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精妙杀局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精妙杀局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太子龙千羽平时留在自己太子宫的时间并不多,大部分时间几乎都呆在他苦心经营多年的云霞山庄,许多需要掩人耳目,见不得光的事都能在这里随心所欲的进行.

    所有的秘密指令几乎都从峰顶之上的云烟阁内发出,这峰顶隐藏着太多不为人知的隐秘和玄机。否则,那日他也不会在瞬间无声无息的消失。为了此事,还被自已的生母如心皇后狠狠的喝斥了一顿。痛定思痛,他将整件事细细地疏理一遍,发现自已有太多的失误和失算,一切似乎都在按照对方的节奏进行。最糟糕的是自己临阵丢下一众受创的客卿,仓惶逃逸,此举的结果,便是从此失去了这股终端力量信任和支持。他本该想到,凭他太子的身份,对方绝不敢明目张胆的轻易对自己动手。十分懊恼自己竟在对方气势的威慑下,丧失了应有定力和心智,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力。这次交锋可谓是输得十分彻底,绝不允许自己再犯同样的错误。我倒要看看这狂妄的小子,如何将本太子打落深渊?

    "大皇兄!"七皇子龙临风推门走了进来;"巳找到了他们的落脚之处,对方共有九人。""那还等什么?如不趁其不备的展开行动,一旦让对方有听觉察,以这些人的能力,其结果你应该很清楚。""大皇兄所虑正是!他们的落角之处叫"梅园",据查是丹师殿名下的产业……"龙临风皱着眉头说。

    "这怎么可能?一群外来人,初来乍到,怎会与龙渊城的丹师殿发生什么关联?"龙千羽惊疑地道:"如真是这样,一定要谨慎行事,绝不能让丹师殿知道是我们所为。""天杀昨夜巳动手了!"龙临风苦涩地道:"先在他们饮用的井水中,无声无息下了一种无色无味的巨毒,只要饮下此水,一个时辰之后,必死无疑。""这个主意不错!就算偷袭暗杀成功,损失定然也会十分惨重。"龙千羽满意地道。

    "为了慎重行事,直到入夜时分,见园内仍是一片死寂沉黑,天杀的十八名顶尖死士才潜入了进去。结果是无一生还,具体发生了什么?至今仍无人知道。"龙千羽静静地听着,意外地没有震怒,显得异常的冷静。如果这些人能轻易解决,又怎能在自已预布的杀局中从容而去,也不会动用天机,天杀了。

    "所幸此事并未惊动丹师殿,否则,事态就严重了。"龙临风唏嘘道;"天机的人一直在暗中监控着整个梅园,并未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很好!皇室的所有丹药供应都来自丹师殿,一旦撕破了脸,简直不堪设想。;"龙千羽想了想;"传话下去!绝不可在梅园内再展开行动。""我立刻就通传下去!另外,据龙渊殿传来的消息,那位在帝父身边呆了两年的六品丹师,昨日突然离去,说是要参加六品中阶的考核鉴定。"龙临风言道。

    "唉!帝父这二年来承蒙这位丹师的悉心照抚,才得以维持生机。不知丹师殿是否还会另派丹师前来接替?"龙千羽的神态忧喜参半,显得十分复杂。

    "目前还不清楚,这要看如心母后的安排了。"龙临风望向这大皇兄的眼神同样也显得十分复杂,因为有许多事都不是他该知道和过问的,至少对于龙渊大帝的突然患病一事,心中存有诸多质疑,始终觉得其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

    端木殿主做事的风格一向是雷厉风行,随意找了个理由,便将皇宫内的那位六品丹师招回了丹师殿。一早便到梅园和陆随风秘密的商议了一阵,两人这才施施然的离开了梅园。

    为了不引人注目,表面上陆随风以殿主助手的身份随行。门外停着一辆標有丹师殿印记的豪华马车,两人上车后,径直朝皇宫的方向驶去。

    豪车约莫行了半个时辰,途经一条繁华大亍时,前方路上,一位年约三十左右的孕妇牵着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女孩,正欲横窜到街对面,小女孩忽见一辆马车急速的驶来,面显惊色,一下挣脱孕妇的手朝街对面冲去,孕妇微楞之下,随之情急地追了上去,意欲阻止小女孩。

    突如其来的变故,前行的马车速度虽不快,但巳来不及止住,车夫下意识地一紧僵绳,马车堪堪从小女孩身边擦身而过,却正好迎面撞上小女孩身后紧跟着的那位孕妇。

    啊!

    随着一声凄厉的惊呼,孕妇的身体已被马车轰然撞飞出去,直抛出三米多高,一旦坠地,势必一尸两命。

    一道青色的身影骤然从车廂飞掠而出,快若奔雷电驰,在众人的惊叫声中,险险接住了急坠而下的那位孕妇。

    孕妇的神情充满了惊骇之状,眼底却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冷厉杀机,空空的手中忽然多一把闪着蓝光的短剑。青色的身影的双手此刻正托着孕妇的身躯,骤见一道蓝汪的剑光飞速地抹向自己的脖子,根本无暇格档闪避。

    剑上有毒,见血封喉。精妙绝伦的杀局,环环相扣,可谓天衣无逢。换作任何人都难逃这必杀的一剑。

    蓝汪汪的剑光,毫无阻碍地从青色身影的喉间横切而过,孕妇的嘴角间勾起一道冷酷残忍的线条,心中方自升起奸谋得逞的喜意,忽然发现自已的身体一下飞了起来,而且飞得好高,看见身下的人都变得很小,惊奇地发那个被自已一剑断喉的青色身影,为什么没倒下?她手中的短剑浸淬过巨毒,见血封喉,倾刻毙命。人仍还立着,此刻正昂着头望向高空,一脸满是戏谑的神情。

    从车厢内飞掠而出的青色身影是陆随风,自己乘坐的车撞飞了人,没有不救的道理,而且还是一位孕妇,如不及时出手相救,势必造成一尸两命的结果。压根就没想过这竟是一幕利用人心的弱点,刻意精心策划出来的杀局。直到最后一刻,孕妇眼底一闪而逝的杀机出卖了她的动机。就这一刹那,对陆随风而言已足够了。事实上,在孕妇出剑发招的瞬间,巳慢了半拍,她看到和感觉的只是一种幻觉,因为她出手的同时,整个人也被陆随风在同一时间抛飞了出去。

    孕妇人在虚空,惊觉自己贴身袭杀的致命一击,竟被对方在最一刻惊险避过,心中直呼不可思议。巳没时间去弄明白对方是如何发现自己的动机,自己又是那里露出了破绽?她此行的使命就是不计一切手段的杀了这个青衫人。

    职业杀手一击无功,抽身而退。而这孕妇是杀手兼死士,目标不倒下,就是自己倒下,不死不休。一朝出手便断绝了所有的退路,那怕流尽最后一滴血。

    十几米的高空之上,孕妇的身形一收一缩,卷曲成一团,滚滚翻翻的直坠而下,直至陆随风的头顶不足一米,身形忽然展开,手中的短剑瞬间划出一片蓝光。

    分光捉影!

    一片蓝光中蕴藏着十二道森寒锐利的剑气,其间只有一道剑气可追魂夺命,须在第一时间,在十二道剑气中精准无误锁定其中的一道剑气,一旦判断有误,必死无疑。

    陆随风的瞳孔中清晰地映出十二道剑影的运行线路和轨迹,瞬间锁定了稍稍迟后的一道精光,任由其余的十道剑气划身而过。

    看见这一幕的路人,禁不住发出一片惊呼。

    惊呼过后并未出现血光飞溅的埸面,但见孕妇的短剑直指陆随风的咽喉,方寸之间,孕妇的短剑骤然定格了,手中短剑竟然短了一节。

    陆随风的两根手指不知何时,牢牢地挟着一节锋利的剑尖,蓝汪汪的剑锋上有一滴黑红的血滴落下。孕妇的眼中充满了惊骇之色,喉间有一道细微的裂口,整个面部在不停的扭曲,脸上的颜色随之逐渐转青发黑,张了张嘴,似想说什么?却没发出一点声息,身躯晃了晃,缓缓地倒了下去。死在自己的淬毒的剑下,死不瞑目。杀人者,人恒杀之!

    陆随风嗅了嗅手指间挟着的剑尖,有一絲微不可觉异味,与傅大叔所中的毒十分相似,随小心地将其收好。

    轰隆隆!

    街道的前方,一阵如雷的蹄声震响,路人纷纷闪过一旁,数十骑银盔银甲的骑士呼啸奔涌而来,飞速地将陆随风圈在街道中央,腰间长剑同时出鞘,齐齐斜指着中央的陆随风。

    这些银甲骑士个个气息沉稳,银盔罩面,只露出一双精光烁烁,气势凛然的眼晴。

    "大胆狂徒!还不速手就擒!"一位手持银枪的骑士开声喝斥道,听上去疑是一名女人的声音,只是银盔罩面,难辨真颜。

    "你们是谁?竟敢在长街闹市纵马狂奔,惊吓路人,还意欲当街滋事行凶,简直是罪不可赦。"陆随风虽不知对方是这些人,但从装速和气势上看来应该来头不小。不过,他的身后是丹师殿,不管是何方神圣,何惧之有?何况自己还是受害者,当街杀人也属自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