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斗丹争锋(下)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斗丹争锋(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嘶!这小子居然对炼丹制药烂熟于胸,不加思索的脱口而出,而且还回答得准确无误,这绝不是一外行应有的表现。锦袍丹师心下暗生惊诧,不由得不重新认真审视眼前这个行为怪异的年轻人;"你的回答得非常正确,可以确定你有过炼丹的经历,有资格参予斗丹。不过,按我们事前约定的规则,双方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各自炼制一炉四品丹药,然后交由来至帝都丹师殿的六品丹师鉴定。你可有异议?"

    "有!"陆随风脱口喷出一个令人大感意的字。

    "哦!有何异议?"开口说话的是那位一直闭目养神的六品丹师老者。

    "此举不公!"陆随风掷地有声地大喝一声。

    "你是在质疑本丹师的职业操守?"六品丹师老者面呈愠色的微怒道。

    "那倒不是!丹师殿的声誉不容置疑,铁律如山,违者的处罚十分严厉,没人可以侥幸例外。"陆随风一脸肃然地道。

    "嗯!你像是对我丹师殿十分熟知?"六品丹师老者虽微感讶异,却也没太放在心上;"说说你的理由,"不公"在那里?"

    陆随风接下来所的话更是让人大跌眼球;"我所指的"不公",并非针对我方,而是这指这埸比试"不公"。没理由让一个高手降低修为来与对方搏杀较量,所以,五品丹师也没有理由降格来炼制四品丹药,这是对他的"不公"!"

    嘶!这小子脑子进水了,竟在为对手伸不平,讨公道,四品对五品,傻子都知道吃亏的是谁?

    "你之所言颇为有理!两军对阵,不可能会硬性将自己优势减弱到对方与相等。"六品丹师老颇为赞同地道;"你的意思是双方斗丹不设任何规则,各自尽展手段,强者为尊?"

    "可以这样理解!"陆随风讳莫如深的一笑,直笑那位锦袍丹师心里一下有些莫明的发忤。对方的言行太过有违常理,忽高忽低的让人摸不清深浅。连个丹师身份都没有,凭仗什么与一个五品丹师叫板抗衡?一定是虚张声势,故弄玄虚,玩那些不入流的心理游戏。这未免也太小瞧本丹师了,你想玩,就玩到你崩溃!

    "如你所愿!双方不限丹药品级,当众开炉炼制,丹出见分晓论输赢。"锦袍丹师屏弃杂念,回复清明,自信满满地言道。

    "理当如此,我没意见!"陆随风耸了耸肩,不再与对方继续纠缠,转身退过一旁,与对方拉开一定的距离,避免相互干扰。

    开炉炼丹的时间定在两个时辰内,超时出丹者无需再作鉴定,直接被判作输的一方。有人在一旁开始记时,两个时辰炼一炉,时间上并不充裕,关健在于丹根火种的品级和质地。

    锦袍丹师虽是五品,此时也不敢妄自托大,从蓄物戒内取出一尊丹炉,通体幽黑,状似古朴,应该是地品初阶的等级。一个散修丹师能拥有如此品级炉器着实不易,有些傲然自得地抬眼望向陆随风,不知对方拿出来的是何等炉器。

    咦!但见陆随风双手环抱胸前,一脸淡然的望向自己,面前空空,并未看见任何炼丹的物事。那模样倒像是个前来观赏的旁观者。这小子在等什么?看他一脸悠闲的神态,那里像是来斗丹的样子?纳闷归纳闷,却没时间去瞎揣摩,当下重要的是必须在时限的时间内炼制出一炉好丹来。

    取出事前早巳准备好的一组药材,大约有七八十株,品种各异,凝神静气地开始一株株提淬,滤汁……一步步按照炼丹的程序进行,足足花了一个时辰,这才将一团碧绿色的液体小心異異地置入炉内。起火!双掌一转一翻,一团乳黄色的火焰从掌心喷薄而出……

    一个时辰巳过,仍不见这小子有所动静?锦袍丹师呼了一口气,这才有功夫关注对方。

    陆随风直到此刻方才有所动作,手一掦,眼前骤然呈现一尊紫金炉鼎,九龙盘绕,栩栩如生,光泽四溢。

    "紫金九龙鼎!"

    有人出声惊呼,不用猜都知道,其间唯有那位六品丹师老者是识货之辈。

    "这怎么可能?失传千年的天品炉鼎,竟会出现在市井坊市之中,简直不可思议!"六品丹师老者一脸震撼,不胜唏嘘地惊道,接下来更令其得惊得嘴就一直没合拢过。

    陆随风的再一掦,一蓬药材暮地悬于虚空之中,数量也在七八十株之间,一团若隐若现雾气将其笼罩包裹着,缓缓地向内挤压,肉眼可见大量的桨汁不断从那些药材中汨汨溢出,无数木屑碎未四下纷洒。不过片刻间,那些悬于虚空的药材巳然消隐无踪,唯见一团碧绿晶莹的液体,像是拥有灵性般的自动移向炉鼎的上端,缓缓沉入炉鼎之中。

    起火!

    不见陆随风挥掌作势,凭空涌出一蓬圣光紫火,熊熊紫焰耀眼眩目……

    "天品圣火!绝不会错!"六品丹师老者再也忍禁不住地惊呼出口,方才看见陆随风虚空炼药就险些惊出声来,强行压住,唯恐惊挠了对方,这是炼丹之大忌。但,天品圣火意味着什么?千百年难得一现的丹圣即将问世,怎不令人骇然惊颤。

    "嘘!"陆随风远远地向他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旁人虽闻惊呼,却是一头雾水,不知所谓,包括锦袍丹师也一无所知,摸不着边际。

    起丹!

    两人几乎同时出声呼喝,陆随风比对方晚了一个时辰,却在同一时间出丹,凭此巳先胜出了一筹。

    锦袍丹师缓缓收回丹火,待炉鼎稍稍冷却,这才从鼎内取出两粒色泽深红的丹丸。

    陆随风一声轻喝,五粒如雪般净洁的丹丸自行从紫金九龙鼎内迸射而出,静静地悬浮空中,闪射着晶莹的光泽,淡淡的药香弥漫开来。

    何曾见过如此奇特的出丹方式,古今罕见。再从出丹的数量上来看,对方不止输上一筹,五比二,惊人的悬殊。

    丹坊的那三位四品丹师从起始的揪心牵腸,到一幕幕令人震憾不已的炼丹过程,直看得险些惊爆心脏,俱皆目瞪口呆,大脑发麻。不知老庄主从何寻来的这个变态,连丹师身份都没有,却将炼丹术演绎得如此精彩绝伦。

    "赤血丹,属于五品中阶丹药,浓度八十,成份纯度六十,色泽品质综合鉴定……"六品丹师老者十分专业的望,闻,品,最后用舌尖在丹丸上轻舐一下,微皱了皱眉,宣布道;"五品中阶低级!"

    "不会吧!师兄是不是再重新鉴定一次,我这赤血丹的至少也有五品中阶的高级质地。"锦袍丹师像似十分不满这个鉴定结果,提出异议。

    "你在质疑我的鉴定能力?"六品丹师老者冷哼道:"或是在质疑丹师殿的信誉?"

    锦袍丹师闻言打了个冷噤,这个罪名实在担负不起,一旦上了丹师殿的黑名单,自已这一生算是到头了。唯有悻悻地闭上嘴,不敢再惹怒这位公正不阿的师兄。

    六品丹师老者不再理会这个扶不起的师弟,抬眼望向远处的陆随风,但见他手一招,悬浮于空的如雪丹丸飞入掌心,曲指一弹,一粒丹丸在空中划出一道晶莹的弧线,平稳地移向六品丹师老者,静静地悬浮于一尺之前。这一手虚空控物的手法,引来一片叫好声。

    "五品高阶顶级,无限接近六品的"驻颜丹"!"六品丹师老者伸手托起如雪的丹丸,一口便道出了此丹的品级名称,足见其丹道方面的知认十分深厚渊博;"浓度,成份纯度,色泽品质综合鉴定……"顿了顿,轻叹一声;"百分百!而且一炉出丹五粒,更是世所少见。本丹师宣布;此次斗丹比试,"驻颜丹"完胜!"

    呼!

    尘埃落地,华家丹坊众人齐齐呼出一口气,一埸几乎无法躲避的的危机,在这一刻终于有惊无险地安然度过,保全了丹坊的继续存在。

    六品丹师老者突然出人意料地对陆随风施下一礼;"以公子的丹道修为,怎可能连一个丹师身份都没有?实令人难以置信!"

    "大师果然法眼如炬!今日只是适其会,为人分忧解难。届时我会去帝都丹师殿拜会一下贵殿主,此间之事还望三缄其口才是。"陆随风讳莫如深地一笑。

    啥意思?拜会殿主……六品丹师老者很快品出了话中的玄机,骇然望着巳然转身离去的青衫背影;果然比想象中的还神秘,离谱得令人难以接受!

    曲终人散,陆随风等人正欲离去,忽然被人叫停,回身望去,但见那位城主大人和锦袍丹师径直走了过来。

    "这位公子留步!"城主大人行至陆随风面前,上下端详了一阵,有些犹豫地问道:"公子是否昨日才乘海轮到达本城?"

    陆随风闻言楞了楞,满脸皆是郁闷之色;"城主大人巳是今日第五位问在下这个问题的人了,在下很象某人吗?不好意思,在下到此已有半月之久了。"陆随风说的自然不是实话,从云无涯传来的信息得知,文圣院巳在满天下的寻找自己,无论用意何在?都不想与其发生什么关联和纠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