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威慑强敌(下)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威慑强敌(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藏得好深,一个看来弱不禁风的姑娘都具有如此高深的修为,不知这些年轻人是何来路?黑衣人头领暗自思忖,如再输一场,此行只怕真要空手而归了。为今之计,只有自已亲自上阵赢下一场,才有逆转全局的胜机。势态的骤变出人意料地失去了掌控,黑衣人头领当机立断,身形一闪便出现在空旷的甲板上。

    与此同时,云无涯稍显削瘦的身躯不知何时,巳悄无声息地立在那里,没人看见他是如何出现的。

    两道人影相隔五米面面相对,彼此的眼中同时绽射出凌厉精芒,虚空碰撞,仿佛剑气冲击,炸裂开来,荡开无数波纹涟漪。

    “你果然很强!”黑衣人头领手握剑柄,脱口道。

    “你却不够强!”云无涯冷冽地道,声如寒冰。

    “战过才知道!”黑衣人头领缓慢地拔出剑,剑身与剑鞘的轻微摩擦声,尖锐刺耳,令人的心脏禁不住收缩。

    一道闪亮耀眼的光华从剑鞘中绽射开来,无比凌厉的气息瞬间迸发,撕破劲风,扭曲空间。

    云无涯神色冷峻,身上的寒气越来越凛冽,呼啸的劲风仿佛在刻意的回避,绕道而过。

    “我之霸剑劈天裂地,斩尽一切!”黑衣人头领一字一句地道,拔剑的速度随着话音的节奏缓缓出鞘,一抹刺目的光华,仿佛撕开苍穹,石破天惊般飞射而出,快,猛,狠,杀气凛然。

    叮!一声清脆鸣响。

    对芒剑芒临身三寸之际,云无涯的剑方自出鞘,快如流光电闪,一剑挥出精确无误地点击在对方剑尖之上,如同两颗飞逝的流星骤然相撞,轰然炸裂开来,爆出石破天惊的炸响。

    碎裂的空气弥漫开来,重重的冲击着所有人的耳膜,发出嗡嗡颤鸣声。

    黑衣人头领似乎早已料到这一剑会被对方封杀,两剑相撞的刹那,手腕一振,瞬间暴刺出数十剑,剑剑不离对方要害死穴,剑剑绝杀,必杀,无尽的锋芒洞穿一切,绞杀,撕裂一切。

    无数锐利的剑芒纵横绞杀,刺透,切割,撕碎,云无涯的身形肉眼可见,顷刻间便分崩离析的破裂开了。

    如此轻而易举地绝杀一位至强高手,可能吗?

    黑衣人头领心中质疑,但自己的手感真实无虚地绞杀着实物,那种洞穿的阻力,沉重的切割感都在证明这一切的真实性。

    结果很快浮现出来,云无涯完整无缺地呈现在他眼前,毫发未损。云无涯的残影由玄元力幻化而成,亦虚亦实,虚实相兼,意之所到,每具残影同样会发出凌厉的击杀,似同真身无异。

    心神微惊之际,一抹寒星破开剑影直向黑衣人头领的面门飞射而至,丝丝杀气令皮肤生寒刺痛。

    铿锵!

    黑衣人头领虽惊不乱,迅速回剑荡开袭来之剑,顺势反击而出,一气暴闪百剑,斩,劈,削,刺,切......

    铛铛铛!

    锵锵锵!

    两剑不断碰撞,一声声无比刺耳的炸响令空气像水波般荡开无数波纹涟漪。

    以快对快,以力撼力,每一剑的撞击,黑衣人头领都会感到一股强力的反震,一缕缕森寒气劲透过剑身传自手掌,手臂,一阵阵麻痛令握剑的手颤抖不已,剑几乎脱手而出。

    云无涯则是挥洒自如,剑气纵横,剑剑迫使对方硬挡硬抗,挡一剑,退一步,抗一剑,退两步。

    黑衣人头领越战越惊,心头骇然,背心已然湿透,除了竭力格挡,连一剑都递不出来,照此下去必败无疑,心下一横陡然跃上半空,双脚连连蹬踏,整个身躯就像一支脱弦之箭冲天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手中之剑挥动中,将所剩的玄元力全部倾注在剑身上,一层淡淡的青色光泽闪烁流淌,喷出剑尖寸余,吞吐不定。

    惊天斩!一道青光仿佛从天际深处,撕裂空气,留下一抹淡青色的划痕,飞速劈斩而下。

    云无涯的瞳孔骤然收缩,凝聚的目光牢牢的锁定那道飞驰而至的青光,肆虐狂暴,浓烈的杀气汹涌澎湃,令人头皮发麻,汗毛倒竖。

    眼中闪过一抹凝重,收敛起淡然自如的姿态,全身气息陡然一变,整个身躯犹似一柄欲待出鞘的利剑,冷冽的气势犹胜严冬飞雪。

    青光绝杀凌厉无比的斩下,云无涯缓缓地划出一剑,仿佛扯动千斤重量般的凝重,无比迟缓地划出一个圆弧,狂暴的青光瞬间撕破圆弧,正欲摧枯拉朽斩碎一切,陡然被一团绵柔气劲包裹缠绕,重重的阻碍使其再难寸进分毫,强劲的青光在绵柔的圆弧中不停吞吐颤动,轰然爆裂开来,天崩地裂般炸响,使飞速行驶的海狮号一阵晃动,左右摇晃不停。

    突如其来的剧烈晃动,使得一众船客惊呼鬼嚎跌倒一片。

    倾力一击的黑衣人头领绝杀崩溃,口中喷出一股鲜血,心神一泄,从半空急坠而下。

    说来话长,整个惊险搏杀自始至终,只在呼吸间便已结束。黑衣人头领口喷鲜血,头下脚上地由半空倒栽而下,如无人救援,必将脑浆炸裂而亡。只是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人人皆是有心无力,只能睁眼望着惨剧发生。

    一尺,头离甲板只剩一尺,一团白云突然从虚无中生起,轻柔的托住急坠而下的身躯,缓缓地降落在甲板。

    呼!几乎所有人都重重地吐了一口气,几个黑衣蒙面人飞快地赶到黑衣人头领的身边,将其扶了起来。

    “我没事!”黑衣人头领拭去嘴角的血渍,转身朝着陆随风一拱手,“多谢了!”

    “你不该死!所以我出手助你一臂之力。”陆随风淡淡地笑道,“倘若你等一上船就大开杀戒,只怕这些人此刻全都成了尸体。我如此说,你可信?”

    “我信!”黑衣人头领毫不置疑地点点头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可否告知你的姓名?”

    陆随风挥挥手:“我杀过无数人,也救过不少人,来来去去,只是一件十分平常之事,不必耿耿于怀。还是领着你的人赶紧离去吧!”

    黑衣人头领见状,也不再多言,朝着一众黑衣人打个手势,随对船长一抱拳道:“得罪了!日后凡是青云商会的船绝不再碰。告辞!”说完,随同一众黑衣人飞身跃下海狮号大船。

    “啊!得救了,我们得救了!”

    所有船客集体欢呼雀跃,兴奋不已,有些人甚至激动得热泪横流,纷纷朝着陆随风几蜂拥过来。

    “打住!”陆随风似巳早料到会出现这种场面,一声大喝,声如雷动,震得众人耳鼓嗡鸣,停住了前涌的脚步。

    “各位受了一场惊吓,心神疲惫,还是各自回船好好休息吧!”

    众人被适才一喝震得头脑发蒙,哪里还敢逗留,纷纷转身向自己的船舱走去。

    船长见各位船客离去,这才走到陆随风面前,深深地行了一礼。

    “多谢各位出手相助,不仅挽救了海狮号的劫难,同时也拯救了我青云商会的声誉。”船长拿出了一块紫金色的卡片,双手递向陆随风,“这是我青云商会的紫金卡,凡是青云商会的产业,百亿金币之内可以尽情消费。”

    陆随风也不矜持,洒脱地接过紫金卡,淡淡地笑道:“能拥有此卡的人,一定不会太多吧!”

    “整个东大陆绝不会超过二十人。”船长肃然地道,“能够拥有此卡之人都非等闲之辈。”

    “我等只是平常人,岂敢与这些人相提并论,船长真正太抬举我辈了。”陆随风自嘲地哈哈道。

    “有过之而无不及!哈哈!”船长开怀大笑道,笑声中似乎还包含着一股阴谋的气味。

    龙渊城,龙渊皇朝的都城,建都至今,历经了三千五百年的风雨沧桑,算得上是座古都名城,人口八千万,各种大小势力纵横,盘根错节,其间卧虎藏龙,高人隐士也时常偶露真容。据说,有人还曾见过一位元婴境的高人挥手之间便削掉了一座山峰。

    云霞山庄位于龙渊城的东南端,云霞山的峰顶。晨昏之际,云雾缭绕,朝辉晚霞映射云涛雾海,彩光雪浪翻卷,如梦似幻,美不胜收。

    如此美妙的自然景观,十年前忽然变成一处私人的产业,它的主人时至今日仍没多少人知晓。只知道凡是能出入其间的人,尽皆是王公贵族,高官大员,德高望重的知名人士。纵算腰缠万贯,如身份,背景,名声不够档次,仍难涉足其间。

    云霞山高约千米,山势俊俏,郁郁葱葱,林木苍翠。从山脚至峰顶,随处可见楼阁亭台掩映于山间林中。

    峰顶处的一座古朴典雅的楼阁中,一个身着紫金色锦服的青年扶手临窗而立,冷峻的脸上略带几分霸气威势,令人望之生畏。此人便是龙渊皇朝当今太子龙千羽。

    “七皇弟此番天翔王国之行,铩羽而归,令人大失所望,区区手到擒来之事都做不好,为兄日后如何还能将大事托付于你。”

    “大皇兄息怒!并非皇弟我无能,而是我们所撑握的信息情报有误,对方的实力超乎想象的强大,小小的红叶城竟然堪比龙潭虎穴,如非对方顾忌我龙渊皇朝的威名,我等这一行人只怕巳无命归来。”说话之人正是从红叶城铩羽而归的那位冷峻青年,其真实身份是当今皇朝的七皇子龙临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