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七星飞针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七星飞针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大帝身上剧毒未解,切不冒然打草惊蛇,令其有所防备,继而掩旗息鼓,销毁一切证据."陆随风边说边拿出一节蓝汪汪的剑尖;"如我所料不差,大帝身上的毒应与这剑尖上的毒同出一辙。只是这剑尖上另加了一些见血封喉的剧毒,才变成这种颜色。但毒素毒源本身,却都是一样的无色无味。"

    "这东西从何而来?"龙渊大帝惊疑地问道。

    "不巧得很!我在来此的路上,曾被人用这淬了巨毒的剑当街袭杀。而且,这也是我第二次见到此毒。"陆随风顺势将龙渊大帝一步步地引向自己预设局中。

    龙渊大帝震骇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丹师的身份何其尊崇,无论走到那里都倍受敬仰,极尽讨好之唯恐不及。怎会有人敢去招惹,甚而做出当街袭杀丹师行径?而且对象还是一位尊贵无比的八品丹师,若真发生了什么闪失,龙渊王朝虽是东大陆霸主,也承受不起整个丹师界的怒火。

    "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在我龙渊城明目张胆的袭杀丹师?此事定要彻查到底!"陆随风摇摇头说:"连大帝都敢下毒谋害,这些人还有什么事不敢做?""听陆长老之言,这袭杀之人和下毒之人有着必然的联系?此举的意图旨在阻止你们进宫了?"龙渊大帝若有所思地推测道。

    "那到不是!这只是一种巧合,却无意之间将两者联在了一起,算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天意吧!"陆随风叹道。

    "陆长老可知道这些人的身份背景?无须有所顾忌,直说无妨。"龙渊大帝阴沉地道。

    "当今太子龙千羽!"陆随风见时机成熟,便将这枚重磅炸弹抛了出来。

    意外地,龙渊大帝只是皱了皱眉,没有流露震惊的神情,似巳料到了这个结果。当他静静地听完陆随风的讲述,尤其是梅园下毒的下一幕,心中所存的最后一点疑虑也随之迎刃而解。此刻唯一的重点是自己身上的毒是否能解,否则,什么决定都做不了。

    "陆长老能解本帝身上的毒?""大帝中毒的时日漫长,毒素巳渗入骨髄内腑,只凭丹药很难彻底根除体内的毒素,唯有辅以特殊的疗法,才有望得以全愈。其间存着一定的风险,大帝如果信得过我,倒可一试?"陆随风实话实说,毕竟中毒的时间太长,能否彻底清除还真不好说。

    "陆长老尽管放手施为,本帝信得过你!"龙渊大帝一脸毅然地道,如连八品丹师都无能无力,那自己这条命也就算走到尽头了。放手一搏,总好过坐以待毙。

    陆随风点点头,宽慰地道:"大帝不必担心!我有八成的把握能将你体内的毒素清除。不过这代价实在不斐,太帝得有点心里准备。"陆随风自然不会放过这块肥肉,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一纸清单,主要是大批珍贵的药材,金币的数量还在其次。

    龙渊大帝接过清单,连看都没看一眼便收了起来。连命都没了,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只要本帝还活着,一切都不是问题!"龙渊大帝不以为然地言道,殊不知这小小的一纸清单,足以挖走五分之一的国库资源。

    君无戏言,陆随风并不担心对方事后会反悔。随对龙渊大帝的身体系统全面的察探了一遍,令其褪下上衣,龙渊大帝略略犹豫了一下,迅速按照陆随风的意思,将上衣尽数褪去。裸露的上体,皮肉松驰,前胸后背皆渗透出无数紫黑的斑点,望之令头皮发麻。

    陆随风吩咐端木殿主小心守住房门,无论来者是谁都不能令其入内。随让龙渊大帝仰躺在软榻之上,尽量地放松身心,只须守住心脉即可。

    七星飞针秘法,可入死人而生白骨,解天下百毒。但须在呼吸之间,将七七四十九枚金针精准无误的植入相应的穴位,而每一针的深度都必须保持达到入体三分。稍有差池都足以令受针者当场毙。高危度的风险,令无数顶尖医道高手望而止步。

    陆随风的左右二手中各执着一把烁烁闪亮的金针,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沉下心神,渐渐进入一种物我两空,精,气,神合一的空明状态。大脑的识海中清晰地呈现出四十九个不同形状的穴位;去!心中一声轻喝,左右二手同时掦起,四十九枚金针齐齐暴射而,漫空金光闪烁;七星连珠!

    漫空金针仿佛俱有灵性般的瞬间分为七组,电光火石间,巳先后有序的奔射向四十九个穴位,入肉三分,毫厘无差。

    软榻上的龙渊大帝轻哼一声,整个身躯微微一抖一颤,随即安静下来,进入了半昏迷状态。陆随风这才缓缓睁看双目,俯身细细地查视了一遍,然后将一粒r黄色的丹丸塞入龙渊大帝的口中,入喉即化。

    整个施针过程一气喝成,一旁的端木殿主直看得目瞪口呆,出神入化的金针渡穴之法,竟然是在闭目不视的状态下完成,这小子是如何觅穴施针的?同是八品丹师,差距何以就如此之大?在这小子面前,自己永远是一堆屎,情何以堪。

    看似行云流水般的轻松自如,却没见这小子的额前有细密的汗珠渗出,这绝对是一件耗损精气神的活。如不是为了兑现自己对龙千羽的承诺,大帝的生死和他连点屁的关系都没有。

    每处施针的位置都开始渗出墨色的液体,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闻之欲呕的腥臭味,身上的黑色斑点逐渐地淡化开来。二个多时辰之后,所有的黑斑尽数消失,施针处渗出的不再是墨色的液体,而是盈红的血渍。

    起!陆随风沉声喝道,双手在虚空中一掦一招,四十九枚金针瞬间脱体飞射而出,重新回到手中。接着诊了一下脉门,脉象柔和平缓,可以断定体内毒素基本上巳清除干净,气机巳开始逐渐蒸腾运转起来,再无任何流失的迹象。

    呼!陆随风重重地吐了口气,直到此才算大功告成。整个解毒过程中,只要一环节稍有差池,都会全功尽弃,导自毒素回流心脉,倾刻毙命。此中的惊险唯有他自己清楚。

    端朩殿主也跟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龙渊大帝如出了什么事,还真不知该如何善后。他对陆随风有一种盲目的信任,不过,终究没令他失望。

    哇!

    龙渊大帝突然坐起来,张开喷出一口黑红交织的浓血,灰暗散乱的神光中似有精光闪烁,显得灵动而充满了生机活力。

    "呵呵!大帝全身毒素尽袪,当真可喜可贺!"端木殿主哈哈道。

    龙渊大帝下意识地摸了摸脸,润滑而充满了弹性,一身的黑色斑点也消失不见,感觉体内竟然气机蓬勃,稍一运气,但觉玄力滚荡遍达全身,重新找回了这种久违的感觉。那种内心的喜悦之情令人禁不住泪洒胸襟,纵算一方大帝也不例外。

    "陆长老!大恩不言谢!本帝会永远放在心底!""大帝不必挂怀,于公于私我都会出手。"陆随风坦然地道:"所幸大帝根基深厚,中毒前应该拥有玄丹境的修为,这也是有人欲至你于死地的原因。""此话怎讲?与本帝的修为有什么关系?"龙渊大帝尽管聪慧过人,一时也听得满头雾水,不知所以。

    "玄丹境可令人凭添了八百五十年寿命,有人可是等不及了。你若不退位,那所谓的继承大统一说,岂不是成了一句空言。那至高无权力只是看得见,却摸不着,这种滋味令人撕心裂肺,恶念心中起,恨从胆边生。这便是疯狂下毒的动机!如非机缘巧合,不出三月,大帝必死无疑。"陆随风毫不忌讳地直言道。

    "陆长老的分析判断十分合理到位,本帝也非昏庸无能之辈,现在需要的是证据,否则,难以服众,还会导至皇朝**。"龙渊大帝凝重地道。

    "其实要寻找证据也并非难事,大帝只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一切照常如故。对方依然会一如即的在饮食酒水中继续下毒,届时一验便知。俱体该怎么做,以大帝的聪慧,就无须我尽言了。"陆随风点到即止地笑道,他可是与君王打过交道,很累心的!

    "哈哈!陆长老不但丹药冠绝天下,智谋更是不凡,本帝受教了!"龙渊大帝大病初愈,好久没如此舒畅开心了。

    "这里有些益气补神的丹药,日服一粒,不出数日大帝势必龙精虎猛,雄风更胜往昔。"陆随风将一盒丹药交给龙渊大帝,随起身告辞道:"我等不易在此躭搁得太久,以免惹人留意猜疑。就此告辞!"以两人的身份根本不存在什么君臣尊卑之分,只是简单的拱拱手就算是礼节性的告别。

    "哦!大帝别忘了那一纸清单,我可是很穷的!"陆随风临出门时,可没忘记提醒对方记着尽快兑账。

    "切!八品丹师哭穷,天下奇闻。放心!本帝金口玉言,岂会做那种朝令夕改之事。"龙渊大帝这才认真的看了一下清单,这一看之下,直惊得目瞪口呆,直欲当埸喷血。抬头欲唤回陆随风,问个清楚,这分明是趁火打劫,赤裸裸的敲诈勒索。见二人早去得巳没了人影,愤然一掌击在御书桌上;值!能化解本帝的生命危机,纵算拿走的一半国库也值了!只可惜没能让他多留下一些丹药,失策呀!只怕日后再无这般机会了。

    帝王心如风似云,变幻莫测。上一刻和风细雨,下一刻雷霆万倾。伴君如伴虎,此言诚不欺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