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龙渊殿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龙渊殿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嗯!手持银枪的骑士闻言不由一楞,随即震怒喝道:"我等是皇城御林军!接到传报,有人竟在皇宫咐近当街斩杀一孕妇,造成一尸两命."银枪骑士指着地上的孕妇尸身,冷厉地道:"这难道不是你之所为?"

    "这里离皇宫虽只有一街之隔,但这消息也未免传得太快了些,人刚倒下,你们随后即到,不会是被人当枪使了吧?"陆随风仍是一脸淡然地笑道。

    "我只问人是不你杀的?"银枪骑士霸道无比斥道,不容对方再狡辨,银枪如蛇,倏的电射而出,直朝着陆随风的前胸奔涌而去,相距一米,忽被一团柔劲阻住,无论如何加力都再难寸进分毫;"一起上!拿下这个狂徒!""住手!"一众银甲骑士正欲出手,不远处的车厢内忽地传出一声震天怒喝。

    银枪骑士随声望去,看见车上的印记,眼中露出一抹惊色;丹师殿的车怎会在这里?接着便看见车厢中出来的人,尤其是挂在胸前的那枚耀眼的勋章;金色的炉鼎,八株碧绿青翠的药草。

    银枪骑士全身微震,随即收枪,翻身下马,迎着来人肃然地行了一个军礼;"御林军统领,龙飘雪见过端木殿主!"一众银甲骑士随之纷纷下马行礼,状极恭敬荘重。

    "五公主还是一如即往彪悍,巾帼风姿更胜往昔。"端木殿主似笑非笑地道。

    "殿主这是在夸我,还是损我?飘雪身为御林军统领,有责任维护皇宫的安危。这狂徒竟敢在此行凶杀人,势必将绳之法办!"这银枪骑士赫然是皇朝的五公主,出了名的彪悍巾帼女英杰,一杆银枪不知打落多少须眉英豪。

    端木殿主指了指陆随风,冷笑道:"他如果是凶手,那本殿主就是幕后主谋,当一并捉拿归案。""嗯!他……"五公主龙飘雪大感意外,没想到这凶手竟是丹师殿的人,难怪敢如此妄傲嚣张。这下麻烦了!此事一旦牵连丹师殿,还真没法秉公法办。

    "本殿主很忙!五公主将事情调查清楚了,可直接去龙渊殿找本殿主。"端木殿主冷哼一声,随同陆随风一起径自回到车内,车身启动,一众银甲骑士无奈地让出一条路,眼睁睁的望着凶犯掦长而去。

    当五公主龙飘雪验过孕妇的尸身后,骇然发现孕妇隆起的腹部内竟然是一堆杂物,根本就不是什么所谓孕妇。接着又询问了几位目击者,事情的真像令这位五公主惊出一身冷汗。竟然有人敢当街没局袭杀丹师殿主?所幸有惊无险,否则势必会掀起惊涛骇ng。

    一入宫门深似海,天下的皇宫几乎同出一辙,大同小异。没人可以驱车入宫,尊如丹师殿主也无此特权。

    这龙渊城内的皇宫,端木殿主虽来过数次,琼楼殿宇鳞次节比,目不暇接,似若迷宫,若是无人引领仍是两眼一抹黑,难分南北西东。

    在一名御林军的引领下,左行右绕地走了一个时辰,在一座气势恢宏的宫殿前停了下来,"龙渊殿"三个金光烁烁的大字在阳光下闪亮生辉,令人凭生一种肃然庄重之感。

    守护宫殿的御林军毫无例外的验明身份,见两人身份特殊,并未严加盘询,便由一名宫女带着两人进入大殿,七拐八绕,四周的环境物事几乎相同,疑似在原地打转。

    宫女终于在一扇精致的门前停了下来,在门上轻轻敲击了三下,随小心異異的推开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展颜一笑,转身离去。

    房内谈不上金壁辉煌,却显得颇为古朴而典雅,从其间的佈局摆设来看,应该是一间御书房。一位五十左右的男子斜卧在一张软榻之上,面呈灰白之色,眼眶凹陷,神光焕散而暗淡,给人一种行将就木的感觉。不用猜都知道,此人定是那位久患缠身的龙渊大帝了。

    龙渊大帝幸苦地支起身躯,见来人是端木殿主,双目骤然一亮,像似在无尽的黑暗中,暮然看见一点星光,神色为之一振。

    "呵呵!多日不见,大帝的气色看上还不错嘛!"端木殿主就如老熟人相见般的哈哈道,根本没将眼前之人当作撑控着数十亿人生杀大权的龙渊大帝。

    "殿主是在挖苦本帝吧?"龙渊大帝凄然地笑了笑;"本帝自觉生机的流失在不断的加速,看来……咦!殿主你晋级了?天啦!八品丹师,看来本帝是康复有望了。"端木殿主轻抚了一下胸前的勋章,苦涩地一笑;"竟管如此,本殿主仍无法寻到大帝的病根病源,病怕无名,何以用药?"龙渊大帝刚升腾的希望之火瞬间顿灭,一脸悲切和沮丧。

    "大帝巳然脱相,面呈死气,最多只剩三月的性命。"陆随风突然语出惊人的言道。

    "大胆!你是何人?竟敢咀咒本帝!来人!"龙渊大帝龙颜震怒,天地为之变。

    "慢着!"端木殿主沉声阻止道:"他是我丹师殿中唯一的至尊长老!""长老?"龙渊大帝惊疑地打谅着陆随风,有见过如此年轻的至尊长老么?"殿主!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功夫在这里忽悠本帝。""不瞒大帝,本殿主也不相信,事实是本殿主的这八品丹师,的确是拜他所赐。"端木殿主的话似若惊雷霹雳,直炸得龙渊大帝双眼处突,龙口巨张,满面皆是惊骇之色。

    但见陆随风悠悠地掏出一物,悬挂在胸前,然后冷笑地摇摇头,随转身朝门外走去。

    "等等!"龙渊大帝情急地立起身来;"这过……请留步!本帝失言了!"能得一方大帝屈尊道歉,可谓世所罕见。陆随风点到即止,自然不能不给这位大帝面子了。

    "我叫陆随风,今年十八岁。长老只是挂个虚名而己。不过这枚勋却没一丁点水份。""啊!世上竟会有如此年轻的八品丹师,实在令人难以置信。"龙渊大帝不甚唏嘘地说:"本帝以貌取人,惭愧!""那我方才之言,大帝可信否?"陆随风淡然地笑问道。

    "这个……本帝的身体状态的确很糟,只是……"龙渊大帝心知肚明,如再寻不到病因,的确没有多少日子可拖了。

    "如果我说大帝根本什么病都没有,大帝可信否?"陆随风再次出语惊人地道,太雷人了!即然无病,何必苦苦再寻病因?

    "什么?本帝无病?哈哈!哈哈哈!"可能吗?龙渊大帝的笑声很凄伤,闻之令人心碎。

    "我之所言,大帝无须置疑!无病何来因?大帝是中毒了!"陆随风又抛出一道惊雷。

    "中毒?"龙渊大帝彻底动容,震撼了。二年来,生不如死的煎熬,竟然非病,而是中毒?这种突如其来惊天消息,实在令人一时难以接受。

    "大帝所中的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慢性巨毒,通常都是融入饮料酒水,或饮食中进入人体内,不断地腐蚀破坏内脏筋脉,导致全身气机絮乱,生机逐渐流失,精气一旦枯绝,势必一命归天。"陆随风所说的症状,正如龙渊大帝这二年来所经历的状况,不由得人不信。

    "陆长老所言,似与本帝这些的遭遇状态十分相合。却不知此毒可有化解之法?"龙渊大帝一脸期盼地望着陆随风,仿佛抓向生命中的最后一根稻草。

    陆随风沉吟了片刻,皱着眉道:"首先须弄清大帝中毒原因,否则,纵算有解毒之法也属枉然。如果反复地中毒,大神也束手无策。"龙渊大帝闻言点点头,愤然不巳地道:"陆长老所言极是!没想到这皇宫大内之中,戒备如此森严,竟还有人可以这般轻易的下毒,欲至本帝于死地。不论是谁,如被本帝彻查出来,定要将其碎尸万段,灭其九族十代。""其实大帝如有心彻查,也并非是什么难事。"陆随风智珠在握地笑了笑。

    "哦!本帝一时还真些摸不出头绪,不知该如何彻查?"龙渊大帝苦笑地摇摇头道。

    "大帝仔细想想,身边有什么人可以经常接近你,并且还能随意进出你的龙渊殿?而这个人的身份又非同小可,才有可能收买或威逼他人下毒。另处,有什么人在大帝你归天之后,能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如无非常的动机,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讳,做岀这种天怒神怨的非常之事。没人会愚蠢到莫名其妙地去做这种灭九族的事。"陆随风巧妙地导引着龙渊大帝朝自己推测的方向去思索判断。

    嘶!龙渊大帝禁不住叹了一口凉气,以帝王的聪明才智,一点即透亮,在将平时不在意的一些事联系在一起,最有可能的嫌疑之人逐渐清晰地浮出水面。

    陆随风见龙渊大帝的神色不断地变换,时而流露出痛苦悲切的神情,随之一脸怒色,杀机凛然。知道无须点透,对方巳在心中锁定了真凶。

    "大帝看来巳有了嫌疑对象,不过那也只是推想而巳,如此灭九族的大事,还须逐一证实,令其原形毕露,无处遁形。"陆随风肃然地提示道。

    "那该如何加以证实?"龙渊大帝关己者乱,恨不得立刻揪出这个下毒的真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