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花落谁家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花落谁家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陆随风不得不承认灰衣老人的防御的确堪称一流,而且敏锐的反应力也十分不俗.

    但,灰衣老人的感受却是无比的震撼,被这看似随意而漂浮的一剑,惊出了一身冷汗,险些要了他这条老命,想想都惊悸不已。

    身上的气势再度攀升,浑身的气息更加浓烈凝练,不动如山的伟岸气势逐渐凝聚而成,整个人有如山岳屹立。

    陆随风又动了,同样地朝前踏出一步,只不过这次可以清楚地看见他手中的剑:很窄,二指宽,很薄,有如蝉翼,与云无涯的剑如出一辙。

    一剑递出,飘飘的,看上去十分虚浮,蝉翼般的剑身在微微颤动,发出细微的嗡鸣声。

    灰衣老人此刻的势态有如一个充满了气机的大球,陆随风的剑仿佛一枚十分锋利的针,如用蛮力猛扎,必会遭遇强大气机的反弹。

    灰衣老人的心脏在加速的跳动,潜意识中察觉到一种危险的信号。虽然对自己的防御有绝强的信心。但看着那把虚浮不定,颤悠悠的剑,直觉心里发寒,有些毛骨悚然。

    就是这样一把很窄,很薄的剑,缓缓地,颤悠悠地切入了厚重如山的防御罩。一场无声无息的攻防战瞬间展开,惊心动魄的阻击和攻击,比漫天刀光剑影的搏杀更惊险万分。

    陆陆风的身上没有展开什么强大的气势,甚至连一絲真元力的波动都没泄漏。握剑的手十分稳定,缓缓地朝前推进。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哪里像是在进行一场生死之间的惊险搏杀。

    灰衣老人的脸上堆满了汗珠,一条条的青筋突起,全身的玄元力凝聚在手中的大剑上,宽大的剑身顶住对方狭窄的剑锋,只感觉一股股绵柔的潜劲顺着大剑的剑身不断地涌入手臂,一种撕心裂肺的酸麻感令人感觉十分难受。心神一凝,双臂的肌肉顿然膨胀开来,强大的震荡之力突然狂暴地涌向陆随风的剑。这一瞬间的反击,令陆随风的身形一下脱离地面,人在半空中随之划出一道弧线,一抹精光同时绽射,有若天外飞星直向灰衣老人的面门奔袭而去。

    猝不及防的惊变,令人全身汗毛倒竖而起。数十年的潜修,灰衣老人的心志异常坚定,虽惊而不乱,手中大剑飞速荡起,两剑骤然空中相撞,发出轰然爆响。强大的震荡余波令灰衣老人暴退数步,双手颤抖不已,体内一阵气血翻腾。

    自以为傲的防御,不动如山的气势顷刻崩溃。灰衣老人双目布满了血丝,满头白发倒竖,全身玄元力凝于剑身,发出嗡嗡颤响。

    横空出世,惊天一击!

    一道璀璨光华划过天穹,斩破空间,夹着雷霆万顷之势,朝着陆随风震撼劈杀。

    陆随风的身形在这一刻突然虚幻起来,时聚时散,漂浮不定,令对方狂暴的剑势无法准确的牢牢锁定。

    “轰!”大剑斩落,坚硬的地面碎石飞溅。

    灰衣老人搏命一击,大剑斩落的同时,整个身躯随之定格。眼,鼻,口,耳突然有血涌出。一把很窄很薄的剑插入了他的胸脯,锋利的剑尖从背心透出。血!一滴,二滴......

    “一场猫抓老鼠的游戏!这陆随风玩得很开心,桑家上下却是胆颤心惊,悲愤伤情。”南宫国主十分舒畅地笑道,似乎很乐意看到这种场面。

    “陆府和桑家,彼此都怀着彻底灭杀对方的心思,所以,谁也无须留情留手。”盛老淡然地笑道,“接下来的比赛,桑家唯有全军覆没一途,毫无悬念可言。”

    盛老的预判像是十分精确,剩下的两场对决,在裁判宣布开始后的片刻间,便很快地结束了战斗。

    龙飞本是妖兽,不喜欢人类的那套弯弯绕绕,直来直往。暴力,血腥!一上场便说了一句“找死!”,直接便将手插入对方的胸腔,然后,十万观众便看到一颗还在砰砰跳动的心脏,血淋淋。

    申老的脾气似乎也不太好,连话都懒得说一句,伸手一把捏住对方的头颅,稍一使力,颅骨炸裂,脑浆四溅。

    裁判强行吞下从胃部上涌的东西,脸色苍白地宣布比赛的最后结果。

    ……

    接下来,排位赛最振动人心的时刻即将到来,榜首之位的终极一战一触即发。流云宗与陆府的强强对决,谁的实力更强?谁能笑到最后?十万观众拭目以待。

    高台上的裁判,声音变成嘶吼:“终极对决,最强之争,榜首之战,谁是第一?谁能站在巅峰?......”振奋人心的话,瞬间引爆所有人内心的炸药,人人的身上的热血都在沸腾,漫空呼声激荡,震天动地。

    “流云宗!......”

    “陆府!......”双方的支持者,声ng如潮,一ng盖过一ng。如此炽烈的气氛,将榜首之战推向惊涛之巅。

    紫燕一身紫衣,飞身跃上高台,与流云宗的顶尖高手遥遥相对。

    场下喧腾的声ng逐渐平息下来,一片寂静,人人屏息凝神地关注着这最终的搏杀。

    高台上的双方,彼此对视了片刻。“我认输!”流云宗的高手突然开口,朗声宣布道。脸上没有丝毫的惭愧,耻辱感,昂首挺胸,理直气壮。

    哗!满场眼球乱滚,十万观众全傻了。

    “这是什么状况?怎么还未动手便开口认输了,脑子进了水,也不致如此丢人。”

    “这厮不会是见了美女,怜香惜玉,下不了手吧?”

    “陆府的实力太强悍,主动放弃,也算是明智之举。”

    “这可是榜首之争,流云宗难道甘愿放弃?”

    场下一片嚷嚷,议论纷呈,人人脸上似乎都画着一个问号,满面不解之色。

    流云宗接下来的表现更令人震撼,全场十万观众几乎集体喷血。一个接着一个飞身上台的流云宗高手,都统一地做着同一个动作,拱拱手,说一声“我认输!”便转身飞下台去。

    满场观众的一腔热血,算是白白的沸腾了。一时间,愤怒,咒骂,呐喊,嘘声充斥全场。轰动整个王都的大势力排位争夺赛,竟在这啼笑皆非的“认输”二字中,落下了帷幕。陆府在万人的欢呼声中,毫无争议地登上了榜首的宝座,流云宗却是心甘情愿的排名第二位。

    桑家的终极强者尽被陆府一举灭杀,实力大跌,悲催的沦落为第四名。陆随风却在心里一直惦着他下的赌法,生怕夜长梦多,对敌人落井下石不算卑鄙,于是便气势凛然的直接上门索取赌债,盘点桑家在王都的各项重要产业,逐一划归到陆府名下。逼得桑家上下人人吐血,举族哀叹,连出门都垂着头。

    顺利地将陆府推上王都第一大势力的位子。陆随风在王都的最后一项使命,也终于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接下来,他可没忘记南宫国主封赐的领地“天风城”,幸好有善解人意的南宫玉,提前就将所有的移交手续和程序办理完毕,免得再看见南宫国主那张被割肉的伤情嘴脸。

    临行前,又将流云宗和陆府这两大终极势力,一并交予太子南宫杰,并慎重地叮嘱王都的这两大顶级势力,日后尽力辅助太子治理好整个天翔王国。顺便又在陆府中选了一批精于管理的人才,年轻辈中的第一人陆天风,也执意要追随着陆随风一起前往西郡州。

    长亭外,石桥边,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依依挥手道声珍重,不觉胸前泪湿襟。太子南宫杰的手始终高高的举着,直至陆随风一众人的身影消失在道路的尽头,手仍还久久的抬着,眼眶有些湿润。

    南宫玉顿觉自己的胸腔一片空空荡荡,心到哪里去了?女儿家的泪水情不自禁的涌出眼眶,路边的花草树木仿佛也在跟着低吟暗泣。恨别离,有鸟飞过也惊心。

    陆随风一行人跨着王室的专用供马,昼夜飞奔狂驰,一路穿城过镇也不做稍许停留。纵算途经自己的封地天风城,也未驻马流连片刻。天风城的繁华让人心动,唯有陆随风心静如水,视若未见。因为这不是他心目中真正的家园,他要亲自设计,打造一个苏州林园似的城市。一切都将以他的模式来定制新的规则,新的管理......

    “你心目中的家是什么样子?”紫燕与陆随风二人共乘一骑,双手紧抱着他的腰,一头青丝紧紧地贴靠着他的背心。

    “鸟语花香,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掩映在绿树柳荫中......”陆随风神思飞扬的遐想道。

    “啊!真是太美了,有如人间天堂。”紫燕惊叹不已。

    “天堂很美吗?一个人的心里倘若塞满了无尽的心事,有着太多解不开的纠结,天堂也会变成地狱。相反,如常怀着一颗欢喜心,即使身在地狱也犹胜天堂。活在当下,开心即极乐,也天堂。”陆随风在这瞬间,仿佛又感悟到了点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