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虽败犹胜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虽败犹胜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咳!

    云烟散尽,银甲统领轻咳了一声,嘴角溢出一团血渍,身形在虚空中一阵摇晃,竭力地稳住微微发颤的身躯,艰难地将手中的长刀还鞘,昂首苍凉地一叹;"你很强!我根无法击败你。我的狂傲无知让自己付出了惨烈的代价,我败了,你动手吧?希望能痛快些,能给我保留一点武者的最后尊严!"

    "在风云剑势之下仍还能站着开口说话,虽败犹荣!你走吧!"易飞虹也还剑归鞘,脸上无悲无喜,看上去仍是一片沉静淡然,心中却波澜涌动,对方修为差自己一个大境界,竟然可以相持抗衡到如此程度,实是令人难以置信。人的未知潜能到底有多大?记得陆随风曾经说过;境界上的差别不等综合实力上的差别。今日之战,对方在战斗意识,临埸的经验以及应变上都远胜于自己,如非自己修习的武技博大精深,纵算修为高过对方一筹,不定也会拼个两败俱伤的惨胜结局?

    "你……这是让我走?"银甲统领震惊地睁大眼,疑是自己听觉有误,或产生了什么幻觉。

    "你没有听错!龙狮卫言出必行,从不食言!"易飞虹十分确定地说。"

    "为什么?"银甲统领惊疑迷惑地问道。

    "因为你没输,我也没赢!"易飞虹苦涩地笑了笑,倘若修为相当,输的一方或许真的会是自己。

    银甲统领闻言,十分茫然地摇摇头,如坠云雾地道:"你再说什么?我怎完全听不明白?"

    "我比你的修为高上一个境界,一番搏杀只是略胜一线。如是实力相等,败阵的可能会是我而非你。所以,此战从真正的意义上来看,你是虽败却犹胜!"易飞虹坦荡地说,直面事实,无须找一堆振振有词的理由来为自己粉饰开脱,纯属自欺欺人而巳。

    "什么?你竟然是……玄丹境强者?!"银甲统领骇然惊退几步,身形一阵摇晃,险些惊得坠下虚空,这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的过往简直错得离谱,错得将自己的一千精英将士枉送上了黄泉之路,愧悔莫及,撕心裂肝的痛。

    易飞虹点点头,算是给了他一个明确的答案;"你去吧!望你经此一役而能幡然醒悟!"

    "痛定思痛!此去绝不会令你失望。我为之前的行为向龙狮卫道歉!"银甲统领朝着远处的一众龙狮卫将士施了一礼,这才转身暗然踏空而去。

    "几番羞辱我龙狮卫,就这样轻易放其走了?真是难解心头之愤!"一众龙狮卫将士愤愤然地言道。

    "对方并未真输!我龙狮卫之人岂可言而无信?更何况巳将对方几乎尽数斩灭,做人留一线,得理须绕人。我见其倘有悔悟之心,给他一次重做人的机会。没有若大的胸襟,如何容得日月星辰?"易飞虹似有所悟地朗声道。

    "队长说得是!"一众将士闻言纷纷应道,不再出言报怨。

    自这武道对抗赛开赛以来,此战可谓是最惨烈血腥的一战。蓝月战队的一千银甲将士,除统领外,竟无一人存活生还。而龙狮卫在以寡搏众的情势下,除了十来人略受轻伤外,竟无一人阵亡。龙狮卫的神勇强悍令整个东大陆为之震撼悚然,对蝼蚁般弱小的天翔王国重新刮目相看,有些王国甚至巳迫不急待改变外交策略,纷纷向天翔王国示好,并将以往侵呑掠夺的资源财富陆续归还,还携重礼前往致歉。

    对抗赛四强的最后一个名额在血腥的屠戮中尘埃落地,龙狮卫如愿以赏地获得了前往中央大陆参赛资格,达成了此行的最终目的。在亿万众的欢呼声中,却又出人意料的低调宣布放弃之后排名赛的争夺,这又是一种违规之举,但大赛仲裁处却一反常态的欣然允应,没人知道其中藏着什么玄机?这对四强中的其它战斗而言,却是一个利好的消息,没人愿意面对这支杀神般的战队,纷纷举额称庆。

    又经过数日的残酷鏊战,此届对抗赛终于落下了帷幕。龙狮卫因弃权之后的所有赛事,被排列在四强之末,但在人们的心目中却是无可争议的无冕之王。

    按大赛规则,前四名的战队将代表整个东大陆参加两年后的大陆争霸赛,大赛的地点设在中央大陆的"云烟城",届时还有潜龙榜,腾龙榜大赛,一并在那里举行。

    陆随风从申老处得知,这"云烟城"在中央大陆堪称首屈一指的第一大名城,至少有上百座城池依咐其左右,组成了一个名叫"云烟联盟"的大势力集团,上千年来屹立不倒,没人可撼动分毫,后被冠名为"日不落联盟"。像征着永远的璀璨和辉煌。

    "日不落联盟"在岁月长河的流逝中,潜余黙化地成了中央大陆的核心势力,所有的势力都在按照"日不落联盟"制定的规则在运行,有胆违规破例的人或势力都会无情地从这世界彻底的抹去。

    整个中央大陆上千年来,正是在这一糸列规则下有序不絮的运转着,各种势力始终保持着一种相生相克,相互制约的平衡,没人敢肆意打破这种平衡。唯有一点和所有大陆相同,那就是这片世界的总规则;实力至上,话语权永远撑控在强者手中。

    端木殿主未待对抗赛结束,便勿勿地向陆随风先行辞别,前往中央大陆的丹师城就职,临行再三叮嘱陆随风千万别耽误了二年后的丹师大赛。

    在龙渊大帝的御书内,陆随风地品着极品的香茗,状极悠闲地铃听着龙渊大帝喋喋不休的唠叨。本意是来道个别辞行,这也是十分平常礼节和惯例,殊不知三个时辰过去了,仍未能脱身,成了史上最长的辞行。

    "陆大师有所不知,我东大陆上千年来受尽了各大陆的歧视欺凌和羞辱,难道你真忍目睹这种悲情延续下去,而无动于衷么?"龙渊大帝神情苍凉地道。

    "大帝呀!我等只是名不见经传的无名之辈,那有惊天伟地之能去扭转乾坤?唯有尽其所能去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如此重大的承诺,恕我不敢轻易应承。"陆随风毅然决然地推辞道,这种雪耻洗辱之事根本不在他的思考范围内。

    "以龙狮卫深不可测的战力,只要届时能令我东大陆不再做垫地的货,就是算是功在千秋了。"龙渊大帝重重地吐了一口气,像似想将上千年的耻辱尽数吐尽。

    "大帝之言撕心裂肺,凡我东大陆之人皆有同感。不瞒大帝,数日前我龙狮卫住地也曾遭遇了来自各大陆精英豪强的上门挑衅,欲想将我龙狮卫一举掐死在萌芽之中。"陆随风巳深刻领悟到受歧视的耻辱之味。

    "此事本帝也略有所闻!据说其中还有一位是潜龙榜上的人物,可真有其事?"龙渊大帝有些唏嘘地道:"潜龙榜上的人物,个个皆是出类拔萃的强者,至少俱有玄婴境之上的实力修为,无论身在何处都能威镇一方。龙狮卫在东大陆或可横着走,但遇上这等顶尖强者,也唯有任其宰割的份。本帝这话虽不中听,事实的确如此,勿用置疑。"

    "大帝所言的确不虚!通常情况下应该是这样。但有时候经验和常识会让误入歧途,失去正确的判断力。当真是害人非浅!"陆随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大师话中似隐有玄机,难道外间传闻当真属实?"龙渊大帝颇感惊疑地道。

    "事实的真像是这群精英豪强中的确有一号这样的人物,修为不凡,货真价实的玄婴境强者。"陆随风说话间,从怀中取出一把金扇,在掌中一旋一转"刷"地展开扇面,金光四溢,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弥漫开来,令人为之感到窒息。

    "天品宝物!"龙渊大帝惊呼道,一方帝君阅宝无数,瞥一眼便能辨识其珍稀不凡,再加上此物所释放的气息,更能确定其是件天品宝物。

    "大帝果然慧眼如炬!这金扇正是那位潜龙榜人物的随身兵器。扇在人在,扇去人亡。"陆随风金扇轻摆微摇,金光绽射,龙渊大帝顿觉一阵心神迷醉,神思幌忽,欲想聚力驱散这种感觉,却是挥之不弃,眼前不断呈现出各种奇异的幻象。

    陆随风见状,随立即合上扇面,龙渊大帝这才如梦方醒般回转神来。

    呼!龙渊大帝心有余悸地吐出一口浊气;"这金扇当真诡异无比!果然是件天品宝物。嗯?这物怎会到了大师手中?大凡天品宝物都会滴血认主,留下生命印记。所谓扇在人在……难道……"龙渊大帝似想到什么?惊骇地张大嘴,未敢说下去。

    陆随风轻抚着金扇,颇感讶异地道:"大帝难道不知印记是可以抹去的么?只要修为境界在对方之上,便能轻易将之抹去。说句大帝不相信的话,我龙狮卫中有大把的人可以在倾刻间将其抹杀。但如此一来便与全天下的潜龙榜人物结下了仇怨,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没人会去做。"陆随风起金扇,特意压低嗓音;"我的人只是给他留个教训,对方却心甘情愿地留下视之为生命的金扇。当然,这印记是我出手清除的。"

    陆随风未提及过程,只讲了一个结果,直惊得龙渊大帝双目园瞪,张口无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