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嫁祸江东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嫁祸江东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城主大人闻言。面呈失望之色地苦笑了一下;"呵呵!没事,随口问问!"摇摇头,两人转身便欲离去。

    "等等!"陆随风忽然开口反住叫停两人,神色倏地一沉;"丹坊之事都是你二人暗中一手谋划的吧?"

    "你在对谁说话,质问本城主吗?"城主大人神色一凝,官威十足地怒斥道。

    "城主很牛吗?对我等浪迹天涯之人没一点杀伤力。"陆随风不屑地冷哼道:"祸福无门唯自招!奉劝你一句,华家之事到此为止,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

    **裸,明目张胆的羞辱与威胁,堂堂一城之主颜面何存;"你……"下面的话却是张口无声,但觉全身突然被一股冷洌的气息锁定,顿感胸闷气憋,状欲窒息,似乎稍有动弹,瞬间便会被扼杀当埸。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这才深刻地意识到有些事不该再有下一次,命都没了,一切都显得毫无意义。更何况,这个年轻人就像雾一迷蒙,身份背景一无所知,举手投足间便可轻易击溃一位五品丹师。如此人物又岂会是等闲之辈?虚拟秘境再重要,那里会比一家老小的命更珍贵。

    华家这个死局,陆随风看似在谈笑间便间便轻易破解,其中却包含各种手段和谋略,方能有度的撑控全局,最终找出幕后的始作俑者,方可做到一劳永逸,免除后患之忧。

    回程的路上又被人当街询问了数次,询问的内容大致相同,全城不知有多少人在大街小巷中做着一桩同样的事。

    暮云四合,华灯初上。

    华家的庄园内悄然掠出十道人影,俱皆青衣裹身,青巾罩面,人人身轻如燕,走高窜低,去势如风。

    "三十七,三十八……"

    杂货铺对街的屋顶之上,有人在轻声地念数;"巳经进去了四十二人,应该差不多了!我们这就杀进去吧!"

    "凤儿等等!又来了三人。"陆随风在暗中叫住那只性急的凤,据云无涯传回的信息,今晚此间有个重要的聚会,参会者都是飞鹰堂的头头脑脑。难不成想借此机会将其一锅端掉?非也!看这一身装扮与青衣楼的那些杀手刺客一般无二。如再不明白他们此行的真实意图,的确该去验验自巳的智商了。

    铺面正门的灯灭了,该来的估计都到齐了。云无涯探测过杂货铺地势环境,后院有个内堂,十分宽敞,足够容下七八十人而不觉拥塞。

    "大家将修为压到尊者级别,进去后只停留三十秘,尽可能的只伤不杀。"陆随风低声地叮嘱道:"我们是以青衣楼杀手刺客的身份出现,杀手的信条是一击即遁。大家可都听明白了?风儿……"

    "凤儿知道了!"青风嘟着嘴;为什么老针对风儿?

    杂货铺后院的内堂透出昏黄的灯光,数十名一色黑衣的彪悍武者分坐两端,正中的首位端着那位看似厚实的中年男子,平时对外的身份是这间杂货铺的掌柜,实则是飞鹰第九堂的堂主。此时的气息与平时判若两人,双目寒光闪动,不怒自威,一派堂主的气势威压显露无遗。

    "各位今日可有什么发现"堂主目光如刀锋凌厉地扫过全埸。

    "我队在城内查询了十三个青衫年轻人,皆非外来之人。"

    "城内发现大批青衣楼的人,目的似乎与我们相同。"

    "为何要大费周章的找寻这个青衫年人?主上的指令不是要绝杀罗家那小子么?"

    "哼!这是你该问的吗?"堂主一声冷哼,直吓得对方连声称;属下知错!

    "此次绝不能让青衣堂之人抢在我们之前寻到此人。"堂主厉声言道。

    "如果,属下是说如果被青衣楼之人先找到,该怎么做?"

    "那就不惜一切的给我抢……"堂主话未说完,屋内的灯火突然全部熄灭,瞬间变得一片漆黑,接着便看见无数道刺目的精光漫空闪耀,再接着便听见一阵阵凄厉的惊呼哀嚎……

    黑暗中,人影乱窜,气劲呼啸,屋内之人虽不知发生了什么?黑暗中为求自保,一旦有物近身,便毫不犹豫地立下杀手,巳然顾不得是敌是友。一时间,呼喝喊杀之声不绝于耳。

    混乱中仍有人保持着冷静的头脑,重新点亮了熄灭的灯。黑暗中亮光乍现,众皆一时难以适应,幌然中但觉有无数青色人影在人堆中穿梭闪动,所到之处便有惊呼响起,血花飞溅。

    灯火方明,青衣人影巳纷纷破门而去,眨眼间便尽数消失得无影无踪。

    突如其来的惊变,灯灭灯亮,只在几个呼吸之间,屋内巳有十来人躺在血泊中,巳然气息全无。剩余之人几乎人人身上带伤,弄不清是被自己人所伤,还是被那些刺客杀手所创?

    室内的气氛悲切中充满了愤怒,却不知这熊熊的怒火该喷向何处?

    "堂主!属下在门前发现了这个!"有人在门前拾起了一块青色的腰牌递到堂主手中。

    青色的腰牌清晰地呈现出;青衣七十八楼,银,三十五号!

    刹那间,真相大白于天下。这一地的横尸竟是青衣楼的手笔杰作,竟然趁飞鹰堂精英聚会之时,企图一举歼灭。如此行径是可忍孰不可忍。来而无往非礼也,以血还血,斩尽杀绝。飞鹰堂上下群情激愤,誓雪此仇。

    "即刻调集全堂所有人手,血洗青衣楼!"堂主浑身杀气凛然,字字喷血的下达了对青衣楼的灭杀令。自此拉开了飞鹰堂与青衣楼之间全面血拼的序幕。

    嫁祸江东,正是陆随等人此行的真实意图。以他们区区十人之力,虽说人人修为不凡,却也无法与这两股强大的势力正面抗衡,根本无法摆脱那种被人围追阻杀的局面。如今之计,唯有将鱼蚌赶进一个池子里,令其相互缠斗不休,甚而两败俱损,实力大跌,再无余力他顾。否则,要想从容离开这归云城都绝非易事。

    一连数日,华家庄园十分平静,再无不速之客前来骚扰纠缠。直待外公和两位舅爷练化丹药,修为暴涨,令庄园的终极实力上了一个全新的台阶,再无俱于任何势力的胁迫和威逼。陆随风等这才告辞,悄然离开庄园。其时,飞鹰堂与青衣楼血拼正憨,你杀初一,我斩十五。势态愈演愈烈,逐步扩大升级各个区域,甚至设在帝都的双方总部,也在调兵遣将,大有风雨欲来之势。

    归云城至帝都相距千里,陆随风等人无暇领略观赏沿途的灵山秀水,妖娆风光。须乘双方火拼的间隙之机快速赶往帝都,设法将罗惊鸿的母亲从罗家安然地接出来,以免被对方当作人质法码进行胁迫威摄。

    帝都伟岸高耸的城墙遥遥在望,前方横着一条河,宽约百米,水流汹涌湍急。据罗惊鸿所言,这方园百里只一个渡口,叫做"风凌渡",来往之人须在此乘渡般往返两岸。

    "乘什么渡船,区区百米河面,直接飞过去是了。"青风朝水面抛出一颗石子,大咧咧地言道,身形一动,就欲踏波而渡。

    "风儿打住!"紫燕出声阻止道:"不可这般惊世骇俗,泄露了我们身份行踪。"

    "哦!风儿还真没想到这点!"青风瞟了陆随风一眼,见对方并无责怪之意,俏皮地伸了伸舌头,唯恐姐夫又借此给她记上一过,又得以功勋来抵消。

    "风儿,此去帝都不可善自行动,否则……"

    "加倍处罚!姐夫放心,凤儿不会给你这个机会。"青凤一脸挑衅地冷哼道。

    "少爷!再绕过这座山峰,便可见到风凌渡了。"罗惊鸿言道。

    风凌渡的河面水流相对平缓安静,十分适合渡船顺利通过。渡口的河岸边停泊七八条渡船,船身不大,一次至多能载五六人。

    "少爷!情况有些不对!"罗惊鸿止住脚步,指着河对岸的渡口的方向,皱着眉道:"对岸的渡口似有人在拒守盘查,不会是冲着我们来的吧?"

    "我看见了!对岸的丛林中还隐伏着不少人。"陆随风点了点头;"这些人虽是普通武者的装扮,却是举止严谨,气息冷冽,如我猜测不错的话,应该是青衣楼方面的刺客杀手。而在此设卡盘查的对象并非我们,而是阻止飞鹰堂赶来帝都集结的人。"

    "那我们该如何应对?"罗惊鸿问道。

    "呵呵! 送上门的菜不吃几口,岂不可惜!"龙飞舐了舐嘴唇,哈哈道。

    "龙大哥说得没错!风儿最见不怪这些什么刺客杀手的,遇上了就觉手痒痒!"青风跟着起哄道。

    "不过,得留下几个,让他们回去报个信!"紫燕补充道。

    "对!再给他们双方加点料,点把火,埸面才会玩得更大更刺激。"傅大叔一脸兴奋地说。

    众人齐齐将目光投向陆随风,等着他的最后决断。

    "大家都谋划好了,那还等什么?还不赶快唤两只般来,我们这就立刻渡河。"陆随风当先朝渡口行去,像是准备亲自去唤船。云无涯见状一个滑步便超上前,这种事岂能让少爷亲身前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