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品香阁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品香阁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陆随风和端本殿主两人在龙渊殿的御书房中,滞留了这么长的时间,自然早已被无数双看不见的眼睛将这信息很快地传递了出去.以至于二人刚离开龙渊殿没多久,便被六名身披青色甲胃,自称是宫廷禁卫军的人,强横地拦住了去路。

    "请二位随我们走一趟!""去哪里?我们认识吗?"端木殿主面色一沉,冷声道。

    "我们是的宫廷禁卫军!有人要见你们,我们的任务是带路,其余的慨不知情。""笑话!你认为我们一定会去吗?"端木殿主不屑地道;"本殿主很忙,没时间陪你们玩这种不入流的游戏。""职责所在!由不得你们不去,不要让我等难做。""呵呵!看这阵仗似要用强劫持本殿主了?"端木殿主怒哼道:"你等可知道如此作为的后果么?""知道!但我们并非强行劫持,而是恭请二位!"端木殿主正欲发飙,见陆随风对他使了个眼色,随强压住心中的恼怒;"是谁要见本殿主,在什么地方?""离此不远!到了地方自然会知道。""那还等什么?前面引路!"端木殿主余怒未消地道。

    六名青甲禁卫军闻言,暗暗松了口气。如对方执意不配合,还真不敢用强,劫持丹师殿主的事,给他们十个胆都不敢去做。

    离此五百米外,有一处精致典雅的楼阁,楼高六层,门头高悬着一块门匾;品香阁!顾名思意,应该是一处专供那些喜欢咐庸风雅的人,品尝香茗的所在。

    "请!"六名青甲禁卫军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便迅速分立在两旁,做出一副神色肃然的警戒之态。

    门虚掩着,推门入内,便见两名宫女装束的女子盈盈展颜相迎,由此可见要见他们的人一定来自宫中,而且很有可能还是一位女子。

    两名宫女一路浅笑无言,一直领着两人上至六楼顶层,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房门仍是虚掩着,两名宫女优雅地做了一个"请"的姿态,随后翩然而去。

    人在门外已闻到一缕淡淡的幽香,这种独特的气味通常都出自女人的身上。闻香识女,从这高贵清雅的幽香中,大致可推测出屋内中人的身份地位和品味。

    丹师对气味本就有着一种特殊的分辨力,端木殿主更是对这种香味知之甚详,因为这"凝香丹"本就岀自丹师殿,属于顶级的宫廷特供品,服下此丹后不但能补阴养颜,体内还能透岀淡淡的幽兰清香。数量十分有限,唯有皇妃之上的品级,才能有幸获取一二。

    室内的主人巳然呼之欲出,端木殿主在陆随风耳畔低语了几句,陆随风顿然露出幌然的神情,随又在端木殿耳边嘀咕了几声,两人这才施施然地推门走了进去。

    室内不并不分宽敞,一张专供品香茗用的特制桌子,一壶香茗,两副杯具。一廉轻沙低垂,矇胧中隐约可见一位宫装打扮的女子端座廉后,体态丰盈,举止间透出一种高贵优雅的风韵,又蕴含着一股淡淡的威压,令人心生敬畏,又禁不住想一窥芳颜。

    两人从容落座,悠然地品着壶中的香茗。此间主人不开言,以两人的身份自然应该有一份耐性,还不屑做出那种喧宾夺主之事。

    "两位果然与众不同,竟能在本宫面前如此淡定从容,如今这样的人巳经不多了。"廉内的女子语音低廻宛转,蕴含着一种特有磁性,让人生不起反抗之心。自称本宫,言谈间自然流露出一股强大的气场。

    "我等虽不是什么名震天下的大人物,却也未沦落到見人便不知所措的地步。你自称本宫,应该是宫中之人。身份再高也不至凌驾于大帝上,大帝见我等也要礼敬三分。一介女流之辈何必如此霸气强势,多几分似水柔情,岂不更有女人味。"端木殿主说话连嘲带讽,似在有意激怒对方。

    "言辞衷恳,令本宫茅塞顿开,受益非浅。谢过了!"廉中女子没一絲怨怒之气,反倒盈盈道谢,的确有些令人意外。足见此女城府心机高人一筹,绝非等闲女子可比。

    "你煞费苦心的将我等强行邀来此处,不会只为了谈天论地吧?直到此时,我等仍不知面对的是何方神圣,到底有何事?这未免有些太儿戏了吧!"端木殿主故作不耐地言道。

    "我俱体是谁不重要!知道比不知道好。换作常人,敢在本宫面前如此说话,只怕早巳成为了一具尸体。正因为你们的身份特殊,所以此刻仍还能从容的坐着说话。"廉内的女子的话,听着柔语如水,字里行间却充满了阴冷的杀机。

    "哦!曾有很多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是恐吓也好,下台阶也罢,总之最后都后悔了。不知你会不会与众不同?"端木殿主叹了口气;"我很忙!有什么事就直接了当的说出来,我不善斗心机,这不是我的强项,再这么弄下去会让人头晕目眩,到时该说的没说,不该说的胡言乱语一大堆。""好!本宫只管问,你只管俱实回答就是。无须提问!"廉内女子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言道。

    "你是在提审罪犯吗?别用这种不可一世的腔调与我对话,我也没有义务非回答你的问题。"端木殿主愤然地起就身就欲离去,显得个性十足。

    "本宫向你道歉!"廉内女子妥协地道,她本想以气势震摄住对方,从其口中得到想知道的东西。但,却低估了对方,堂堂丹师殿主又岂是易与之辈,可以任人随意拿揑。

    "平等对话方是应有的处事之道!你有什么要问,该说的我会知无不言!"端木殿主重新落座。

    "你们此去龙渊殿的御书房,所为何事?"廉内女子不再绕弯子,直言询问道。

    "送丹药!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很重要吗?"端本殿主不以为然地随口回答道。

    "送丹药需要七八个时辰?这段时间都在做什么?"廉内女子沉声追问道。

    "哦!自然是要为大帝察探一下身体病况,才能知道丹药的用量。这是必须的!"端木殿主不加思索地言道。

    "那大帝的病况如何?是否有所好转,还是继续恶化了?"廉内女子的语气略略显得有些急促,像是特别在意和重视这个问题。

    "这个……事关重大,我不方便说。为了避嫌,你似乎也不该问。"端木殿主故作慎重的摇摇头说,廉内忽然飞出一物,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不急不缓地落在桌上;竟然是一枚蓄物戒,戒内蓄有大量的珍希药材,尤其对一位丹师来说,诱惑太大,望之令人砰然心动。

    "这是本宫的一点心意,请笑纳!你放心!本宫只是关切大帝的龙体安康,你只管实话实说,绝不会再有他人知晓。"端木殿主抚弄着蓄物戒,似在做天人交战。良久,才叹了口气道:"大帝的身体虽说在不断衰竭,好在根基厚实,应该还能挺上一年二年,如能在这段时间找出病因病源,还是拥有治愈的希望。""竟然还能……哦!能寻到病因么?"廉内女子试探地问。

    "我答应大帝,尽快从丹师总殿请一位八品丹师过来,相信届时一定能彻查出病因,让大帝重新康复如初。"端木殿主信心满满地道。

    廉内女子闻言,娇躯不由轻微的一颤,这个信息似乎触动到了什么?令她有所失控,庆幸的是能提前获知这个隐秘的信息,禁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这些细微的情绪变化,虽隔着廉子,也被静坐一旁的陆随风捕捉到了七八分,大致可以断定这廉后的女子,应该就是那位暂撑朝纲的如心皇后了,与自己之前的推测判断基本相符。

    端木殿主的临埸应对,都是在陆随风的暗中授意下进行的,意在巧妙的,不露痕迹的传递岀一种信息,让对方误认为大帝有望康复,情急之下势必会加快下毒的行动,甚至还会使用出更激烈的手段。

    "好了!多谢两位的配合,今日就到此为止!希望能严守谈话的内容!"廉内女子下了逐客令。

    "你是谁?我们见过吗?这是什么地方?品香阁,咐庸风雅而已!哈哈!"端木殿主和陆随风在爽朗的哈哈声中离开了品香阁。

    "哼!算你们识相,否则……"廉内的女子皱着眉头,还真不敢将他们怎么着?接着便陷入了一种深深的思索,似在谋划着一个疯狂大胆的行动。

    "启禀皇后娘娘!龙渊殿刚传来消息,宫女艳红不知何故,竟在御书房中自尽身亡了。"一位宫女匆匆地禀报道。

    "怎会这样?难道……"廉内女子神色巨变,眼底闪过一抹狠厉之色,银牙暗咬,娇躯微微发颤,似在瞬间毅然做出了一个石破惊天的决择。

    端木殿主和陆随风两人出了皇宫大门,发现来时所乘的豪华马车竟然踪迹全无,心中虽生疑虑,一时却也无可奈何,唯有徒步回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