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丹师殿(下)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丹师殿(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一派胡言,耸人听闻!"端木殿主面色一沉,冷厉地斥道:"你认为本殿主可以随意忽悠的么?任你舌绽莲花,今日如不展示丹根火种,只怕是要留下了."

    "不就是一撮小小的火苗么?小子身上还真能挤出那么一星半点来。你看这是什么?"陆随风手指一点,虚空中骤然呈现出一点紫色的星光,忽明忽暗,闪闪烁烁,有若幽灵鬼火一般。

    "哈哈哈!这就是你所谓的丹根火种?只怕连一株药草也无法炼化,更别说练丹制药了。不过,的确还有那么一点点做丹师的资格,一点星火,毕竟也是火种。哈哈,哈哈哈!"端木殿主真的觉得很好笑,好久没这般痛快的笑过了,笑得有些老泪横流。满殿的丹师也被这点鬼火般的星光,惹得前仰后倒,哄笑成一片。

    噗!

    紫色的星光暮地炸裂开来,虚空骤然暴现千百颗紫光闪耀的星火,像似俱有灵性般的闪烁跳跃着,渐渐地汇聚合拢。轰!一声轻微的震响,一道眩目的紫火冲天而起,紫焰寸寸爆涨,足足窜起一尺多高。

    满堂笑声嘎然而止,一众丹师集体定格,俱皆張大着嘴,目透惊骇之色。丹根火种分为天,地,玄,黄,四个品级,皆由火种的色泽而定,品级越高,未来的成就越是卓越不凡。黄品火种的色泽通常为暗红色,火焰一寸,档次最为低劣,拥有者无论如何勤奋刻苦,终其一生也只能成就三品丹师。玄品火种的色泽白中泛黄,火焰二寸,练丹造诣可达到六品丹师的层次。地品火种的色泽黑中泛蓝,火焰三寸,终身成就可挤身九品丹王的境界。天品火种可谓举世罕见,色泽呈深紫,火焰五寸有余,足可问鼎丹圣之冠,普天之下稀如凤毛鳞角。

    紫火!每个人的喉头间都在狂呼;熊熊紫焰腾起一尺多高,真实不虚的天品圣火。天啦!有生之年竟能目睹天品圣火的真实存在,当真死而无憾,不枉此生了。

    "姐夫的丹根火种竟会是天品圣火,凤儿这次真的被惊到了。"青凤拍了拍胸脯;"未来的丹圣啊!凤儿以后有福了。嘻嘻!"陆随风虚掌一翻,紫焰顿收。

    青凤的话音将一众丹师们从无尽的震撼中唤醒过来,几十双目光齐刷刷地同时投向陆随风,似要将其撕裂分解,一探究竟。

    "咳咳!这个……年轻人,你可知道自己的丹火是什么品级?"端木殿主竭力的掩饰着内心的震撼,神色一霁,和风雨地问道。

    陆随风闻言再次一楞,自己的紫火是由三昧真火繁生而成,的却不知道丹火也有品级之分,而自己的紫火又属何种品级?

    "以殿主之见,应该是什么品级?""呵呵!这个以后再说!总之,以你的现在的丹火品级,的确有资格问鼎高品区域。不过,却不知你练制丹药的火候到了什么程度?"端木殿主实话实地道,对方虽俱有举世罕见的天品圣火,但练制丹药经验技巧和学问博大精深,却不是如此年纪所能撑握和拥有的。但,不论最终的鉴定如何,他巳决定不计一切的要将这小子留下来。开玩笑!岂能让一个未来的丹圣,生生从自已的眼皮下溜掉。

    "殿主言之有理!高品丹师又岂是寻常的阿猫阿狗可随意问鼎的?"陆随风边说边随手拿出一个玉盒;"小子这里曾练制了一枚丹,还请殿主屈尊鉴赏!"话落,屈指一弹,玉盒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缓缓地朝端木殿主飞去。

    玉盒不偏不倚,稳稳地落在端木殿主手中。玉盒轻启,一缕药香飘溢而出,倾刻满堂生香,闻之心神一振,顿觉全身如沐春阳,气机蠢蠢欲动……嗅之都有如此功效,足见此丹品质定然不凡。

    丹呈r黄色,通体晶莹剔透……端木殿主双目精光烁烁,反复细致地鉴别此丹的品质。良久,才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神情凝重地宣佈道:"此丹名称不详?却无限接近八品丹药!"嘶!满堂皆是吸气之声;此丹果然不凡!

    "这不是我前几日吞服过的雪凝丹么?"青凤惊呼道:"姐夫真小气!才一人一枚就草草将打发我们姐妹了?真没风度!"这丫头怎么说话的?糖果吗?这可是有价无市的雪凝丹八品呀!几十双无尽鄙视的目光愤怒地甩向青凤。

    "雪凝丹?怎沒听说过?"端木殿主惊疑地问道。

    "呵呵!闲来无事,自创的,难登大雅之堂。让殿主见笑了!"陆随风不以为然地咳咳笑道。

    刷!满地眼球乱滚;竟敢善创丹药?这廝还是人么?

    端木殿主目瞪口呆,这小子是糊涂菜鸟,还是丹道奇才?

    "这个……殿主!小子是不是有资格鉴定高品师了?"陆随风问道。

    端木殿主点点头;"当然!不知你想鉴定什么品级?""就九品吧!小子想挑战一下自身的潜力。没什么问题吧?"陆随风豪气干云地道。

    "有问题!"端木殿主指了指自己胸前的丹师勋章;"我虽尊为一殿主,却只是个七品丹师,丹道修为和鉴别能力仅止步于八品。所以,本殿的最高鉴别权限也只能在八品丹师的范畴内。九品之上的丹师鉴定须在丹师城总殿进行。""是这样呀!那丹师城总殿在什么地方?"陆随风好奇地问,惊觉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太过有限,时常被人弄得一头雾水,甚感郁闷之极。

    "呵呵!丹师城总殿远在中央大陆,离此有数万里之遥。在每片大陆最强盛的五个国度上,我们都设有分殿,殿主的品级都是同等的七品丹师。"端木殿主不厌其烦地耐心解说道。

    "有点意思!以后有机会定要去丹城总殿见识一番。"陆随风不无遗憾的叹了一声;"即然来到了这里,总不能空空而回,好歹也等弄个高品丹师的身份回去。一介素衣白身的日子,实在是令人有些举步维艰啊!""那还等什么?即刻就去丹房,本殿主要亲自见证一位八品丹师的震憾问事。"端木殿主一脸期待,有些迫不急侍地摧促道。

    殿主降尊,亲自为一个名不見经传的小子鉴定品级,一众丹师皆露出不可思议的惊疑之色。尤其是那位五品丹师的中年女子,脸色变得一片苍白,心中七上八下,甚是忐忑不安,那天品圣火巳令她震憾得大脑发麻,这小子如再真的问鼎了八品丹师,那自巳此番算是真的死定了。有眼无珠呀!自己也平时识人无数,从未看走过眼。今次却在众目暌暌之下,对一位八品丹师极尽鄙视加以羞辱,并且还喝令护卫将其擒下,准备施以重惩。她忽然发现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射在自己身上,那些眼神中充满了无尽同情,怜悯和深深的黙哀……

    丹房位于地底十米之下,属于端木殿主的专属区域,除他本人外,没人可以善自出入。陆随风跟着他拾阶而下,小心異異的穿过了几道机关密门;不就是一间丹房,至于弄这般神神秘秘,机关重重,如临大敌一般。

    陆随风一路嘀咕着,眼前呈现一道厚重的金属门,端木殿主在门旁一处石壁轻按了一下,随着轰隆隆一阵巨响,厚重的金属门应声缓缓开启。

    一道眩目的强光令人双眼难睁,良久方能重新视物,仿佛置身一座豪华的宫殿,四围的石壁上都高低参差的镶嵌着无数颗拳头大的珠子,绽放出晶莹璀璨的辉光。其间都每一颗珠子都价值连城,令人颠狂。

    石屋内的面积约有二百平方米,分为两个区域,生活起居区和练丹制药区,各个区域的功能器俱一应齐全。端木殿主时常在此一呆就是三月半年,人们只看见丹师人前光鲜尊荣的一面,殊不知这后面的寂寞和艰幸,非常人所能煎熬。

    "地品上阶的炉鼎,炼制八品丹药应该没什么问题吧?"端木殿主見陆随风皱了皱眉,心中不由得一紧,据他所撑握的数据,至少有五成的炸炉危机。

    陆随风用手指弹了弹炉鼎,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响,其间有絲絲杂音环绕,随即不置可否的一笑,并未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举目在四周扫视了一下,答非所问地道:"这屋里应该还另有暗室吧?""何以见得?"端木殿主眼底掠一抹惊色,这小子是如何知道的?太诡异了!

    "这丹房内至少该有一间药库吧?否则,也太不咐合常理了,如此简单的事还用得着费心猜么?"陆随风搖摇头,鄙视地瞥了对方一眼。

    "咳咳!这个……哦!还没请教尊姓大名?"端木殿主郁闷地道。

    "陆随风,十八岁!年龄虽大了些,但潜质还是蛮大的,有大把的升值空间!殿主认为呢?"陆随风边说边在石壁上东敲敲,西磕磕,似在寻找暗藏的药库。

    这小子竟连二十都不到,如此年轻的八品丹师,纵算在中央大陆也找不出一个,拣到宝了,绝不可失之交臂。

    陆随风自然知道对方此刻在瞎着摸什么,总之不算是一件坏事,洒然一笑道;"我这有张丹方,殿主看看这里的药材是否齐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