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齐聚绝峰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齐聚绝峰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陆随风点点头,知道青凤所言非虚,再未继续问下去,随即掏出两粒晶莹如玉般丹丸递给两女;"你二人方才晋级,体内气机虚浮不稳……"

    "啊!"青凤捧着晶莹剔透的丹丸,贪婪地吸吮着;"竟然是八品丹药"雪凝丹",姐夫你怎会拥有这稀世罕见的丹药?而且出手便是两粒,你不会是丹师吧?""呵呵!也是,也不是!"陆随风含糊其词地道。

    青凤没听懂,什么也是,也不是?"姐夫能不能说清楚点!做丹师的先决条件是须生而具有丹根火种,这类人通常在千万人中也难寻到一个。所以,丹师这个职业,在人类社会中可是非常稀少和倍受尊崇的。""凤儿你从未踏入过人类社会,怎会比我知道的还多?而且还如此详尽,不会也是传承记忆中带来的吧?"陆随风颇感惊讶的望着这只凤,自已还真是小看了她的那些奇妙的传承记忆了。

    "哼!鼠目寸光,小看凤儿了!"青凤嘟着嘴,幽幽地报怨道。

    "好了!凤儿别生气,听不出我那是在夸你么?"陆随风报歉地笑了笑;"其实我并不是什么丹师,但这雪凝丹的确是我亲手练制的,我身上还有不少,只是做为了不时之需而已。至于丹师什么的,我并不在乎。""错!简直错得离谱!"青凤恨铁不成钢地蹬着脚;"你可知道一个丹师,在人类社会中的份量有多重,更何况一个能练制八品丹药的丹师,可谓是有如凤毛鳞角,整个东大陆只怕也难寻出一个。无论走到何处都会畅行无阻,倍受关注和尊崇,可以免去许多不必要的骚扰和麻烦。你还觉得这个身份还可有可无么?"青凤说到最后,忍不住大声的咆哮起来,震耳欲聋。

    "停!我知错了!"陆随风高举双手叫道,这只凤说起来一套一套的,简直比那些久经沧桑的老江湖还要世故,当真令人再次的刮目相看。

    "这就对了嘛!有机会就去丹师殿鉴定一下级别品位,让我们也跟着沾点光。"青凤老气横秋地说道,低头看了看手中捧着的丹药,笑容顿然绽放开来;"姐!我们走,得尽快去巩固一下修为。"话落,一声凤鸣,两道青光冲天而起,直向高耸入云的千年梧桐树上的凤巢,电射而去。

    云家姐弟和欧阳无忌三人,可谓是一路浴血搏杀,巳完全记不清斩杀了多少只妖兽。临近峰顶时,迷茫的浓雾尽消,远近的景物清析可辨。兽吼之声也随之隐去,再也没有遭到任何妖兽的攻击。距峰顶百米处仿佛是一道分水岭,眼前一片郁郁葱葱,林木苍翠欲滴,宁静而详和,再无絲毫的血腥味和暴戾的气息。

    "少爷!""老大!"三人跌跌撞撞的攀上峰顶,但见陆随风独自一人,昂首望向高耸云端的千年梧桐树,唯独没见紫燕的身影。三个人的心顿时提了起来;紫燕不会真出了什么事吧?

    "你们都来了!没人受伤吧?"陆随风闻声转过身来,一脸神清气爽之色,并未发现一点伤感悲痛的情绪。

    "紫燕姐呢?"三人几乎同时关切的出声问道。

    陆随风抬手指了指身后的那株高耸入云的梧桐树;"在上面!"怎么回事?三人齐齐昂首向上望去,一眼只能看见大半节树身,剩的部分云雾缭绕,根本难见其真容,众皆露出询问的神光。

    "都别胡思乱猜了!"陆随风見三人全身浴血,状极狼狈,不忍再吊胃口,便将紫燕和青凤签约的事,从头到尾地叙述了一遍。至于裙衫暴裂,玉体横呈的那段情节,自然忽略不谈了。这种美妙的桥段,只能永远藏在自己心里。

    三人闻之惊叹连连,唏嘘不巳,同时为紫燕机缘深感庆幸。

    "如此说来,这座孤峰便是这妖兽的地盘了?"欧阳无忌一想到这一路的血腥博杀,心里中火起,悲愤不巳。

    "小舅子怎么说话的?这可是紫燕姐的契约伙伴,而且还是高贵的凤之一族,你妖兽,妖兽的叫,如被她听去,你自己想想会是什么后果?"云无涯冷笑地提醒道。

    "是呀!胖子以后说话可得当心了,这只高傲的凤可是拥破虚境的修为,到时还真没人能救得了你。"云无影故意打了个冷噤,唏嘘道。

    "不会吧?除非她也与你一样,是个暴力……"说漏嘴了,欧阳无忌捂住嘴,脚下立即展开凌波微步,斜斜滑步,意欲逃窜,结果还是迟了半拍,啪!的一声脆响,胖子就地转了三个圈,大脸上留下一个小掌印。还是对方手下留情,否则还会吐出几个大牙来。

    "口误,纯属口误!下次一定不会了!"欧阳无忌揉揉脸,火辣辣的,没点痛感,心里却是喜滋滋的,希望对方照原样再来一次,这胖子可真够贱的了。

    "哼!那只凤可不会像我这般仁慈!"云无影冷哼道,这话欧阳无忌还真听进心里去了,暗暗提醒自己千万另犯这种可怖的错误。

    "又有人上来了!"陆随风望着山峰下的丛林,淡淡地说了一声。

    "除了白家的那三位老祖,不会再有其他人能到达峰顶。"云无涯冷声道。

    "看来这三个老傢伙还真有几分真材实料,竟然也能一路杀到这里来。"欧阳无忌由衷的赞了一句。

    "不要轻视任何一个对手,否则先倒下的一定是自己。"陆随风对三人慎重地告诫道。

    一双枯瘦的手攀上山峰边沿的一块岩石,接着冒出一张满面血污的脸,双目神光涣散,竭尽全力艰难地翻上岩石,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彼此的情形和状态大致相同。从三人伤痕累累,满身血污的模样看来,巳被这些山林妖兽折腾惨了,这一路上浴血博杀,九死一生才侥幸杀上山顶。这些妖兽都具有玄丹境实力,一对一,只能成为妖兽的腹中餐。三人联手都弄这副凄惨的模样,可见玄丹境妖兽的强大和恐怖。

    令三人更震撼的是山峰上的这几个年轻人,像似比他们早到达了多时,虽也有几人全身血迹斑斑,看上去却乃显得精气充盈,神彩奕奕,没一点受伤的样子。难道他们所经的区域,妖兽的层次低了许多,运气真够不错。无论如何,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自已三人此刻巳是全身受创严重,精疲力竭,连根小草也无力折断。对方此时如趁人之危,只须走上前来,在每人的身上轻轻的踏上一脚,自己三人势必倾刻陨命,绝无絲毫存活的机会。

    这些年轻人还在等什么?难道还想等我们这几个老傢伙恢复玄力,再公平一决?世上有这种蠢蛋么?

    世事还真是难料,这次真被他们给瞎猜对了,非但如此,对方竟然还派人送过来几粒疗伤丹药。没多大功夫,三人全身伤痛顿消,体内玄力开始凝聚,衰竭的气机逐渐活跃起来,足见这些丹药的品质不凡。三位老祖没时间继续探讨寻思考下去,各自屏除杂念,希望尽快恢复全身玄力,才有足够的能力应对后面将会发生的事。

    陆随风行事为人皆在心中的一念间,这一念的生发,凝聚着他两世潜心修行的精髓,而非毫无是非黑白的任性之举。他对善恶的理解,只会站在自已的高度和角度去判定,绝不会随波逐流的去咐合认同。所谓可怜之人,势必有可恨可恶之处。可恨之人,也未必十恶不赦,一无是处。是非善恶的界线,完全取决于个人所处的方位和角度。至少陆随风是这样认为的。

    尽管白家之人行径卑劣无耻至极,令人深恶痛绝。但眼前这三位老祖的身上,却有着一股凛然正气,并非低劣下作之辈。此番重新出山问世,一心只为了维护家族的尊严和荣誉,对家族的所作所为并不知情,完全是受了蛊惑。所谓不知者,罪不至死。所以,他们此刻还能好好的活着。并且还得到了对手无私援助,重新拥了一战的能力,这对一个武者而言,绝对是一种极大的尊重,虽死而再无憾也。

    片刻之后,三位老祖相继调息疗伤完毕,用一种迷惑的目光审视着眼前的这几位年轻,心下暗忖;异地而处,自己这些老傢伙将会如何处置?虽不至落井下石,趁势将对方轻松抹杀,却也不会对敌伸出援助之手。没人会去做这类养虎为患的事。

    "三位老果然修为深厚,受了如此重创,这么快便巳恢复如常。"陆随风悠然的说道,面对重新站立起来的三位罕世高手,没一点惊惶不安的感觉。

    "呵呵!几位高风亮节之举,令老朽几人感佩!不过,对敌人的怜悯,就是对自已的残酷。接下来,老朽不定会将你们无情的宰杀?""我等非心慈手软的善良之辈,更非自视清高的迂腐之人。该出手时,会不择手段的致敌于死地,绝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机会。只问该不该杀?"陆随风眼中杀机一闪;"比如对待你白家的那些强取豪夺,欺男霸女,丧尽天良的的族人,见一个杀一个,绝不姑息手软。""哦!我白家如今巳沦落到如此无耻不堪的境地?""我等巳有五十年未过问世事了!""难不成被那些小辈蛊惑了?不分清红皂白的助恶为患!"三位老祖相互看了看,似乎巳意识自己几人被家族之人给蒙骗了,脸上皆显出恼怒之状。陆随风借机将白家在千叶城的所作所为,以及白家此次如何意欲霸占桑家产业,欺凌寡妇,强逼弱女为卑为妾……直听得三位老祖眉发倒竖,怒不可竭。

    "更何况,以三位老祖的实力修为,还不至令我等害怕到编造谎言来逃避的地步。"陆随风加重语气道:"二个玄丹境初期,一个玄丹境中期,还不足以对我们造成威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