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卑劣劫持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卑劣劫持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枯瘦老者满含着浓烈杀意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云无涯,全身陡然一震,嘶哑地怒吼一声:“万流归宗!”仿佛地裂山崩,一蓬青光从体内喷薄而出,托起枯瘦的身躯缓缓地升上虚空,双手握剑,青色的电光在剑身上不停地跳跃,闪烁。

    “惊天一击,霹雳三连斩!”

    剑上青光暴涨,轰然斜劈,横切,竖斩,一气三剑连击,快若奔雷电闪,令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唯有硬抗三剑叠加的威力,只不过硬抗的只是云无涯的残影。

    咔擦!一个身躯被齐齐的从中间斩切开来......

    云无涯收剑还鞘,抬眼望着虚空中喷洒的血雨,心肝内脏四下溅落,枯瘦老者被瞬间斩成两瓣的身躯,稍顿了顿,接着相继分裂开来,急坠而下。

    “为什么又蒙我的眼睛?每到精彩的时候总这样。”曲无心的双眼又被紫燕及时地捂住,曲无心十分生气地叫道,欲伸手去掰开紫燕的手。

    “无心表姐!紫燕是为了你好,这种场面太血腥了,不适宜你看。否则,你那脆弱的心脏会爆裂开来,当场晕死过去。”陆随风骇人听闻地解释道。

    “你别吓我!不就是流血见红嘛,我以前见过。”曲无心天真无邪地申辩道。

    “无心!你表弟说得没错,连娘看了,心都差点从胸腔中蹦了出来,惨不忍睹啊!”大姑陆青逸拍拍胸唏嘘不已地道。

    “真有你们说得这么恐怖?哼!我有那么脆弱吗?下次别再蒙我的眼,看我会不会晕死过去。”

    曲无心不甘示弱,倔强地道:“本姑娘死人都见过,还有什么可怕的?”

    陆随风啼笑皆非地摇摇头,对这纯洁无暇的表姐当真是无语了。

    “明月!你陪无心表姐先回去,这里实在不宜让她继续待下去了。”陆随风不容置疑的对欧阳明月吩咐道。

    “你霸道,不讲理!”曲无心委屈地抗议道,眼中马上就装满了泪花。

    “无心表姐!路上我再给你慢慢解释,大家真的是为了你好。”欧阳明月拉着她的手,半拉半扯地硬是将她带离了演武场。

    白家连败两场,且都是死无全尸,令贵宾席上的白家高层彻底的震怒了,同时也惊骇无比。连八品尊者上去都被劈成了两瓣,已无人再敢从门缝里小看曲家了。

    “禀家主!那曲无心和一位姑娘刚离开了演武场,我们该如何做?”

    两鬓斑白的白家主沉吟了一下,阴冷地道:“让黑煞卫出动,将这两人悄悄截下,日后作为人质逼曲家束手就范。这场挑战赛的势态已不在我们的掌控中,连续输了两场,如再败一场,也无须再继续下去了。只可惜了我族中的两位精英高手,实在是死不瞑目,我要让曲家血债血偿,鸡犬不宁。”

    “如果我们真输了这场挑战赛,难道当真要对曲家进行赔偿?这也太有损我白家的声誉了。”白家的一位高层人物心有不甘地道。

    “你们事前将阵势弄得这样大,整个千叶城几乎人人皆知。倘若我们现在翻脸不认账,只会徒惹天下人耻笑,家族一旦失去了基本的信誉,谁还敢与之交接来往。”白家主苦笑着言道,“不过,如能将曲无心和那女孩顺利擒获,胜利的天平便会朝着我们倾斜。哈哈!没到最后一刻,鹿死谁手永远是一个未知之数。”

    接连斩杀了白家的两个尊者级别的高手,紫燕心中的怒气像是消了许多,也没再嚷嚷着要上场去杀人。陆随风也不想让紫燕过多的沾上血腥,不到万不得已宁可自己出手。他揣摩着再给白家来一次狠的,彻底震慑住对方,或许后面的赛事就无须再继续下去了。

    欧阳无忌强烈要求上场,陆随风断然拒绝了对方的要求。没有为什么,因为下一场我要上去。陆随风蛮不讲理,专横跋扈地走上了高高的赛台。

    “无心表姐!刚才紫燕捂住你的眼,是不想让你看见一个人的双手双腿被生生的切割了下来,另一个更是被人从中间齐齐地劈成两瓣,心肝内脏从空中四下飞洒,鲜血淋漓......”欧阳明月向曲无心解说着当时的血腥场景。

    “哇!”曲无心闻言只觉胃部一阵翻腾,一边干呕,一边摇着手,让欧阳明月别再往下说了。

    欧阳明月阴阴的一笑,连听听都这样,真见了肯定晕死过去,还嘴硬。

    曲无心学乖了,不再提赛场上的事,只是不断地追问着陆随的事,该说的,欧阳明月会向她娓娓道来,不该说的只字不提。

    两女说说笑笑地朝曲家庄园行去,刚拐进一条小巷,便被一伙全身青衣蒙面之人前后堵住,看上去至少有三四十人,个个身上都散发浓烈的气息,初步判断均有圣者以上的修为。

    如只有欧阳明月一人,这些圣者再多也奈何不了她,问题是她身后还有一位完全不谙武道的曲无心,而她的职责就是保护曲无心,同时还要面对数十名圣者的攻击。她还是第一次遇见此类情形,心有些乱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对方可没时间给你考虑,刀光剑影瞬间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风卷落英!欧阳明月已不及思索,一声娇喝,长剑飞扬,刹那间,狂风卷起落英漫天旋舞,落英如锋,片片都是杀人的利刃。

    落英所到之处便会有人凄厉的惊呼,鲜血绽放。转眼间,便有数个青衣蒙面人被锋利无比的落英切破咽喉,一命归西。

    这些青衣蒙面人似乎受过特殊的训练,身边的倒下了,立即有人补上,个个无惧无畏,悍不畏死。所谓蚂蚁多了咬死象,欧阳明月一时也无法将这许多人完全斩尽杀绝。

    欧阳明月忽然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与曲无心失去了联系,青衣蒙面人在第一时间就迅速地将二人隔离了开来。此刻已完全感觉不到曲无心的丝毫气息,欧阳明月心里一急,玄丹境初期的气势山崩地裂般爆发开来。

    啊!啊!啊!

    七八名围杀她的青衣蒙面人,瞬间被抛飞出去,残肢断臂四下飞洒。

    “撤!”

    青衣蒙面人见对方太过强大,一声招呼,四下飞散开去,呼吸之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连曲无心也同时失去了影踪。

    望着小巷中一地的尸体,欧阳明月柳眉倒竖,眼中杀气凛然,不断的在这尸体中翻腾,看看还有无活口,她必须弄清这些青衣蒙面人的身份背景和来路。终于在尸堆中折腾半天,发现了一个浑身鲜血淋淋,却还在喘着气的青衣蒙面人。

    欧阳明月一把扯去他的面巾,看上去只是个十分普通的中年人,面色惨白,两眼半睁半闭,嘴角带着一丝蔑视的笑意。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袭击我们?”欧阳明月一把揪住他的胸口,杏目圆睁地问道。

    青衣蒙面人合上半睁的眼皮,欧阳明月的问话似若未闻,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说!你们将曲无心弄到哪里去了?”欧阳明月有些歇斯底里的摇晃着对方的身躯。

    青衣蒙面人的头忽然一歪,嘴角溢出一缕鲜血,或是欧阳明月用力过猛,或是对方咬舌自尽,后者的可能性居多。好不容易寻到一个活口,却连一个字都没问出来便死了,欧阳明月又气又急,飞起一脚将这青衣人的尸体踢上半空。

    曲无心竟然在自己的守护下丢了,回去怎向陆随风交待?欧阳明月直急得泪水盈盈,不知该如何是好。这群青衣蒙面人分明是一批训练有素的死士,个个修为不弱,且悍不畏死,不知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要绑架曲无心,如果自己的修为稍弱,必然会和曲无心一般惨遭劫持。这些人的目的何在?会不会是白家的人做的?唯有白家有这种动机,劫持人质作为筹码,逼曲家乖乖就范。可现在挑战赛仍在进行,胜负仍是未知之数,又怎可能事前采取如此极端手段。欧阳明月越想越迷糊,丝毫理不出一点头绪来。

    不行!得赶紧回去告诉众人,除了陆随风外,没人能解开这团迷。

    陆随风走上赛台的时候,已有一个白发白眉,脸色红润,皮肤有如婴儿般细滑的老者,双目半睁半闭的在那里等着他。

    “老人家高寿?肌肤保养得不错。”陆随风很有礼貌的问道,尊老爱幼是人类应有的美德。

    “哼!”老者一声冷哼,有若炸雷。

    “咦!碧空万里,何来雷动之声?”陆随风抬头望望天,又望望老者,悠悠地道,“不会是您老肚子不适吧?”

    “放肆!”老者双目一睁,精芒汇聚闪烁,一眼扫过,一道有若实质般的精芒,洞穿虚空,仿佛一把利刃欲将陆随风当埸拦腰切割。

    陆随风似若未觉地抬手理了理被封吹散的发丝,那道欲致人死地的精芒瞬间破碎,消散开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