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十四章袭杀与反袭杀

正文 第九十四章袭杀与反袭杀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陆府弟子的士气瞬间飙升到顶点,人人热血沸腾,杀气奔涌。在凤一的带领下,有若一把锋芒无铸的利刃,再次疯狂地切入排山倒海的敌群之中。

    陆府的另一路援军在千钧一发之际及时地赶到,在虎一的统领下毅然地对敌腹背发起雷霆万顷般的攻击。

    一支突然从天而降的生力军,士气如虹,杀气惊天。趁敌惊惶错乱之际,一路飞斩狂劈,浴血搏杀,踏着遍地横尸在敌方重重的人海中,生生死死的杀开了一条血路,与凤一合兵一处,随即返身向外疯狂地扑杀出去,其势有如滚滚洪流奔腾,一往无前,天崩地裂般的在重重人海中肆虐地碾压,撕裂,留下一片血海尸山,狂暴地杀出了铁桶般的重围。

    待对方从惊惶错乱中回过神来,重新组织战力,笼中之鸟已然脱困而出,转眼间便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一场精心谋划的伏击袭杀战,以十倍的绝对优势展开血腥的围杀。满心胜券在握,结局令人捶胸顿足,撕心裂肺。这满街的横尸血河几乎都是桑家弟子留下,至少不下于两万之众。而陆家的弟子却以最小的损失,最坚韧强悍的战力浴血重生,杀出绝境重围脱困而出。

    任谁都没想到沉寂软弱了数十年的陆府,竟会拥有如此强大而霸道的实力,以一万之众,力抗十万强兵,以微小的伤亡斩敌数万,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全身而退。震惊,震撼,着实令人刮目相看。

    直到此刻,从陆府狼狈撤回的队伍才姗姗来迟。如若早来片刻,或许这场伏击围歼战的结果或许便将重新改写了。

    桑家的谋划可谓是机关算尽,却没算到陆府的战力竟会如此强悍。非但颗粒无收,反倒损兵折将,元气大伤。事到如今,继续留在这里已完全失去了意义。突袭陆府的人已全部撤回,自然不会再有陆府的救援弟子重现此地。无奈之只好重新整合了一番队伍,无精打采地撤出了飞云街,踏上了回归之路。

    “南甫街”同样是王都的一条主街,同样是前往桑家的必经之路。

    “以其人道还施彼身,来而不往非礼也!”陆随风斜躺在一栋民宅的屋顶之上,双手枕着头,喃喃地自语道。

    紫燕的双腿成了陆随风的酥软的枕头:“你为何让凤一她们独自行险,白白牺牲了上千名陆府的弟子。难道你一点也不觉得痛惜么?”

    “情非得已!但我没想到损失会如此惨重。”陆随风痛惜地叹了一口气,“如不行此险棋,桑家之人定会有所警觉。试想一想,陆府遇袭,在外的精英竟无一人前往救援,这正常吗?你会猜会想,桑家之人可不是吃素的,连围点打援这种高超的谋略都想得出,难保不会看破我的计谋。另一方面,我们需要时间从容布置,我们的人要从王都的各处赶到这里集结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凤一虎一的行动旨在消除对方的顾虑。当他们回师之时,便是我们血债血偿的时候,我要他们以十倍百倍的代价偿还!”

    “哼!这次我也要大开杀戒,沾点血腥。你不会反对吧!”紫燕咬着银牙,恨恨地道。

    “报仇雪恨人人有责,这次准了!”陆随风忽然翻坐了起来,“他们来了!”

    “呼!”紫燕揉了揉已被压麻的腿,兴奋地立起身来,理了理裙衫就准备跃下屋顶。

    “打住!”陆随风一把扯住她的裙衫,出声阻止道,“敌人都未到,你下去杀谁?”

    “你不是说来的吗?”紫燕委屈地道。

    “敌人刚入街口,至少还有一刻钟才会走到这里。再说对方将近二十万之众,你一个人跳下去杀得完么?”陆随风苦笑地解释道。

    “哦!我是不是太笨了?”紫燕目中盈着泪花幽幽地道。

    “这怎么可能!你这是报仇心切。”陆随风柔声安慰地道,“到时你听我的指令行事,绝不会让你闲着。”

    紫燕闻言乖巧地点点头,回身坐回原处。

    “龙一!”陆随风轻呼一声。

    龙一闻声倏地出现在不远处的屋顶上。

    “传令下去!让所有的弓箭手蓄势以待,等对方过去一半之后,万箭齐发,然后趁其惊慌错乱之际,全体发起攻击,放手搏杀绝不姑息,如有逃逸之人也不必穷追猛杀。”

    “是!”龙一应了一声,瞬间从屋顶消失。

    风起,掀动长衫猎猎作响。天上的星光已然隐退,云层越来越厚。天际边不时有刺目的电光划过,伴着隐隐的雷动之声。

    一滴两滴......冰凉的雨水洒落脸上。

    远处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也许是快落雨的缘故,对方像似加快了挺进的速度。

    远远望去黑压压的一条长龙,十人一排,队列有序,毫无紊乱之感。不愧为王都第一大势力,族中弟子的素质也颇为优良,陆府的弟子如没龙狮卫的特训,根本没资格与对方相提并论,一较高下。

    雨滴越来越密集,一队队的人流迅速地通过。

    一道炫目的电光忽然划过天穹,随之传出一阵轰隆隆的雷动之声。

    “放箭!”滚滚雷动声中夹着一声暴喝。

    刹那间,四周八方万箭齐发,风声,雨声伴着尖锐强劲的箭矢呼啸声,铺天盖地,倾泻而下。

    “啊!......哇!......”

    隆隆的雷声中隐夹着凄厉的惊呼惨嚎,大片大片的人影纷纷在大雨中倒下。

    “杀!”风雨中突然响起一声惊天巨吼。

    “杀杀杀!”数万之众齐声喊杀,撼天动地,声压惊雷。

    猝不及防的变故令桑家弟子一片惊慌失措,才从追命夺魂的箭雨狂袭中回过神,漫天的刀光剑影又从四面八方肆虐的席卷而来。惊天的杀声中,有些桑家弟子连刀剑都未来得及出鞘,便被无情地劈开头颅,割破喉咙,斩断手臂。

    残酷的杀戮中,有部分桑家弟子拼死抵抗,瞬间便被绞杀。其余的桑家弟子惊呼嘶叫着四下溃逃。其间有数百名高手见情势不妙,纷纷拔起身形冲天而起,试图从虚空逃逸。

    道路两端的屋顶之上,骤然闪现出无数道身影,个个飞身跃起,脚踏虚空如履平地,顷刻间便将那些逃逸的高手纷纷截住。一场虚空大战在电闪雷鸣的暴雨中展开,一时间剑影纵横,刀芒飞舞。对方高手的人数众多,漫空都是三五人对一人的战斗。只可惜双方之间修为差距过大,呼吸间便有人从虚空跌落下去,有些一剑穿胸,有些被拦腰切成两段,死状空前惨烈。

    片刻之间,大半高手都被斩落空间。剩余的高手已被对方杀得魂飞魄散,纷纷四下逃窜,侥幸得以逃出生天,捡回一条性命。

    桑家的前队与后队之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真空地带。前面的人不知后面发生了什么?后面的人只听见前面杀声震天,不明状况,不敢轻易冒进。再加上电闪雷鸣,雨雾弥漫,五米之外目难以辨物。前后之人都在观望,猜测,判断。没人敢擅自行动,轻易挺进,以致将大好战机白白葬送。

    陆府的弟子不过只有七八万之众,而桑家弟子却有近二十万人,如若正面搏杀,杀人一千自损八百,这种局面陆府绝对承受不起。所以,陆随风才采取放弃两头袭杀中间的战略。再加上雷电暴雨的辅助,让本来就处于惊疑惶惑的桑家弟子,更加不敢轻易躁动。制定一个完美的计划,如果缺乏对人心人性的准确认知和掌控,哪怕计算得再精密细致,都会随时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意外和变故。

    陆随风自行走人间道以来,从上一世走到这一世,历尽艰辛与坎坷。这才稍稍领悟一点人间道的内涵,其中最重要的一环便是对人性的了解,认知和最深层的明悟:

    神是什么?就是撑握道的人!

    道又是什么?是规则!

    以书入道,以画入道,以医入道......掌握了某种事物的规则,便入了其中的道。但,只是小道,无数的小道汇聚一处,最终成就其大道,认知,撑控了自然规则。

    风停,雨歇,雷电收。夜空中又有隐隐的星光闪烁。

    桑家的一众弟子从道路的两端向中间小心翼翼地挺进,人人刀剑出鞘,全神戒备,以防突如其来的变故。

    “啊!......哇!......”

    人间地狱,修罗场。满地的残肢,断臂,横七竖八堆积如山,人体内脏四溅,惨不忍睹。

    桑家的弟子中突然掀起一阵巨大的骚动,有人发出凄厉的惊呼,有人在拼命地呕吐,更有人在浑身颤抖。

    这是谁干的?如此残忍,无情,斩尽杀绝,还有一丝人性么?桑家所有的弟子都在发出这种悲愤无比的心声。他们何曾想过前一刻,他们又曾在做什么?难道不是想做诸如此类的事吗?以十万之众伏击一万人的时候,他们的心中发出过这样的声音吗?理所当然,这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

    人性的自私,冷酷,在这里展现得淋漓尽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懂,我也装作不明白。

    陆随风等人雷霆一击,抽身走人。歼敌数万,毫发无损。一场智与计的博弈,一场袭杀与反袭杀惨烈较量,至此缓缓地落下了帷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