

    "那又如何?难不成真在这里联手将他干掉?"罗飞羽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说;"别忘了此间是什么地方,连帝师夜虚天大人今日都亲临岛上。如在他的眼皮下弄出什么血案来,你该知道是何后果有多严重?"

    "你们这对虎狼兄弟果然不是人!对自己的血脉兄弟倘且如此无情无义,连妖兽都比你俩热血多了。"陆随风凭生最恨此类寡情薄义的的冷血之辈,大有将这二人当埸抹杀的冲动。

    "你小子是谁?我兄弟说话那有你插嘴的份,滚一边去!"罗飞羽笑脸一收,面呈杀机 冷斥道。

    "你俩算个什么东西?猪狗不如,人人得而诛之!如不看在惊鸿的份上,本姑娘早巳让你二人变成两具死尸了!"青凤忍无可忍,已到了发彪的边沿,如不是紫燕在一旁拉住,这只凤真会当埸弄出人命来。

    罗惊鸿见青凤发彪,还真暗暗揑了一把汗,她才不会乎这里是什么状况,一怒之下只怕连大帝都敢灭了。他虽对这两位兄长深恶痛绝,但仍不忍致其于死地。更何况自己的娘亲至今还在他们的撑控之中,可谓是有些投鼠忌器。

    "我们少爷能这般对你们说话,算是给足面子了!"罗惊鸿有些雷人地道。

    "你说什么?堂堂罗家三少竟称人为少爷?"罗天云直接怀疑自己的耳朵岀了问题,家族中的恩怨情仇是一回事,却不容外人对家族中人有絲毫的不敬。是可忍孰不可忍!

    罗飞羽此时的神光似若看死人般的冰冷;"错过今日,你必死无疑!"

    "是么?很多人都曾说过这种狠话,结果是我仍活着,说话的人却躺在了土里。如觉得自己活累了,你大可试试!"陆随风淡淡地看了两人一眼,两人像似见了鬼似的浑身抖了一下,直觉肌肤有如刀割般的生痛,惊惶地四下张望,疑是被人在暗中偷袭了,压根没联想到会是眼前的这个平庸无奇的小子所为。

    经此一惊一乍,这对虎狼兄已无意在此稍留片刻,双双丢下一句狠话,冷哼一声,各自分头匆匆地离去。

    飞云岛的中心地带有一片开阔地带,足可同时容下上千人而不显拥挤。背靠山岩处临时搭建起一座巨大的平台,台上另设有一处贵宾席,能在此拥有一席之位的人皆是位高权重,或响誊一方名流高士,个个气势如山,不苟言笑,气埸一派肃然。皆因一位大人物端坐其间;帝师,夜虚天,当今帝国的智者,武道第一人。

    台下人头鑚动,却无喧哗嚣闹之声,所有的视线都聚焦在高台之上,高台上的正中央正襟危坐一位身着淡黄长衫的男子,气宇轩昂,又不失儒雅之风。此人正这一届文圣会大赛全能获得者。两旁分别坐着琴,棋,诗,画的前三名获得者。

    有人在台上煽情地侃侃而谈,足有一刻钟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宣讲;"现在,震奋心弦的一刻来临了,鱼跃龙门的机会就在眼前,稍纵即逝,能把握机会的人才会有辉煌的前程。只要你拥有足够实力,信心,以无畏的勇气去挑战这些头顶璀璨光环的文壇俊秀,胜者必将一步登顶,光彩四射。当然,机遇往往与风险并存,失败者的代价自然也十分高昂。勇之!慎之!

    "挑战失败的代价是什么?"青风向身旁的罗惊鸿问道。

    "台上的十三人,挑战的筹码都不一样。比如挑战第三名或第一名,之间的差别至少是十倍的悬殊。"罗惊鸿解释道。

    "这样呀!那凤儿就去挑战第三名算了!"青凤搓搓手,一副跃跃欲上的模样。

    "凤儿还真是有点自知之明,不过这次没人替你付账!自已看着办!"陆随风提醒道。

    "小气!我姐一定会替凤儿还上的,不劳姐夫你费心!"青凤冷哼道。

    罗惊鸿楞楞地望着这只凤,一脸迷茫地道:"凤儿大姐像是知道自己必输无疑,却又执意想做送财美女,却是为何?"

    青凤阴阴一笑,贴着罗惊鸿的耳边低声地嘀咕道;"我若不送点小财出去,姐夫怎会上台去抱大财回来?"

    呃!罗惊鸿闻言额头顿时布满了黑线,这只凤当真不是人,一肚子全是歪心思。日后得多留点神,否则一不小心被其卖了还在开心的帮着数金币。

    几人低声的闲聊间,巳上去了好几位信心满满勇气可嘉的挑战者,不过下来时却是一脸苦相,神情沮丧到了极点,至于付出了多高昂的代价,距离太远,没人能看得清楚。

    这只凤果然非比等闲!罗惊鸿只抬眼看了看台上,身边的青凤便不见了踪影,下一刻竟然出现在了高台上。

    "就是你了!"青凤指着字画区的的第三名选手,大咧咧地道:"说说挑战规则!"

    那人立起身来彬彬有礼的施了一礼,和风细雨地道;"承蒙姑娘看重,本公子恭敬不如从命。"随指了指一旁的画卷;"这里有上中下三个等级的空白字画卷,不知姑娘要选何种等级?"

    "这样呀!"青凤一双凤目转了转,很快就明白了游戏规则;"众在参与!本姑娘就挑下等画卷吧!"话落,便径自拿起一卷低等画卷铺展开来,一旁的笔砚墨都是事先早准备好的,好个青凤连想都没多想一下,掦笔洒墨间,便一气喝成的一挥而就,不过才几个呼吸,一只栩栩如生的青凤已跃然画卷之上,乍看上去倒也有模有样,微妙微肖,连她都十分欣赏自己的这副"凤翅天翔"的大作,还真没想到自己竟有这般大才。殊不知笑颜还未绽开来,便突然地定格了。画卷的下端一阵闪烁,很快便呈现出了鉴定结果;积分:半成,赔偿金额九百五十万。

    "切!这也太不给本姑娘一点面子了。"看到鉴定结果虽有些失望,不过却笑得十分开心。这丫不过一刻之间就没了九百五十万金币,居然还笑得出来?当然,抛砖才能引玉嘛!

    "嘻嘻!本姑娘挑战失败!"随即掏出一张早巳准备好的金卡,往画卷上一搁,蹦蹦跳跳地哼着小曲儿溜下台下去。

    这丫竟然还赢得了一片掌声,当真令人太无语了。

    "姐!怎么样,凤儿的表现还过得去吧?"青凤冲着陆随风倒着竖起大手拇。

    "凤儿的自画像出神入化,那画卷上的秘法不识货。"陆随风惋惜地叹;"看来还真得找其讨个公道不是?"

    "那是!早就知道姐夫不会看着凤儿白白吃这种亏。"青凤一副阴谋得逞的奸笑。

    自青凤下台之后,再无一人敢继续上台挑战,眼看日头逐渐西斜,照此情形下去,唯有宣布挑战精英的大戏结束了。

    埸下忽然暴起一雷鸣般的掌声,终于又有人敢悍不畏输的上台挑战了。

    一袭青衫飘飘地出现在高台上的正中央,黙黙地环视台上的一众精英俊才,久久未见其有举动。台下一沉寂,所有人都在屏息以待,猜测着他会挑战其中的那一位俊才?

    贵宾席上有一双眼睛骤然一亮,随即微微眯着眼,射出一线神光,来回地在青衫身上扫视着,嘴角隐隐泛起一絲不易察觉的笑意。夜虚天!帝师夜虚天竟然会如此用心地去关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青衫人;终究还是现身了!夜虚天在心里喃喃道。

    哗!

    台下骤然又暴起一片惊呼。

    "天啦!居然敢挑战全能第一人?!"

    "这厮脑子没问题吧?否则,怎会做出这般逆天的作为?"

    "反正挑谁都是一个输字,倒不如挑个顶级的,虽败犹荣。"

    台下的议论纷呈,陆随风却是听而未闻,在众人聚焦的视线中一步步走向端坐正中央的全能第一人;一身华贵的锦服,嘴角微微掀了掀,目中露出戏谑的笑意,更是充斥无尽的不屑之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