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疯狂的胁持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疯狂的胁持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一众丹师突然齐齐施礼参拜,人人神色端庄,充满了一片敬重之状.

    "姐夫怎么换了一件衣衫,看上去档次还蛮高,咦!上面还绣有丹师殿的標志图案。哇!"青凤一声轻唤;"姐!你看那胸前的勋章,金色的呢!八株药草……"青风掩着小口;"姐夫真的成了八品丹师吔!""参见长老!"众丹师同声唤道。

    "各位同道免礼!我叫陆随风,侥幸问鼎了八品丹师。长老一职只是挂个虚名而巳,不用弄出这般大阵仗来,我会被吓跑的!"陆随风挥了挥手,一团绵柔之力将一众丹师生生托起。

    "礼不可费!"端木殿主一脸肃然地道:"我龙渊丹师殿升第起了一颗耀眼璀璨的新星;八品丹师陆随风,这是我等的荣耀和骄傲。有幸聘为本殿的终生长老,今特此公诸于众!"众丹师的脸上都漾起一片的敬仰之色,纷纷上前道贺,有些丹师还不失时机的讨教许多炼丹方面的疑难问题。陆随风也不厌烦的逐一给予解惑,显得十分的平易随和,没一点上位者的冷傲霸气。

    "林丹师!"端木殿主忽然对那位五品的中年女丹师叫了一声,从陆随风重新出现在殿堂的那刻起,她便一直呆楞楞地立那里,不知心里在想什么?或许在不断地报怨着自己的有眼无珠,设想着即将面临的各种灾难性的后果。

    "哦!啊!"中年女丹师闻声骇然一震,面色一片苍白;要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一会你便带陆长老去"梅园",那里日后便是他的府邸。"端木殿主一脸笑容的吩咐道,并没预想中的霹雳炸顶,一连串的暴后怒斥,然后……

    呼!中年女丹师轻吐了一口气;"是!殿主!"话落便欲向陆随风走过去,忽然发现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竟然迈不出步,直急得泪花在眼中打转。

    反倒是陆随风见状,径自朝她走了过去,淡然地笑道:"林丹师不必为适才冲突耿耿于怀,你并未做错什么事,一切皆按殿内的规章办事。错在我太年轻,太变态,绝对属于例外中的例外。当然,如没有博大的包容,也绝不会有现在的成就。所以无须担心我事后会对你再做些什么!""啊!多谢陆大老不计前嫌,大度宽容。令属下羞愧不已,无地自容!"中年女丹师涨红着脸,无颜正视对方。

    "好了!一切都过去了,还有劳林丹师为我等领路,前去"梅园"府邸。"陆随风向端木殿主打了过招呼,便随同林丹师一起离去。

    梅园,除了梅树,竟无其它任何树种的存在。时至初夏,应是百花争艳斗奇的时节,眼前即一片凋零景像。除此之外整个庭院只剩下两个字;奢侈!林间小道铺就的都是寸石万金的青玉花岩,楼台亭阁更是极尽的富丽堂皇,毫无任何品位可言,纯粹是地地道道的暴发富户府邸。

    身在异乡客地,有一亩三分落脚之处暂且棲身,众人唏嘘抱怨一番,所幸四周环境还算清幽安静,姑且过几天满身铜锈的日子。

    陆随风第一时间再次联系到海狮号船长,慎重委托其将大姑陆青逸母女送往天翔王国,并着人安全地将她们送抵红叶城。海狮号船长对陆随风心存感激,难得有报恩的机会,自然不会推诿,欣然应允。

    八品丹师在龙渊城横空问世的消息,在暗中不径而走,梅园中便不时有许多信息灵通的达官豪族,携重礼悄然前来拜访,无论怀着什么心思目的,怎奈都被始终紧闭的梅园大门所拒,竟无一人得窥这位八品丹师的真颜。神龙见尾难见首,传闻纷呈;鹤发童颜,道骨仙风,来去如风似云。挥手间可令垂死之人生白骨……

    梅园,唯有一人可以随意出入,这个人自然便是闭关一周的端木殿主。此时的端木殿主可谓是脱胎换骨,白发转青,至少年轻了二十岁。

    这片世界,人类的平均寿命是一百五十年,一旦跨入玄丹境,寿命暴长八百五十年,所以有玄丹境之下皆蝼蚁的说法。丹破成婴,即玄婴境,只要肉身无损不灭,凭添三千年天寿。这道分水岭,近在咫尺,远在天涯,仿佛一道难以愈越的天坠。无数玄丹境强皆终其一生止步于此,枉活千年,仍免不了被一杯黄土掩尽平生风流。

    可见玄婴境对一位高端修者的意义有多么重要,端木殿主在陆随风的帮助下,有幸获得了无比珍贵的八品凝婴丹,才能破丹成婴,内心的感激巳不能用苍白无力的言词表达,唯有深藏于心,择机还报。

    "陆长老!这梅园府邸还住得习惯吧?"端木殿主关切地问道:"看样子好像不太喜欢这里,没关系,另寻一处便是了。只是觉得离丹师殿较近,往来方便些。""算了!搬来搬去太招谣了。"陆随风摇摇头说;"闭关挺顺利吧?一周不见,一下年轻了二十岁,这种感觉很爽吧!""那是!我巳将你的情况上传了丹师城总殿,届时免不了得亲自去一次丹师城。"端木殿主凝重地道:"那里可是全大陆的丹师圣地,丹道高手如云。两年后还有一个丹道大赛,我巳自作主张的替陆长老报名申请参赛,陆长老不会见怪吧?""先斩后奏是殿主的一向风格,报怨见怪有用么?"陆随风郁闷地道,十分不喜这种被人摆布安排的感觉,只是对方皆出于一片好心善举,却也不便怪罪。

    "殿主可听说过一个叫"云霞山庄"的所在?"陆随风随意地问道。

    "哦!你们初来乍到,怎会知道这个地方?就连龙渊城中也只有极少人知晓这处神秘的所在。"端木殿主惊凝道。

    "如此说来,这云霞山庄的确存在了?""当然!对方曾派人前来邀请过数次,盛情难却之下,也免为其难地去过一次,这才知道那里是一个名附其实的销金之处,往来之流皆是王公大臣,达官豪族,各行各业的顶级名流,个个俱是德高望众之辈。后得知这云霞山庄身后的真正主人,竟是当今王朝的太子,龙千羽!""果然不出所料!看来此行还真是要闯狼窝入虎穴了。"陆随风喃喃自语道。

    "陆长老要去云霞山庄?"端木殿主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简直是八杆子难联系在一起,怎会与皇室中人发生瓜葛?

    "呵呵!我们之间的确有桩生意要做,地点便是云霞山庄。"陆随风坦然地将事情的原由简略地说了一遍。

    "这位太子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在龙渊王朝隐有只手遮天之势,与其打交道有点与虎谋皮味道。"端木殿主皱着眉道:"这会不会是对方设下的一个局?有意诱你等入瓮……""不排除这种可能!不过,即巳欣然应诺,就须履行约定,这是我等做人行事的原则。如若对方心存恶念歹意,纵是龙潭龙穴,想要留下我等也非易事。"陆随风眼杀机一闪而逝;"最好别出现这种状况,否则,无论是谁,都将是他噩梦的开始。""到时我也随你们一同前行,有我丹师殿在场,对方至少得收敛些,可保众人全身而退。"端木殿主无论站在私人的立埸,还是居于丹师殿的角度,都绝不允许陆随风有絲毫差池,纵算与整个龙渊皇朝撕破脸,也绝不会皱皱眉,这也是他的原则。""势态还不致严重到这种程度,我不希望因此事而牵连上丹师殿。"陆随风一口拒绝了端木殿主的提议,自信地道:"不是猛龙不过江!殿主放心,我还没傻到自动送上门,被人随意宰割的地步。""总之,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须全身而退,再谋划应对之策。"端木殿主慎重反复叮嘱道,毕竟都还是些年轻人,容易热血冲动,酿成大祸。

    如果他知道陆随风等人的过往经历,以及他们的真实修为,就不会这般忧心重重,不定还反会为对方揑把汗。

    梅园大门外的街对面,近几日,忽然多了一个买馄饨的摊子,一位六旬上下老汉,一身布衣,看上去清清爽爽,干活的动作也十分熟练利索。

    "端木殿主!过来吃碗馄饨,尝尝老汉的手艺。"瑞木殿主从梅园出来,一脸心事重重,忽被一买馄饨的老汉叫唤,甚觉诧意。

    "你是谁?我们认识么?怎知我旳名号?""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馄饨馅是尊阶妖兽肉所做,错过了岂不可惜。"老汉看上去慈眉善目,一副憨实忠厚像。就在端木殿主打谅对方的微楞之际,这其貌平实的老汉暮地动了,但見人影一闪,下一刻,一只枯瘦的手指巳闪电般地紧紧扣住了端木殿主的咽喉部位,那副憨实之像忽然变得格外的狰狞可怖,满脸杀气森森;"尊贵的端木殿主,千万别妄图反抗,否则老汉不敢保证你的生命安全。""我们有仇?"端木殿主的脸上没一点惊惶之色,十分平静地问道。

    "你我互不相识,何来仇怨?"老汉冷声应道。

    "那此举为何?"端木殿主好奇地问"借你做一次人质!"老汉阴阴地道。

    "哦!目的何在,想要以此要挟何人?"端木殿主微觉意外地道。

    "对面梅园的主人,你现在好好配合,随我一同过去。"老汉紧扣住对方的咽喉,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寒声命令道。

    "可以!不过,我劝你还是重新考虑一下,一旦真走进去,或许连后悔的机会也没有人了。"端木殿主好意地劝告道。

    "你这是在恫吓老汉?别忘了你已是我的人质,手上的筹码,没人敢把我老汉如何。弄急了,大不了一拍两散,我走不了,你也得跟着陪葬!"老汉残忍地笑了笑,逼着端木殿主向街对面的梅园走过去。

    两人刚靠近梅园大门,大门便"吱呀"一声,主动地敝了开来。老汉稍稍犹豫了一下,便毅然决然地推攘着端木殿主走了进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