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正邪摶杀(下)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正邪摶杀(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海狮号仍旧乘风破浪的飞速行驶,甲板上倒也颇为平稳,晃动不是很大。

    黑衣人的阵营中当先走出一人,只是黑巾蒙面,看不出此人的容貌年龄,步履沉稳,气息内敛,应该有尊者以上的实力,绝不容小视。

    海狮号的阵营中,一个锦衣华服的中年人缓缓地走了出来,看似很缓,每一步都似含着一种很有规则的韵律,充满了节奏感,仿佛和人的心脏同步,这便是失传已久的碎心步。

    落霞的最后一抹残辉,被一望无际的滚滚江流吞噬,天光一下暗了下来。

    船长令人点燃灯火,船甲板上顿时灯火通明,可谓是沧澜江上,挑灯夜战。

    黑衣人感觉对方的每一步都踏在自己心上,十分难受,这才发现战斗已在悄无声息中展开了,倘若反应再稍迟缓一些,只怕还未出手,心脏已被对方踏碎了。骇然之下,全身玄元力瞬间奔涌而出,肉眼可见一道白色的气流有如水银泻地般朝着锦衣中年人席卷而去。一浪一浪的水纹涟漪,看似轻柔多情,实则比惊涛骇浪还要可怕几分,触者即死,沾者必亡。每一道水纹涟漪都是由强大的玄元力幻化而成。

    锦衣中年人停下了脚步,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剑,右手轻轻地碰了一下剑柄,锵然一声轻响,一道璀璨的剑光应声划过夜空,飞斩而下。

    轰!随着一声炸响,水纹涟漪被一剑生生切割开来,四下溃散。

    长剑出鞘,斩劈,还鞘,皆在电光火石间一气呵成。

    黑衣人被自己的气劲回流反震,身形禁不住朝后退了一步,手中长刀顺势拔出,惊天刀芒虚空划出一道耀眼弧光,破开十米空间,惊雷闪电般斜劈锦衣中年人。锐利无铸的刀芒近身三尺,陡然转向,变劈为削,横向拦腰切割,一刀两式,有如行云流水,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令人防不胜防。

    猝变突生,锦衣中年人瞳孔收缩,他的拔剑术未修至炉火纯青之境,距意到剑到有一段距离。仓促之间唯有连剑带鞘飞速格挡。

    锵的一声,火星飞溅,险险挡住对方必杀的一刀,身形同时被震得踉跄而退。还未稳住脚步,一片刀光席卷而至,刀气凛然,及肤生痛。

    锵!千钧一发之际,长剑终于得以出鞘,瞬间扬起一片剑影,刀剑撞击,电光火石间传出数十声刺耳的铿锵之声,无数火星漫天飞溅开来,璀璨犹如江夜的烟花绽放。

    “这一战谁能胜出?”欧阳无忌不失时机地向陆随风问道,陆随风的每次点评,他都会从中受益匪浅。

    “黑衣人刀势诡异,又有先机在手,且不能伤及对方分毫,可见对方的修为在其之上。此刻,对方先机已失,刀势渐衰,已是强弩之末,必败无疑。”陆随风淡淡地分析道,“你看,黑衣人很快便要败了。”

    黑衣人此刻的境况正如陆随风所言,刀势减缓,刀芒暗淡,身形在不住地向后退缩,由攻转为节节退守。

    锦衣中年人气势如虹,剑影翻飞,一剑挑开黑衣人的刀身,手腕一摆,剑锋奔袭对方前胸,黑衣人急速回刀荡开长剑,飞起一脚踢向对方脚踝,如被踢中,即使不伤也会失去平衡。

    锦衣中年人敏捷地收腿反踢对方持刀的手腕,一击命中,长刀带着一束精光飞向半空。

    “你输了!”锐利的剑锋横在黑衣人的颈项,稍一用力,整个头颅瞬间便会被切割下来。

    黑衣人的眼中无惊无惧,转身拾起坠地的长刀,返回自己的阵营。

    海狮号首先赢下一场,士气顿时飙升,人人面呈喜色。黑衣人的阵营一派肃然,黑巾蒙面下看不见这些人情绪的变化。但,人人的眼中无悲无喜,平静如水。可见这群人的心志非常坚定,分明经过千锤百炼,同时也证明了陆随风的判断。

    第二场,黑衣阵营中走出一位身形稍显削瘦的黑衣人,脚步轻灵有度,踏在坚硬的甲板上,有如踩踏着柔软的草坪,手中握着剑,剑身上仿佛有淡红的光泽缠绕。

    海狮号出场之人,身形高大健硕,有如一座山岳坚岩屹立,沉稳厚重,蓄含着一股撼天霸气。

    两人相对而立,一个不动如山霸气环绕,一个轻灵矫健,飘逸洒脱。

    铿锵!

    厚重的一剑如山崩般席卷镇压,轻盈的一剑有若一抹流星,破空而出,直透厚土山岳。

    两种不同的气质,气势,截然不同的剑气瞬间碰撞,黑衣人的剑锋一点即收,借势一个回旋,精妙地出现在对方身侧,一剑削出。

    剑如飞星逐月,一抹淡红剑气透出剑尖,吞吐不定。健硕大汉并不笨拙,强壮的身躯陡然回转,手中大剑带着劲风呼啸横扫,刺耳的铿锵爆响,骤然将对方奔袭之剑崩开。

    黑衣人顺势一个急旋,身躯跃上半空,回剑划出一道弧光,飞切大汉的左臂。

    啊!大汉一声悲呼,左臂鲜血飞洒,右手大剑含怒劈斩,势如开山裂地,一剑,二剑,三剑......

    剑气纵横咆哮,一气劈斩数十剑,气喘吁吁,后力难续,身形微滞之际,一点寒星在眼前瞬间扩大,森寒的剑锋顶住对方咽喉处,再有妄动,一剑穿喉。

    哐当!大剑坠地。

    一比一,双方皆是一胜一负,回到原点。接下来的战斗,一战定乾坤,双方无需再雪藏实力,必然以终极战力出场。

    “现在该轮到你我出战最后一场了。”黑衣人头领跨步走出,充满着坚定,自信。

    船长同样踏出一步,气势凛然,豪气奔涌:“哈哈!很久没有出手了,你我实力相当,尽可放手一搏。”话落,长剑锵然出鞘,一剑劈向虚空,一道长虹横空划过,若闪电惊雷,如滔滔洪流,瞬间锁定黑衣人头领的身形,凌空袭斩。

    一道细微的弧光,仿佛从天际深处飞出,从小至大,再到光芒万丈,璀璨无比地斜劈而出。

    转瞬剑,两道惊天剑芒在虚空中变幻数十次,连绵不断的撞击声发出刺耳铿锵声,震得众人的耳鼓嗡嗡作响。

    剑气,剑势与剑意的惊险搏杀,双方俱皆险象横生,稍有疏忽,必然饮血当场。

    船长的剑突然穿透对方剑网,飞刺黑衣人头领的眉心,去势如电,势不可挡。

    “唉!”陆随风忽然发出一声轻叹,“船长输了!”

    “不会吧!我看船长此刻仍是游刃有余,穿透了对方剑网,直奔对方眉心。”欧阳无忌有些迷惑不解地问道。

    “双方本来实力相仿,稳扎稳打,纵算战至天明,也最多是平手的结局。怎奈船长求胜心切,意欲速战速决,一击败敌。倘若一击无功,自身已然破绽百出,对方一旦反击,必遭重创。”陆随风提前预判的分析道,已开始思考接下来要发生的状况,将如何应对这群悍不畏死的黑衣盗匪。

    双方数十次的交错变幻,船长终于抓住一丝良机,怎肯轻易放弃,一剑荡开对方的剑网,飞袭黑衣人头领的眉心,迫近之际,玄元力灌注剑尖,刹那间直透对方头部。

    “不好!”剑身毫无着力的感触,那是虚像。

    震惊之余,眼角余光隐约瞥见一道模糊剑影,飞速从侧面飞奔而来,身形急忙从旁挪移,对方剑影瞬间放大,如影随形地缠绕追杀。船长不断施展玄妙的身法,一连变幻数十次方位,仍无法摆脱对方勾魂夺命的剑影。

    险象横生,先机尽失,处处受制,闪避中倾力挥出一剑,试图解除危局。

    锵!

    两剑瞬间碰撞,船长但觉手掌震荡,长剑突然脱手飞出,一惊之下,正欲闪身急退,对方之剑已横在胸前,森寒的剑芒闪着吞吐不定的锐利剑气,令人毛骨悚然。

    “你输了!”黑衣人头领冷声道,“我说过只劫财,不掠命。言出必行,你尽管放心!”

    “我尽力了!”船长有些悲凉地道,愧疚地望了望仍立在围栏边的陆随风等人,随向海狮号的阵营挥挥手,示意众人退回船舱内。

    “多谢合作!”黑衣人头领打了个手势,所有的黑衣人迅速向客舱方向扑去,三人或五人一组,动作熟练,敏捷,配合十分默契,非一般盗匪所能做到。

    “你们几人过来!”黑衣人头领向陆随风等人喊道,并未意识到这几个船客为何没像其他人一样的躲回客舱,还兴致勃勃地在这里观看他们比斗。

    “你们都是船客?”黑衣人头领打量一下风人,没一人有玄力波动的痕迹,看来就是一群普通船客。

    “看你等模样都不是武者,我也不为难你们,将身上的财物全部交出来,便能留下一条命。”黑衣人头领冷冷地说道。

    “为什么?我们的财物凭什么要交出来,抢劫呀!”云无影嘟着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你说得没错,是抢劫!要财,还是要命?”黑衣人头领阴笑道,“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考虑。”

    这时,所有的船客都被赶到了船甲板上,人人面色苍白,满是惊恐,有些人双腿还在不停的打颤。

    “你们都听清楚了,一分钟之后,不交出财物的人,格杀当场。”黑衣人头领霸道无比的厉声道。

    一分钟很快过去,有人已开始往外掏财物,命都没了,要财物还有何用。

    “等等!我还有话要说。”陆随风突然举起手,大声抗议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