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惊心动魄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惊心动魄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玄尊境与玄丹境之间横着一条难以愈越的鸿沟,天下间有无数的武者终其一生,无论如勤奋努力,也只能望洋心叹,止步于此,报憾终生 。

    "你适才受创逃逸,此时此刻还有与我一决的信心么?"易飞虹沉静如水地望着对方;"我劝你千万别打逃窜的主意,否则下埸会更加悲惨 !"

    "四面楚歌,我唯倾力一战,方有一线生机,眼前的处境形势本统领还是判断得清楚。"银甲统领对话间,双手一揚,竟然握着一把刀,而非他之前所使用过的暗红长枪。

    "你可真正博学多技呀!"易飞虹颇感讶异地道,这廝果然暗中藏拙,留着底牌后手。

    "众人皆知我善使长枪,却不知我在刀道上的造诣更胜于长枪一筹。"银甲统领轻抚着带鞘的刀身;"此战生死攸关,无须再有所保留,唯有倾力一搏。"

    银甲统领手握刀柄,每说一句话,刀上的气势便攀升一分,刀未出鞘,巳给人一种长刀破空的之势,霸气汹涌。人刀合一,锋芒无尽。

    呛!

    长刀终于呛然出鞘,一道赤红的刀芒冲天而出,炽热的刀气霸道地撕裂空间,隔空劈斩。

    易飞虹同样的弃枪未用,对方长刀出鞘地刹那,他的手中不知何时也多了一把剑,剑巳出鞘,一抹耀眼的精光横空划出,乍闪即逝。

    铿锵!

    刀芒剑光骤然撞击,火花绽射,铿锵炸裂开来。

    剑光破碎的瞬间,下一刻又重新聚合成一道剑气,斜斜地奔射对方面门。

    剑气如风,无影无形,飘浮不定,却又无穷凌厉。

    易飞虹挥出的剑气巳融合了风之意境,像风一般掠过,风散了又聚,依旧是风。风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柔若无物却又锐利无比。

    银甲统领虽然卑劣狂傲却也见识非浅,惊骇中很快明白对方巳领悟了风之意境,并还能将其融入剑势之中。他修习的是火之意境,自然深知火借风势之理。对方一剑如风,剑气未至肌肤巳然生痛。手中长刀不再迟疑,一转一旋,一束赤红的刀芒炽热如火,袭卷奔射而至的那道如风剑气。

    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刀芒更盛,一道炽焰火刀逆向反冲着易飞虹倒卷而去。

    一旁观战的龙狮卫众人骤然色变;这是何等霸道的招式?竟能将对方凌厉的攻势化为己有,借势反袭对方。这厮还真非等闲之辈!

    易飞虹双目瞳孔收缩,神色凝重如水,实没想到对方竟然能借势而为,竟也懂得天下属性相生相克之理。看来自已真的是有些得意妄形,小视天下人了。

    流云破空!

    易飞虹收敛起轻敌之心,手中长剑一抖一颤,一片如雪流云仿佛从虚无中生出,划空迎向奔斩而至的火焰狂刀。

    如雪流云绽射出晶莹的光华,飞速地切入如火的刀芒之中。虚空顿然呈现一幕烈焰焚云,雪云裹火的壮观景象。

    锵锵锵!

    火云滚荡翻卷间不断传出刀剑撞击的铿锵声,火星银星漫空飞溅绽射。流云逐渐呑噬炽烈的火焰,变得一片通红透亮,似若如血流云。

    炽焰刀芒火势褪尽,骤然崩裂开来,血色流云仍在飞速旋动着朝前闪射奔行。

    火云如血,所经之处仿佛将四周的空气点燃,令人炽热难耐。火云旋飞直指始作俑者,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

    一退再退! 银甲统领一脸苦相,郁闷致极,本以为自己一招精彩绝伦的借势反击之举,定可出其不意地重创对手,没想竟被对方以彼之道,加倍俸还。

    火云杀气汹涌澎湃,稍一沾身碰触,非死即伤。人在虚空无论如何闪避躲让,铮铮杀气皆如影随形,紧追不舍,令人毛发倒竖,心惊肉跳。

    躲避无门,银甲统领索性不再闪退,长刀倏然横空斜斩而出,赤红刀光飞劈怒斩火云,一声轰然爆响,给人一种火山崩裂迸发的壮观之举。

    轰隆!

    火云应声被狂暴的刀芒斩裂开来,空中随之呈现出两种色彩,一种如雪晶莹,一种如血火红。彼此争锋,纠缠碰撞,互不相让。

    银甲统领回刀复斩,顺着之前斩出的轨迹一连百刀狂击,炽焰冲天,直将火山崩发的气势推向巅峰。如雪流云终在持续不断地斩击下分崩离析的炸裂开来。

    易飞虹的流云剑势被对方击溃,毫不动容,神色间仍是一片沉静,只是在气息上忽然变得有些迷离,虚浮,整个身形似在虚空中随风摇摆晃动着,时隐时现,令人眼花目眩难辨虚实,疑是幻觉。

    下一刻,易飞虹的身形骤然从视线中彻底消失,眨眨眼的瞬间人去了那里?惊觉时,远在五十米外的易飞虹巳出现在自己眼前,没人看见他是如何跨越这五十米的空间距离?

    易飞虹人在途中巳然一剑划空击出,虚空中闪过一道炽亮的光弧。

    这一剑来得太快,太突然,没有任何前兆,人在五十米开外,怎会突然杀奔眼前?巳无暇多想,伧促间下意识挥刀迎向飞射而至的剑光,岂料剑光中途一顿,剑身斗然一颤,暮地化出五道刺目的剑影,每道剑影皆杀气森然,锋芒无尽。

    银甲统领挥出的一刀不知该格挡其中的那一道锐利剑影?要如对方一般一刀化五,自问眼下根本做不到,更何况还是在伧促间出刀。

    这一剑来势迅猛,诡异飘浮,一剑化五,剑剑直指周身致命部位。挡是挡不住了,惊惶之下,做了一不可思议的举措,不格不挡,不闪不避,因为这一切都显得毫无意义,仍无法避过一剑之厄。

    五道剑光即将临身透体的刹那,银甲统领的身躯出乎意料地突然向下方急坠而下,四道剑光从头顶堪堪呼啸而过,另一束剑光倐然变向,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飞速划过他急坠而下手臂。

    啊!

    空中洒下一蓬血雨,银甲统领左臂的银甲被生生切割开来,血肉翻卷,深可见骨,有血不断向处溢出。以手臂被创的代价躲过必杀的一劫,巳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这一坠之势堪比流星飞逝,一下将彼此的距离拉开了百米之外,惊魂方定,迅速服下一粒疗伤丹药,这才止住流血不止的创处。

    双方此时巳隔百米之外遥遥对峙,银甲统领手臂受创,更不敢再稍有疏忽,凝神戒备,双目牢牢地锁定对方的身影,稍有异动便会迅速做出反应。

    "沒想到你竟有如此诡异迅疾的身法,令人防不胜防。本统领不会再给你这种可乘之机。"

    易飞虹瞥了一眼对方受创的手臂,阴冷地笑了笑;"你的临场应变能力不错!不过,下一次我会直接剖开你的胸膛。"

    "哼!你虽比我稍强上几分,若想取我性命势必也会付出惨烈的代价。"银甲统领狠厉地言道,神色一肃,尽快地将心中的不良情绪排空,精气神再次凝聚合一。他知道接下来的一战,或许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搏。唯有胜过对方才有继续存活下去希望,败则势必溅血当埸。

    彼此隔空相对,双方不再留手,浑身的气势汹涌鼓蕩,凌冽的杀气在空中碰撞,掀起一股劲气风暴。

    下一瞬,两道身影几乎在同一时间启动,犹如两颗飞逝的流星风驰电闪般的奔射对方。

    刷刷刷!

    金,银,两种泾渭分明的色彩,两团飞快运行的物体在极速的靠近,强大的奔行气场挤压着中间的空气,不断爆出炸裂的轰鸣声,令周围的空间禁不住一阵扭曲。

    狂刀斩日!

    飞速奔行间的银甲统领,人在途中,手中的长刀泛起赤红的光华,散发出炽热灼人的气息,血刀烈焰四射,劈空斩日。

    极速的飞掠中,易飞虹顿觉时空在这一刻静止了,唯见一道十米长的火焰刀芒划空劈斩而至。知道对方巳将毕身玄力尽数贯注于刀身之中,此搏命一击势必石破惊天,硬撼之下只恐造成两败俱伤之举。虽说不俱,却也不敢掉以轻心。

    对方搏命刀势一出,仿佛将一座迸发的火山烈焰推向巅峰境界,冲天火影夹着如血刀芒,焚尽一切,斩灭一切。

    风起云湧!

    易飞虹几乎在同一时间扬剑出鞘,一道精光撕破苍穹,势如惊电般地闪射向烈焰刀芒。

    叮叮叮!铛铛铛!

    呼吸间,两道剑光刀芒巳然撞击百次,尖锐刺耳的撞击声中,刀剑旋舞的频率越来越快,直看得肉眼酸涩难辨,漫空火花银星,灿若烟火飞溅。

    剑影如电,刀芒如血,根本看不清双方的人影所在。

    轰!

    一声震天轰响,空中骤然生起一团蘑菇云,风卷如血红云滚荡蒸腾,两道身影逐渐呈现在视线中。易飞虹的金甲之上有几处被烈焰灼焦的痕迹,再看银甲统领却是浑身浴,身上的银甲裂开了数十道口子,有血不断地从各个创口处汨汨溢出,银色头盔被斩裂开来,空中还有无数发絲飘飞……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