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怀璧其罪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怀璧其罪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呵呵!这只是一个称谓而己,我们都是好兄弟,没有任何尊卑之分。"陆随风苦涩地解释道。

    "这个老夫相信!"外公神色稍霁;"但,看得岀你应该是这群人的主心骨,可有说错?"

    "前辈果然慧眼如炬!承蒙一众兄弟姐妹的信赖,勉强算是吧!"陆随风坦然地笑道。

    "年青人的确很不错!不卑不亢,举止言淡十分得体。清雅飘逸中却又不失沉稳,神光清澈,却又深遂无涯,令人望之扑朔迷离,有若高士大德般的虚怀若谷……不简单呀!"外公目光烁烁,似欲想将陆随风洞穿,尸解开来剖析。

    两位舅爷闻言,大感诧意地张大嘴;父亲何曾对人有过如此高的评价?怎么看这小子都平平无奇,并无什么特别的起眼之处。两人的武道修为都只是尊者巅峰,外公的实力巳修至玄丹境初期,更多活了一大把岁月,兼之是阅人无数,识人的眼光自然要比他们犀利许多。

    "前辈实在是高看晚辈了!我与惊鸿胜似兄弟,他的事就等同我们的事,即然遇上了岂有置之事外之理?"陆随风委宛地表明自己态度。

    "哦!年纪不大,口气却不小!"大舅闻言,十分不爽地道:"你且说说明日之事将何以应对?五品对四品的比试毫无悬念可言,没人能扭转乾坤。"

    "明日的争锋,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从此刻起,对方根本就没有赢的可能。"语出惊人,却又令人听得云里雾里,完全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陆随风略微沉吟了一下,继续言道;"重要的是这埸比试真正的目的,并非单纯只想垄断坊市的丹药市埸。"

    "此话怎讲?"外公白眉一挑,似乎从陆随风的话中意识到了点什么?

    "醉瓮之意不在酒,意在庄园后山那个虚拟秘境。"陆随风大胆地推论道。

    "丹坊之争与秘境有何关联?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此言太过荒唐!"大舅嘎之以鼻的冷笑道。

    "是么?大舅可曾想过,华家一旦失去了丹坊,偌大的庄园靠什么来维持正常的运转?显而易见,是有人想切断华家的资金来源,一步步将庄园逼入绝境死地,面临崩溃之状。唯一出路便是喷血放弃祖辈传承至今的基业。而后再投井下石,趁火打劫,如此一来便可轻而易举将庄园一举呑并。自古有言;君子何罪?怀璧其罪!"陆随风抽絲剥茧地推论道。

    "嘶!你是说有人在暗里蓄意操纵着这一切,其最终的目的却是这虚拟秘境?"外公幌然惊觉,自己压根就没将这两桩看似毫不相关的联系在一起,不由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再度高看一眼。

    "晚辈只是凭着巳知的信息加以推论,至于离事实的真相有多远,实不敢妄加定断。"陆随风实话实说,几乎可以认定自已的推论应该**不离十。

    "听上去有些天马行空,细细揣摩却不无道理。"小舅思索地道:"从时间上来看,发现虚拟秘境在半年之前,而那神密的丹坊却是三月前才突然冒出来,而且来势汹涌,不过短短数月巳将我们逼到崩溃的边沿,明日的比试很可能是对方最后的雷庭一击。"

    事关家族的存亡之际,大舅也放下了心中的成见,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比预想的还要糟。对方心存不轨地精心谋划了这个局,的确令人始料不及,甚至几乎已成死局,纵算知道了亊情的真相又能如何,以家族当下的能力根本无力破解。

    "对方处心积虑地设下这个死局,我们除了坐以待毙之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行的应对之法?"大舅情绪低落地叹道。

    "这虚拟秘境虽是珍稀无比,却也是烫手的山芋,令无数豪强垂诞,奇货也是祸端。倒不如……"小舅一脸沮丧,那神态似若待宰的羔羊,充满着深深的无奈。

    "住口!你兄弟就这点出息,祖上传承的基业怎可就此拱手于人?就算失去了丹坊,以家族的底蕴也勉强可维持一些时日。天无绝人之路,定会逢凶化吉,寻得转机。"外公一脸震怒,声色俱励地斥道,也隐隐传达了一种宁为玉碎的决心。

    "哦!老夫还未知公子贵姓?"

    "晚辈陆随风!"

    "你即是惊鸿朋友,我夫就唤你小风吧!"外公面呈温色地道:"小风!你适才一番推论应该无限接近事实,却不知是否还有可解之法?"

    "前辈是在担心明日的丹坊比试?据晚辈所知,丹师间的斗丹比试,有着很严格的规定。首先必须有一位更资深的丹师在埸作为双方的鉴定,其次,斗丹的品阶须在同一个等级。也就是说,对方虽是五品丹师,明日的斗丹也只能炼制四品丹药。双方比的是同等丹药品级的浓度,成份,功效和品质的优劣。所以,胜负之数只有比过才能见分晓,此时定论未免言之过早。"陆随风话中透露的信息,令人溺水之人抓入了一根稻草,至少算是一份可见的生机。

    "你小子怎对丹师的规则如此熟悉?"大舅颇感诧异地道。

    "你不会也是一个丹师吧?呵呵!说笑而巳,不必当真!"小舅信口胡谄道。

    "小舅还真不是在说笑,我们少爷的确俱有丹师的身份。"罗惊鸿口快,未加思索地脱口冒了出来,惊觉失言已悔之莫及。不好意思的望向少爷,陆随风耸了耸肩,并无露出责怪之意,这个身份的败露不过是早晚而巳。

    "不会吧?我不过随口说说,你还真顺杆往上爬,当真了!"小舅一脸不信地摇摇头说。

    "这有什么不可能?老夫信!"外公一脸认真地道;"小风告诉他们是一品还是二品……将丹师勋章拿出来让他俩开开眼。"

    "这个·…还是算了吧!"陆随风有些呑吐地道,实不忍惊吓了两位舅爷。

    "切!我还说自己是丹师呢?可无凭无据,只当做一个笑话而巳!"大舅嘲讽地咳咳道。

    "两位舅爷当真存心想验明正身?"陆随风摆了摆手;"我看还是算了吧!就当我不自量力,在此故弄玄虚,遗笑大方了。"

    "哼!尊卑不分,竟连长辈也敢糊弄,可谓胆大包天。惊鸿!如不给说法,家规不留情!"大舅脸色一沉,厉声喝道。

    "少爷……"罗惊鸿向陆随风投去救求的神光。

    "唉!何苦强人所难?"陆随风万分无赖地从怀中掏出一物,看上去金光烁烁,煞是耀眼。

    这小子还真敢继续忽悠下去,随便掏出一物来鱼目混珠,门都没有。丹师勋章咱见多了,丹坊中的四品丹师无时不挂胸前,以此来见证自巳尊贵的身份。何曾见过金光闪闪的丹师勋章,摆明了就是地倒的假货。

    罗惊鸿小心地从陆随风手中接过勋章,虽然知道少爷的身份,此刻真实的见证了这至高的存在,心中的震撼仍无以复加。

    当勋章递到两舅爷的手中,但见金色炉鼎光泽四溢,八瓣碧绿青翠药草……意外地,没听见震骇的惊呼,是被雷劈呆了。两舅爷双目外突,张着的嘴足可塞入一鸭蛋,大脑当机。

    外公见状,探身一望,须发瞬间根根直立,神态与两舅爷如出一辙。

    不可能!绝对是山寨版!世间那有如此年轻的八品丹师,这也假得太离谱了。

    "这丹师身份又岂是可以任意冒充的?"陆随风一掦,大舅但觉手一空,掌上的勋章已飞出手心,回到了陆随风手中。

    彼此相距十米,这一手虚空摄物的手段,再度令人大脑当机。强如外公这般的玄丹境高手,这种距离,自问也根本无法做到。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绝非等闲之辈,单凭八品丹师这个身份,整个南方大陆只怕也难寻出第二人来,绝对是凤毛鳞角般的自高存在。

    外公骤然从座上立起身来,两位舅爷也紧跟着站起身体,齐齐朝陆随风躬身施礼,却被一股无形的气劲生生托住,始终难以拜下。

    陆随风似早有准备,罗惊鸿的长辈也就是他的长辈,于情于理都不会受这一礼。

    "都是自家人!何来这许多世俗虚礼!"陆随风说话间,拿出三个玉盒;"这是晚辈的一点区区心意,实不成敬意,还请千万笑纳才是!"

    嘶!八品丹师的礼物,搬座金山也难求。就算是区区心意也是有价无市。

    三人捧着玉盒的手在微微发颤,心中好奇这玉盒中之物,却没勇气开盒一睹。

    陆随风见状,淡然一笑;"外公手中的是七品初阶的丹药"大还丹",以外公玄丹境初阶的修为,练化此丹,应该可以达到玄丹境的高阶。"

    "七……七品大还丹?!"外公棒盒的手抖得更利害,连话音都有些走了调,终其一生连六品丹药都无缘一睹,忽然之间……疑是幻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