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约战飞云岛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约战飞云岛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千叶城的东大街不算繁华,却也是店铺林立,酒楼客栈比比皆是,颇为热闹.而整条街的产业几乎都归于白家的名下。

    白家挑战失败后的赔偿,便是将这条街的产业作为抵押。白月狼此刻正在一家丹器阁的门前,指挥着白家弟子匆忙的搬移着贵重物品,并不知道自已的家族已绑架了曲无心,更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也已成了对方捕捉的猎物。

    “请问公子!这家丹器阁是要搬家啊?”云无涯行至丹器阁的门前,指着那些正在搬运物品的人,向站在一旁嚷嚷的白月狼询问道。

    “这关你什么事!快走开,没看见本公子正忙着。”白月狼十分不耐地横了云无涯一眼,白家输了挑战赛,连着整条街的产业都抵押了出去,心里烦闷憋屈得慌,直想寻个人来出出气。

    上下打量了一下云无涯:“听口音,你不像是本地人,从外地来的吧?”

    “公子眼力不凡!我确是刚到贵地,手头有点紧,不知这家丹器阁是否还收购兵刃?”云无涯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有兵刃要出手?是什么兵刃,何种等级?”白月狼的白眼仁一翻,顿感兴趣地问道。

    “是祖上传下来的青虹剑,据说是天阶初品,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云无涯十分憨实地道,“唉!听说这家丹器阁在千叶城十分有名,想来鉴定一下,价格合适的话就卖了。没想到竟然搬家了,算了!我还是去别家看看吧!”说完就欲转身离去。

    “站住!”白月狼轻喝一声,“刚才你说什么?祖上传下来的的青虹剑,还可能是天品初级?”

    云无涯闻言点点头,将手中从用布严实包裹着的长剑紧紧捂在胸前,一副怕被人抢走的模样。

    “拿出来看看!我是这家丹器阁的主人,我给你鉴定一下真伪,如真如你所说的天阶初品,本公子会给你一个好价格。怎么,不相信我的眼光?”

    白月狼骚包样的挺了挺胸,优雅的理了理身上的锦衣华服,摆出一副行家老手的姿态:“这年头坑蒙拐骗的人多得去了,从未有人逃得过本公子的法眼。”

    “那是!一看公子就非等闲之人,法眼如炬,自然一眼便能辨出真伪,只是......这大街上人来往返,这么嘈杂,好像不太方便吧!”云无涯四下张望,神情显得颇为紧张,将手中的剑抱得更紧。

    “这样呀!说得也是,那我们找个偏静的地方看看?”白月狼阴阴地笑道,一双白眼仁不停地上下翻动,心下寻思着,这外地人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常人,一脸人畜无害的憨实样,神情这么紧张,难道他手中的东西真是祖传之物?天阶呀!貌似整个家族也拿不出几件来,如真是天阶初品的青虹剑,那可是天上落馅饼,玩大发了。强压着内心的狂喜,杀人掠货这类事以往也没少干过,更何况还是一个外来的傻帽,简直是小菜一碟,手到擒来的事。

    领着傻乎乎的云无涯朝着丹器阁旁的一条偏静小街行去,见四周无人,白月狼便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这里很安静,不会有人打搅。”

    云无涯四下看了看,偶尔有一两个路人匆匆而过,的确十分偏静,很适合杀人掠货,白月狼这厮此刻已心生歹意,正做着春秋美梦,却不知已然大祸临头。

    “这可是祖传之物,公子务必小心鉴定才是。”云无涯将手中包裹着的剑有些不舍地递了过去。

    白月狼欣喜地搓了搓手,tian了tian嘴唇,刚伸手接过云无涯手中的剑,便觉后脑猛遭重击,连哼都没哼出一声,两眼一黑便晕了过去。

    欧阳明月一脸杀气的立在他身后,迅速用一个布袋从头到脚地一罩,动作十分利落,柳眉扬起,狠狠地朝布袋踢了一脚:“这厮就交给你了。”

    云无涯点点头,拾起地上的剑,同样猛踢了布袋一脚,冷声道:“就凭这货也想杀人掠货,白家就没一个好东西,真想一刀斩了他。”

    “这厮现在可是我们手中的砝码,还得好生保护,千万别弄死了。”欧阳明月提醒道。

    云无涯伸手将布袋夹在腋下,与欧阳明月一起,几个起落便消失在偏静小街的尽头。

    陆随风硬是有意当着白家家主的面,将刚到手的东大街产业,转手便以低廉的价格出让给千叶城中的另一家大势力,直气得白家家主双目喷火,差点口吐鲜血。摆明了是有意为之,赤裸裸的侮辱,你白家不是很牛么,抓屎抹你的脸,此刻也得忍气吞声,事后想怎么着,上下高低,曲家绝不含糊退缩。

    白家家主本想搬出人质的砝码来胁迫曲家就范,谁料想陆随风根本就没给他这个机会,快刀斩乱麻的就将到手的产业转让了,弄得白家家主一时手足无措,有些转不过弯来。

    “你曲家当真想与我白家硬磕?”白家家主寒气森森地道。

    “呵呵!众所周知,你白家做事从不留余地,欲将我曲家逼入绝境死胡同。我等只是不甘坐以待毙,绝地反击,宁可玉碎不为瓦全,大不了鱼死网破,一拍两散。”陆随风一脸淡然,毫不在意地道。

    “不知你曲家小姐,曲无心可在?”白家主终于忍不住抛出了最后的底牌。

    意外的,陆随风闻言并无惊色,淡淡的笑道:“不知你白家的大公子如今可安好?”

    白家主闻言愣了愣,随大惊失色地叫道:“你......你们竟敢劫持我儿白月狼,简直是胆大包天,不知死活。”

    “哼!你白家敢做初一,我曲家自然敢做十五。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都不放过,枉称千叶城第一大世家,简直猪狗不如。”陆随风声色俱厉地冷斥道。

    “这白家做得也太过分了,如此下三滥的手段也使得出来,真是看走眼了。”

    “曲无心是个好姑娘,根本不谙武道,竟连一个弱女子都要伤害,这还是人么?”

    “台上输了,台下玩阴的,白家真不是东西。”

    周边之人都是白家特地请来为挑战赛作见证的人,个个有头有脸,皆非省油的灯。听闻白家劫持了一个弱女子,尽皆愤愤然,鄙视不已。

    白家主此刻已是脸红筋涨,满面羞愤,见群情激奋,纷纷责难,直气得浑身微微颤抖。

    “你曲家又是什么好东西,难道我儿白月狼不是被你们暗中劫持的吗?少在这里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如不尽快交出我儿白月狼,誓必血洗你曲家。”白家主恶狠狠,杀气腾腾地吼道。

    “不错!白月狼的确在我们手中,想要交出去也很简单,放了曲无心,白月狼也会毫发无损地回到你身边,这完全取决于你白家的选择和态度。”陆随风并未因对方的恐吓而有所惊惶知措,针锋相对地道。

    白家主闻言沉吟了一下,然后果决地道:“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否则,一拍两散,老夫有的是儿子,你曲家却只剩下曲无心一根独苗,何去何从看着办。”

    陆随风无尽鄙视地摇摇头道:“双方人质互换,本是一桩很简单正常之事,你白家却要节外生枝,厚颜无耻的添加什么条件,真不知这第一大世家的名头是如何搏来的?说吧!有什么话一次性说完,我很忙!”

    “我白家要再次向你曲家挑战,各方再派出三人应战,不死不休!”白家主面目狰狞地道。

    “就这些?我不知道你白家暗里雪藏着什么高手,不过还真没吓着我。你要战,那就战!决战前必须先交换人质,届时,再各凭手段,生死相搏。”陆随风豪气冲天地道,“时间地点由你定,我曲家奉陪到底!”

    “好!有种!时间,三日后的午时,地点,飞云岛。可由千叶港乘船,五个时辰便能直达飞云岛。各位届时如有兴趣不妨上岛一观,也可做个见证。”白家主一扫适才的沮丧之气,一脸红光,神采飞扬的朗声道,似对飞云岛之战信心满满,胜券在握。

    “据说白家雪藏着玄丹境的顶尖强者,如真是这样,曲家可就有难了。”

    “无论谁胜谁负,必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旷世之战,错过了必会抱憾终身。”

    “不错!巅峰搏杀,难得一睹,不如我等联袂上岛,一睹玄丹境强者的风采。”

    千叶城中的一众头面人物,兴致勃勃地热议,对未来的飞云岛之战怀着满腔的期待。

    曲家庄园,一栋精雅的阁楼内,大姑陆青逸双眼红肿,泪仍不停地流淌。不过,已不再是忧伤的泪水,劫后重逢,紧紧拥着刚刚回归的曲无心,满面尽是惊喜交加的热泪。

    “娘!我没事了,白家也没敢将我怎样。”曲无心安慰地道,并未因这惊心动魄的劫持事件而显得失魂落魄的样子,神情十分平静,清澄的神光中反而多了几分成熟的气息。

    白,曲两家,履行了事前的约定,交换人质的过程中也未再生波澜,只是再次敲定挑战的时间和地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