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杀机顿现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杀机顿现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龙千羽的心中千回百转,陆随风从他神态的细微变化中,知道对方果然被自己先声夺人的气势给震住了.

    "即然彼此皆有交易的愿望,就须放下身份地位,站在同一个平台上,公平公正的磋商。七皇子,你说呢?"陆随风转过话锋,对着还在发楞的七皇子龙临风言道。

    "这个……言之有理!只是我们之前所谈的价格,大皇兄觉得有失公允,就算天上的星辰也值不了这个价。所以……"龙临风吱吱唔唔地报怨道。

    "七皇子的意思我明白,即然到了你的地盘,失信反悔也是意料中的事。那就先听听你们的意思,再作定论。"陆随风冷冷地笑了笑。

    "不知你的货可曾带来了?得先验过货,方可知价值几许?"龙千羽回转神来,阴沉地说道。

    "即然诚心来交易,岂有不带货的道理。至于货值几许,相信七皇子巳告知太子了吧!"陆随风瞥了龙临风一眼;"你们即否定了谈好的价格,总得报出个新的价出来吧?"龙千羽沉吟了一下,缓缓抬手伸出三根指头。

    "三百亿?"龙千羽阴冷地摇摇头。

    "那就是三十亿了?""三万金币!"龙千羽语出惊人的冷哼道。

    陆随风十分平静地点头;"三万金币?那就不单单只是买货这么简单了。""不错!很有悟性,不过,前提是还得有命才带得回去。"龙千羽残忍地笑了笑。

    "你是不是自认绝顶聪明,视天下众生其蠢如猪?"陆随风无尽鄙视地搖搖头;"枉你身为当朝太子,心性竟然如此卑劣下着,连这种杀人掠货的下三滥手段也能用得出来。我当真为龙渊皇朝有这样的太子深感悲哀。""哼!你等螻蚁般的存在,怎知飞龙之志,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只问结果,不择手段。"龙千羽一脸不屑地望着对方,那神光像是望着一个将死之人一般。

    "你就这么自信能留下我们么?"陆随风仍是一脸淡然笑道。

    "从你等踏入云霞山庄的一刻起,就巳经是死人了。不知你在临死前还有何感言?本太子很有兴趣听听!"龙千羽摆出一副猫戏鼠的姿态。

    "你确定真想听?"陆随风十分认真地道。

    "当然!一定非常煽情感人!"龙千羽戏谑地阴笑道。

    陆随风叹了一口气;"你很不幸的将我推到了你的敌对面,这将是你噩梦的开始。我会毫不留情将你从高高云端上打落泥潭,残忍地将你从太子的宝座上生生踢下来,让你余下的日子在暗无天日的黑暗中,生不如死的渡过。这并非感言,而是我对你的慎重承诺。""哈哈!哈哈哈!"龙千羽闻言禁不住纵声大笑;"就凭你这只卑微将死的蝼蚁?""很好笑么?"陆随风的嘴角向上勾了勾,望向七皇子龙临风;"从你突然出现在红叶城,蓄意寻衅挑事,我便巳隐隐猜到了你的大概身份。""哦?我不过以一个远方旅客的身份出现在那里,言行举止间,并无破绽,只是一时见猎心动,临时产生了一点小摸擦,而后与你谈了一笔交易,仅此而已。你凭什么能天马行空的联想到我有皇室的背景?不会是死到临头,在这里故弄玄虚吧?"龙临风搖搖头;"我领教过你舌绽莲花的功夫,在这里不管用!""你自以为掩饰得天衣无缝,却不知自己全身上下尽是疑点漏洞。""哦!说来听听!""你听说过一个普通遊客身边,前呼后涌的跟着一群尊阶强者么?而且个个对你恭敬有加,唯命是从。你在举手投足间,隐含着一副久居上位者的气势姿态,这是一种长期养成的习性。不巧的是我曾巳王室中人打过交道,而你在身上却透出与之相似的气息。即然巳知在和一群虎狼共舞,又岂会蠢到无备而来的道理。"陆随风指了指屏封;"我知道你等早巳预布了杀局,这屏封后的六位顶级高手,闭息功夫不错,只是时间长了会憋得很幸苦。不如将他们唤出来透透气。"轰!

    话音刚落,一股强大致极的气息势若压郁的火山崩发,屏封轰然炸裂开来,化着片片碎屑。六个身着华服长衫,年过六旬的老者,一脸阴沉,杀气凛然的出现在眼前,六道如刀锋般锐利的目光,瞬间将陆随风三人牢牢锁定,随时将发出致命一击。

    紫燕和青凤一直立在窗边,指指点点的欣赏着窗外的景致,像似对屋内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陆随风淡然地扫视了六个老者一眼,皆俱有玄丹境之上的实力修为。龙渊皇朝不愧是整个东大陆霸主,连对付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外乡小子,竟然也一下出动了六个顶级强者,其中的任何一个,放在其它国度,都将是亿万人仰视尊崇的对象。

    "呵呵!如果不怕这座云烟阁就此化作云烟,那就动手吧?一位玄丹境强者的一击,足以将此间倾刻变为废墟。"陆随风波澜不惊地提醒道:"不如换个场地放手一搏。""哼!想趁机逃逸?整个云霞山庄犹若天罗地网,纵算你肋生双翅也休想逃出升天。"龙千羽森冷地言道,严然一派胜巻在握的姿态。

    "他说得没错,就按他说的话做!"一位老者突然开口道:"岩下的峰顶,风水不错!""是么?那就峰顶上见!"陆随风瞥了一眼门外,知道一至五层的通道巳被人重重封死,索性走至窗边,一手牵着一女,出人意料地一下朝窗外跨了出去。

    嘶!窗外云雾缭绕,高有万丈,飞鸟难渡……

    龙千羽朝窗外望去,一片云烟滚荡,运足目力也难发现三人踪影;"竟然会选择这种死亡方式,当真始料未及。""言之过早!"一老者冷声道:"我们去下面的峰顶等他们!"六人身形闪动间已迅疾地从正门鱼贯而出。

    "等他们?"龙千羽楞了楞,一脸惊疑地望向龙临风;"还会在峰顶出现?"龙临风迷茫地摇摇头;"可能吗?"峰顶的地势平坦开阔,强劲的山风吹得云烟翻滚,四下荡漾飘飞,视觉能见度不足千米。

    龙千羽一众人极目远眺,直望得双眼发酸,泪花盈眶,仍未看到对方三人的影踪。

    "来了!"正当众人意所难耐之际,一老者指着千米处的一团白云,动容地唤道。

    白云看似悠悠飘移,千米之外,转眼间,已飘至峰顶上方,随即缓缓向下降落,白云渐渐化作烟雾飘散开来,陆随风三人的身形也随之呈现在峰顶之上。

    龙千羽下意识地揉揉眼,疑是幻觉,他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撼了,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一念之差,竟无端为自己树立了一个可怕的敌人。对方若是胆怯,完全可以趁势远走高飞,人海茫茫,再难寻其踪迹。事实恰好相反,对方非旦没仓惶逃逸,反倒挺而现身,像似压根没将自己佈下的杀局放在眼里,严然一派有恃无恐的势态。难不成真有自信抗衡六个玄丹境强者的同时攻击,这未免有些骇人听闻了。

    "我知各位前辈应是奉命行事,有些身不由己。即巳到了非出手的地步,不必再有所顾忌为难,一起上吧!速战速决!"陆随风豪气地道,没一点畏惧胆怯之状。

    "老夫等人还没下作到这种程度,一对一,都有恃强凌弱之嫌,群起而攻,岂非令天下之人耻笑,丢尽一个强者应有的人格和尊严。"一老者正气凌然地道:"你三人不如自行了结,以免我等落下骂名。""呵呵!我等虽涉世未深,却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没打过,鹿死谁手难预料。"陆随风洒然一下;"玄丹境而巳,又不是初次打交道。""够狂!就让老夫来掂一下你等是否有狂的资本?"一位老者的脾性似乎不太好,怒目掀眉的跨步走出;"你三人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来?老夫一并接下了!"青凤见状,冷哼一声,就欲上去教训一下这个口出狂言的老傢伙,陆随风即时阻止道:"这一埸让你姐先上!紫燕,见好就收!""我知道分寸!"紫燕盈盈一笑,莲步轻移地向那位挑战的老者行去。

    "老夫年巳过百,不懂得怜香惜玉。在老夫的眼中只有对手,没有男女之别。别指望老夫会留手!"老者冷漠地言道。

    "前辈所言极是!在本姑娘的眼也没老少之分,绝不会因对方垂垂老矣,而手下留情。尽管放手施为,尽展平生绝学,否则,定会悔恨终生,死难瞑目!"紫燕毫不势弱的反唇相讥,这种层面的战斗,从走上埸的那刻起,巳完全投入了战斗的节奏,一言一行,一频一笑,举手投足间都隐含着杀机,唇舌之间的搏奕有若短兵相接,一来一往,斗的是心志,搏的是气势。

    老者本想以言词绕乱对方心志,打乱对方的战斗节奏,没想对方一介女流,出言吐语竟然如此歹毒,刻薄,胸中为之气结,气势随之微衰。

    此消彼长,紫燕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肉眼可見层层叠叠气劲旋流,连绵不绝朝着对方挤压过去。

    吼!

    老者在强大气劲的不断挤压下,承受力巳达至极限,如再不倾力反击,势必将会被对方强悍的气劲旋流碾挤成肉屑碎未。玄丹境强者的实力在这一刻显露无遗,随着一声惊天狂吼,全身红光迸发,势如火山喷薄,烈焰焚天,,四周的空气仿佛随之燃烧了起来,热ng滚滚蕩蕩朝着紫燕奔涌席卷而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