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血色锋芒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血色锋芒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劲装大汉猝不及防的一击似若泥牛入海,强劲的气旋风暴转瞬即逝,云无影却一脸云淡风轻地立在原地,毫发未损.

    “咦!”劲装大汉这一掌纵算圣级高手也不敢全力抗衡,唯有躲闪的份,这小妞竟然泰然自若,甚至连手指都没见动一下,便轻而易举地将之化为无形。高手!而且是绝顶高手。

    “果然是扮猪吃虎的货,老子差点入了你的套。”劲装大汉顿时收起轻视之心,尊者五品的气息和威势瞬间漫延开来,四周的空气发出嚓嚓的撕裂声。一股肉眼可见的气ng,有如滚滚洪流,仿佛惊涛排空,夹着尖利的呼啸席卷而至,眨眼便将云无影彻底的吞噬。

    劲装大汉出手便全力施为,再不会掉以轻心,脸上咧开残忍无情的笑意,不断地催动着强大的玄元力,狂暴的气ng更加肆虐的翻卷。

    云无影娇小的身形仿佛置身于惊涛骇ng中的一叶扁舟,随波逐ng,沉浮不定,惊险万分,随时都有倾覆之危。令得场下的观众都为其惊出一身冷汗。

    却没人发现劲装大汉脸上的狰狞笑意不见了,神色间显得无比的凝重,眼中不断闪射着惊疑的神光。

    表面的战况看来,劲装大汉占尽上峰,但他自己并不这样看,感觉自己的气机很难锁定那具娇小的身形,甚至连对方的气息似乎都难以捕捉。自已玄元力所化的气劲波涛仿佛席卷着一团虚无缥缈的云,云舒云卷,时聚时散。聚时踏波踩ng,淡定自若,散时无影无踪,仿佛融进气劲狂涛之中,无比的诡异。

    暮地,一团白云忽然浮出狂涛骇ng,悠悠地朝着劲装大汉飘飞而去,看似悠悠,转瞬便飘至他的头顶,一股地裂山崩般的威势突然奔涌而下,一股无与伦比的强大气息肆虐压迫,令人窒息。

    选择臣服,还是竭力的抗衡?尊者五品的尊严绝不会甘心臣服。浑身在剧烈的颤抖,双目外突,脸上的青筋一条条地凸起,全身骨骼在发出痛苦的呻吟,嘎吱嘎吱的声响让人闻之毛骨悚然。

    势态的逆转,双方攻防的转换,只发生在呼吸之间。前一刻还险如危卵,下一刻却威势凛然,锋芒无尽。

    全场的观众再无人为娇小的弱女惊呼短叹,揪心撕肺。只觉巾帼不让须眉,令天下人刮目。

    吼!此刻的劲装大汉心中有一声愤怒的吼声,聚集全身玄元力,精气神瞬间凝练如一,手中突然出现一柄长刀,锵然出鞘,一道惊天刀芒划破天穹。

    劈山断流!

    刹那间,刀光纵横,璀璨耀眼,劈开空气不断传出轰鸣的爆裂声。

    “我之霸刀,斩天劈地,断江截流,无穷凌厉!”劲装大汉的身形突然凌空拔起,长刀狂舞,一气斩劈百刀,洒下一片刺目刀光。

    云无影脚踏虚空,双眼眨动间,瞳孔急剧地收缩,凝视着无尽的刀芒漫天袭来,仿佛空气都变成锋利的刀气。

    “一剑西来!”无无影一声娇喝,长剑骤然出鞘,一抹刺目的精光破空而出,手腕一抖,瞬间化出上百璀璨的剑光,有若漫天星辰倾洒而出。

    铿锵铿锵......

    虚空中暴出上百道刀剑碰撞的铿锵声,火星四溅。

    刀光剑影崩散,唯剩一抹寒星朝着劲装大汉面门飞射而去。

    躲,闪,避......一抹寒星如影随形,漂浮不定。

    劲装大汉的每次闪躲退避,身上都会飞洒一蓬血雨,全身上下转眼间已留下数十道剑痕,血肉翻卷,深可见骨。气血在大量的流失,玄元力已无法凝聚,心神也感到有些恍惚,一种深深无力感遍袭全身,唯一清晰的念头就是逃!

    “啊!”心神一散,顿觉握刀的手臂传来一阵强烈的剧痛,整只手臂已被对方生生的切下,一股鲜血从剧痛处喷射而出,惊骇未定,另一只手臂同时传来尖锐的痛楚,接着便是两条腿,再接着两眼一黑,一个血肉模糊的肉球从虚空中飞坠而下,两臂两腿也随之四下坠落。

    哇哇哇......

    观众席上传出一阵阵呕吐声,太残暴,太血腥。

    紫燕伸手蒙住曲无心的双眼,倘若让她看见这血腥的一幕,至少一年不能安然入睡。

    大姑陆青逸心智算坚定,腹内也不由得翻江倒海,强忍着总算没脱口喷出来。

    “大姑是不是觉得我们太残忍,太血腥?”陆随风一脸淡然地笑道,“对于白家这类人渣,只有比他们更狠,更无情,让他们在无尽的恐惧中颤抖,才不敢再将魔爪伸向曲家。”

    大姑陆青逸欲想说什么,又不敢开口,胃里的东西已涌上了喉头,闻言只是默默的点点头,眨眨眼。

    云无影此时已走了回来,嘴里不停地叽咕道:“死种猪!竟然敢占本姑娘的便宜,斩了你的手脚,让你生不如死,啊!熊熊,我是不是太血腥了,是这种猪......”

    “打住!”陆随风冷声喝道,“哪里还有点淑女的样子,回去做一千个俯卧撑。”

    “哦!知道了。”云无影幽怨地应道,转眼变成了一个乖乖女,与适才在台上解尸的魔女根本联系不上。

    “难怪曲家敢与白家抗衡,原来雪藏着高手。”

    “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曲家竟会有如此高手,而且还是个貌美如花的姑娘。”

    “白家这次算是踢到铁板上了,就不知曲家能否抗下后面的几场拼杀?”

    “难说!下面出场的肯定一个比一个强,白家一定会展开血腥报复,曲家凶多吉少。”

    场下一片哗然,议论纷呈。本是一场毫无悬念的一边倒局面,众**多都是抱着好奇心而来,没想到会出现如此血腥刺激的场景,让后面的比拼增添了难测的变数。尤其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这已完全超出了他们事前的判测和预想,对接下来的比赛更充满了强烈的期待。

    “第一场曲家胜出!第二场的选手上场。”裁判大声地宣布。

    白家的阵营中走出了一个身形枯瘦的老者,看上去垂垂老矣,暮气沉沉,一副行将就木的模样。

    当云无涯走上高台的时候,枯瘦老者微眯着的眼中突然爆射一道惊人的凌厉目光,仿佛一柄出鞘的利剑,穿透虚空,锐利无比的锋芒落在云无涯身上,令人皮肤隐隐生痛。

    尊者八品!云无涯一眼便看出了枯瘦老者的真实修为,对他那倒凌厉如剑的目光,视若不见。你强任你强,轻风拂山岗。

    两人对面而立,相隔十米。枯瘦老者的身上透出一股隐含阴寒至极的气息,有若门缝中穿出的阴风,如刀似针,悄无声息地袭向对面而立的云无涯。

    一道冷冽的目光从云无涯的眼中射出,空气中爆出一声轻微的炸响。

    “剑意!”枯瘦老者微感惊讶地紧皱了一下眉头,如此年轻便能掌握高深玄奥的剑意,闻所未闻。貌似自己潜修了数十年,也不过揣摩到剑意的一点皮毛而已,而对方却能运用自如,似乎已到了身,剑,意合一的境界。直到此刻为止,仍看不透对方的修为境界,心中无比郁闷。没想过对方的实力会在自己之上,剑意的产生与悟性有关,不能判测修为的高低强弱。

    在他的眼中,云无涯充其量不过是尊者一二品,这已算是高估对手了。现在,这个渺小的存在竟敢对他散发出强大杀意,那是一众赤裸裸的藐视,绝不可容忍,必须让他付出毁灭性的代价。

    “都快入土了,还没学会堂堂正正的做人,白家人一个比一个无耻。”云无涯不屑地冷声道。

    “哼!你会为这句话流尽最后一滴血。”枯瘦老者阴寒地道,“本想留你一具全尸,看来老夫是太过仁慈了。”

    “你就没想过自己的死相,一定非常难看。会不会被人劈成两瓣,满腹内脏洒落一地。”云无涯十分血腥地言道。

    “你的实力如像舌头一般锋利,老夫定会让你如愿以偿,只可惜你还没具备如此能耐。相反,老夫会将你身上的骨头一节节敲碎,让你生不如死。”枯瘦老者残忍地tian了tian嘴唇,手中突然闪出一抹青光,直朝云无涯电射而去。

    青光在途中骤然爆射开来,弥漫着丝丝缕缕的青色丝线,泛起森寒的精光四面扩散开来,坚硬的地面也被切割出丝丝裂痕。

    刹那间,云无涯的身形已被缕缕青色丝线切割片片碎屑,在空气中四下飘散。

    偷袭见功,枯瘦老者的脸上刚溢出一丝冷酷的笑意,接着便看到一点寒星迅速地在眼前放大,惊骇之下,身形暴然飞退,手中长剑同时挥出一片剑影。

    锵锵锵!

    火星飞溅,爆出数十声尖锐刺耳的鸣响,其间有血花喷洒。

    枯瘦老者付出了数十道剑伤和一地的鲜血,终于摆脱了对方惊雷电闪般的袭杀,横剑当胸,惊恐的眼神中更多的是全神戒备。对方的剑太快了,而且无比的诡异,剑剑直指全身要害,令人疲于招架格挡,毫无反击之机。

    云无涯并未再趁势追击,长剑斜指地面,冷冽的神光中杀机凛然。

    滴答,滴答!枯瘦老者的身上有血在往下滴,脸上的阴寒之气却越来越重,急剧收缩的瞳孔中散发一股歇斯底里的疯狂气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