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巧解危局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巧解危局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吱呀!老汉胁持着端木殿主刚跨入庭院,坚实的大门又忽地应声合拢.

    老汉警惕地四下张望,空旷的庭院内渺无人迹,又似有无数双眼睛在窥视着自己。空气中时有时无的散发着一股淡淡杀气,显得异常神秘和诡异。凭他玄丹境巅峰的实力修为,竟然察觉不到对方存在,这种感觉让人心中有些发虚发毛。望了望手中的人质,但见对方异乎寻常的淡定,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无奈,隐约中还含着一种悲怜之情。

    老汉没心情去解读这些眼神中的含意,开始显得有些骄燥和不耐;"让这里的人都滚出来,别再给老汉装神弄鬼的了。否则,我不介意先在你身上割点什下来!""你不会是做贼心虚,导致耳目失聪吧?这许多人明明都在眼前,你竟然视而不见,还在这里无端的肆意恐吓,真够悲哀的了。"端木殿主叹道。

    老汉闻言似信非信的定神望去,庭院内不知何时,静静的立着三男四女,俱是年不足二十的年轻人,并未发现传闻中的那位童颜鹤发的八品丹师存在。

    "端木殿主在我手中,让梅园的主人出来见我!"老汉恶狠狠地言道。

    "你見过梅园的主人?"陆随风一袭青衫飘飘地突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废话!神龙见尾不见首的人物,谁能轻易见到?不然又怎会孤注一掷地劫持这位端木殿主,涉险硬闯梅园。"老汉冷哼道。

    "如此说来,纵算梅园主人与你相对而立,也是相见不相识了?""那到不是!传闻中的八品丹师鹤发童颜,应该十分容易辨认。"老汉深信自己人老眼不花,如此明显的特征怎会辨认不清。

    "传闻当真害人非浅,让人失去了正确的判断力,致令一位修为高深的强者,不惜抛下尊严和人格,去干那些偷鸡捉狗的下三滥勾当。"陆随风一脸鄙视地道。

    "呵呵!拜托留点口德,本殿主非鸡非狗,只是一不小心着了道。"端木殿主强烈地抗议道,一脸愤然之情溢于言表。

    "即为他人鱼肉,性命时刻不保,那里还有什么话语权?哈哈!"陆随风望着端木殿主被人劫持的沮丧模样,禁不住哈哈!

    "哼!很好笑吗?做大事者不拘小节,所谓的尊严不过是聊以**的可笑游戏,在巨大利益面前一文不值。"老汉厚颜地为自己的行为抹白,并不认为止举自有什么不对,不耻。

    "你可曾想过劫持一位丹师殿主的后果?"陆随风提示地问道。

    老汉皱了皱眉,苦涩地一笑;"后果很严重!丹师殿只顺登高一呼,便会有成千上万的人追杀于我,世界虽大,却再无立足之地。""即已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目的何在?"陆随风一下切入主题,对这种无耻的下着行径,他从来都十分憎恶,鄙视,绝不会有絲毫妥协,姑息。

    "嗯!你是谁?一个毛头小子有什么资格与我对话?还是尽快将你身后的主子请出来谈,老汉耐性有限……"老汉话未说完,便见对方拿出一枚金光闪烁的物件挂在胸前,瞳孔随之放大,目中满是惊骇和无比的震撼;金色的炉鼎,八株碧绿青翠的药草,如假包换的八品丹师勋章。与传闻中的鹤发童颜相去千万里,完全颠覆了想象中的任何一种八品丹师应有的形态。太疯狂了!世间会有如此年轻的八品丹师?

    "你像是在质疑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陆随风目光凌厉地望着对方;"你有胆劫持丹师殿主,可有胆来冒充这个八品师?"老汉摇了摇头,脑子一清,以他的世故和经验,很快便判断出眼前的年轻人,十有八九就是自己冒天下之大不讳要找的那位八品丹师;"的确让人感到震惊!不过,老汉巳成骑虎之势,欲罢不能,唯有以手中人质为筹码,说一笔交易。""你不觉得手中筹码十分燙手吗?"陆随风叹道。

    "什么意思?认为老汉不敢玉石俱焚的撕票?"老汉冷酷地道。

    "那到不是!我知你已修了百年以上,心如坚岩,为了能尽早突破壁障,反导致全身气机失控,筋脉絮乱,时时面临爆体之危。除非能获一枚八品凝婴丹,才可能化危为安,并一举突破壁障。在这种情形下,是人都会疯狂一把!""你连这也能知道?看来果真是货真价实的八品丹师了。"老汉重重地吐了一口气;"在你面前既无秘密可言,我的目的也十分明确,为我炼制一枚凝婴丹,以此交换人质。如何?否则,唯有鱼死网破,玉石俱焚了。"陆随风叹了一声;"凝婴丹,不用特别炼制,我身边恰好有一枚现存货。"手一掦,掌心中便呈现出一个玉盒,玉盒轻启,一枚盈红如血的丹丸呈现在阳光下,直看得那老汉的眼球险些从眼眶中突出了。

    "但,我凭生最忌被人胁迫,更何况,我与这位殿主只有数面之缘,并无深交可言,还不值得用此丹去作交易。所以,你手中所谓的筹码对我毫无任何价值,如想撕票,尽管请便,我不介意做个好观众。"陆随风淡然漠视的态度令老汉的心中一震,难道自己的信息情报有误?那可是花了大价收集而来的,绝不会出错。对方定是在故弄玄虚,在与自己在玩心理游戏。

    "哦!还有件事忘了提示你,想知道吗?我可没心思在这里玩什么心里游戏。"陆随风像似知道这老汉在想什么,歪了歪嘴,不屑地道。

    "你想说什么?老汉我活了上百年,也不是能轻易被忽悠的。"老汉故作沉稳,世故地言道。

    呼!陆随风吐了口气,一脸肃然地说;"你老真是太有才,太大胆了,竟敢不问青红皂白,便毅然决然地对一个玄婴境强者进行劫持,还浑然不觉地将其作为人质,当作筹码来交易。当真是骇人听闻,举世罕见之举!"老汉闻言骇然一惊,紧扣对方咽喉的手不由微微一抖,端木殿主一直在暗里凝神聚气,等的就是这一刻,一股强捍无比的气劲瞬间迸发而出,轰然震脱对方的控制,整个身体趁势向后一缩,手掌同时外翻,蓄力拍出一掌。

    轰!

    老汉骤遭暴击,未有防备,被端木殿主势大力猛的一掌拍得凌空飞起十来米,在空中洒下一溜血线,轰然跌落地面,张口又喷出了几口鲜血,面色一片惨白。

    所幸端木殿主刚才晋级出关,还未及撑握新的力量,否则,适才一掌巳将那老汉的内腑脏器完全击碎,此时巳成了一具尸体。

    老汉抹去嘴上的血渍,颤巍巍的立起摇摇欲坠的身子,伸手扶住一株梅树,强咬着牙,似在忍受着体内传来的痛楚,神色间充斥着无尽的悲切和绝望。原本大好的局面,即使交易不成,也可依仗手中的人质全退而退。千算万算,没想到自己竟然劫持的是一位的玄婴境,幸得对方才晋级,那含怒而出的一掌只是震伤了内脏。难怪这端木殿主虽被制住,却无惊惶失措之色,至始自终一脸淡定从容。

    老汉仰天一叹,自觉此生巳走到了尽头,单是劫持丹师殿主一项,就可死上十回,加之上体内气机絮乱,随时都有暴体而亡的可能,如今再遭此一击,更有如雪上加霜,几乎巳是生机尽绝。与其受辱而死,不如自绝身亡。

    一念至此,死志巳决,正欲咬舌自绝,忽觉手腕被人一把扣住,下意识的想用力挣脱,却难以动弹分毫,骇然发现眼前之人竟是那位年轻的八品丹师。

    陆随风静静地把了一下对方的脉门,幽幽叹道:"你是否自觉生机全无,意欲自绝?""你觉得我还有生机么?"老汉惨然一笑;"纵然没有今日之事,我也势必一死。只是时间早晚而巳。否则,又何必以身涉险,孤注一掷的行此下着之事?""我虽不耻你的行径,但事出有因,情由可原。"陆随风想了想;"上百年的潜修,能有今日的成就,可谓来之不易。倘若我能令你重获新生,助你突破壁障。不知你将何以为报?活下去有时候比死更难得多,生与死只在你的一念之间。"陆随风的话有若惊雷击顶,灰暗散乱的神光骤然一亮,生命若有了希望,死亡的阴影势必悄然隐遁。"过去的我巳不复在在,如获新生,将永远追随在少爷身边。"老汉的回答简单而直接,似没经过太多的着摸和考量,由心而发,像似来自灵魂深处的承诺。

    陆随风淡然地点点头,并未推敲这话有多少可信度,他需要的只是一种态度和一个承诺,所谓的忠诚,从来都是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上,相互给予和支持。

    "此事因我而起,让殿主枉遭池鱼之秧,惊吓一埸。好在并未发生严重的后果,不如就此揭过。殿主以为如何?"陆随风将一粒大还丹塞入端木殿主手中;"殿主匆匆出关,修为未稳固,服下此丹定能事半功倍,受益非浅。""呵呵!什么事在你手中,结果总会令**感意外。"端木殿主惊叹道:"你是本殿长老,自然拥有处置权。今日之事权当从未发生过,本殿主很忙,就此别过!"端木殿主瞥了老汉一眼;"因祸得福,好命啊!"老汉的真名叫傅清凌,时年一百八十三岁,并非东大陆人氏,来自遥远的西大陆,白山黑水四处遊历,离家巳有三十余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