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夜袭总堂(上)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夜袭总堂(上)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耐心,等待,把握时机,静如处子,动若脱兔,而后一击即退,这便是此次行的要领。

    五人此刻唯一可做的是沉下气来静心调息,心如止水。时间在等待中一点过去,前方营内的灯火相继熄灭,只有为数不多的星火在沉黑的夜色闪烁……

    "是时候了!"陆随风从低矮的丛林中立起身形,指着营地东面的一片茂密的林木言道;"我们就从那片林中悄然潜进去。"

    五道人影轻灵地窜出隐伏丛林,直向营地东面飞掠而去,片刻间便隐入了一片茂密的林内。相距不到十米,便是军营用巨木修建的围墙,略有五六米之高,几人纵身一跃便轻灵地越过木墙,悄然潜进了营地。

    一座座营帐星罗棋布,鳞次节比,布局十分简单,并无什么玄机可言。但,营地里的明哨暗桩倒是布了不少,陆随风凭着前世的经验,能准确地判断出什么地方有暗哨,什么地方藏着陷阱,杀机。更能通过对方营地的排列和布防态势,大致判断出主帅营帐的位置。

    一路上带着身后的几人闪,一阵躲,隐,藏,巧妙地避过明哨,绕过暗桩,凭着直觉锁定了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岗。

    尽管夜巳深沉,小山岗四周却仍是刀枪林立,戒备森严,令人望而止步。小山岗内部似已被人工掏空,里面隐有灯光透出。虎贲军长年驻扎此地,利用地势修筑一处基地,远胜于长期住营帐。看来此处十有**应该是对方的副统师部,很有可能也是飞鹰堂总部的所在地。

    陆随风几人此时正隐于二十米外的一株大树上,倨高临下,能在幽暗的夜色下将四周的情形收入眼中。强行闯入势必会惊动整个军营,小山岗周边的守卫至少有四十五人,要想在悄无声息地在第一时间全部解决,难度太大,暴露的风险性会很高。

    陆随风不断地在脑中演绎着潜进洞穴的各种预案,唯一的可行之法,便是凌空越过守卫的防线,直接掠上对面小山岗的顶部,再顺着陡峭山势悄然滑下。随将自己的设想告之几人,最后决定由他和龙飞,以及云无影三人前往,欧阳无忌和罗惊鸿仍留在树上见机策应。

    谋定而后动,三人深吸了一气,骤然脱离树枝拔空冲天而起,同时展开飘渺身法之;乱云飞度,虚空滑步,借空间之力,乘微风之势,犹若夜空中的行云飘风,从一众守卫的头顶上空悠悠地划过,无声无息落在对面的山岗之上。

    三人静伏片刻,见无任何异动之状,这才顺着陡峭的的山壁悄然潜到山脚,一众守卫背朝山岗,对三人的突然出现毫无所觉。

    洞穴的门虚掩着,并无人把守,三人迅速地一侧身便窜了进去,顺手将门关闭严实,以防一会发出的动静会传出门去。

    洞穴内的空间很高,像是一间会议大厅,装饰很十分豪华气派,正中悬挂着一盏巨型的吊灯,灯火通明。厅内的两侧,一边各端坐着十来位黑衣人,皆是黑巾罩面难辨真颜。正中央的兽皮椅上同样端坐着一位黑衣人,同样的黑巾罩面。乍一看去,场面十分神秘而诡异。

    "各堂口的人可都聚集完毕?"中央的黑衣人森冷地开口问道。

    "启稟主上!青衣楼之人在各个紧要道口设卡,各堂赶来之人都受了不小的损失。"下端的黑衣人中有人言道。

    "他们也好不到那里去,损伤也不比我们少了多少。"

    "哼!我不想听这许多废话,只想知道至今为止到底来了多少?"中央的黑衣人怒哼道。

    "八千左右!不算正在赶来的人。"

    "可知道青衣楼之人聚集了多少?"中央黑衣人有些不耐地道。

    "据传来的消息,大约也有七八千之众。"

    "双方现在实力相当,大可与其放手一战,大不了拼过鱼死网破。"

    中央黑衣人闻言摇摇头;"胜算不大!只会落得玉石俱焚,两败皆伤之局,这绝非我们想要的结果。再等等!时机还不怎……"

    轰!

    中央黑衣人话未说完,顶上的巨型吊灯突地轰然坠地,大厅顿然一片漆黑,目难视物。

    啊!

    有人在黑暗中惨呼出声,紧接着惊叫痛嚎之声此起彼伏,夹着数声有人受创坠地的砰然声响。

    "有刺客袭杀!"

    "不要慌乱!众人赶快退入偏穴之中!"

    一时间人影幢幢,四下飞窜,杂乱漆黑的厅内瞬间沉寂了下来,一下变得落针可闻。

    良久,厅内有灯火亮起,四周的偏穴中相继有人手持闪亮的兵刃,小心戒备行了出来。地上躺五黑个衣人,巳然气息全无,死状各异。有人被震断心脉,有人被揑碎喉结,更有人的颅骨直接被击碎,皆是被一击毙命。这些死者皆非等闲之辈,都是飞鹰堂的高层人物,每个人的修为都有玄丹境的实力。纵算被人暗中偷袭,也不致毫无抗衡地被一招灭杀。

    一众黑衣人顿时紧张地在大厅内四下搜寻,刺客在那里?寻遍了厅内的每一角落,仍无任何发现。外面守卫森严,这些刺客是怎样进来的?杀完人后又是如何凭空人间蒸发?太诡异!

    正当飞鹰堂的一众高层人物在惊惶中,云里雾里瞎乱猜想时,陆随风几人巳悄然离开了虎贲军的营地。

    有守卫在幌忽中,似看见几个青衣人影一闪而逝,疑视幻觉,事后方知营中出了大事,才将这可疑的现象如实呈报了上去。不过,仅凭这蛛丝马迹便可确定,一定是青衣楼的刺客杀手所为。对方到底还是先动手了!巳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地步!

    回程途中,罗惊鸿对这次的行动一路惊叹连连,区区五人夜闯虎贲军营地,就巳够疯狂了。非旦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无声无息地潜入军营,巧妙地避过无数名哨暗桩,准确地判断出对方帅部的确切位置,瞒天过海地越过戒备森严的防卫,对其总部施以雷霆袭杀,事毕之后竟然毫发未损的悄然拂衣去。可谓来去如风,了无痕迹。其间对时机的把握,临埸的机变和准确预判可堪完美,妙到毫端。

    "不知另一路的情况怎样了?"感叹之余,罗惊鸿又担心起紫燕他们一路人的安危来。

    "呵呵!看情形绝不会比我们轻松,不定此时正在青衣楼总部血拼也未可知?"欧阳无忌信口说道:"只要有那只凤在,通常都会将局面搅乱扩大。那有我们龙大哥这般稳健识大局。"

    "那是!我龙飞是谁?那是拥有你们老大一半智慧的人,岂是常人可比。"龙飞毫不谦逊地哈哈道:"你也太小看凤儿了,她智商绝不比你这胖子低,关键时刻自然知道轻重。何况还有紫燕在她身边,应该出不了什么大麻烦。"

    "龙飞说得没错!纵算埸面意外失控,凭他们的实力,全身而退应无多大问题。"陆随风似乎一点不担心他们的安危,无论发生什么状况,只要别把戏演漏了就算达成了最终目的。

    与此同时,锦衣卫副指挥使的府邸设在一处豪华的庄园内,外表看来像一户富豪人家的产业,平时连个护园守卫都看不见。实则园内却是机关密布,杀机重重。花间树下,石径小道,楼台亭阁间都暗藏着致人于死地机关消息。外来之人稍有触碰便会瞬间毙命,就算能侥幸躲过各种机关消息的袭杀,也会惊动隐伏于暗中的护卫高手,犹胜于龙潭虎穴。

    云无涯也曾在暗中探测过几次,隐隐察觉到一种十分危险的信号,固而并未深入探测,对园内的情形也是一无所知。

    高耸的围墙并不是障碍,在夜色的掩隐下,几人一个纵身便轻灵地越墙而过,点尘不惊地落在一片柔软的草坪上。

    "太静了,静得有些令人毛骨耸然。"欧阳明月压低嗓音轻声地言道。

    "我们根本就不知自己在庄园的什么位置,总不能一处处地寻找目标的具体位置吧?"傅大叔在黑暗中四下张望着,唯见林木小道间有几盏昏灯在风中摇曵着,犹似鬼火般的阴气森森。

    "得找个人来弄清园内情况!"青风有些不耐立起身,径自朝着不远处的一条石径小道行去,唯有以身作饵才能引人现身出来。这只凤如是想着,这是当下唯一可行之法。

    紫燕欲想出声阻止,这只凤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而意外来得更快。青凤的脚刚踏上石径小道,地面倏地发出一声细微的轻响,竟毫无征兆地一下裂了开来。

    青凤足下一触地面,便觉地面传出轻微的颤动,天生俱来的危机感令她心头一紧,暗觉不妙,身形瞬间拔起脱离地面,掠向空中,眼角余光瞥见身下骇然裂开一道二米宽的口子,黑幽幽地看不见底,数秒之后裂口又迅速合上回复了原状。

    所幸青凤见机得早,侥幸逃过一刼。否则,一旦陷入其中,纵算修为超绝不凡,要想轻易逃出生天,只怕也不是易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