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潜龙榜强者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潜龙榜强者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哗!

    一众观者禁不住暴出一片惊呼,众皆面面相观,集体傻眼了!

    太霸道!太令人震撼了!

    此话出自一个娇柔可人的小丫头之口,对象还是潜龙榜上的人物。如非亲眼目睹耳闻,说出去谁会相信?

    王临渊一脸淡笑,似若未闻,手一扬,唰!扇面迎风展开,宛如孔雀开屏般金光璀璨夺目。扇面在掌心轻灵地一旋,划出一圈金色的光环。

    "姑娘年纪虽小,眼力却独到不凡。此扇乃天品宝器,通常皆是有缘者倨之,否则定会惹来无妄之灾以及杀身之祸。"王临渊此话非虚,天下任何宝器只讲缘,不可求。

    "言之有理!不然你今日何以会招来杀身之祸?"青凤双眉一挑,冷声道:"再给你一次机会,此扇与你缘之已尽,弃扇保命便是你唯一的明智选择。""姑娘此言未免也太儿戏了!此扇与我相伴多年,巳到了人扇合一的境界。扇在人在,留下扇等同留下命,两者并无分别。"王临渊面色一寒;"往昔也曾有不少人意欲让我留下此扇,只可惜其结果是留下了自己的命,此扇仍在我手中。只怕姑娘你也会因此步他们的后尘,实不希望事态演变成这种不幸的局面。""那是往昔,非今朝!结果也不会永远被复制。你的经验和故事会让你付出生命的代价,那也不是本凤儿想見到的结果。"青凤露出一副怜悯的神情,大有此子不可教也的模样。

    "即然如此,多言无益。唯有手下见真章,强者才有权撑控一切!"王临渊话毕,手中金扇瞬夕间开合数次,快若流星电闪,令人眼花瞭乱,一时目难视物。

    唰唰唰!

    王临渊握扇的指拇一搓一揉,扇面开合间,一蓬金光爆闪,旋即在空中划出一道玄奥的金色光弧。

    吼!

    这一扇仿佛将天地元气聚于一处,发出一声震天狮吼之声,虚空骤然呈现出一只金色狂狮虚影,狮爪狂舞,狮口怒张,一声暴吼,直朝青凤的立身之处凌空飞扑而去。

    青凤的凤目瞳孔一缩;这骚包竟然也是风属性的拥有者,这金色的风狮倒也有型有样,气势威猛,霸道狂暴,只不知是否中看不中用,徒有其状而无其神?

    嗷!

    一声尖厉高亢的凤鸣响彻天宇,天地色变风起云湧。一些修为稍弱的武者顿觉耳膜传来一阵撕裂的痛楚,耳内竟有血向外渗出。

    青凤的身形随变得模糊起来,一只泛着青色光泽的青凤仿佛从虚空中骤然生出,数十米长的凤躯蔽日遮天。

    凤翅天翔!

    凤翅一展,大地为之一暗,狂风骤起,咆哮呼啸,地面上的一众观者尽皆东摇西晃,跌倒一片。如非青凤撑控,这群观者早已被肆虐的狂风卷入万丈虚空,什么精英豪强瞬间灰飞烟灭化为乌有。

    金狮青凤在空中腾跃翻舞,相互角逐抗衡,战况凶险暴烈,整个空间为之极度的扭曲,随时皆有崩塌之危。

    金狮是由天地元气凝聚而成,只是虚型并无实相。青凤可是货真价实的上古奇兽,两者之间虽进行激烈的搏奕,其结果用脚指头都想得明白。

    轰!

    金狮的身型在一声轰鸣声炸裂开来,天地元气随之四下溃散,凤嘴一张,漫空溃散的元气尽数被这只贪婪的凤呑噬一空;"大补呀!"扇舞落英!

    天地元气所聚的金狮被毁,王临渊震怒之下,手中金扇一转一挥,片片落英漫空飞掦,瞬间化着道道旋飞的金色风刃奔射空中的青凤。

    立于地面的青凤见状,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在风之领域中,本凤若称第二,世上还真没人敢做第一。

    嗷!

    地面上的青凤心神一动,虚空中的青凤昂首发一声凤鸣,凤翅轻舒,张嘴喷出一蓬青蒙蒙的辉光,出口即化作千百道晶莹透亮的青色风刃,直向漫空金色的风刃呼啸席卷而去。

    一青一金,两种色彩,两种皆是由风所幻化的利刃在虚空中旋飞碰撞,纷纷炸裂开来,有若璀璨的烟花绽放。

    同样属性的风刃在虚空中相互搏奕争锋,孰强孰弱?

    王临渊的嘴角不断地有血絲向外溢出;金色风刃不断地在炸裂中消于无形,每道风刃的破灭都会牵动全身血气的翻涌,导致内脏受损,嘴角溢血。万没想到对方竟然也是风属性的武者,而且在风之领域的领悟和运用上明显地高出自己许多,凭借天品宝器扇舞落英所幻化的金色风刃几乎巳殒灭毁尽,而青色风刃却仍强劲暴虐,仿佛像似拥有生命般的灵动,千百道闪着青芒杀气的风刀巳汹涌狂暴地奔袭而至。

    扇舞星辰!

    王临渊震撼之余,虽惊而方寸未乱,凝神聚气倾尽全力,手中金扇一圈一旋一震,刹那间,千百颗金光耀眼的星辰飞速迎向袭卷而至的青色风刃。

    漫空金星点点,青辉烁烁,不断地相互撞击,砰然炸裂,火花飞洒四溅,璀璨壮观,触目一片辉光绽射。

    随着金色星辰的不断崩碎,王临渊的口中也不断地鲜血喷出,最后一颗金色星辰爆裂,整个身躯像似突被一股重力猛击,轰然倒飞而去。

    扇舞星辰,巳是他最强并引以为傲的绝学杀技,曾凭此绝学在潜龙榜的大赛中展放异彩,得以榜上留名。无数高手强者都曾在这招绝学下俯首败北,殊不知今时却在这一亩三分的小河沟遭遇如此强悍可怕的对手。赖以成名的绝学非但不堪一击,自身反倒遭受重创。此中的落差感实令人一时难以面对和承受。

    潜龙榜上的人物仿佛立在绝峰之巅,俯视天下,令人瞩目昂首,心怀无尽向往和崇敬。眼前的一幕,却倾刻间击碎了所有人心中的梦境,崩塌了的绝峰只会被人无情的溅踏。

    王临渊跌飞出去的瞬间,一抹青光飞速袭向他的手臂,握扇的手腕顿觉一阵震痛,金扇随之脱手飞出,被一束劲风适时地袭卷而去。

    扇在人在,扇去人何以存?

    满嘴血渍的王临渊跌地即起,一个鲤鱼打顶,拔空冲天,身若流星飞鸿般射向飞卷而去的金扇。

    金扇去势如风似电,且在空中不断地变更着运行的轨迹,像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刻意地操控着,忽高忽低灵动无比,近在咫尺却每每差之毫厘,始终难以捕捉。

    与之隔绝不断的信息磁场,一直牵引着王临渊在虚空中纵横旋飞疲于奔命地狂追猛逐……金扇倏地嘎然而止,在空间剧应地颤动着散发出耀目的金光。

    王临风见状心下顿喜,根本不及细想,展臂便向颤动不巳的金扇急切地探去,手掌堪堪触及扇柄,但觉眼前骤然一片云海翻腾滚荡,金扇也随之消隐无踪,连心扇相系那一缕信息也被隔绝斩断,失去了人扇之间的唯一联系。唯见茫茫天际,狂风呼啸,云涛如雪卷起千重浪。置身这浩瀚无涯的苍茫云海,渺若水滴尘埃,随时将被汹涌澎湃的云浪呑噬席卷,化为云烟。

    死,有时并不可怕,那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和无尽的绝望,尤比真正的死亡更令人恐惧。

    时间仿佛巳然定格,感觉不到过去和未来。死去了,还是活着?苍茫云海,风在咆哮,却无法找到答案。

    "你此刻是否充满了迷惘困惑,不知身在何处,是死还是仍活着?"一个虚无飘渺的语音回荡在层层叠叠的云涛间,余音环绕,久久不息。

    "这是何处?人间,地狱,或是天界?我的金扇在那里?"王临渊嘶声竭力地尖吼。

    "都不是你所说的地方!这是域!你此刻正置身于我所创造的世界中,在这里我只须一个念,瞬间可令你灰飞烟灭,形神俱毁。""域!你……竟然是破虚境的存在?!"王临渊在骇然的震惊中,一下从无尽的迷惘和绝望的恐惧中走了出,逐渐清醒地意到眼下的处境;正置身于一个破虚境存在的"域"中,以他这个层面的认知,自然明白"域"意味着什么?回朔起整个的战斗过程,这才发现对方为何面对自己,至始自终都显得那么轻松写意,淡然自若,神色间还时不时地显露出絲絲鄙视和不屑,却原来压根就没将他这个所谓的玄婴境强者放在眼里,举手投足间便能让自己倾刻失去一切抗衡能力。

    王临渊忽然觉得自己很好笑,笑自己一直信心满满地在和一位破虚境的存在强强搏奕,还暗暗揣摸着如何折腾作弄一下对方。不由得越想越好笑,畅怀大笑,直笑得泪流纵横飞溅;哈哈,哈哈哈……

    "你在笑,还是以笑当歌,述说着置身绝境的哀伤和绝望?""哈哈!我在笑自已竟然有眼如盲,笑自己狂妄无知地挑衅一位破虚境存在的尊严。如此愚不可及的行径,百死不足一惜。死吧!那对我而言或许是一种最好的解脱!"王临渊安然地垂下双目,神情间变得一片宁静详和;原来放下了一切,人竟然可以变得如轻松,欢畅和愉悦?早知如此,何必执着?

    "死?谁说你会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