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谁是待宰的羊

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谁是待宰的羊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人群中忽然裂开一条通道,一位身着紫金龙袍,头顶帝冠之人龙行虎步地行了出来,举手投足间隐有几分一代帝君的威势.

    龙千羽!龙袍加身,头顶帝冠者竟然是丧家之犬,被废弃的太子龙千羽。这座地下王国的主宰,操控者。

    紧随其后的是七皇子龙临风,仍是一脸冷峻,只是神色间显得尤为疑重,眼光有些游离不定,隐有几分不安和忧虑之色。

    "陆城主!没想到我等会以这种方式再相见?你不觉得很有趣吗?"龙千羽望向卷曲在地的陆随风,面色苍白,呼吸急促,面部因痛苦而不断地抽搐着。

    "啧啧!游戏才开始便弄成了这般模样,真是高看你了!"龙千羽啧啧地摇着头,一脸皆是猫戏鼠的得然之色。

    陆随风咬着牙,艰难地撑起半边身体,故作恼怒地道:"鸡鸣狗盗之辈,难登大雅之堂。只配躲在阴暗的角落苟且称王,穿一身紫金龙袍做做帝君之梦。""呵呵!临朝登帝,那是迟早的事。是不是梦,你大慨都看不到了。"龙千羽冷酷地道:"不过,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有不凡之处,竟能三番五次地逃过"天杀"的暗袭,竟连如此隐秘的出口也被你识破,而且还能毫发无损的捣毁重重凶险的机关陷阱,一路杀到此处。只可惜,任你智计如海,修为超群,最终仍免不了闯入地狱之门。在这世上,敢与本太子做对的人,下埸都通常很悲惨,你自然也绝不会例外了。""太子?呵呵!你是不得了健忘症,那巳经是昨日的云烟,一去难返。如今的你有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早晚会被揖拿归案!""你……怎会知道这些?"龙千羽全身一颤,惊骇地道,这是属于皇朝高层的机密,废除太子一事并未对外界世人公布。

    "你认为大帝体内的毒何以能彻底清除?你母子丧心病狂的奸谋又是如何会浮出水面?"陆随风故作虚弱不堪,有气无力的道,听在龙千羽耳中有若惊雷霹雳,震撼无比。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对这此事知道得这般详尽,这绝对是机密中的机密,属于皇室丑闻,几乎没人可能知道。

    "咳咳!不好意思,我隐瞒了自己的另一重身份,就算你那无孔不如的天机网,至今也仍未能查探到一点信息情报。""哦?还有天机网探查不到的信息?"龙千羽疑惑地皱了皱眉;"你不会是说自己的另一重身份是丹师吧?而帝父体内的毒也是妙手回春清除的吧?""你太有才了!终于智慧了一把,竟连这般深奥的问题都被你猜了出来。大才呀!真是小看你了!"陆随风不甚唏嘘地感叹道。

    "你说自己是丹师?未免太抬举自己了。"龙千羽满脸鄙视地摇摇头说;"本太子随口忽悠你几句,还当真顺杆往上爬。""你还真说对了!我不仅是丹师,而且还是一位如假包挨的八品丹师。"陆随风一脸肃然地说,神情十分认真。

    "你就尽情的编吧!人之将死,说几句大話,死而无憾。本太子十分理解你此刻的心境。"龙千羽跳涯都不信对方会是位丹师,而且还是如此年轻的八品丹师,这大话也吹得太不靠谱了。

    陆随风吃力地挺起腰身,从怀中掏出一枚金光烁烁的徽章,颤巍巍地挂在胸前;金色的炉鼎,八株碧绿青翠的药草,货真价实的八品丹师勋章。

    霹雳击顶!龙千羽的眼球险些从眼眶中惊突出来;"你……竟然真是……"龙千羽彻底的震撼了,八品丹师!那可是凤毛鳞角般的存在!拉拢讨好唯恐不及,自己竟然还一直在蓄意招惹羞辱一位八品丹师,并与之为敌,到了水火难容的地步。猪呀!直欲想煽上自己几个嘴巴。豁然意识到最近发生的一切事端,皆由眼前的此人在暗里一手策划操纵。唯有八品丹师方可能查探出无色无味的毒源,并彻底的清除毒素。让下毒的真凶轻易浮出水面,致令帝后在毫无防备之下被囚入死牢,让自己瞬间沦为惶惶不可终日的丧家之犬。这一切的一切竟然是全拜他一人所赐。

    望着龙千羽眼中散发出怨毒无比的目光,陆随风知道对方巳理清了整件事的脉络;"此时方才豁然明白,是不是稍嫌晚了些?我说过,定会将你这种人渣从太子之位打落泥潭。言出必行,是我做人的底线和原则,你不该……咳咳咳!"陆随风虚弱地喘着气,明显的呼息不畅,语音颤抖无力。

    "哈哈哈!……"龙千羽突然发出一阵颠狂的大笑,满脸狰狞地嘶声道;"你以为本太子巳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凡是阻挡本太子登临帝位的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包括你们这些将死之人。"龙千羽指着一众青衣劲装人;"他们将会为本太子清除一切障碍,只要割下当今大帝的头颅,本太子便能风光无限登临帝君宝座。只可惜你等无缘目睹那一幕辉煌壮观的埸景了。哈哈,哈哈哈……"龙千羽脸泛红光,纵情狂笑,完全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春梦中。

    良久,笑声暮地嘎然而止。龙千羽的神色骤然一变,眼中透出冷酷阴寒的杀机,随之缓缓地朝后退去,一旁的七皇子龙临风见状,也紧跟着迅速地疾退而去。

    两人的怪异举止,让人意识到血腥的杀伐即将开始。

    一直详装受创躺在地上的众人,趁陆随风与对方舌战周旋的时机,都已暗中服下解毒丹药,肃清了体内毒素,恢复了完整的战力。

    五六百青衣劲装人,个个皆是死士杀手,清一色的尊者修为,其间还隐着七八名玄丹境的顶级强者。这股力量非一般武者可比,倘若一直深藏于暗处,不断地实施偷袭暗杀,没准真能割下龙渊大帝的头颅,助龙千羽掀起惊天大ng。

    只可惜这些人巳从阴暗中走了出来,巳完全失去了应有的优势和先机,巳不再是令人胆颤心寒的杀手。而成了一批不知惜命的亡命死士。

    龙千羽和龙临风退至一道石门边上,这才停往身形,嘴角掀起一抹残忍的笑意,狰狞地抬手朝着青衣劲装人打出一个手势。这个手势代表着一个指令,一个斩尽杀绝的血腥手令。

    面对着躺满一地,横七竖八的伤残者,且人人身中巨毒,在绝望中痛苦的呻吟着,几乎都是奄奄一息之状,只比死人多口气而巳。此时只须上前去挨个补上一刀,挥下一剑,令其死得干脆痛快,岂非皆大欢喜。

    青衣劲装人接到龙千羽下达的格杀令,并未群起涌上一阵乱刀乱剑的横劈竖斩,对方不过二十来人,且俱是伤残中毒者,纵算不动手,只在边上候着,都无一人能侥幸存活。人群中走出五六十名青衣劲装人,巳沒有大战前应有的那份凝重,人人神情轻松淡然,大咧咧径直走的走了过来,各自随意挑选着斩杀对象,冷酷无情望着这群待宰的羔羊,纷纷举起手中的刀剑,倘未斩落劈下,倏然便见一片血光迸发,漫空尽是盈红绽放……

    砰砰砰!

    不断有人砰然倒下,发出一连串沉重的声响。此时能站着的都是青衣劲装人,对方之人全躺着,那砰然倒下的人自然不问可知了。

    随着有节奏的扑跌声,五六十个青衣劲装人相继倒下,连惊呼惨叫声都没听见一声。

    原本站着的人全躺下了,原本躺着的人却一个个的站立了起来。人人气定神闲,精气饱满,那有一点中毒受创的模样。再看那些躺下的青衣劲装人,皆被一击毙命,无一存活。总是被人阴,阴人一次也算公平合理。

    直到此刻,就是猪都应该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这瞬间的骤变来得太快,太过令人意料了。以至五六十名尊者级的杀手死士,未弄清状况,巳被集体瞬杀。死了都全是一群糊涂鬼。

    "你……你们竟然没人中毒受伤?"龙千羽震撼地惊颤道:"太卑鄙了!""承蒙夸奖!与你的无耻相比起来,实难望其项背。"陆随风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幽幽叹道:"你为何遇事总是后知后觉,智商低了会付出惨重的代价。别忘了我的另一个身份,你这区区剧毒又怎奈何得了一个八品丹师。""哼!那又如何?你等不过二十来人,俗话说蚁多咬死象。我数十倍于你的优势,群起围杀,纵算你等修为不凡,仍难逃一死。"龙千羽冷静地判断着当下的情势,敌寡我众,可一战。衰弱的心气顿然一壮,说话的口气又强横了许多。

    "你又想错了!我等非你口中之象,而是高山坚岩,蚁再多能撼动山岩么?"陆随风反唇相讥地道,眼中皆是不屑之色。

    龙千羽在唇舌的争锋上讨不了便宜,心中恼怒不巳,见对方虽只有二十来人,但个个看上去都那么淡定自若,面对数十倍于己的阵势,却没一点惶恐不安的感觉,除非这些人的实力修为都在玄丹境之上,否则那来的这份从容自信。如真是如此,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他对自己"天杀"战力很有信心,如在偷袭暗杀的情况,一个尊者杀手死士都可在瞬间将一名玄丹境强者击杀。之前的一幕,对方也不过是在诈伤的情况下,才得以突袭得手。

    不管龙千羽心中如何千回百转,眼下之局巳势如骑虎,唯有将对方斩尽杀绝,此局方解。双方都无退路可走,唯有放手倾力一战。

    "杀!一个不留!"龙千羽不再犹豫,下达了最后的绝杀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