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惊魂一刻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惊魂一刻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对方的秘穴出入口虽巳找到,但对里面的情形却是一无所知,冒然盲目的闯入风险太大,倘偌对方其间暗设下许多机关消息,势必会造成巨大的损伤,这并非是不可能发生的事.陆随风行事从来都是谋定而后动,将各种可能的变故都会设想进去,尽可能的多预留后手,方可做到万无一失。

    思虑再三,眼下唯有两套方案可以实施;一是趁对方未觉察,以雷霆之势一举攻杀进去,将其一锅端掉,但此举的风险极,很可能会带来极大的损伤。其二便是守株待兔,暗中隐伏于峰顶四周,静待对方从秘穴中出来,见一个宰一个。

    "在峰顶设伏虽然稳妥,几乎没什么危险可言。但耗时太长,如对方十天半月不出来,或只派几人出来探探风,該如何应对?最终还是得打进去,不如趁其不备,打他个措手不及。"欧阳无忌不加思索地提议道。

    "我同意!"云无涯还是第一次与这胖子站在同一条线,没有相互挖苦,还力挺地道:"我们一路走来,从未少个风险,只要大家小心行事,龙潭虎穴也要闯过去。"听两人所言,众人深觉有理,纷纷举手表示赞同,人人气势凛然,脸上充满了无比的自信。青凤更主动请缨,要求一凤当先,清除沿途的路障。这种建功受奖的机会,岂可轻易放弃,自然要当仁不让。

    对这只凤的强烈要求,陆随风似若未闻,而是将这项危险的使命交由云无涯去做。青凤的修为实力虽比云无涯强上一筹,但在身法上,云无涯却是堪称一流,而且临埸的机变能力也相当敏锐和丰富,可以将未知的风险降到最低。

    为了防笵洞穴内可能出现的机关消息,众人皆被分成三人一组,以便相互策应。

    七八十米的绳梯悬靠在树身上,形同虚设,没一人沿梯攀爬而上,一道道人影纷纷纵身凌空拔起,直向参天大树的顶端飞掠而去。片刻间,树下巳空无一人。

    幽深的洞穴内一片沉黑,纵有夜视之眼也难一眼望到底,能见度不会超过二米。树穴内的空间足可同时容下四五人一起行进,树壁周边坑坑凹凹,免可供人踏足。只是高低参差十分错乱,毫无规则,一步踏空便会直坠穴底。

    云无涯身为探路先锋,其使命便是清除沿途的一切障碍,并留下安全印记。面对如此错乱复杂的环境,不敢轻易冒进。唯有沉下心神,谨慎地逐步向下探索着行进。

    一步一探,小心異異地下行了数十米,云无涯方才轻舒了一口气,下一脚踏下,顿觉一絲微弱的反弹之力传来,心中暗叫一声不妙,身形急速闪动间,一股强劲的破风之声巳迎面暴袭而来;嚓嚓嚓!七八枚蓝汪汪的毒针,瞬间巳穿透云无涯留下的残影,射入树壁,入木三分,在阴暗的洞穴中闪着阴森的寒芒,令人毛骨悚然。如非反应及时,身法如电,此刻只怕巳被毒针透体而亡。

    果如陆随风事前所料,这树穴果然设有重重机关消息,可谓是步步惊心,凶险无比。

    云无涯自进入树穴的那刻起,精气神都始终保持着高度的凝聚状态,每踏出一步都做足了充分的应变准备,脚下稍觉异样,劲风未至,身形巳飞速地掠向另一个坑凹之处,这才堪堪躲过猝然暴射的毒针。殊不知,心神方定,踏足之处便传出一声"咔嚓"的轻响,脚背随之传来一阵剧烈的痛楚。

    防不胜防,中招了!云无涯第一时间意识到自己终究还是没能避过这些机关消息的暗算,设计者对人心的把握可谓妙到毫端,就连遇袭者闪避的方位和落脚处都精确无误的佈下了机关消息,令人在仓促间中招。

    状似捕兽的铁铗,呈锯齿状,牢牢地夹住整个脚背,锋利的锯齿坎入皮肉之中,有血汨汨渗出,呈紫黑色,齿锋淬有剧毒。

    云无涯忍着撕心的疼痛,从惊骇中很快恢复了冷静,迅速地判断的伤情的程度,所幸有玄力护体,脚背只是皮肉之伤,并未伤及筋骨。服了一粒解毒丹药,片刻之后,脚背上的紫黑血色逐渐退祛,透出了鲜红的血色。

    在这电光火石的瞬息,树壁上蓝汪汪的毒针,脚下的铁铗锯齿,足够让人在倾刻间死上两回,换着常人绝难幸免于难。

    逃过一劫,一向冷静的云无涯也惊得背心发寒,虚汗直冒。不断地调节着浮动不安的情绪,让心境重新恢复到最佳状态,这才更加小心谨慎地向下继续推进。每踏出一步都可能触碰到下一个致人死命的机关,这种感觉直叫人颤颤惊惊,心都时刻提在嗓子眼边上。

    意外地,直向下行进了五十米,竟然一路再无惊无险,没触碰到任何机关消息。

    太不正常了,势必藏着更可怕的危机。这种极度的安宁平静,意在让人放松紧绷的心神,失去应有的高度警觉。

    云无涯并未因这种表面的安宁而有所松懈,反而更加小心谨。直觉告诉他最可怕的危机就在咫尺之间,或许下一刻,再踏出一步,便会在刹那间迸发出来。

    此刻所在位置距树穴底部已不足五米,肉眼隐约可看清底部的情形,地势甚为平坦,并未发任何可疑的障碍物。只须一个纵身下跃,便能轻而易举地达至树穴底部。

    不过,会有如此轻松简单吗?云无涯自然不会相信,反而更确定下面正有一个死亡陷阱在虎视耽耽的候着他,暗藏着更凶险无比的机关消息,一旦触发,势必难逃一死。

    竟管巳意识到可怕的危机,云无涯的心中仍未闪过一絲退却的念头。他的使命就是为身后的兄弟们清除一切途中的凶险和障碍,纵算以身犯险,以命相搏,也必须排除所有可能出现的危机和凶险。

    义无反顾的纵身一跃,身若一片飘飞的落叶,竟管巳经很轻很柔,几乎没一点份量。但,在脚踩实地面的刹那间,耳边还传来了一阵咔嚓嚓的隆隆声。

    终究还是触发了机关,这本是意料中的事,一旦真的发生了,仍禁不住方寸失守,显得有些惊惶失措。越是紧要危急关头,越须尽快的冷静下来,只有清明的头脑才不会误判,才能够正确地应对未知的危机。这是少爷在不久前对自己说过的话,云无涯心神一震,迅速地恢复了绝对的冷静。

    沉闷的隆隆声中,树壁发出一阵剧烈的的震动,四围突然涌现出一道道密佈着锋利铁钉的木墙。呼吸间,木墙巳迅猛地从树穴的四面齐齐挤压过来,很快便推进到离云无涯不足一米的距离。所幸云无涯惊而不乱,体内玄力瞬间透体而出,迅速形成了一护身气罩,这才及时减缓了木墙挺进的速度,不断发出嚓嚓嚓的挤压声,闻之令人毛发倒竖。

    铁钉木墙不停地发力,将云无涯压缩在一个陕小的空间,令周身四肢难以伸展发力反击,唯一能做的是不断地摧动体内玄,竭力的支撑着护体气罩,与之抗衡。随着时间的过去,玄力势必会逐渐耗尽,护体气罩一旦崩溃,整个身体必将会被那锋利尖锐的铁钉扎成蜂窝,挤压成血肉模糊的肉饼。

    凭着坚忍顽强的意志,云无涯倾尽全力的抗衡着一寸寸迫近身体的机关木墙。随着玄力的不断消耗,护体气罩也随之不断的被挤压缩小。闪着寒芒的铁钉几乎巳贴近了身体,护体气罩失去了玄力的支持,已在机关木墙的挤压下显出了大量的裂痕,崩溃只是时间的问题,死亡几乎巳成了定局。

    云无涯似乎巳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脸色苍白得没一点血色,双目的神光逐渐暗淡下来,神情中却没有絲毫的恐惧,显得异样的平静,安宁,眼前不断地浮现出一个个兄弟姐妹的音容笑貌,一幕幕往昔同生死共患难的场景……

    再见了!来世再做好兄弟好姐妹!

    护本气罩在机关木墙的强力挤压下,终于再也承受不住地炸裂开来。失去阻碍的铁钉墙犹似滚滚战车般的奔涌碾压,锋利无比的铁钉肆虐狂暴地扎入血肉之躯,鲜红的血瞬间从全身上泉涌般的向外喷射。

    铁钉入身体的刹那,云无涯知道巳再无生的希望,绝望地合上双目,剧烈的痛楚让他的大脑逐渐地变成了一片空白。

    这种死亡的感觉不知经历了多久?一年,二年……百年……

    一个熟悉而关切的声音在耳畔轻柔的响起,仿佛将他从一个沉重的梦幻中唤醒过来。勉力睁开如铅般沉重的眼皮,第一时间惊讶地发现自己仍在树穴,最后的记忆中,锋利的铁钉巳无情地扎入体内,那种撕心剧痛令他完全失去知觉,那应该就是死亡的滋味。

    此时的自己竟然还拥有意识,耳能闻声,目能视物。难不成自已仍还活着?

    "你当然还活着!没我同意,阎王敢收么?

    这声音太过熟,太亲切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