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观棋惹风波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观棋惹风波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一路行来,终有柳暗花明时,众人拐出一条石径,眼前豁然一片开朗,触目但见一块奇石岩壁上刻有"棋园"二字。远远望去,一片开阔地上分布着八个林园花甫,每个花甫间都耸立着一座亭子,亭中皆拥满了人,近前一看方知皆是一些观棋者。每亭皆设有一个棋局,对奕者都是参赛的选手。观赛者可任意选择观赏的棋局。

    黑,白子,对奕的棋类竟然围棋,陆随风实没想到围棋竟然会出现在这片世界。上一世,自己也一度沉迷于此道,最后止步于业余九段,专业水准只堪堪达到初段级别,再难有所寸进。棋盘纵横十九格,却包含天地万物的奥妙和玄机,其间的黑白变化连云计算也无法准确识别。

    "少爷也谙棋道?"在罗惊鸿心中,少爷似乎很少有不懂不精的东西,却不知对这棋之一道知晓多少?"

    "曾经略有涉足,算不得个中高手。你是几段?"陆随风从前面两人肩背间探头望向正在对奕的棋局。

    "段,是什么?我在棋道上没什么天资,勉强只是初品而巳。"罗惊鸿也伸头看向棋局。

    棋盘上黑白双方正激战正酣,看上去黑棋的实地稍优,但有一条大龙却是孤军深入,被白乘势围追阻杀……

    "黑棋大龙只有一个气眼,四面都是白棋的厚壁,巳然突围无望,如不能就地做活,再造一个气眼,唯有弃子认输的份。"罗惊鸿十分老道地分析着棋局。

    黑棋足足犹豫了一刻钟,迟迟未敢果决落子,不停地端杯喝茶,额前渗出密集的汗滴。执白的一方却好整以闲,手中折扇轻摇慢摆,一副智珠在握的得意之状。

    "白棋杀气腾腾,步步杀机,黑棋看似巳成死局,却有一着妙手,可以暗渡陈仓,巧渡关山,连接归家。"陆随风慢不经心地随口言道。

    黑方棋手闻言全身微震,凝目重新审视全局,双目一亮,豁然茅塞顿开,手中黑子砰然落下,双方接着互换几手棋,黑棋果然十分巧妙地将垂死的大龙连接了回去。

    "是谁?刚才是谁出声搅局?"白方棋手轰然起身,一脸怒色地在围观者中寻找着那位出声搅局的始作甬者;"观棋不语真君子,有胆做小人,却没胆挺身而出,鼠辈也!"

    "技不如人,连输一局的度量都没有,岂能算得上是位君子?"陆随风一脸鄙视地言道。

    "如此说来,适才是你之所为了?"白方棋手一脸怒色的冷声道。

    "那又如何?你的棋风霸道有余而后劲不足,导致全盘破碇百出,只须稍稍细加留意便会发现漏洞。你不自反思反省,反倒是归罪于人。当真是棋品如人品,遗笑大方。"陆随风舌绽莲花,直说得对方张口结舌,青筋鼓涨,一掌愤然地击在棋盘上,黑白子飞迸而起,夹着强劲的气流纷纷激射向亭子顶端,俱皆入木三分。

    这廝本有玄丹境初阶的修为,这含怒一击,玄力透子崩发,方有适才的一幕惊心之作。

    "此局本公子认输!你即是此道高手,你我不妨对奕一局,如何?"

    "呵呵!我本是观者,并非参赛选手,似无资格在此与你对奕。"陆随风摇头拒绝道。

    此时一位身着华服的中年男子排众来到亭内,询问了一下情况,随沉下脸来对陆随风冷斥道;""你已违反了大赛规则,轻者入狱三日,重则三月。"

    "哦?说一句"暗渡陈仓"便算违规?谁如能说出这句话的真实涵意,我束手受罚!"陆随风驳斥道,这本是一句成语,却有着一段典故,这世界自然无人知道。

    众皆面面相观,不知所谓,一片默然。

    "观棋无語也是大赛的规则,无论有心还是无意,结果都是搅乱了比赛。受害人有权向你提出挑战。倘若输了,他便会自动退赛,这个名额也将由你来顶替。这也是大赛规则!"中年男子是赛埸的监理者,一切按规行事,倒也公正无私,无可厚非。

    无规不成方园,陆随风自然不会选择入獄一说,唯有硬起头皮选择后者,与对方在棋盘争锋。于是不再多言,走向黑方的位置。黑方棋手见状,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意,起身让位。

    陆随风洒然落坐,手在棋盘轻轻一按,嵌入亭子顶端的棋子纷纷如雨而下,黑白子自动分流,归于棋盒之内,这一手虚空控物,技惊四座。

    此时其它的棋局几巳完赛,观者都纷纷围观过来,亭内太过狭小,有人提议挂盘解说此局,人人皆可观战。众意难违,且并无违规之嫌,一切便顺利成章。

    三米乘三米的棋盘高悬于一块奇石壁上,亭内空空,只剩下对奕的双方仍端坐于原位。

    陆随风执黑先行,曲指一弹,一枚黑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稳稳落在棋盘的正中央"天元"之位。

    哗!观者发出一片哗然之声。

    "这是什么"定式"?闻所未闻!"

    "这厮懂棋么?这一子有如无根浮萍,毫无效力可言!"

    "太狂妄了!这是一种不尊重对手的表现,令人不耻!"

    一片嘘嘘和不耻声,棋盘落子如飞,星罗棋布,黑白粘,靠,贴,断,相互纠缠各不势弱相让……一个霸气纵横,咄咄逼人,一个轻飞腾挪,见招撤招……

    "啊!征子!天元的那子闲棋竟然起了作用!"

    "妙呀!开局之初便布下了这着暗子,果然老谋深算!"

    "似乎从头至尾都在按照黑方的步调和节奏在变化。"

    "黑方布局大气,相互呼应,算计精准,妙手频出。吾自愧不如也!"

    "如此高手,怎会名不见经传?"

    "天元"奇兵精妙接应,白方陷入征子不利的局面,瞬间出现崩盘的势态,只知一味地强攻,自身防御可谓百孔千疮,漏洞频现。棋局如战局,瞬息万变,一朝错判满盘无力回天。再奕下去势必丢盔御甲,颜面无存。

    白方棋手满面虚汗直流,深重地吐了口气,弃子认输,随掏一块牌子扔在棋盘上;"这是赛牌!上有编号,你棋力深厚,可望闯进前三。"说完立起身来便欲离去。

    "等等!我说过只是一个观者,没兴趣参赛。做人如奕棋,不可太过咄咄逼人。"陆随风丢下一句话,径自起身离开亭子。等众人回过神来,巳然人去亭空。

    这是开赛的第一天,陆随风等人在各区域转了一圈,初赛的选手水平参差不齐,颇为乏味,唯有等决赛之日再来观赏。

    帝都东门外十里处,虎贲军的营地灯火点点连绵数里,营门紧闭,一片寂然。

    星光下,五道幽灵般飘浮的身影若隐若现地朝着灯火闪烁处靠近,相距营门百米,这才骤然掠入一蓬低矮的丛林中。

    "少爷!营内住扎着十万虎贲军,我们就这样冒然闯进去?一旦……"罗惊鸿望着前面的点点灯火,有些怯怯地道。如此阵仗的确有些令人惊颤,就身边这几人竟要硬闯十万大军的营地,未免也太疯狂了!

    "切!这算什么?咱老大曾只身孤影独闯百万大军的统帅部,入如无人之境,生擒主帅,逼其全线退兵。"隐伏一旁的欧阳无忌自豪地道;"我龙狮卫以区区五千之众硬撼敌方五十万雄师且不惧,战而胜之。这虎贲军根本就留不下我们。"

    "但是我们只要一现身便会被对方千军万马困住,俗话说,蚁多咬死象。"罗惊鸿从未经历过这种埸面的行动,心中实在有些没底气。

    今晚的行动兵分两路同时进行,一路由陆随风亲自带队,人员有云无影,罗惊鸿,欧阳无忌和龙飞,全体身着青衣楼的服饰,乘夜袭击飞鹰堂隐于虎贲军营内的总部所在地。另一路则由紫燕率领,人员有云无涯,欧阳明月,傅大叔以及青凤。同样换上飞鹰堂的服饰,袭击青衣楼设在锦衣卫的总部府邸。

    "惊鸿是第一次参与这种虎口拔牙的行动,自然免不了有些心虚忐忑。我们此行并非硬闯,而是潜入,悄无声息的找寻目标,雷霆一击,火速撤离,不待对方回过神来,我们早巳远遁而。"陆随风所说的"硬闯"和"潜入",显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战术意图。。

    罗惊鸿这才意识到自巳理解有误,少爷智谋过人,怎会行这冒险疯狂之举;"那为何还不立刻行动?"

    "大哥呀!拜托你遇事多动动脑子,这满营内灯火闪亮,刚一探头准被人抓个现行,那与闯有什么分别?"欧阳无忌说话总是大咧咧,直来直去。大家相处久了,也没人会放在心上。

    "无忌说得没错!用不了多久,营内的灯火便会熄大半。我们对营内的地理布防及明哨暗桩毫不知情,稍有不慎就会暴露行迹。所以,大家进去之后一定紧紧跟在我身后,一切听令行事。"陆随风慎重地对众人吩咐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