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蚍蜉撼树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蚍蜉撼树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你说得不无道理,我可以给你一个明确的解释。第一,你等损害了白家的荣誉和尊严,白家有权向你们讨回公道。第二,根本就没有白家会输这一说,所以,自然无须再在宣言上注明了。”青衣中年一脸倨傲的朗声道。在此之前,对方所言的确是不争的事实。但,世事如棋,瞬息万变,事实是陆随风等人来了,所以,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暂且不说这解释有多么厚颜无耻,既然你白家自信绝无输的可能,又为何不敢再挑战宣言上注明输了以后该如何?怕是输不起吧!”陆随风鄙视地道。

    “笑话!整个千叶城有谁敢说我白家会输,一个小小的曲家有如蝼蚁般的存在,我白家稍稍动一下指头都能轻而易举地将你等捏死,话语权永远掌握在强者的手中,你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吧!”青衣中年人骄狂张扬地道。

    “我这人一向笨,从来做事只认死理,如不在挑战宣言上注明清楚,曲家绝不接受挑战。”陆随风坚定不移地道。

    青衣中年人还真怕对方不签字画押:“你想注明什么?”

    “简单!曲家产业值多少,你白家一旦输了,也必须赔付多少!”陆随风简洁明了地说道。

    青衣中年人想了想,这注不注明都没有什么区别,难不成还真以为你曲家会赢啊!白日做梦。

    “好!如你所愿,我就即刻在这挑战宣言上注明,简直多此一举。”青衣中年人自信满满地在挑战宣言上,按照陆随风所提出的意思加上了一笔,随让陆青逸在上面签字画了押。

    青衣中年人仔细地看了看,阴冷地笑道:“今晚做个好梦,否则,过了明天就没这个机会了,哈哈!”青衣人身形一闪便消失在竹林中。

    “大姑!你不会怪侄儿自作主张吧?”青衣中年人走后,陆随风微感歉意地道。

    “我相信表弟的决定,纵算输了也无怨无悔。”曲无心毫不犹豫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神情十分果决。

    “唉!事已至此,已无退路,唯有听天由命了。”陆青逸悲叹了一声,只是可惜了曲家的这片祖传的产业,到头来白白便易了这些畜牲。"“大姑莫要如此悲观,输的未必一定是我们,既然敢接下白家的挑战,自然是胸有成竹,赢的一定会是我们。”紫燕对陆青逸安慰地道。

    “其实输与赢都无所谓,我们母女俩在千叶城势单力薄,纵算躲过这一劫,还会有下一祸。千叶城是不能待下去了,我与无心已决定回天翔王国的娘家去。陆青逸有些凄楚地道。

    陆随风似乎能感到大姑陆青逸心中像似对陆府有些成见,一个女人被迫背井离乡地嫁到万里之外,怎会没有一丝怨气。

    “大姑既然有这样的打算,等此间事了,便与我们一起离开千叶城,如今的红叶城巳是我的封地,我已将那里打造成了一片人间天堂。”

    “啊!表弟竟在天翔王国拥有自己的封地,真是太令人惊讶了。”曲无心满眼星星地重新审视着陆随风,在她的认知中,封地都是立下过盖世功勋的人才会获得的赏赐,而她这位表弟看上去倒有点像文人墨客,并无武者的那种凛然气势,有几分清雅飘逸,几分洒脱超然,更有点与世无争的韵味,难与那些驰骋沙场的将军们联系在一起,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呀!

    “表......表姐!拜托你别用这眼神看人,不就是一块封地,日后你就将它当做自己的家好了,我时常出门在外,没时间打理,以后就劳烦你多费心了。”陆随风被表姐曲无心的这种解剖人心的眼神看得全身发毛,赶紧转过话题,对陆青逸道:“大姑!我们来了这么久,这偌大的庄园,怎没看见一个护卫和下人?”

    “白家三天两头来闹事,我不想牵连这些无辜的人,便将他们都解散了。唉!真没想到会走到这一步。”陆青逸感慨地叹了一声,“明日之战定然十分险恶,白家之人绝不会轻易放过你们,到时能战便战,千万别勉强,你们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陆随风闻言也没作过多的解释,届时给这位大姑一点惊喜,也可缓解一下她这些日子的憋屈和哀伤。

    一夜之间,千叶城的大街小巷几乎都贴着白家挑战曲家的宣言书,强取豪夺行径硬是瞬间变成了公平公正,合理合法,名正言顺的荣誉捍卫战。这白家已将这“无耻”二字运用得炉火纯青,深得了无耻之道的精髓。

    陆随风和紫燕在大街上转了转,紫燕看见这些张贴的宣言书,直气得银牙都差点咬碎。

    “明日我也要上场,大开杀戒!”

    陆随风这次意外的欣然应允,见到这满街张贴的宣言书,他便决定了这次挑战赛的基调,是可忍孰不可忍。

    “唉!看来曲家这一劫是躲不掉了。”

    “曲家人的脑子进水了,竟敢接受白家的挑战,这不是明摆着自寻死路么!”

    “这白家分明是看上了曲家的产业,欺凌人家孤寡母女,简直就不是人。”

    路人也只敢在背地里悄悄地议论几声,敢怒而不敢言,可见白家在千叶城的强势几可一手遮天。

    千叶城的演武场可容纳五万观众,呈锅底型状,设计得十分巧妙,无论从各个角度都能清楚地看见赛台上的情景。

    距午时还差半个时辰,偌大的演武场已是座无虚席。贵宾席上出人意料的坐满了千叶城中的各大豪门势力的头面人物,连城主大人也亲自到场来见证这场挑战赛,场面出乎意料的热烈,宏大。

    本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挑战赛,毫无悬念可言,更无多少赏心悦目的观赏价值,何以会吸引着许多人的眼球,甚至连一些大势力的高层人物,也不惜降低身份亲临观战。这其中到底蕴含着什么玄机,如此值得关注?

    曲家太弱了,弱到任何一个势力挥挥手都可将之毁灭的地步。而正是这样一个蝼蚁般的存在,竟然敢义无反顾地奋起迎接白家的挑战。白家的强大有目共睹,若在千叶城称第二,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蚍蜉撼树的行为,唤起了所有人的好奇,一腔的疑问,这就是吸人眼球的价值,没有悬念中的悬念。

    日正当空,午时已至,一位大概是城主府特派的裁判走上高高的赛台,大声地宣读了挑战宣言的内容,接着又宣布了此次挑战赛的规则。曲,白双方各自选派五名选手上场比斗,刀剑无眼,生死各负其责,胜者为大。

    “曲白两家挑战赛现在开始,双方选手上场。”裁判大声地宣布道。

    “能不能杀人?”云无影上场前向陆随风询问道,一脸杀气盈然,显然也像紫燕一般看到了那些满街的挑战宣言,憋着一腔熊熊怒火,秀眉倒竖,全身暴力因子澎湃。

    “随意!”陆随风冷着脸,简单地说了两个字。

    云无影闻言灿然一笑,自然明白这二个字其中的含义,断脚断手,开膛破肚都随意。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莲步盈盈地走上了赛台。

    “怎会是一个女子?这曲家在弄什么玄虚?”贵宾席上,一位两鬓斑白的老者皱着眉道。

    “禀家主!这女子是与曲无心的表弟一起来的,时间仓促未及探出对方的实力修为。”

    “这女子体内空空,毫无玄元力波动,就是一个平常女子,分明是前来送死!”老者冷酷地道,“吩咐下去,曲家既然不识抬举,不必怜香惜玉,上台之人一律杀无赦。”

    云无影的对面立着一个身形高大健硕的劲装大汉,神情倨傲,面带不屑之色。

    “你还是自行了断吧!我若动手,你将死无全尸。”劲装大汉咧着大嘴狂傲地道。

    “你怎将想说的话都说了,真没情趣。”云无影轻风柔雨地道,一脸淡然。

    “嗯!”劲装大汉闻言愣了一下,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弱女子,面对一位尊者五品的高手,竟然没一点惊惶畏惧之感,还敢出言不逊,视自己的威压如无物。心中顿生警觉,难道这小妞在扮猪吃虎?双目精光闪烁地凝视着对方,无论如何探测,对方始终有如一池清水,一目了然,毫无半玄元力波动的痕迹,不由暗笑自己疑心生暗鬼。

    “哈哈!你以为这里是大街商场啊?这可是生死赛场,懂吗?上来了就要有死的觉悟。不过,看你未曾习过武道,模样也算长得清丽可人,饶你一命,跟我回去做一房小妾,如何?”劲装大汉癫狂地笑道。

    云无影一双秀目不停地在对方身上来回地扫视,良久才幽幽地道:“不错!身躯高大健硕,四肢发达,肌肉弹性良好,有做一头种猪的潜质。可惜本姑娘不谙养猪之道,只懂杀猪。”

    “找死!”堂堂尊者五品的高手竟被人视之为种猪,奇耻大辱,日后有何面目见人。一怒之下,全身玄元力迸发,抬手拍出一掌强劲的气旋风暴,快若奔雷电闪,瞬间袭向毫无防备的云无影,引得场下顿时一片惊呼,有些人甚至闭上眼,不忍目睹这香消玉殒的一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