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云霞山庄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云霞山庄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三日后,梅园中多了一个气宇轩昂的中年男人,众人皆称他为傅大叔。

    傅大叔很郁闷,痛心疾首的抚着头上隆起的包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皆是拜梅园中的这群年轻人所赐。准确的说,应该是自找的,谁让他要迫不急待找人一较高下。尤其是那年龄看上去最小的丫头,下手最狠,如不是少爷即时叫停,自己肯定被揍成了猪头。事后方知这丫头果然不是人,是妖兽!

    "别……口误!"傅大叔又在惊呼中飞了起来。好歹自己现在也是一个玄婴境强者了,但在这小小的梅园中,却被人挨个的痛揍了一遍。藏龙卧凤啊!

    痛定思痛,方知自己在这群变态中,竟是最渺小的存在,同时也为他敞开了一道武学新天地的大门,令其修为境界发生了一个质的蜕变与飞跃。

    陆随风在端木殿主那里得知了云霞山庄的俱体位置,并未匆忙前往,而是让云无涯和欧阳明月二人前往探查,尽可能的收集到一些确切的信息情报。

    经过数日明里暗中的细心探测排查,云霞山庄外围的防卫显得十分松懈,庄内却是暗桩隐哨密佈,机关重重,危机四伏,称之为龙潭虎穴也不为过。对方选择此处为交易地点,其居心用意一目了然。摆明了就是意欲强取豪夺,杀人掠货。

    陆随风随时可以放弃这桩卑劣无耻的交易,没人会去做这种与虎谋皮的买卖。经过再三的思量权衡,最终还决定去会一会这位准备设局致他于死地的角色。本是一桩普通的商业交易,彼此并无三江四海之仇怨,竟然还不惜一切的设下杀局,如此作为巳彻底失去了人性的基本原则和底线,实属奸险邪恶之辈。

    陆随风等人虽非匡扶正义的侠义之士,却也不容人随意欺凌宰割。纵算是当今皇朝太子,手握遮天之势,也无权视人命如草介。是可忍孰不可忍!以暴制暴,以杀止杀。意欲杀人者,须当有被人反杀的觉悟。

    云霞山庄位于龙渊城南面的云霞山中。云霞山高约数千米,半节山峰耸入云端,晨昏之际,整座山峰云雾弥漫,朝辉晚霞映照,穿云透雾,呈现出各种美伦美焕的奇异景观,令人如痴如醉,神思飞扬。

    云霞山本是龙渊城中最负盛名景观游地,数年前却突然被告之巳属私人领地,禁止观光遊历。违者,轻者被重惩,重者尽皆就地消失,生死无踪。于是乎,如梦如幻的云霞山逐渐被人们视为了禁区,更是少有人知道此山中,还隐有一个云霞山庄。

    云霞山庄的入口处设计得颇为别致,大门两旁高耸起两座人造的山岩峭壁,足有数十米高,使入口通道似若幽深的峡谷,人过其间,抬头只能望見一线天光,令人凭生出一种梦幻般的神秘感。

    陆随风领着紫燕,青凤两二女,在大门守卫阴森目光的注视下,缓步走向大门。

    "这里是私人领地,闲杂人等禁止入内!""我等并非闲人,是特地应邀而来!"陆随风回应道"可携有请谏,或信物?"守卫警觉地盘问道。""不知这个算不算是信物?"陆随风拿出那位冷峻青年给他的玉牌。

    守卫接过玉牌,细细地查验了一番,眼底隐隐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色;"请稍候片刻!"守卫转身走门旁的一间小屋内,不一会,便与一个身着锦衣华服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呵呵!让几位久候了!我们七爷传下话来,持这玉牌者是他尊贵的客人,绝不可稍怠慢!几位请随我入庄!"华服中年人恭敬有加的请道。

    "有劳请面带路!"陆随风淡然一笑,便随着华服中年人进入了那幽深峡谷般的入口通道,人在途中,但觉凉风习习,抬头只见一线天……

    行在林间小道,曲径通幽处,花香隐隐,鸟儿清啼,令人凭生一种放下世事,解几分轻愁,返朴归真添几分闲静的清幽高雅情怀。

    前面横着一条溪流,弯弯的石桥状若半月轻悬,桥对面巳是道路的尽头;孤峰耸立,林木苍翠,郁郁葱葱直入云端。

    "我就送各位到此了!过了桥,前面的山间有条石径直达峰顶,我们七爷就在峰顶的云烟阁恭候各位!"华服中年人话毕拱拱手,随即转身径自而去。

    "姐夫!这云霞山景致比凤儿的飞云岛还要美丽,只是人工匠心的痕迹太重,导至四周的灵气遭到严重的破坏和流失。"青凤对自然界有种特殊的感知力,一阵风,一片云,山林草木在她心里仿佛都充满了飞掦灵动的活气。

    "凤儿!你就没在这些山林草木间感到森森的杀气?"紫燕问道,一路行来,这种杀气越来越重,无数阴冷的眼晴在阴暗中窥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姐!都是些小虾小虫,散发出来的不是杀气,是傻气!"青凤不屑扫了一眼四周的幽深的林木;"姐若讨厌,凤儿这就清理一下!""别!"陆随风阻止道:"暂不要打草惊蛇,这些人自有无影,无涯他们会在暗中清理。我们只管安心的上山做交易,那里才是真正的狼窝虎穴。""哦!"青凤乖巧地应了一声;"原来此行是在与虎狼交易呀?""算是吧!我们这次是与狼共舞,与虎谋皮,届时免不了会有一番凶险的搏杀争斗,万不可掉以轻心。"陆随风慎重地叮嘱道。

    "切!一群张牙舞爪的虎狼而已,在高贵凤之一族面前,唯有簌簌颤抖,俯首蛰伏,否则,一律杀无赦!。"这只暴力凤可不是说着玩的,飞云岛上的霸主,万兽仰拜的角色,绝非仁慈之辈,一旦发飙失控,势必风云色变,血流成河。

    "凤儿!这是人类世界,可不是在你的飞云岛上,可以任性的为所欲为。也不是所有的事都能靠杀戮解决的。"紫燕肃然地提醒道。

    "凤儿知道!到时自会唯姐夫之命是从,让斩谁就斩谁!"青凤瞥了一眼陆随风,这厮一脸云淡风清,在他身上根本感觉不到一絲杀气,眼神清澈而深遂,却没人能从这双眼中摸捉到任何信息,高贵的凤之一族也不行。

    山间石径九曲十八弯,三人不急不息的拾阶而上,沿途谈谈笑笑,指指点点,流览着身旁赏心悦目的景致景观。看似三人慢不经心的遊山赏景,脚下却如行云流水,数千米高的石径山道,不足一个时辰便巳远远抛在身后,回眸一望,云雾缭绕,景物迷蒙。

    踏上最后一道阶梯,眼前豁然开朗,踩踏着柔软的草坪,环视平坦开阔的峰顶,七八栋楼台亭阁高低上下的掩映林木之间,一泉清流潺潺流淌,叮咚之声不绝于耳,犹闻天外之音。尤其醒目的是峰顶之上,另有一方巨岩屹然挺立,烟云环绕间,隐约可见一栋楼阁高耸云端,疑似九天玉宇琼楼;云烟阁,三个金钩银划的大字,在飘浮流动的云烟中闪射着淡淡辉光。

    云烟阁,楼高五层,塔状建筑,塔尖犹似一柄出鞘之剑,直指长空,势欲裂天。足见此阁的主人野心勃发,目空一切,大有人若逆我必亡,天若逆我裂天之意。

    出奇的宁静,除了风掠树梢的沙沙声,唯听见三人扶梯而上的脚步声。一至四层的房门尽皆紧闭,顶楼五层的门虚掩着,隐有微不可觉的人息声。

    "有客自远方来,何以闭门拒之?"陆随风悠悠地喃喃道。

    吱呀!

    虚掩的门应声而开,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门前,冷峻的脸上浮起一抹歉然的笑意;"呵呵!陆城主诚不欺我,果然如约而来!实感意外,故未及恭迎,还望见谅!""不知该如何称呼阁下?"陆随风郁闷地问。

    "龙临风!"冷峻青年直到此刻才报出自已的姓名。

    "龙渊皇朝的皇室姓氏,你不会是皇室中人吧?"陆随风故作惊讶地道。

    "这个不重要,我们只是商业场上的交易而已,与出身背景没关系。"龙临风含混其词的言道,随将三人请进了房内。

    陆随风举目扫视了一下;房内并不十分宽敞,摆设简洁而精致,还另设有一扇巨大的屏封,很碍眼,显得极为不合时易,其中必有玄机。

    "这是我兄长,龙千羽!"龙临风指一位身着紫金长衫,负手临窗而立的人,小心異異地介绍道。

    "当今太子龙千羽?"陆随风惊呼道。

    "哦!你竟连这也知道?"龙千羽冷傲地缓缓转过身,带着上位者的威势逼视着陆随风。

    "值得如此惊讶吗?"陆随风迎向对方的视线,一脸淡然地道:"前往他人的地盘做交易,事前不做些功课行么?否则,被人卖了还在蒙在鼓里,糊里糊涂的帮着人开心的数金币。""果然如老七所言!并非简单人物。"太子龙千羽暗忖,不易察觉轻皱了一下眉;"能在本太子面前如此淡定从容,谈笑风生的人又之少,竟然还是一介布衣草民,看来本太子还是太过仁慈。""同在一片星辰下,帝王将相宁有种乎?更何况出身高贵,资质未必卓越。太子不妨试想一下,倘若生在平常人家,凭自己现有的资质和才智能走多远?除非自欺欺人,否则,答案自在心中。所以,别总站在云端之上俯视众生,大千世界比太子优秀卓越之辈多如过江之鲫。"陆随风的生性遇强则强,话锋凌厉如刀似剑,根本没将对方的身份背景放在眼里,对于这类高高在上,自以为是之辈,须在气势上震慑对方,令其疑神疑鬼,不敢肆无忌惮的轻举妄动。

    "呵呵!哈哈!果然有些胆魄,难怪敢强闯虎穴,与我皇室中人谈交易,着实令本太子刮目相看。"龙千羽分明是怒极而笑,却强压住内心无比的震怒,纵算当朝元帅,左右宰相都对其礼让几分,何曾被人如此当面讥嘲挖苦,纯属赤裸裸的羞辱。正因为如此,反倒令其在极度的恼怒中守住一份清明;对方凭什么敢胆包天的嘲弄一位当朝太子,难道他身后有足够强大的实力背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