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殿主迎驾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殿主迎驾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陆随风当然听得懂对方话中的意思,不以为忤淡淡一笑;"说得也是!不过,如果非晋级或考核丹师身份,就不能前来么?"

    "难道还会有其它什么事?"中年女士反问道。

    陆随风四下望了望;"比如找人什么的……"

    "找人?"中年女士打谅了一下陆随风;"不会是来找事吧?"

    "怎会这么说?你就确定我们不是找人,而是来找亊?以貌取人,未免有些太过武断了!"陆随风感慨地摇搖头。

    "哦!我阅人无数,相信这次也绝不会看走眼。"中年女士面带愠色地道:"如再在此纠缠不休,我可就要叫人了!"

    不用叫,殿内不知何时便突然出现四位彪悍的武者,俱是尊者修为,森然的气势巳将三人牢牢锁定,稍有异动,立即出手拿人。

    "这是做什么?找人而巳,用得着这般气势汹涌么?"陆随风随意地扫了四个武者一眼,四人但觉面部肌肤生痛,有若利刃划过,禁不住下意识地抬手摸模脸皮,却是安然无恙。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说说你要找的是什么人?否则……"中年女士面沉如水的冷声道。

    "我说是来找你们殿主,你可信?……"

    "拿下!"中年女士巳不用继续听他说下去,这谎言也编得太低劣了。殿主是什么身份?连天凤帝国的大帝见了,也要礼敬有加。即便有事相见,也须提前预约。一个来路不明的毛头小子还妄言要找殿主,简直是吃了狮心豹胆,忘了死字怎么写。

    四武者闻声齐齐一湧而上,冲前数步,相距一米,却似被一堵无形的气墙所阻,无论如何加力也再难有寸进。

    陆随风一脸淡然,紫燕黛眉轻皱,青凤冷笑连连,面带不屑。

    "住手!"

    四武者进退两难,知道遇到了硬点子,却欲罢不能。闻听有人喝阻,怆惶借机退去。

    喝阻之人竟然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位六品丹师老者,此刻正从楼口拾梯而下。

    "咦!竟然会是你!"六品丹师老者看清滋事之人,惊唤出声;"公子当真来了,我还当你只是随口说说而巳。"

    "殷老认识此人?"中年女士大感惊诧地道。

    "呵呵!丹道奇才,能再度相见,当真幸事一件!"六品丹师由衷地开心笑道,随即对中年女士冷斥道;"这是怎么回事?怎可对这位公子如此无礼?"

    "这个……他说是来找殿主。所以……"

    "殷老是吧!别难为这位女士,她尽职尽责,做得很好!"陆随风实话实说,自己的确是个特例,很难不发生误解;"殷老可否替我通传一声殿主,就说陆随风专程前来拜访!"

    "没问题!不过殿主见与不见,我可做不了主。不过,我就一定会热情地招待你了!"殷老哈哈笑道,随转身向楼上走去。

    "对不起!适才……我真不知道……"中年女士红着脸呑吐地道歉,知道此次真的看走眼,连殷老都对其如此看重,真不知这年轻人是什么来头?

    "你没错!此事的确有些唐突,出格,任谁都会这样处理。"陆随风见对方神态有些紧张,出言宽慰道。

    殿内五层顶楼的一间奢华的屋内,殷老正在向一位身着华服,看上去五十来岁的男子叙说着什么?对方神色连连变换,面呈惊诧。

    "紫金九龙鼎,虚空提淬,凝液,一炉五丹?等等!你刚才说到这年轻人叫什么名字?"

    "陆随风!绝对的丹道奇才,殿主是不是可以见见此人?"殷老建议道。

    "这名字听上去怎么这样耳熟?"殿主的手指轻敲着坐椅扶手,神色骤然一凝,斗然起身走进身后的一间内室,稍候便神情激奋地行了出来,手中握着一张卡片,那是丹师殿特制的一种通讯卡,专供传送丹师城总殿发出的信息。

    "陆随风,十八岁,男,某年某月某日,在龙渊殿问鼎八品丹师,特此通传各殿!"

    嘶!十八岁的八品丹师,罕世仅见。殷老顿觉大脑一阵轰鸣,这消息太令人震撼了。那之前的一切都说得通了,心中的迷惑疑团瞬间顿解。

    "那还等什么?史上最年轻的八品丹师驾临本殿,稍有怠慢,后果不堪设想。"殿主大失常态,情切地摧促道。

    "啊,哦!"殷老惊魂归窍,暗自庆幸自己慧眼识玉,没开罪这尊低调得离谱的大神。

    楼道传出一阵急切的脚步声,陆随风看见殷老身后之人,微感诧意,这殿主应该有百岁之龄,看上去却不过五十开外,又是个驻颜有术的老怪物。

    "啊!让公子久候了,本殿迎驾来迟,当真罪不可恕,还望公子见谅!"殿主有些惶然的施礼致歉。丹师殿的等级制度十分严明,八品丹师已属于总殿高层的范畴,身份尊重而神秘,轻易不容外泄。

    殿内众人俱皆膛目结舌,尤其是那位中年女士见状,心都差点从口腔中涌了出来。连殿主大人都对其这般谦恭有礼,自己一个小小的四品却在此大呼"拿人",一念至此,差点连死的心都有。

    "殿主不必多礼!在下来得太过唐突,打挠殿主清修了。"陆随风知道对方已知晓自己的身份,坦然受了对方一礼。

    "公子言重了!丹师殿天下一家亲,到了这里有如回家一般。无论有何需要无须客套,本殿自当全力配合。"殿主真心希望能有机会为这尊大神做点什么?

    "在下初来乍到,无落脚之处,若是方便的话……"

    "方便!若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本殿也太无颜面了。"终于有机会一尽绵薄之力,岂会方过如此机会。

    殿主面带欣喜之色,可谓求之不得;"离此不远的华云街有本殿一处产业,叫做"碧清园",十分清雅,很适易公子居住。殷老!等会便领公子前去看看,若不称意再另换他处!"

    殿主如此热诚殷勤,陆随风也应该有所表示,何况自己等人在帝都一无背景,二无人脉,有丹师殿这棵参天大树罩着,会省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在下来得匆忙,一时未带什么像样的见面礼,唯有些许不入眼小礼物略表心意。"陆随风拿出一个玉盒递了过去。

    殿主的眼皮不自觉地抽了抽,八品丹师送出手的岂会是小礼物?小心翼翼地打开玉盒,一股浓郁的药香瞬间弥漫开来,满殿生香。

    "凝婴丹!"殿主骇然惊呼,尽管压住嗓门,也将身旁的殷老吓得不轻。是何等丹药,竟令殿主惊成这般模样?

    殿主自觉失态,迅速收敛起玉盒,仍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大恩不言谢!这份重礼愧受了。"

    陆随风洒然地挥挥手;"些许小礼,殿主不必挂怀。物尽其用,方能显出其价值。看来殿主也该准备务设一位下届殿主的候选人了。"陆随风语含深意言道,不经意地看了殷老一眼;"殷老与在下也十分投缘,等会也有一份小礼相送。"

    殿主何等人物,怎会读不懂对方话中的深意;"呵呵!殷老当真是紫微星高悬,令本殿都有些嫉妒了。"

    殷老听得一头雾水,不知两人在弄什么玄机,怎会一下将自己也裹了进去?张了张口,欲想问个明白,否则一定会寝室难安。

    "嘘!"殿主作了个禁声的手势,讳莫如深地说了句;"不可说!"

    华云街,在帝都被称之为富人区,豪宅,府邸,庭院比比皆是,一处比一处气派风光,能在这条街上佔有一席之位,定然非富即贵,势大财粗。

    碧清园,庭院深深,迥栏曲折,竹径通幽处,鸟语轻啼,花香隐隐,亭台楼阁相得益彰,严然一派园林风貌,确是一处清雅之地。

    "此间一直有专人照管,一应俱全,公子安心住下就是!"殷老将陆隋风等人领入园内,简捷地介绍了一下庭院内的情况,就欲告辞离去。

    "殷老留步!"陆随风拿一个玉盒塞在他手里;"这是七品大还丹,可助你突破六品的壁障问鼎七品之尊。那未来的殿主之位,日后注定非你莫属了!"

    "啊!这礼太过贵重……"惊喜来得太突然,殷老直觉有些接受不了,疑是梦幻,至于殿主之位压根就没敢奢望过。

    "你们殿主用不了多久,便会晋级八品之尊,很快就会被调回丹师城总殿任职,下面的话就不用我多少说了。尽快回去练化丹药,届时我定会前来朝贺。"陆随风见其一副感激澪啼的模样,挥挥手,示意他赶快离去。否则又得听一堆感恩图报的话。

    殷老去后,陆随风立即对众人言道:"此间算是我们临时的安身之处,眼下重要的是我们信息闭塞,不能准确撑握对方动向,难以制定下一步的行动方略。无涯和明月一组,前往青衣楼总部探探情况,无影和无忌两人去飞鹰堂。记住!千万别暴露行踪,以免打草惊蛇。"

    四人双双领命而去,至于该用什么方法手段获取信息情报,各有各秘法特长,根本无须陆随风交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