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罗惊鸿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罗惊鸿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在这样一片令人绝望的空间,没有一絲稍有存活的机率.当你放下一切,准备欣然接受死亡时,却有人突然告诉你;不用死!于是便在将信将疑中缓缓睁开双眼,于是忽然又发现四周有许多双目光在凝视着自己,这些神光中像似充满了无尽的惊讶和深深的失望……

    举目环视着四周,碧天,残霞,青青的草木,芬芳的香气,令其确定自己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意外地,没有绝处逢生的惊喜若狂,纵声欢呼雀跃。却是一脸淡然若水,无悲无喜,身心一片宁静空明。深深一礼;"多谢姑娘胸襟博大,不念旧恶,令王某幡然醒悟,迷途知返!"王临渊肃然地整理了一下衣衫,再次对着一脸淡笑的青凤,敬重有加地施下一礼。

    青凤不以为然地盈然一笑,纤臂一展,掌中握有一把金扇;"这金扇你是否还想索要回走?"王临渊瞥了一眼相伴自己多年,视之与生命等同的金扇,此时却显得异常的平静;"此扇的生命印记巳被抹去,人扇之间巳察觉不到任何联系。王某与此物缘之巳尽,强求不得。但,一失一得之间,皆充满了未知的玄奥之机。放下了,豁然一笑!此番东大陆之行受益非浅,青山绿水间,有缘再相见!"话毕,人影闪动,瞬间便失去了影踪。

    潜龙榜上的人物一战败北而去,余下的各方精英豪强像似一下失了主心骨,没人再敢出头妄言挑衅,纷纷表示歉意,随匆匆告辞离去。

    "姐夫!凤儿的表现还行吧?"青凤傲然地挺了挺胸,严然一副邀功请赏的姿态。

    "差强人意,还好没玩出人命来。不过,掠人宝物,乃宵小之辈的行径,实不可取。所以,权当作功过相抵了。"陆随风一脸肃然地沉声道。

    "凤儿冤枉!凤儿只是觉得这把金扇得适合姐夫的气质风骨,所以……所以……凤儿知错了!"青凤幽怨地嘟着嘴,悻悻地将金扇交给了陆随风。

    "此物确非凡品!"陆随风金扇入手便觉一股清凉的气息浸入体内,心神为之顿感清朗。开合间金光四溢,耀眼眩目,天地元气纷至而来,倾刻便聚于扇上,泛起层层金辉涟漪,轻摇细摆间,金色的涟漪波纹透扇而出,瞬间便可令人心醉神迷,方寸絮乱。此物落在王临渊手中只是一件极品的利器,其间所蕴藏的妙用,唯有陆随风这种曾经的练器宗师方能破解。

    "强取豪夺之举令人不耻!只此一次,下不力例!"陆随风声色俱厉地对青凤言道。

    "哦!凤儿知道了!"青凤嘀咕着;"他若最终不愿放弃,凤儿也会交还与他。怎么说也算是主动留下的,算什么强取豪夺?分明是借故抹杀凤儿的功勋,姐夫真的好奸诈!""凤儿在说什么?大声点!"陆随风自然听清了她在嘀咕什么,有意询问道。

    "哦!凤儿是说姐夫赏惩分明,公正不阿,凤儿实是心悦臣服!"青凤当真被骇了一跳,动动嘴皮都会被听到,乾坤境的存在果然不凡,日后可得加倍提防才是。

    "不过,凤儿的一片心意,我还是得说一声"谢谢了"才是!"陆随风由衷地补充道。

    青凤闻言心中大骂此人当真太无耻了,却是敢怒不敢骂出声,只能郁闷地瞪了对方一眼。

    "咦!你怎还留在此地未走?是不是还想与本凤儿切磋一埸?"青凤忽然瞥见南大陆的罗惊鸿滞留原地未去,心中正憋着一口气,似欲寻人发泄一番。

    "姑娘见笑了!"罗惊鸿一脸含笑地行了过来;"姑娘适才举手投足间便令潜龙榜强者杀羽败北,我自问还没资格向姑娘叫板。""算你会说话!言谈举止也算歉和有礼,本凤儿看得也十分顺眼。就不与你计较了!"青凤上上下下地将对方审视了一遍,歪着头想了想,道:"让本凤儿猜猜,你留下不走的原因和目的,如何?""我……"罗惊鸿欲想解释什么?

    "别说!让本凤儿来替你说!"青凤一本正经地言道:"你年龄不过三十,应该在二十八九之间,能在如此年纪拥有玄丹境高阶的修为,足见你天资上乘,并有着不凡的家世和背景。气质虽有些清傲,却无轻狂霸道之态。神光凝实沉静,说明你心思细密,行事常三思而后行,不易冲动。尽管如此,在你沉静淡然眼神之下却隐有一份沉重和不符年龄的沧桑,可以由此推测你曾有过一段不凡的经历……你之所以滞留未去,从你毅然决然的神光中可以看岀,你已是决心留下,不打算再离去了。""你……我……"罗惊鸿骇然地张大嘴,不可思议地望着这只凤,直疑对方不是人?否则,如何能看人一眼,便可抽絲剥茧地将人解读如此清晰,且还能判知自己的心中所想。眼前的这些人比预想中的更神奇,同时也更坚定自己之前的抉择。

    "凤儿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观人阅人的读心术,不会又是得自传承记忆吧?"陆随风也颇感意外地说,这只凤时不时会令人一惊一乍的震撼一把。

    "嘻嘻!那倒不是!跟了姐夫这么久,猪都会变聪明一些,更何况我尊贵的凤之一……"青凤高傲地昂了昂头,望向惊愕中的罗惊鸿;"本凤儿可有说错?"罗惊鸿坦然地点了点头,没一点想要掩饰的意思,随走到陆随风面敬重有加的施了一礼;"希望我有资格能成为你们其中的一员,这并非一时的情绪冲动,而是经过深思熟悉后所作出的抉择,跨出这一步,将永远不回头。""为什么?能给我一个令人信服理由吗?"陆随风凝视着对方的眼睛,似欲洞这眼晴后面隐藏着的心思。

    罗惊鸿没有回避对方锐利的凝视,心境坦然地迎向对方射来的视线;"没有理由!我本可说出一堆华丽动人的理由,但这不是我作人的准则。唯有一个声音,一种力量在牵引,并告之于我;我们是同一类人!物与类聚,人与群分。应该走到你们中间去,在那里才能真正的认识自我,找到真我,回归根本。这只是我当下的认知和理解,是否正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相信自己的感觉,跟着感觉走,纵算前途是万劫不复的深渊,命之所系,无怨无悔。""凤儿说你曾有一段不凡的经历,可否告之一二?算是说说自己的简历吧!"陆随风对人性的认知又岂是那只凤可以比拟,一念之间,巳在心里认可了对方,巳然将其当作了自己的兄弟,自然须了解一下他的过往经历,隐约感觉他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罗惊鸿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喜之色,实没想到对方这般轻易地就接受了自己,一提及自已的往昔,神色顿然暗淡了下来。

    他的身世背景正如青凤所言,来自一个声名显赫的大世家。南方大陆的天凤帝国,相当龙渊皇朝在东大陆的霸主地位。也是南大陆唯一称"帝"的国度。

    罗家,在天凤帝国可谓首屈一指的第一大世家,在朝在野都俱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和份量。但这个世家的历代传承和管理模式却十分独立特行,家族中,族长的下一辈里,只允许一位谪系弟子可以留在族中,接受下一届的传承。其余的谪系弟子一但角逐失败,都将被无情的逐出家族,永世不可回归。

    罗家之所以能传承数千年而经久不衰,日趋强盛。皆取决于这种传承规则,没有了煮豆燃豆的残酷内斗,权力的倾轧,总是在一个声音,一个和诣的步调下稳步发展壮大,岂有不逐渐兴盛之理。

    罗惊鸿是这一代家族长的第三子,头上有两位兄长。族长的三位男丁都是下届传承的竞争角逐者,淘汰的结局是永久的被逐出家族。三兄弟自问世以来形同佰路,彼此间毫无半点血脉手足之情。明里暗里相互猜忌提防,唯恐遭至对方的算计和谋害。

    罗惊鸿本性至善至诚,淡薄名利权势,对下一届传承并无多大兴趣。但虎无伤人心,人有谋虎意。实没想到他的两位兄长竟然在私下达成共识,相互联手,不念手足之情,对其展开无情的灭杀行动。

    时年二十岁的罗惊鸿在之后五年中,一直犹似惊弓之般的过着逃亡生涯,累累浴血奋战,无数次九死一生挣扎,终于不堪忍受这种无休无止的追杀,唯有暗中逃离了南大陆,四海飘澪,居无定所,ng迹天涯。

    故事虽不复杂,听上去却令人撕心裂肺般的痛,众人闻之感慨不巳,尽皆心生激愤。

    "欺人太甚!如此行径,简直比妖兽都不如,凤儿定要为你讨一个公道回来。"青凤一脸愤然挥着拳头叫道。

    "这是什么破家规!有失公允,难道你们家族中对这种事竟然可以不闻不问,视而不见,无视这种卑劣的行为存在?"欧阳无忌恼怒地问道。

    "家族的规则,在竞争角逐的过程中可以任意组建自己的团队势力,可以不择手段。总之,未来的传承继位人皆由强者倨之,失败的弱者从不会有人去关心呵护,只会被无情的遗弃。"罗惊鸿苦涩地笑道。

    "罗兄生性淡泊,行事磊落光明,却是我辈同道中人。但并不意味着遭人欺凌而可以无动于衷,我们少爷即然认可了你的存在,必然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云无涯仍是冷声冷调地道,神色间却多了一份关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