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丹师殿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丹师殿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龙渊城不愧是古老的名城皇都,入城费都人均一金币.

    整洁宽广的街道四通八达,陆随风领着众人在这坐佰生的城市游荡了三四个时辰,仍未寻到一个满意合适的落脚之处。

    青凤忽然指着街对面的一栋建筑物,惊喜地叫道:"丹师殿!"陆随风随声望去,但见一栋风格异样塔状阁楼,楼高五层,顶端之上高耸一个炉鼎标致,鼎内插着十株碧绿青翠的药草,株株昂首遥指天穹。

    "那是丹师殿的標致,每株药草皆代表一个品位。"青凤凭着传承记解释道:"择日不如撞日,姐夫,现在就去过去弄个丹师身份,日后行事定会方便许多。"青凤所言颇有些道理,陆随风上一世本就师出丹器门,今世再入丹道也不是桩大惊小怪之事。更何况,有了这重尊崇的身份,总是利多弊少,日后也可以省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于是不再犹豫,径直朝街对面的丹师殿行去。

    丹师殿的大门两侧,标杆似的立着两个彪形大汉,虎势熊威,均有玄帝境的修为。连卑微的看门护卫都具有这般实力,足见丹师殿的根基定然不可小窥。

    "站住!"陆随风一行人被两个护卫挡驾了,通常出入丹师殿的人,都是俱有相当身份背景的人物,以及前来鉴定丹师的身份的人,其余闲杂人等一律拒之门外。

    "我等是前来鉴定丹师身份的,为什么不让进去?"青凤怒斥道。

    护卫打量着这群其貌不揚,衣着寒碜的年轻人,满脸写着不信之色。丹师是个烧金币的职业,就凭这身衣着打扮就不是有料的主。见过无数前来鉴定丹师的人,至少都在四十岁之上,从未见过如此年轻的鉴定者。

    "休要在此无理取闹,没人敢在丹师殿门前寻衅滋事!""你这是以貌取人,狗眼看人低。"青凤眼中青光一闪,意欲发飙,幸被一旁的紫燕及时出声阻止,这才稍稍平息下来。

    "两位大哥!凭经验办事有时会害死人的。如我真正前来鉴定丹师,而且还是鉴定高品丹师,而你们又强行拒之门外,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后果?"陆随风随手掏出一把丹药,品质都不低;"还认为我们是事寻衅滋事的么?""这个……你真是来鉴定丹师?"护卫见状,眼皮不由跳了跳,能随手掏出大把丹药的主,又岂会是平庸等闲之辈?口气顿然一变;"如果真是这样,有规定,只能携带两人入内。其余人等仍须留在门外。"陆随风通情达理的点点头,对这个规定表示认可。随让众人在门外等候,只带着紫燕和青风二人径自走进了丹师殿。

    殿内漾溢着淡淡的药香,闻之令人神清气朗,心神为之一振。举步踏在玛瑙石铺就的殿堂地面上,犹似踩在大把的金币上。玛瑙石珍贵而稀有,可谓是寸石千金难求。如此奢华的装饰,丹师殿的富有由此可见一斑。整个殿堂不算宽敞,却豪华得令人乍舌。连待客的坐椅都是圣阶妖兽皮所做就,极尽奢侈。

    殿堂内大致分为三个区域,各个区域皆有标识;一至三品的丹师鉴定区称为低级,四至六品的丹师鉴定区称为中级,七至九品的丹师鉴定区称为高级。

    一位四十左右,风韵极佳的中年女子,迎面向陆随风三人似笑非笑的走了过来;"从未见过如此年轻的丹师鉴定者,真是开了本殿的先河。不知是三位中的那位?请随我来吧!""是我!"陆随风淡然地应道,抬眼望了望中年女子胸前悬挂着的勋章;上面刻着一只炉鼎,鼎内插着五株药草。按照青凤的说法,这中年女子应该是位五品丹师,这枚勋章就是她的身份标识。

    "年轻人勇气可嘉!不过依我的经验,应该再潜心锤炼十年,前来鉴定的把握要大上许多。不该如此燥过急,无端打击磨灭了自己的信心。"中年女子语重心长的教导道,忽然发现对方并未跟随着自己前行,而是朝着另一个区域走去,不由得啼笑皆非的劝阻道:"年轻人!你的鉴定区域在这边。"中年女子指着一至三品的低级区域标识,提高声调叫道。

    "这不是七至九品的高级区吗?"陆随风同样指面前的标识问道。

    "不错!可跟你有什么关系?"中年女一脸不屑地道:"那区域只怕你终其一生,也难以问津。""那我的确是没走错地方!咦!这么重要的区域怎会连个人都没有?"陆随风四下张望,不断地叫道:"有人吗?有人吗?……"疯了!这小子不是脑子进了水,就是来滋事捣乱的!

    "大胆!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竟敢这般大呼小叫,简直不知死活!"中年女子恼怒地喝斥道。

    "哦!有规定不许鉴定高品丹师吗?"陆随风面色一肃,沉声问道。

    "这个……倒是没有!不过,你可有丹师的身份勋章?"中年女子指了指胸前的勋章标识,一脸鄙视的冷笑道:"连最低级的丹师身份都没有,有什么资格问鼎高品区域。简直就是个地地倒倒白痴,疯子!""你丹师殿可有规定,没丹师身份就无权问鼎高品区域么?"陆随风仍是不温不火地问,似乎句句在理,一派气定神闲,云淡风清的模样。

    "哼!少在这里强词夺理,分明是在胡搅蛮缠。无耻之人本丹师见得多了,但像你这种不知无耻为何物之人,还真是举世罕见。简直无可救药!"中年女子被对方气得嘴唇发抖,全身微微轻颤;"来人!将这无耻之徒拿下!"二人在殿堂内一番争执,像似惊动了整个丹师殿,没多大一会功夫,空旷的殿堂中巳出现了四五十个胸前挂着丹师勋章的人,人人的脸上都写着愤怒和鄙视的神情。

    "那里来的毛头小子,敢在丹师殿撒野?""听说这小子是来问鼎高品区域的,不会是在梦游吧?""也许是中了什么邪吧?否则怎会做出这种如此荒唐行径来!"青凤听不下去了,凤眉倒竖,眼中青光暴闪,巳到了发飙的边沿。紫燕捏了揑她的手,示意她莫要冲动,且耐心看下去。

    四个尊者修为的护卫,气势凌例地齐齐向陆随风逼迫过去,强大的气机威压牢牢地锁定对方,意欲迫使对方束手就擒。眼前的这只小虾米,对这些尊者而言真还不屑出手,有辱武者的清誉。

    对方的身形忽然变得虚浮模糊起来,时聚时散,变幻不定,强大的气机威压不断地扑空,始终无法真实的锁定对方身形。当作这许多丹师的面,四个尊者竟无能让一个小虾米束手就擒,这脸算是丢大了。一怒之下,四尊者动真格的了,准备亲自动手拿人,然后好好的将其折磨一番。

    四尊者几乎同时跨步冲向陆随风,相距一米,四只大手巳闪电般递出,似欲一举将这小子擒住。

    噗嗤!

    四尊者的手像似一下插入一团泥潭沼泽中,欲进不能,骇然中欲抽手拔出泥潭,却被一团绵柔的气劲牢牢的裹缠住,无论如何使力也能动弹分毫。

    这诡异的一幕,令在场的众丹师们膛目结舌,惊疑万分;四个堂堂尊者竟然对付不了一个其貌不掦的毛头小子,甚而连对方身都挨不着,还弄得个个面红耳赤,青筋鼓涨,丹师殿当真是颜面无存。

    "住手!"一声如雷的暴喝震蕩殿堂,众皆两耳轰鸣,纷纷随声举目望向通住殿堂二层的楼道口;一个六旬开外老者,身着淡蓝长袍,举手投足间尽显上位者的气势威压,令一众丹师纷纷躬身施礼;"端木殿主!"陆随风一声冷哼,四尊者全身如遭电击,跌跌撞撞的向后暴退七八步才堪堪稳住身形,一脸惊骇,羞愧。

    端木殿主一道眼风扫向陆随风;这小子年轻得一塌糊涂,竟能不动声色的震退四个尊者修为的高手,而且还口口声声要问鼎高品丹师,眼前所见完全颠覆了以往的认知。眼底不由透出一抹惊疑之色。

    "以貌取人,失之公允。眼睛所见也未必是事物的真像。"陆随风朗声道:"不就是一次普通的丹师鉴定么?竟然弄出了这么大动静和阵容,连殿主大人也惊动了,不觉得有点小题大作吗?""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能不能先展示一下你的丹根火种?"端木殿主神色一肃,咄咄逼人地提出了一串问题。

    "殿主的口吻似在审询罪犯,我乃清白之身,拒绝回答。"陆随风歪歪嘴,嗤之以鼻。

    "放肆!这里是丹师殿,你一介素衣白身,不展示丹根火种,如何鉴定丹师资格?你不会连这最起码的常识也不知道吧?"端木殿主振振有词地喝斥道。

    陆随风闻言微楞了楞,这丹根火种之说还当真是第一次听说,书中怎么没有记载,或是自己忽略遗漏了?不由得下意识的抬眼望向一旁的青凤。

    "这丹根火种便是与身俱有,蓄于体内的一缕灵火,称之为丹火。也是能否成为一名丹师的标识和资格,千万人中难觅其一。"青凤解释道。

    "明白了吧!连这小丫头都知道,你这前来鉴定丹师之人却一无所知,岂非荒唐至及?"端木殿冷笑连连地讥讽道。

    "这样呀!"陆随风幌然道:"谁说我不知道?只是名称叫法不一样而已。就像自己的老婆,可以叫夫人,也能叫妻子媳妇什么的?""哦!还有另一和名称叫法?当真闻所未闻,不妨说来听听?"端木殿主心生好奇地道。

    "三昧真火!乃是集天地灵气在体内孕育而成的一种灵火,非但可以练丹制药,还能练器制刃。没听说过吧?"陆随风咳咳地冷笑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