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十七章 绽放风采

正文 第九十七章 绽放风采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这云无影也太暴力了,一剑杀了就是,弄得如此血腥干嘛!是不是得到了你的真传?”紫燕瞟了陆随风一眼,嘘吁地道.

    “这个......她好像比你稍差几分,想当初你一招瞬杀三十六人,那场面......咳咳!日后得让她向你多讨教讨教。”陆随风咳咳地笑道。

    “你......我......你欺负人!”紫燕嘟着嘴,幽怨地道。

    陆随风见状,轻轻地搂了搂她的纤腰,怜惜地道:“我说的是当初,现在早已洗心革面,成了标准的淑女。你看!好像欧阳明月要上场了。”

    欧阳明月一袭雪白的衣裙,莲步盈盈地走上了赛台,细腰轻扭,犹若柔风拂柳。

    “不会吧!怎么又上来一个姑娘,看上去比刚才那个更娇弱。”

    “陆府的男人都是懦夫,让女人出来撑场面打天下。”

    “千万别小视女人,别忘了刚才那一幕,杀伐比男人更加凶狠,果决。”

    场下的人胡乱地议论着,一片嚷嚷声。

    对方再度出场的选手,是个身形高大健硕的大汉,看上去四十开外,举手投足间有如高山巨岩般坚实,稳定。

    欧阳明月在他面前显得是那么娇小,柔弱,对方仿佛一根指头都能将她轻易捏碎。

    出场的健硕大汉并不这样认为,他的修为比刚才被斩掉头颅的老者稍弱上一线,应该是半步尊者的修为。适才发生的一幕仍历历在目,此刻还余悸犹存,换做平时面对这般娇弱的女子,或许连正眼都不会看一下,更别说与之展开搏杀了。

    但他此刻却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态势,前车之鉴,他绝不会再被这幅娇弱的外表所迷惑。扮猪吃老虎,同样的戏码演两次,如再不明白,那就真是猪了。

    大汉的神色格外的凝重,手紧握着剑柄,全身的气势在逐步攀升,犀利的目光精芒闪烁,有如实质般射向那看似娇弱的身形,一般人面对如此锐利的神光几乎都会当场崩溃。

    但在欧阳明月身上却看不到丝毫惊惧之色,全身上下有若随风而动的拂柳,那么自然随意。

    “我不会被你这弱不禁风的外表所迷惑,我会拿出全部实力与你全力一搏。”大汉一字一句地道,声音里透着无比凝重的味道。

    “不就是一场比试,何必将气氛弄得如此紧张,真是高看你了。”欧阳明月和风细雨地道,脸上满是不屑。

    “你有资格让我重视。”大汉深信不疑地道。

    “你还没资格让我重视。”欧阳明月鄙视地刺激道。

    哗!全场人顿时全都张大着嘴,眼珠掉满了一地。

    “太狂了!”

    “一个小姑娘,真不知天高地厚。”

    大汉的眼中闪过一丝恼怒,霸道惯了,何曾有人敢如此蔑视自己,彻底触犯了他那所谓的尊严。

    “既然如此,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厚重之道!”一道沉重的话音落下,大汉一步抬起,手中长剑同时锵然出鞘,跨步斜劈,一道粗壮的电芒发出咆哮吼声,瞬间划破十米空间,厚重无比朝着欧阳明月迎面劈斩而去。

    欧阳明月望着那巨岩般沉厚的一击,灿烂一笑,随即优雅地挥出一剑。

    顷刻间,狂风骤起,漫卷满天落英,片片落英发出嗡嗡地颤响,旋舞着纷纷撕裂厚重的剑芒,紧紧的缠绕着汹涌奔腾的剑势,使其再难寸进分毫。

    “破!”欧阳明月一声娇喝。

    如山般厚重的剑芒不断暴出碎裂般的炸响,瞬间崩溃消散。

    气劲反噬,大汉如遭重击闷哼一声,身形一震向后猛退一步,脸色微显苍白。

    欧阳明月手中长剑再次优雅的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千百片落英犹似蝶舞旋飞,展动着轻灵的蝉翼,撕破空气的阻碍,朝着惊骇未定的大汉席卷而至。上下翻飞的片片落英飞速地旋动着,发出丝丝鸣响,每片落英都闪射着森寒的幽光,有如刀光剑芒般的锐利,每次旋转划动都会带出一片血芒,一朵绽放的血花。

    无数的血光飞闪,无数鲜红的血花绽放,勾画出一副无尽凄美的画面。

    如此优雅,飘逸,灵动的落英,充满凛然无比的杀气。嗡嗡颤响的蝉翼声,落在大汉耳边有如九天惊雷炸响:“再顽抗,杀无赦!”

    哐当!大汉的心神崩溃,无尽的惊骇,恐惧不断地吞噬着坚韧的灵魂,手中长剑锵然坠地。

    漫天落英随即消隐,一具血人瞬间呈现在十万观众眼前,全身上下至少有上百道血痕。

    “好优美的杀器!”大汉悲凉地言道,两眼一翻,仰天朝后直直倒下。

    “我的心很软,不会杀人。”欧阳明月轻柔地说,接下来便学着云无影的样,凌空飞起一脚,将血淋淋的大汉踢向他的专属区,“他还活着!”掸了掸衣衫,整理了一下鬓发,清风拂柳般的盈盈离去。

    欧阳明月的表现比云无影强多了,获得了场下一片雷动般的掌声和欢呼。

    “陆府再胜!”裁判冒着丝丝冷汗大声宣布结果。

    “明月的表现我欣赏,我喜欢,以后我就这样。”紫燕眨着一双大眼,粉丝般喃喃道,“太凄美了。”

    陆随风闻言禁不住打了个冷颤,血淋淋的活尸,还“美”不胜收,女人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呀?

    下一场,凤一像只彩蝶般的翩翩飞上赛台。

    “我操!又是一个姑娘!”

    “女人怎么了!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站在台上两腿直哆嗦,连女人都不如。”

    凤一身着一袭紫花裙衫,清纯的气息,生机盎然,好清纯唷!

    对方上场的竟然也是一个女人,唯一不同的是一个老太,至少头发已白了一半,年龄起码六十以上。

    一老一少相对而立,四目对视。

    老太目如电射,有若出鞘之剑,仿佛欲将对方刹那撕碎,凤一目光似水,涟漪微澜层层叠叠,波光涟涟,险险揉碎老太的双眼。

    老太骇然收回视线,气息鼓荡,裙衫无风自动,身上的气势随之蔓延开来,周边的空气不断发出轻微的炸裂声。

    凤一脚下不丁不八,随意的宁立着,没有鼓荡的气机,浩大磅礴的气势,全身上下虚飘飘的,毫无设防的势态,犹似头顶天空中的一片悠悠的白云。

    老太皱了皱眉,不断的眨着眼,对方的身形忽明忽暗,时隐时现,虚幻不停。她一度怀疑自己年岁太大了,老眼昏花,一时产生幻觉。这怎么可能?自己可是尊者初品的顶尖强者,心神力无比的强大,凝神于目,意欲锁定对方的身形和气机,趁其不备,发起惊天一击。

    有风吹过,一缕鬓发遮住凤一的视线。

    锵!老太见状,机不可失,手中利剑锵然出鞘,一抹精光划破苍穹,夹着尖锐的呼啸,瞬间出现在凤一眼前。惊天一剑,疾若天外流星,强劲的剑芒直透彩色的身影。

    老太心中方自一喜,眼角余光忽然发现一点寒芒直朝自己的左脑飞射而至,心神一震,虽惊不乱,一个凤凰三点头,堪堪避过必杀的一击。剑气扫过,头皮生疼,几缕白发在空中飞洒开来。

    呼!老太才喘过一口气,一抹精光又在额前放大,迅疾回剑一格,铛的一声崩开对方剑身。身形随之暴退,手中利剑顺势舞出一团剑花,顷刻绽放百道璀璨剑光,揉身反击,朝着凤一狂暴地倾洒而去。

    面对漫天剑芒,凤一没有闪避格挡,视若不见。剑尖一抖,飘飘地递出一剑,透过重重叠叠的剑影直取对方的咽喉。

    这猝不及防的一剑,吓得老太惊魂出窍,汗毛倒立,收剑狂退,漫天剑影顿时溃散。反击得快,退得更快。怎奈对方剑芒有若幽灵般穷追不舍,每次剑锋颤动都会闪射七点寒星,分射周身七大要害部位,令人防不胜防。

    铛铛铛!......

    每崩开对方的一**击,身上都会留下数道口子,鲜血一路飞洒。惊骇,郁闷,深深的无力感,纷至袭上心头。眼下唯一的一条路,退,飞速地退,退出对方的攻击范围。直退至高台边缘仍茫然不知,直到一脚踏空,才惊觉发生了什么事。晚了!自己一把年纪,一身顶尖修为,却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打得胆战心惊,毫无还手之力,硬生生地被逼下高台。还是对方手下留情,不想要老婆子的命。否则,早已是一具死尸横躺在赛台上了。

    老太毕竟是顶尖强者,虽然满身溢血,身临虚空,仍是惊而不慌。深吸一口气,凝聚最后的玄元力,凌空翻腾几周,踉跄坠地。

    “小姑娘心肠不错,老婆子谢了。”老太心境不错,朝着高台上的凤一拱拱手,悲怆地一笑,摇晃着走回自己的专属区。

    凤一甜甜的回了一笑,阳光灿烂地走下了赛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