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丹师鉴定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丹师鉴定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端木殿主接过丹方扫了一眼,全身不由微微一震;"凝婴丹!八品顶级的丹方……"

    "殿主果然慧眼如炬!可知道它的药性和功效?"陆随风问道.

    "略知一二!此丹可助玄丹境巅峰者突破壁障,破丹成婴。"端木殿主话语急促,神情显得异常地激奋,散发着一种强烈的期盼和渴求。

    陆随风讳莫如深的笑了笑;"这是我特意为殿主挑选的丹方,只不知上面的药材……""一应俱全,并且有三组备份。据说此丹的成功率很低,所以你仅有三次机会。"端木殿主面带忧色地:"有几成把握?""看来殿主为这些药材耗尽了心血,做足了准备,为何时今日仍未炼制,绝不因为害怕失败这么简单吧?"陆随风疑惑地问。

    "唉!丹师界的水很深,同行间的猜忌倾轨十分严重,品级分划尤为严格,要请人代为炼制丹药,可谓比登天还难,通常都是自己潜心探索试验,至少须准备十组备份,才敢壮胆一试。"端木殿主沮丧地言道。

    "殿主对我有几成信心?"陆随风问道。

    "实话实说,不足一成!"端木殿主苦笑道。

    "呵呵!足也!"陆随风哈哈道:"冲着殿主这不到一成的信任,我势必以十成来加以回报。我也实话实说的告诉殿主,在我的丹道字典中早已将"废丹"二字抹去了!""什么?你是说……有十成的把握?"端木殿主嘴唇发抖地颤声道。

    陆随风不再言語,虚手一掦,眼前骤然呈现出一尊通体紫金的炉鼎,九条栩栩如生的紫金龙盘缠于鼎身之上,似欲托起炉鼎冲霄而起。

    "紫金九龙鼎!"端木殿主骇然惊呼;"这是天品顶级的炉鼎,炉鼎中的王者,巳有八百年没问世了。没想到竟会在你的手中出现,简有太不可思议了!""我是在一个妖兽的巢穴中发现的,品质还算是差强人意吧!"陆随风淡然地道:"炼制九品**应该还能挺住,再上一层同样逃不出炸炉的厄运。"呼!端木殿主实在没勇气再听下去了,以他目前的品级和修为连想想都会觉得心惊肉跳。忽然发现自已这尊视为珍宝的炉鼎,此刻骤然成了一堆不堪入目的垃圾。眼前的这小子太打击人了,才接触多久,神经就绷断了几根,照此下去肯定会被弄成脑瘫不可。

    "殿主还在等什么?"陆随风皱着眉头,提醒道。

    "哦!啊!"端木殿主幌然应声,急步走向石壁的一处,伸手连击了三下,接着便传出一阵扎扎声,整面石壁缓缓下沉,呈现出一幽深的洞穴。

    端木殿主看了陆随风一眼,陆随风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君子不窥他人之秘,洞穴中定然蓄藏着大力的珍惜药材,眼不见为之避嫌。

    不一会,端木殿主便从洞穴出来,石壁随之缓缓合上。

    "这里有四分凝婴丹的药材,本殿主只希望能有幸获得一枚,足也!"端木殿主凝重地将四份药材交到陆随风手中,深吸了一气,退过一旁。

    陆随风将另三份药材毫不客气的收入蓄物戒中,随检验了一下药材的品质和数量;七十二味药材皆是上品的珍稀物品,价值上千万金币。一旦炼制成丹药,就绝不是可用金币来衡量的了。

    炼制丹药的程序精密而复杂,一环稍错,一炉废丹。

    但,炼丹的境界越高,程序越少。可谓大繁致简,举重若轻。

    陆随风振臂一挥,七十二味药材飞扬而起,纷纷有序地悬浮于空中,像似被一团无形的气劲牵引着,缓缓地开始旋动,渐渐地,旋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肉眼巳难以分辨出任何形状,雾气蒸腾形了一团迷朦的雾罩,不时传出阵阵噝噝声响,像似药材被强力挤压时发出的声音,同时不断有无数碎屑渣粒从雾罩中纷纷洒落。

    端木殿主张大着嘴,几番欲言又止,眼中惊色连连,眼前的一切彻底颠覆了炼丹的所有程序和步骤。以他七品丹师的能力,单是提汲一味药材内的精髓液体,至少也得耗费二三个时辰,就这一个步骤也得用一周以上的时间。

    片刻之后,地上巳铺满了厚厚的一层碎屑药渣。陆随风的手势在空中不断的变换,雾罩的色泽逐渐变得一片碧绿,缓缓地移动到紫金九龙炉鼎的上端,雾罩倏地裂开一道缝隙,一缕缕碧绿青翠的液体,汨汨渗出,有若潺潺溪流般融入炉鼎……

    端木殿主凭着数十年的炼丹经验,一望便知这些碧绿青翠的液体,巳是提纯了的药材精髓,无论从品质和数量上,都足以惊倒一片顶级丹师。

    噗嗤!

    一团紫焰从陆随风的掌心喷薄而出,瞬间便将整个炉鼎团团的包裹住;熊熊的紫焰狂暴肆虐地燃烧……这是"武火"煎熬。约莫一时辰之后,紫焰逐渐地安静下来;仿佛一个温情的少女在轻柔抚慰。这是"文火"烹炼。

    时间在等待中点点的流逝,絲絲的紫雾从盘缠鼎身的九条龙口中袅袅飘升,淡淡药香弥漫开来,闻之浸人心脾。

    端木殿主的神情看上去越来紧张,额前佈满了细密的汗珠。炼丹巳接近尾声,越到最后的关头,火候的拿捏尤为重要,稍有疏忽势必前功尽弃,甚至还有炸炉之危。

    龙口中喷出的紫雾越来越密集浓郁,丹室内紫雾弥漫缭绕,渐渐汇聚于炉鼎上端,肉眼可见的形成了一朵莲花状。紫莲绽放开来,悠悠地盘旋着,缓缓地沉入紫金九龙炉鼎中,鼎身开始巨烈的震颤,发出阵阵轰鸣,有若九天龙吟……

    "起!"陆随风双手合十,口中突然暴出一声轻喝,一团紫光从炉鼎内迸发而出,爆出一声震耳轰响。

    良久,紫光散尽,虚空中静静地悬浮着两粒盈红如血的丹丸。

    陆随风拿出两只玉盒,抬手遥遥一招,两粒丹丸飞快地落入玉盒之中;"幸不辱命!请殿主鉴赏。"端木殿主深深吐出一口浊气,伸手小心異異地接过玉盒,神色肃然端庄地反复鉴别着丹丸的品质,从他震撼惊喜的神光中,不用说都巳得到了答案。

    "此丹巳无限接近九品的品质,纯度九成九,还是一炉两粒。堪称前无古人!"端木殿主收起一只玉盒,将另一只玉盒递还给了陆随风;"本殿主说过,只取一枚!"陆随风也不矜持,爽快地收了起来;"不知我的丹师鉴定是否合格?""呵呵!百分百!只可惜本殿主的权限只限于八品,所以只能委屈你了。"端木殿主手一掦,拿出一件绣有丹师殿标识的蓝色的锦袍,另外还有一枚金光烁烁勋章,勋章的金鼎内插着八株碧绿青翠的药草。

    这是八品丹师的身份标志,在整个东大陆只此一枚,也唯有陆随风一人有资格拥有,至高无上的权限足可号令整个东大陆的丹师界。

    这蓝色的锦袍却另有一说,算是端木殿主小小的居心;是龙渊丹师殿的长老服饰,先斩后奏地硬栽在陆随风头上。

    "这个……有什么义务和责任?"陆随风郁闷地问道;"我可是一个居无定所,ng迹天涯之人,生性不喜欢被束缚在一个地方。""呵呵!只是挂个虚名而已,没什么具体的义务和责任。不仅有固定的薪酬,每年还可分到可观的红利。唯一的责任,只要在外能承认是我龙渊丹师殿的长老,就足够了!"端木殿厚着脸皮耐心地解说道。

    "是这样呀!到是可以考虑一下。"陆随风想了想,只要不受限制和速缚,挂个虚名而己,还有可观的红利可分,何乐而不为。

    "陆长老!我观你们像是初来乍到,定然还未寻到合适的落脚之处吧?"端木殿主十分世故的改变了称呼,让对方坐实长老的名头。

    "殿主说得没错!我们来自天翔王国,今日方到龙渊城,人地生疏,一时还真没找到满意的居所。"陆随风如实言道。

    端木殿主哈哈一下;"我丹师殿的长老怎会连个棲身之地都没有,传出去岂非惹人笑柄。离此两条街,有我丹师殿的一处产业叫"梅园",隆冬,初春时节,满园寒梅傲雪绽放,赏心悦目,叹为观止。很适合做陆长老的府邸,意下如何?""听上去倒是充满了诗意画境,令人心动不巳。殿主如不为难,就看着办吧!"陆随风心中暗自窃喜,这端木殿主可真是个善解人意的主。

    "那就这样决定了!"端木殿主心情愉悦地拍板道;"有了凝婴丹,这段日子我会闭关冲击壁障,却不知有多少成功的机率?"陆随风展开心神将他体内的状态,仔细的探测了一番,全身气充盈,淡蓝的丹火鼎盛,只欠一契机,丹胎一触即碎。陆随风恭喜道:"殿主闭关不出一周,必然丹破成婴,脱胎换骨,重塑金身,问鼎八品丹师。""呈陆长老吉言!"端木殿主激动得有些失态,全身因过度的兴奋而微微发颤,目中有泪光闪动。他在这道关坎之上停留了整整十年,其间沮丧和幸酸有如滔滔江水,诉之不尽。陆随风没理由在这事上言过其实,因为很快便能加以印证。一扫患得患失的忐忑之心,随哈哈笑道:"走!出去将本殿的喜讯公佈于众。"殿堂内的人似乎都很有耐性,足足过去四五个时辰,竟然没一人离去。有的索性就地盘膝而坐,有的轻声低语的议论交谈……

    "都走了这许久,怎还不见出来?"紫燕有些担忧地道。

    "这才不过四五个时候辰,姐夫再是什么了不起的炼丹奇才,至少也得耗费几天时间。更何况炼制的还是八品丹药呢!"青凤叹了口气;"你看这些丹师不急不燥的神态就知道了。"青凤的话音方落,殿堂内便出现了一片骚动,所有人的视线都齐刷刷地投向一处过道口;端木殿主一脸红光的拉着陆随风的手,状似热切亲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