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掦帆天下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掦帆天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临走时,陆随风又告之龙渊大帝,龙狮卫将会在此滞留一年,届时将随同龙渊战队一起前往中央大陆的"云烟城"参加大赛。

    龙狮卫无冕之王的称号,像风一般迅捷地传遍整个东大陆。天翔王国全境更举国欢庆,人人昂首挺胸,掦眉吐气,沉浸一片欢乐自豪的海洋中。日后行走天下,再不会遭人白眼,受人任意欺辱。

    各方王国纷纷携重礼前来朝贺,南宫国主龙颜喜不自胜,没想到龙狮卫真能逆转乾坤,令一个蝼蚁般弱小的国度一举让天下瞩目,从此在东大陆这片大地上拥有了响当当的话语权,这一切都拜龙狮卫所赐,功在千秋万代。

    当天翔举国沉浸在荣誉光环的辉光中,身在数万里外的龙狮卫,却在龙渊城的临时住地中宣布闭门封营一年。龙渊大帝同时下旨,严令任何人前往骚扰。违者严惩!

    与此同时陆随风向龙狮卫的全军将士霸道严酷地下了一道死命令;一年之后,士兵中若有人的修为未达到尊者阶别,便无须随队前往中央大陆。所有将领也必须将实力提升至玄丹境,否则,也一样会被留下。

    在未来的中央大陆之行,前途定然会十分凶险,充满了各种变数。多一分实力,多一分胜算,更多一分生命的保障与存活的机率。

    在之后的一个月里,陆随风将所有将士的兵刃和护身金絲软甲进行了全面升级,由原来的地品中阶一下提升至天品初阶。以确保在日后的惨烈搏杀中,战力会更强上一线,伤亡的机率也会大幅减低。

    罗惊鸿在此之间经厉了人生中最悲惨可怖的岁月,那令人生不如死的魔鬼似特训,让其终生难忘。所幸的是整个人巳然脱胎换骨,一举突破壁障踏入了玄婴境的行列。尽管如此,他仍无一点激奋欣喜之心,环顾身边的兄弟姐妹们,自已竟然是最弱小的一位。甚至连挑战龙凤虎一众亲卫,结果都是输多赢少。如非陆随风将家传的紫电剑法加以改进,将其提升至天品初阶的剑技,只怕会累战累败,无一胜绩。

    陆随风还特为他量身炼制了一把剑,剑长三尺二,宽三指,剑身通体幽黑,毫无光泽,看上去古朴无华,如不细看很难发现幽黑的剑体之上隐约刻有闪电的图案。

    "剑是用来杀人防身之用,并非供人观赏的佩饰。"陆随风似知道罗惊鸿此刻的心思所想;"精光烁烁,杀气迫人的兵刃,只会令对手备加警惕防范。此剑看似其貌不掦,却可斩金断铁,吹发断毛,应该属于天品初阶的兵刃。

    "天品初阶?"罗惊鸿望着平平无奇,幽黑无华的长剑,骇然惊呼,满脸俱是难以置信之色,单手执剑骤然劈向不远处的一株大树。

    长剑飞掦的瞬间,剑体随之闪射出数道眩目耀眼的紫电光华,且伴有滚滚的雷动之声。

    轰隆!

    紫电暴闪,雷霆炸响,大树连根分崩离析,漫空木屑碎叶狂飞四溅。这一剑之威,别说是一株大树,坚岩巨石也难承受此剑一击。

    罗惊鸿骇然地张大嘴,被眼前一幕惊得目瞪口呆,禁不住有些簌簌发颤;少爷诚不欺我!此剑果然是天品,还像是为我量身炼制。难道……难道少爷还是一名练器大师不成?这未免也太逆天了!非但是位八品丹师,这练器的造诣也绝对顶尖。那在武道上的修为境界是什么?想想都觉头皮发麻。

    "此剑名叫"紫电雷剑",剑体内刻有雷电阵图,如与你的剑法融会贯通,其威势可曾数倍。"陆随风解说道;"唯有自身强大,方可行必为之事,否则非但徒劳无功,反会陷入险境绝地。所以你必须尽快地强大起来,去面对将要发生的一切。"

    罗惊鸿轻抚着幽黑无华的长剑,眼中隐有泪光闪动。有些人相伴一生,却形同陌路。有些人却是一朝相逢犹胜亲人兄弟。岀身豪门巨富的他从未感受过亲情的呵护与关切,相反无时不防范着身边的每一个人,无处不充满着阴谋,陷阱,欺诈与暗算。自融入这个团队之后,人人坦然相对,情同兄弟姐妹,没有猜凝防范,有的是相互的扶持与关爱。

    "少爷!我们何时启程前往南方大陆?"

    "说说你的想法和打算?"陆随风问道。

    "我本意永远不再踏足南方大陆,此去正如少爷所说,有些事最后终究要面对和解决,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再继续留下。未来的路,少爷走向何处,我都会如影随形。"罗惊鸿一脸毅然决然地道:"此去南方大陆须横跨沧澜江,进入出海口,沿海航行月余方可到达天凤帝国的地域。"

    陆随风闻言略略沉思了片刻,有所决定地道;"此行人数不易过多,申老和龙凤虎亲卫留下,届时带队前往中央大陆的"云烟城"。剩于众人加上你我总共十人,一起前往南方大陆。人不再多而再精,行事时目标小,如风似云,来去机动敏捷,时明时暗,有若神龙见首不见尾,偶尔出其不意地发起雷霆一击,令人扑朔迷离,疑神疑鬼,整日坐卧难安,而后再见机而行。"

    对于陆随风的谋划和决定,众人皆无异议,龙狮卫上下从来都是毫不含糊贯彻,保持着坚定执行的作风。

    雷厉风行是陆随风一向的行事风格,第二日清晨,一行十人便巳早早地来到龙渊巷口,按罗惊鸿提供的信息,前往南方大陆的都是巨型海轮,至少可以同时容纳五六百人。众人恰好遇上一艘正欲掦帆启航出海的巨轮,匆匆办理好上船的有关程序,顺利地蹬上了巨轮。

    巨轮分为上中下三个区域,也就是所谓的上等舱,中等舱和下等舱。但此中的收费标准差距很大,上等舱位于巨轮的顶层,视线宽广辽阔,海上航行颠簸甚微,人匀收费十万金币,且只有百余个舱位。价虽昂贵,却经常是供不应求,一舱难求。

    十人一百万金币,对于腰缠万亿财富的陆随风而言连毛都算不上。每个舱位豪华而舒适,倒也价有所值。

    顶层之上还设有许多区域,除了餐厅,娱乐厅,品茶阁,南方人称香茗为"茶",而且还有茶道,茶文化一说。尤为吸人眼球的是;征联殿,征诗殿,别具一格,对东大陆之人而言可谓闻所未闻,甚觉十分独特,新奇。

    猎奇之心人皆有之,陆随风等人自然不能免俗,直须见识一番。

    走进征联殿,四壁悬挂着上百幅征联,皆是唯有上联,空设下联待人填上。殿内有十来人在指指点点,不时发出长嘘短叹之声,却始终无一人敢上前填对下联。

    罗惊鸿指着一位长髥老者,正端坐于一张桌前,聚神地看着一本看上去挺厚的书;"这位老人家是位"文师"!"

    "文师是什么东西?"青凤好奇地问。

    "不是东西!是南大陆上的一种崇高的职业称呼,通常分为;文生,文士,文师,文魁,文帝和文圣。文师的身份巳颇为尊祟了。"罗惊鸿解说道。

    "那你是何等阶位?"青凤追问道。

    "咳咳!我在文之一途中悟性愚钝,到如今也只个小小的文生八级。惭愧至极!"罗惊鸿苦涩地笑道。

    "这么逊?丢死人了,简直不堪与之为伍!"青凤无尽鄙视地歪歪嘴。

    "凤儿天资聪慧不凡,不如填上一联让大家开开眼,长点见识!如何?"陆随风阴阴地笑道;"传承记忆中不会连这也有吧?"

    "那倒没有!不过很难吗?"青凤四周望了望,很快锁定一联;千山鸟飞绝,"就这一联了!"随即从长髥老者面前的桌拿起一笔,挥毫泼墨在空联处涂雅般的写下一句;一虎过山岗!

    "岗"字方落,满殿喷笑,有人甚至笑得泪流横飞四溅。

    墨迹未干,每个填上的字皆爆一团红光,随之骤然消隐。此联的下方同时呈现出一个"零"字。

    "这是什么意思?"青凤望着那个闪闪发光的"零"字,一头雾水地问道。

    "姑娘勇气可嘉!只可惜不学无术,有辱斯文。"零"字的意思便错得离谱,得分为"零"!那下方有赔付的数额,请姑娘速速结账。"

    "赔付?结帐?"青凤闻言当真有些傻眼了,不就填一幅对联,对不上还得赔付,这未免有些太蛮横霸道了。不由得俯身凑近看了看陪付金额,这一看直惊得呼出声来;"一千万金币?"原来这些人只看不填,其中竟藏着这等坑人的玄机;"姐夫!结帐!主意是你出的,结果自然要你承担。"青凤涨红着脸,振振有词地言道。

    "老人家!说说游戏规则,以免我等外乡人再度被坑。"陆随风冲着那位长髯老者淡笑道。

    "可以!付了账,老夫自会告之于你。"长髯老者抚须阴阴笑道。

    入乡随俗,即是规则,参与者理当遵循。陆随风随将一金卡递给了老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