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才惊四座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才惊四座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征詩殿比征联殿宽敞了许多,乍一看去,倒有点像是一处品茶谈诗论文的所在。四壁虽挂满了许多空白征诗联,却无一首诗作。但见三五成群的骚人墨客聚一起,人人举止优雅,谈吐斯文,出口成章,引经据典的侃侃而论,俱皆是一派大家的风骨。这些人并非单纯的儒雅文人,且个个皆是武道中的好手,文武兼修是南方大陆之人的特性和标致。

    陆随风一众人等走入殿内,看在这些人的眼中,只是一群四肢发达健壮的直立物种而已,尤其是龙飞那虎臂熊腰的身形,浑身上下充满着彪悍的气息。更是惹来一片不屑的冷哼,满堂皆是无尽鄙视的神光。

    "各位不会是走错地方了吧?这里可不是什么健身练体之处!而是征诗殿!"

    "如此清雅之地,一堆肌肉男女蜂涌而至,实是焚琴煮鹤,有辱斯文,大煞风景。"

    在座的这些人,每人身上几乎都挂着一枚式样相同的徽章,应该文圣院所颁发的文道等级标致,品级最低的都是文士,其间还不泛有文师,文魁,果然是人才济济一堂。

    陆随风等人无端受辱遭嘲,心虽不爽,却也只是付之一笑。青凤可不是什么善隐忍的主,何曾平白遭人这般羞辱过,见状忍不住一声冷哼;"哼!一个个装腔作势的咐庸风雅,自视清高,实则腹内空空,全是一堆绣花枕头。瞪什么瞪?这里可不是供人品茶闲聊的茶餐厅,各位可都有大作佳句留下?没有吧?看各位满面沮丧的神情就知道了。"

    "姑娘家头发长见识短,你去征几首诗试试,准保连嫁妆都赔过精光。"

    "一张空白征诗联价值百万金,没有绝对的把握,谁敢轻易挥毫做诗填词?"

    青凤闻言,大概明白了这征诗游戏的规则,心里却仍吞不下这口气,凤之一族岂可不战而怯,不试过,怎知自己到底会有多么不堪?反正姐夫富可敌国,纵算赔了也会挣回来。

    "不就百万而巳!本姑娘还就真不信这个邪了!"青凤一挽手衣袖,将悬在胸前的两根小发辨交叉地往口中一咬,大步流星走向一张空联,那阵势犹同寻人打架一般的狂放,引得满堂一片嘘声,频频摇首。

    好一个青凤,提笔如执剑,挥洒纵横,倾刻间,墨迹飞掦,一首"吟凤"大作问世;有凤东南来,棲身梧桐间。一鸣山崩裂,再鸣震九天。

    呼!额前隐有细密汗珠渗出,当真是笔若千斤,恰似经历一埸酣畅淋漓的战斗,直觉有些心疲神卷,这文之一道果然不可小视。

    满堂无人开声评说议论,所有的目光齐齐投向那幅征诗联,静待其间秘法的鉴定判别。

    哇!

    满堂一片轻呼;一成!

    此诗气势凛然,竟然只获得一成的积分,这也太欺负凤了。怎奈是秘法所为,无处讨说法,论公道。按游戏规则,须赔付总价值的九成金额;九十万金币。

    "不错!挺好的!"陆随风出人意料地赞道:"比预想中的强多了!这账付得不冤!"随掏出一张金卡递给青凤去付账。

    "惊鸿!你也试试!"陆随风对身旁的罗惊鸿鼓励地言道。

    "少爷!在坐的皆是文士,文师,甚至还有更高的文魁,他们都不敢轻易出手,我可只是一介八级文生,此去岂非是自取其辱么?"

    "别妄自菲薄,给自己一点信心,人活着就是在不断的挑战中前进。更何况,你那等级都是**年前的评定,士别三日都须刮目相看。去吧!"陆随风坚持地道,像似对其下达军令一般,只须执行,不可置疑。

    少爷的话充满着强大的煽动力,驱散了心中的忐忑和怯意,深吸了口气,青凤朝着他挥了挥拳,示意其加油;这小子应该能比本凤做得更好一些?

    舷窗外飘起纷洒雨滴,窗前几盆不知名花在风雨中搖曵,罗惊鸿在绽放的花蕾前注目凝视片刻,眼中精光骤然一闪,回身行到一幅空白联前,毅然提笔挥毫,神情一派自信从容,墨走龙蛇,行云流水般一气喝成;银絲天上垂,雨中赏翠薇。有香不轻吐,吐时春风吹。

    "好诗!应景,倾情,直舒胸意。有几分才气!"

    "区区八级文生能在片刻间挥毫做这般不俗的詩作,实是难能可贵!"

    "以他的文彩才华大可直接参与文师级别的鉴定。"

    好评如潮,众皆对其别眼相看。当着这许多高士大儒之面当堂挥笔作诗,可谓是平生头一遭,心怯怯,汗出如桨。所幸点评不错,但最终的鉴定却非人力可为,全凭联内的秘法定论。

    三成!

    这也太苛刻了,在众人的眼里心中至少可打五成的分数,再严刻些也绝不会少于四成。

    罗惊鸿此刻的神态反倒显十分的平静,似对这积分颇感知足。这些年来都只是勤修武道,已很少在文道方面下功夫了。

    洒然一笑,将早巳备好的一张金卡划了七十万金币的赔账。前后不过片刻之间,一百六十万金币便打了水漂,连泡都没冒一个。这文道游戏还真一般人敢玩的,难怪这些高士大儒皆作壁上观,不花一毛钱,便乐在其中。

    天天有神仙下凡,时时有夜叉过路。看看,又来一位腰缠万贯,不自量力的傢伙岀来献宝,可谓是闹剧连台。

    "这小子看上去倒颇有几分清雅之风,不知是不是我辈中人?"

    "卖象不错,却不知腹中可有奇货?"

    陆随风本不想太过高调招摇,在征联殿巳引人注目。怎奈这只凤太不安份,弄出这许多事端,如不出埸收拾残局,不定还会继续折腾下去。

    不见作势,没有前戏。直直地走至一幅空联,却是出人意料地并未提笔,而是五指一下浸入墨汁之中,这一惊人的举措,直看得在埸之人眼球都险些滚落出来。

    手书,五指如笔,众人但觉一团指影在空联上纵横腾挪,势若灵蛇翻飞狂舞,一片眼花瞭乱,呼吸间,墨落成字,行云流水般的一气喝成;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常恨遭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词!巳有多年未见人填词了!"

    "好伤感惆怅,凄切哀怨,我心欲碎!"有人感同深受地揉了揉湿润的眼眼眶。

    "春去匆匆,美好的岁月总是在弹指间逝去,再也无法复制,唯有无尽的愁,绵绵的恨,有如涛涛长河水,无休止地滚滚向东去。"有人长嘘短吁,概叹不巳

    "经历过无数沧桑的岁月,才会有这般深切的感触。诗词歌赋皆是发自灵魂深处的呐喊和倾诉。如此年纪,何来这般情愁。"有人发出质疑之声。

    "是呀!如此一说,此词倒有点像是在无病**了?"

    "不过这指书倒是古今未闻未见,实可堪称一绝。"

    众议纷呈,大多不过是有感而发,深者见深,浅者见浅。俱皆作不得数,唯有空联内的秘法方可作出绝对权威的定论。

    哇!

    满堂响起一片惊呼,征联下方金光流转四溢,骇然呈现一行耀眼夺目金色字样;品级优中等,积分九成。奖励金额五倍。

    青凤击掌欢呼,音调清丽高亢最为响亮,脚下同时一个滑步窜至奖励兑现处,迫不急待地索取获奖金额。如此毫无风度的举措,顿时引来一片鄙夷之声。

    陆随风对身边发生的一切似若未觉,神情一片淡然宁静,举步走到另一幅空白联前,五指再次浸入墨中,浑身气息骤然变得肃然而凝重,众人见状俱皆屏气收声,心中有一份莫明的期待,有幸能见正一首惊世佳作的诞生。

    陆随风齐肩的长发无风自动,手指转动间,笔笔金钩银划,字字坚挺钢劲,气势如峰似岳,不动如山。倾刻间,一首震撼人心的不朽大作呈现在众人眼前;

    幸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沉浮。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汀洋里叹零汀。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啪!啪啪啪……

    此间大多饱学之士,其文道底蕴和鉴赏能力非常人所能比拟,人人心神震颤,热血滚蕩,无以言表,唯击掌直抒胸意。

    联上透出淡淡的紫雾轻烟,其间有彩光莹绕,分外璀璨。

    在无数双期盼的神光中,一行金字透联而出;品级优高等,积分十成。奖励金额十倍。

    哇!果然不负众望,亲眼见证了这一首傲世杰作问世,一众高士大儒禁不住齐齐惊叹出声,群情昂奋。

    "公子可否留下姓名和身份背景资料,如此千年难得一现的绝世大作,须得上承文圣院总擅。"一位中年文师,应该是这征诗殿的主持之人,直追上巳离殿而去的陆随风,一脸情急地言道。

    "来去如风似浮萍,无根。姓名只是一个称谓与符号,不可信!"陆随风平身最忌名声在外,鹤立鸡群势必遭棒击。纵算在东大陆做出这许轰动于世之事,世人也只知有龙狮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