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排位喋血战(下)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排位喋血战(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老头的脸色微见发白,双眼中透出着凝重的警觉,全身上下充斥着强大的玄元力,防范着对方随时可能发动的惊天一击.常年的闭关使他的心志非常坚定,他会再次用剑来证明谁的剑更快。

    “老大!这两人貌似相差无几,谁的赢面更大?”欧阳无忌问道,他最喜欢听陆随风精典的点评,每次都能或多或少受点启迪。

    能为兄弟做点事,陆随风自然非常乐意,从不嫌麻烦。“这老头本有三四分胜算,可是他无意中助了流云宗主一臂之力,让其在顷刻间领悟了真正的剑意真谛。悟,是平时点点滴滴的积累,当它饱和到一定程度之时,一阵风,一片云,一棵小草的摆动,都会在刹那间呼出一个‘哦!’字。流云宗主就是在这刹那间呼出了这个字,所以,老头接下来连一成胜算都不会有了。”

    “哦!”身边的众人几乎同时张嘴呼道。悟!原来是这样呀!很简单,却很玄妙。

    老头似乎有些沉不住气,他动了,手中的剑一颤,瞬间化出上百道剑光。这百道剑光并非虚影,每道剑光上都灌注着充沛的玄元力,一旦碰触必然见血。

    流云宗主从遥远的天际收回视线,漫天剑光已倾泻而至。微微的眯了眯眼,似乎想将这些剑光的轨迹再看得清晰一些。

    这些剑光在眼中逐渐放大开来,有如回放的慢镜头。

    下一刻,流云宗主终于动了,是他的心动了,剑随之轻扬,挥洒而出,后发先至。

    锵锵锵!......

    虚空中火星飞溅,漫天剑芒应声而碎,只留下一抹精光从漫天碎影间飞掠而出,直向对方的面门奔袭而去。

    老头在无比的震骇中,巳然避无可避,唯有退之一途。

    手中长剑护住面门,脚尖点地"嗖"的一声向后狂飙而退,退得比来时更快。

    一抹精光有如天外飞虹穷追不舍,距对方面门三寸,始终不即不离的追逐着,似在告诉对方,倘若停下必死无疑。

    流云宗主境界升华,心境也随之变化,杀心顿收,旨在战而胜之,杀与不杀已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老头狼狈不堪地退至高台边缘,身上已留下数十道剑痕。

    直到此刻仍没弄明白,对方前后之间的差别为何如此之大,简直判若两人。前一刻还能相互搏杀抗衡,后一刻自己却变得不堪一击,毫无还手之力,被追杀得无路可退,枉我终年闭关苦修,从未料到会被逼到如此悲凉惨淡的绝境。

    眼前唯有两条路,悲壮的被一剑透脑,成为倒地的英雄。跳下台去,苟且可捡回一条命,屈辱的活着,让天下人耻笑。

    没有时间让你慢慢的来回选择,锐利的杀气巳临脑际,抛弃所有的选择,一切交由生命的本能来支配。

    老头倒下去了,没见鲜血飞溅。二十米的高台下,一个健硕的身躯落地后,顷刻间变得老态毕现,眉发苍白。

    “流云宗胜出!”裁判适时地宣布道。

    场下掌声雷动,为胜利者欢呼,为精彩的搏杀鼓掌。

    流云宗主一脸平静地望向陆府的专属区,挥挥手,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流云宗主的修为又更上一层,除了陆府,王国之内只怕无人再能与之抗衡了。”盛老自言自语地喃喃道。

    “盛老认为下一场谁会胜出?”南宫国主问道,他心里虽倾向着陆府,但桑家毕竟拥有上千年的底蕴,定然有雪藏的底牌,心中一时还真难预料到最终结果。

    “呵呵!不知答案看下去才更有趣,更刺激。”盛老呵呵地答道。

    陆府在众人心目中,一向被视为疲软型的势力。任谁都没想到这次排位赛中,突然强势崛起,以其睥睨天下的威势,一路过关斩将,杀出重围,天马行空般的强势跨入首榜的决赛圈。让无数人在惊呼中跌破眼镜,直呼奇迹!

    “陆府对阵桑家!双方选手上场。”裁判大声地宣布道。

    “陆府这匹黑马的路只怕是走到尽头了。”

    “是呀!桑家可是有千年的底蕴,岂是陆府可比!”

    “桑家运势不错,关键时刻捡了个软柿子捏。”

    “那也不一定!陆府能走到今天,并非运气,凭的是真材实料。”

    欧阳无忌摇着微胖的身子,晃晃荡荡地走上高台。一个白眉白发,一身布衣的老人不知何时出现在台上,抬眼望了欧阳无忌一眼。欧阳无忌如遭雷击般地打了个冷噤:怕怕!好犀利的神光。

    白发老人皱了皱眉,陆府弄什么鬼,怎会派一个脓包上来,这赛事非同儿戏,动辄断手断脚,甚至丢掉生命的。心下疑惑,再次展开心神查探,对方身上的确虚虚空空,毫无玄元力波动的痕迹。太反常了!白发老人心中一紧,反而提高了警觉性,这一把年纪可不是白活的,小心驶得万年船。

    “哼!”白发老人突然一声轻哼,一股强大的气流骤然发出可怕的呼啸,汹涌滚滚地朝着欧阳无忌席卷而去。

    轰!巨ng排空般轰鸣,天空仿佛突然炸裂开来。如此狂悍的冲击,纵算一个顶尖高手如不倾力抗衡,也将遭到重创。如是常人此刻只怕已经破碎毁灭。

    欧阳无忌既不是顶尖高手,却也非常人。他是一座巨岩,海啸席卷过后,我自岿然不动。

    果然!白发老人见状,脸上毫无惊容,反而觉得这才正常。适才不过牛刀小试而已。

    “来而不往非礼也!”欧阳无忌憨憨地咧嘴一笑,话音刚落,一股天崩地裂般的威势仿佛从天而降,骤然向白发老人碾压过去。强大的劲气仿佛要将他挤压成血肉碎末。

    白发老人绝不会坐以待毙,全身玄元力瞬间迸发。倾力的抵抗,浑身在微微颤抖,骨骼似在发出痛苦的呻吟,咔擦之声不绝于耳。双腿的膝盖逐渐地朝下弯曲,脸上开始出现痛苦的神情。青筋一根根凸起,嘴角溢出血丝。

    他会选择屈服吗?避世苦修几十年,心志何其强大。心底忽然崩出一声怒吼,全身的精气神瞬间凝聚,弯曲的背脊冉冉挺直,一股强大的气势锋芒迸发而出,仿佛欲将天穹撕裂捅破。

    突然,那股天崩地裂般的威势潮水般地退去。

    白发老人骤然失去对方威势的压迫感,气势锋芒一下击在空处,身形失控,脚下虚浮,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老脸一阵通红,满腔恼怒溢于言表。被耍了!竟被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家伙摆了一道。分明就是扮猪吃老虎,连这都看不出来,这把年纪算上白活了。

    “你果然是在扮猪吃老虎。老夫险些被你阴了。”白发老人心境修为不错,很快便将负面的情绪调节过来,“小小年纪竟有如此修为,有资格让老夫正视。”

    “你老整天躲在阴暗角落打瞌睡,哪里知道外面的天空多灿烂。醒醒吧!别太自大了。”欧阳无忌一副语重心长的语调,“说实话,尊者三品的修为,小子我还没放在心上,如非比赛,你老还真没资格做我的对手。”

    狂!非同寻常的狂!

    “竟敢藐视一位尊者三品的强者,怎么死都不知道!”

    “眼下的年轻人眼睛都长在头顶,该好好教训一下了。”

    “盛老怎么看?桑家果然藏了厉害人物。”南宫国主皱了皱眉,凝重地道,“一个民间势力都堪比我王国顶尖实力,是时候该反思一下了。”

    “能张嘴喊出对方的修为,这小子说的应该是实话。”盛老苦笑了一下,“尊者修为的强者,在王国已属凤毛麟角。现下却成了普通货,随便走出一个小伙都敢拍拍胸,喊一声,尊者很强吗?我也是!”

    南宫国主闻言,半信半疑地望向台上的欧阳无忌,摇摇头:“我怎么看这胖子都不像,盛老是不是看走眼了?”

    “国主不会希望老朽看错吧?”盛老意味深长地说道。

    “那倒是!王国人才辈出,这是大运势啊!”南宫国主满心期待地言道。

    “既然如此,那就领略一下老夫的霸道刀威。”白发老人平淡的语气中,忽然充满了无尽的霸气,抬步踏出,一道长虹撕破苍穹,劲风呼啸,夹着裂天的气势,一刀劈向欧阳无忌。

    不动如山,欧阳无忌并未作势,静静地立着,却犹如高山巨岩屹立。

    霸道的刀芒惊天斩落,临身三尺,竟被一股更加霸道的劲气生生托住。森寒的刀芒悬于空中,发出嗡嗡颤响,无论如何加力,始终难进寸毫。

    霸道与霸道的碰撞,玄元力之间的比拼,真材实料的抗衡,毫无取巧之处。

    几个呼吸之间,白发老人的额头开始见汗,面部的青筋一条条地凸起,身躯微微颤动。

    欧阳无忌仍旧一脸憨实的笑容,气定神闲,一副游刃有余的势态。不时抬头望望悬于头顶三尺的森寒刀芒,口中喃喃地道:“玩够了!”

    “吼!”达摩狮子吼,一道惊天霹雳炸响。

    轰!白发老人如遭狂雷轰顶,全身猛震,脑内嗡嗡震响,眼前星星闪烁。心神溃散,威霸刀芒瞬间崩碎,消于无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