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十九章盘口下注

正文 第九十九章盘口下注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诡异无比的一点寒星始终距离对方眉心处二寸,若即若离,紧追不舍.

    大娘此刻的心已沉到了谷底,被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和无尽的绝望吞噬。她清楚地感觉到,如非对方无意取其性命,否则,自己此刻只怕早已变成了一具死尸。

    对方似乎旨在逼自己弃剑认输,若再不识趣,待对方念头稍转间,长剑顷刻透脑而出,那死相就太难看了。

    大娘的感觉没有错,虎一的确未对其生出杀心。尽管一上来就险些中了她的道,如非少爷即时在暗中出言点破,还真不知会弄出什么洋相来。不过,这好歹也算是一门功夫,只怨自己心境修为不够。经此一役,反倒有若暮鼓晨钟,令人幡然醒悟。

    哐当!大娘疾退中突然出人意料地扔掉手中的长剑,同时颤声娇呼道:“我认输!”

    虎一闻言迅速收剑还鞘,那追命夺魂的寒星也随之消隐。

    大娘像似从鬼门关绕了一圈,面无人色,连头发根都在滴水。良久才深呼了一口气:“多谢手下留情!”

    “那种旁门左道媚功,日后还是尽量少用。”虎一冷冷的撂下一句话,转身向台下走去。

    “陆府五战皆胜!首轮完胜!直接挺进下一轮。”裁判大声宣布道。

    ……

    残酷惨烈的搏杀整整持续了一周,血溅赛台,当埸殒命的人数巳突破百人。二十四个小组的优胜者巳然浮出水面。一流大势力的名单在水深火热中震撼出炉。桑家,流云宗等呼声颇高的大势力,不负众望,几乎都上了大名单。唯有陆府的强势崛起,令许多人深感意外,因为陆府往昔的表现的确太过让人失望了。

    第一轮的赛事已如此惨烈,至少有上百名顶尖高手横尸赛台之上。下一轮的排位赛,又将是一种何等火爆的场面,令千万人无尽的期待。

    整个王都茶余饭后的话题,几乎都在猜测,预判排名的顺序。大街小巷一时间冒出了许多开赌的盘口。

    桑家与流云宗的声望如日中天,夺得头榜的呼声也最高,竟然开出了一比一百的惊人盘口。

    陆随风与紫燕走进一家豪华气派的大买埸,这里同样设有一个盘口,前来此处下注的人皆是非富即贵的角。每次下注规定,一万金币为起点,不设上限。

    陆随风一眼便看到了这个盘口,对陆府在排位赛中开出的盘口,竟然是一比二百。假如买陆府夺得头榜,并下注一万金币,瞬间便可变成二百万金币。摇钱树呀!居然无人问津,就像满街洒满了金币,路人却视而不见,悲呼!

    “老人家!这上面说的可算数?”陆随风傻傻的问道,满脸皆露出一副不信的神色。

    “外乡来的吧!难怪了,连堂堂桑家开出的盘口,你等竟然也敢质疑,找死呀!去去去!这地方不是你们这些乡巴佬穷鬼能来的。”一身华服的老者鄙视地挥挥手,欲将陆随风二人赶出买埸门外。

    “老人家息怒!我不就问问嘛,怎会知道桑家是什么名堂?不过,您老还真有眼光,我们的确是打乡下来的。看到这么好的买卖,一时心痒,怎舍得错过。”陆随风厚实的说道,一脸人畜可欺的模样。

    “哼!老夫人称‘鹰眼’,就你这货一眼便能看个通透。你睁大眼看看,一万金币起步。看你这样只怕连一百金币都掏不出来。快走!别在这里丢人现眼。”老者不屑地道,又欲动手赶人。

    “慢着!狗眼看人低,乡下人怎么了?我今天就要让你这狗眼看看,乡下人中也有富人。”陆随风赌气般掏出一张金卡,“这里面有一万金币,可以下注了吧?!”

    “你......”老者一时语塞,随即冷笑道,“当然可以,准备下哪一个盘口?”

    “呵呵!这个......还没想好。得好好看看,这一万金币可不是小数目,稍稍看走眼,就血本无归了。”随风小心翼翼地收起金卡,唯恐被抢走似的。

    “哼!乡巴佬就是乡巴佬,一万金币算个屁,看得比命还重。”老者冷笑连连地讥讽道。

    “小瞧人!我认准了会下大注。吓死你!”陆随风拍了拍衣袋,做出一副虚张声势的样子。

    “哦!你能下多大的注,会吓死老夫?”老者眯着眼像是被气得不轻。

    “我......我下十万金币,怎么样,敢接么?”陆随风咬牙切齿,下狠心地道。

    “十万!哈哈,哈哈哈......”老者忽然开心地大笑起来,直笑得老泪横流,“你......你下......尽管下。你若赢了,绝对少不了你一个金币。”

    “哼!以为我不敢,这就下给你看。”陆随风丢下一句狠话,便转身在各个盘口晃悠,时而举棋不定,看似有所决定,随又犹豫不决地放弃。不停地在所有的盘口前绕来绕去,折腾半天仍未见他下注。

    “我一向运气很差,媳妇你运气好,看看该下哪一个盘口?”陆随风对紫燕喊道。

    紫燕乖巧地点点头,很配合地在各个盘口走了一遭,最后停在陆府的盘口前,坚定的一指:“就是它了!”

    “你确定?”老者问道,“决定买哪一个名次?”

    “就这个!”紫燕指着最上端的盘口,毫不动摇地道。

    “头榜!一比二百。”老者瞪大眼,望着这个乡下来的疯女人,“买多少?”

    紫燕回头望望陆随风:“他说了算!”

    “我说小哥!你们这不是睁着眼跳崖么。这陆府的表现虽说还不错,但能不能挤到前十名都很难说,这头榜......咳咳,想都别想。”一旁有人好心地提醒道。

    “是呀!乡下人挣几个钱也不容易,白白扔了多可惜。”

    “小哥!听人劝,留着点老本回去过点安稳日子。”

    陆随风点点头,像是对众人的话表示认同,随对紫燕问道:“为什么选中这个?”

    “你看!一比二百,性价比多高呀!”紫燕兴奋地道,搬起手指算着账。

    哗!四周落下一地眼球,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就因为这个?”陆随风问道。

    “高风险高回报,世上哪有这许多稳水等着让人喝。桑家,流云宗看似大势力,不到最后一刻,谁也说不清。没悬念,没有潜质,性价比又这么低。不刺激,不好玩!”紫燕张口说了一大堆,听上去很疯,细细琢磨,好像又有几分道理。没想到这乡下女人说的话还真有那么点深度。

    周边有人闻言开始思索起来,有些人甚至开始调整自己下注的方式。

    “媳妇的话听上去很有些道理。”陆随风恍然地道,“好!就买它了,陆府头榜,一比两百!”

    “买多少?”老者阴笑地问道。

    啪!陆随风掏出一张金卡,往桌上一拍:“卡里有多少就买多少!舍不得孩儿套不住狼嘴。”

    老者不以为然地拿起金卡,乡巴佬能有多少,最多十万二十万,随手递给身边的人:“查验一下里面有多少?”身边之人结果金卡,迅速地查验了一遍,眼睛忽然鼓了出来:“这......这......”

    “这什么这!到底有多少?十万,二十万,一百万......”老者仍旧不以为然地问道。

    摇头!这厮只是一个劲的摇头,像是舌头打圈说不出话来。

    “说!到底是多少?”老者不耐地呵斥道。

    “十亿!”那厮终于颤声报出数来。

    “什么?!”老者闻言如遭雷击,眼前金花乱窜,脚下一个踉跄,幸得边上有人扶了一把。

    “啊!”周边响起一片惊呼,所有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两个乡下人,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很多吗?玩玩而已。”陆随风不以为然的咳咳笑道,“还愣着干啥?我已买定了陆府头榜!”

    “等等!这数目太大了,已超出了我的权限,得通报一下上峰。”老者颤巍巍地言道,随转身向后店堂快步行去。

    片刻之后,老者重新回到前店堂,身后跟着五个人。其中有四人皆是两鬓斑白的老人,气息沉厚,步履轻盈。最后一人让陆随风愣了愣,没想到竟是老熟人,桑天云。

    “你!......”桑天云一眼便认出了陆随风和紫燕二人,可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呵呵!桑少爷别来无恙,看样子最近养得不错,唇红齿白,神清气爽的。”陆随风打着哈哈道。

    “哼!陆随风,竟敢到我桑家地盘来滋事。王国巳有明令规定,大比武时期严禁任何势力门派间的冲突。”桑田云正义凛然地道。

    “笑话!你桑家开着大门做生意,我现在可是你尊贵的客人。你敢开盘,我敢下注,天经地义。不是吗?”陆随风耸耸肩,理直气壮地言道。

    桑天云闻言,一时语塞,还真找不到反辩之词:“你一口气下如此大的注,就不怕血本无归?”

    “这不是正好便宜了你桑家,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你桑家不会拒之门外吧?”陆随风阴阴笑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