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近水楼台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近水楼台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你们应该都是东大陆之人吧?难怪就连这点普通的常识都不知道。"长髥老者查验一下金额数目;"每幅征联的左下方都注有明文,这些壁上所悬挂的征联,几乎都是上了一千年的绝世对联,时至今日仍没人能完美的填上。这些空联之上都咐注有特殊的秘法,只要有人挥墨填联时,便会自动识别分辨,并准确地加以判断和审核,显示出最终的结论。只要联上显示出的积分超岀五成之上,便会获得与之对应奖励。相反,五成之下也会遭遇对应的赔付,适才的那位姑娘所得积分为零,自然要全额陪付了。"

    "原来如此!如果显示所得积分是四成,那就得陪付总金额的六成。反之,所得积分只要是五成之上,同样会获得总金额五成的奖励。"青凤果然聪慧过人,很快就将听上去有些复杂的问题清理明白;"姐夫!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凤儿知道你无所不能,普天之下能难住你的事真还不多。至少也得将凤儿输出去的金币拿回来,算凤儿欠你一个情。姐,你说对不对?"

    紫燕闻言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她知道陆随风学富五车,胸罗万象,但这些征联皆是千古绝对,却不知他是否能完美的填上,心中也怀着一份好奇和期待;"反正旅途寂寞,不妨借此消遣一番,添几分情趣,也不失为一桩乐事。"

    "少爷!这些可都是千古绝对,连文帝都忘而止步。冒然填对只会往里白白扔金币。我看还是随意欣赏一番,同样也乐在其中。"罗惊鸿宛言劝阻道,就连他这个八级文生,都不敢生出填联之念,少爷总不至连文之一途也拥超凡脱俗的造诣吧?

    "这位公子说得没错!纵算富可敌国也不能这般糊里糊涂的遭踏财富。"有人出声咐合地应道。

    陆随风入殿之时,的确是被这些征联震憾了,因为这壁上悬挂的的征联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他所十分熟知的精典诗词中的绝句和绝对,直惊疑这些东西怎会出现在这片世界上?唯一的解释就是曾有某个大文豪或大诗圣,也与他一般的穿越到了这片大陆之上,并留下了这许多精典绝学?这种推断和猜测应该离事实的真相不会太远,自己绝不会是独一无二的穿越者。不过,这也是穿越者特有的底蕴和福报,绝不会空有宝山而不加索取吧?

    信步走至一幅征联前,上联是;双手推开窗前月 。联下方有文字注明,此征联的金额数目巨大,竟然是之前那幅征联的五倍之多,也就是五千万金币。

    "呵呵!老先生,我就斗胆填一下这幅征联,如何?"

    "随意,请便!只要公子有足够的金币,老夫乐见!"老者抚髥一笑,神情间隐含着耻笑之色和无尽嘲弄之意。,

    "少爷不可!"罗惊鸿情急地阻止道,额头见汗,可见他内心的焦虑巳达极致。

    "你对我就如此没信心?"陆随风不以为然地道:"忘了告诉你,我曾在一处藏书上万卷的藏经阁内独自呆了十年之久,阅遍了其间所有精典秘录,不敢说胸罗万象,却也心怀锦秀文章诗赋,区区征联还不致让我望而生畏,你尽可放宽心,拭目以待!"

    "这……可是,这幅征联的意境十分深遂,似实还虚,不仅要对得公正无漏,还须在意境上有所相应。千年来,皆无一人能获得五成以上的积分。堪称史上之千古绝对。"罗惊鸿一脸苦相,力谏之。

    "这位公子所言不虚!换一联也不失为一个明智之举。"长髯老者咳咳笑道。

    "有区别吗?试问这里有那幅征联是浅显易填的?老先生觉得拿人开蒜很舒心么?"陆随风知道这老者是在有意拿自己取笑寻开心,也不与之计较,反正自己此举也并不十分光彩,大有作蔽之嫌。因为他对这幅征联的出处典故,可谓烂熟于心。一代大文豪大词人苏东坡之妹,苏小妹洞房三难新郎秦少游的典故,大凡酷爱诗词歌赋之辈皆耳熟能详。他也曾是唐诗,宋词,元曲的热衷者,自然没有不知不晓之理。巧的是这些千古绝句绝对竟在这片世界闪亮呈现,对他这位穿越者而言可谓是近水楼台,没一点挑战和难度。

    "老夫失言!公子大才,请随意!"长髥老者自觉失礼,微微欠身报歉地道。

    "大才不敢当!小才胸中倒装满了几车,只待脑中灵光一闪,不定真能填上一幅珠联壁合的佳对来,也未可知?"陆随风一本正经地忽悠道,开玩笑,前戏如不做足,怎能在谈笑间便将这千古绝对轻易化解,岂非会惊世骇俗,掀起一天狂浪。

    "是么?这些征联乞今为止无一人能完美填对,老夫衷心期待公子能拨云见雾,让我等有幸亲眼见证一代文圣诞生?"长髥老者故作肃然地言道,眼中却流露出无尽的讥讽和嘲弄之意。

    "哦?难不成一幅征联便可成就文圣之尊?这未免有些太儿戏了吧!"陆随风十分诧异地道:"那还是算了吧!自古盛"名"害人非浅,我可不想背一座大山满天下行走,那会累死人的!"

    "切!大言不惭,没见过这般无耻之辈!"

    "胸无点墨,却在此故弄玄虚,哗众取宠,严然一副丑陋嘴脸,让人唾弃。"

    "只怕连做文生都不够格,还敢妄言文圣之名,简直是痴人说梦。"

    言来语往,没一句中听之话,尽是不堪入耳的讥讽辱骂之谈。偏偏陆随风不知廉耻为何物,一脸淡然麻木,似对众人之说听耳未闻。

    "承蒙各位费神点评!无论本人有多么狂妄无耻,却敢大无畏的斗胆挑战巅峰绝学,且看各位除了小肚鸡腸般的说三道四,可有勇气选上一联试试?没胆就缄言闭口,做一个安份合格的旁观者。就当做看一埸免费的大戏,也不失为一种君子作派。"陆随风之言句句如针似刺,众皆垂首无语,自问连一试的念都不敢动,更何况这赔付费大得逆天,没有十足的把握谁会傻傻往里扔金币?

    陆随风手握兽毫毛造就的毛笔,在殿内来回地轻步缓踱,几次行至空联前欲挥毫洒墨,却中途迟疑不决地退缩开去,如此三翻五次,吊足了众人胃口,这才再次近前,深吸一气,斗然挥毫狂书,刷刷之声有若劲风掀动树梢,笔走龙蛇,上下翻飞,畅若行云流水,一气喝成。

    墨迹深浅粗细,浓淡匀称有序,势若铃羊挂角无迹可寻。只是空联之上所书文墨,太过乱七八糟,满殿中竟无人能看懂联上所书写的为何物?

    有人嘎之以鼻,心中耻笑不巳,纷纷静待着这些胡乱涂雅的圈圈点点,一个个炸裂开来,绝不会出现第二种可能,只可惜了那金光烁烁的五千万金币。

    良久,空联的文墨处并未有红光爆闪炸裂之状出现,但只见各种色彩不断闪烁变换,细闻其间隐有风雷滚动之声。

    轰!

    殿内终于传出一声如雷轰响,众人眼前倏现耀眼金光,而非应该出现的红光炸裂之景象。惊疑间,轰轰之声连连传出,一道道金光纷呈四溢。联上的文墨逐渐转换成金色的线条,缓缓浮出联外三寸,悬于虚空之中,周边七彩辉光莹绕流转,璀璨夺目。

    "一石击破水天!"长髥老者毕竟是文师,终于在这一刻看懂了联上所书的文墨,还有眼前所呈现的壮观景象,虽是平身仅见,却深知这意味着什么?震撼之余,眼光却没忘记投向联下方不断变换的文字;积分十成,奖励翻倍。

    璀璨的一幕稍瞬即逝的消隐无踪,联上仍是一片圈圈点点的鬼画符,没人看得懂。

    长髯老者惶然起身离坐,朝着陆随风一躬到底,眼中顿有老泪沧然而下。

    "老先生何故如此?这般大礼我可承受不起,会折寿的!"陆随风一脸茫然地慌忙托起对方,不过填一幅征联,游戏而巳,何必弄出这般大动静。

    长髥老者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欲言又止,随面含玄机深意的一笑,转身迅速将那幅征联从壁上取下,小心異異地收了起来。回到原位,拿出一张金卡递给陆随风,压低嗓音道:"这是奖励,万望公子莫要声张出去。拜托了!"

    陆随风瞥了一眼金卡中的数额,心中微惊,却未动声色。

    "呵呵!幸未丢人显眼,至少没赔反获得一份不错奖励。诸位,机不可失,各位也应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尽展平身所学,勇敢地挑战这些征联,败是成功的阶梯,胜则利在当前,名动天下。活一世,潇洒一回,终生无憾也!"陆随风豪情四射地煽动着众人心底的欲望和热血。

    罗惊鸿目瞪口呆的望着陆随风,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真不知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他不懂不会不精通的?连那位高高在上的文师都对其一躬到底,虽不知这意味着什么?但绝不会如此简单,或许连少爷也被蒙在鼓中,茫然未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