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十章喋血天星楼

正文 第九十章喋血天星楼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新月如勾,星光隐隐,华灯初上。

    夜色中,一队队身着劲装的陆府家族弟子,悄无声息地开出陆府城门,朝着各个不同的方向飞速离去。

    不远处,几个一直隐于幽暗中窥视的身影,见此情形正欲起身离开,忽觉脑后猛遭重击,心神一震顿时失去了知觉。这些暗探根本无需审问,一看便知是桑家派来监控陆府的眼线。陆随风是这方面的行家,怎允许有人在自己的眼皮下将消息情报轻松地传递出去。

    今夜,繁华的王都,注定又将是个血腥的夜。血腥之后又将平添多少孤魂野鬼,孤儿寡母。这个残酷的世界,每一天每一刻都在发生这类血腥的故事,或许离你很远,可能离你很近,谁知道下一刻是否便会轮到你?

    “天星楼”一如往常,已然灯红酒绿,人来客往,座无虚席。没人会关心这里的主人是否易位,无论谁当家做主,疯狂地消费之后,一样要得掏出大把的金币。

    “还想看见明天太阳的人,滚!”一声大喝,声如雷动,语音环绕震荡,从一楼到五楼,人人但觉耳膜嗡嗡作响,心神狂跳。

    喧闹的酒楼瞬间一片沉寂,几息之后,这些人像是从突然的震骇中猛然转醒。刹那间,随着几声尖叫惊呼,杯盘碗盏四溅,人流如潮,你推我挤拼命地朝着门外涌去,唯恐稍迟片刻,喋血当场。

    片刻之间,酒楼灯火依旧,却已人去楼空。宽阔的大厅内杯盘狼藉,一派静寂。良久,沉闷的空气中,陆续传出阵阵脚步声。紧接着,一批一批的人影从楼上楼下,四面八方渐渐地涌现出来。乍一看去,至少有五六百人,个个气息凝重,人人手中刀剑出鞘三分,寒光闪烁。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向大门前:二男一女,看似普普通通,毫无出彩之处,却将这满楼的客人吓得魂飞胆颤,奔逃一空。

    人群中,一个华服青年越众而出,神情倨傲,举止张扬,手指门前二男一女,气势凛然地喝道:“你等何人?竟敢前来砸我桑家场子,谁借你们的胆,简直不知死活!”

    “桑天云!几日不见,倒是长胆了,竟连陆府的产业也敢强取豪夺。是谁借了你桑家这个胆?”陆随风冷声笑道。熟人,才几日功夫又见面了,当真缘分不浅。

    “你......竟然是你......”桑天云神色巨变,心神一震,脚下不由自主地小退一步,“你竟会是陆府中的人?!”

    “很意外,很吃惊是吧!淡定一些,等会我会让你再长点见识,开开眼界,好好看看什么是积尸如山,血流成河。”陆随风阴森森地道。

    “哼!就凭你三人?哈哈哈!”桑天云一扫适才的惊惧,满脸不屑地狂笑道,“我这里圣者巅峰强者三五十人,更有五六百桑家精英高手,你纵有三头六臂也必将你碎尸万段,已雪当日之耻。”

    “好了伤疤忘了痛,想不到你仍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狂妄无知,其蠢如猪。实在是无药可救。”陆随风深表痛惜地摇摇头。

    “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不知我是猪,还是你是猪?竟敢以三人之力抗衡桑家的六百精英,难道你妈没教过你死字怎么写?”桑天云咳咳笑道。

    “你说得没错,我娘走得早,还没来得及教。却不知你爹娘教过你没有?唉!我实在是为你爹娘感到不齿,寻欢作乐也不寻个好时间,一不小心便生下了一头猪。”陆随风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一旁的紫燕也禁不住笑出声来。

    “大胆狂徒!竟敢辱骂我们家主,老夫定定要让你死无全尸!”人群中的一个老者暴怒地吼道,大步跨众而出,杀气盈盈地指着陆随风,“出来受死!”

    “这老家伙让我来收拾!”陆家主战意凛然地说道。全身骨骼咔咔作响,身上的长袍无风自动,咧咧鼓荡。

    “家主当心!对方修为应该是圣者巅峰,气息厚重如山,霸气十足,应是进攻型战者。”陆随风判测地对陆家主提示道。

    陆家主闻言点点头,龙行虎步地跨了出去,相距十米便从对方身上感到一股沉重的压力,犹若奔腾江河滚滚汹涌地碾压过来。

    冷冽一笑,同样厚重如山的气息狂涌,一股山崩地裂般的气劲席卷而出。

    两种气势在空中碰撞,传出阵阵浓烈的轰响。一波波无形的气ng汹涌澎湃地向四周冲出开来,无数桌椅盘碟翻飞四溅。令得桑天云一众人纷纷退避,下意识地抬手遮面,以防劲气侵袭。

    “不错!有资格做老夫对手,仅此而已,这将是你此生的最后一战。我说过,定要你等死无全尸。”对方老者狂放地说,眼中散发出冷漠残忍的气息。

    “先倒下的通常都是爱说大话的人,你自然也不会例外。”陆家主朗声笑道,周边的空气也在无声震动。

    对方老者再不搭腔,周身气势再度迸发,有如破堤的洪流狂暴涌动,手中的长刀也随之出鞘,刀芒闪烁,夹着奔腾的气势破开空气的阻碍,暴劈而出。

    这一刀的气势磅礴,杀气浓烈强悍,势不可挡。

    陆家主似乎很沉得住气,静静地凝视着迎面劈来的刀芒,纹丝未动。直到刀锋临近的刹那间,突然侧身拔剑出鞘,一抹剑光划空而出,飞速地击在刀身之上。锵的一声,长刀一颤往旁偏移,剑光再闪,快若流星般飞射对方要害之处。

    对方老者脸色微变,手中长刀翻飞劲舞,刀风咆哮狂吼,将袭来的道道剑芒劈碎。

    刀剑相搏,电光火石之间,双方一触即退,回到原点。刹那间的碰撞,惊险万分,瞬息交手数十招,看上去像似势均力敌。

    “老夫小看你了。”对方老者呼出一口浊气,重新凝神聚元,气息凛然。

    “我倒是高看你了。圣者巅峰不过如此,当心成为这里的第一个被碎尸的巅峰圣者。”陆随风气定神闲地刺激着对方。

    “你想激怒老夫,嫩了点。”对方老者不为所激,继续提升气势,准备发动惊天一击,绞杀对手。

    陆家主的实力修为在不久前刚跨入尊者初品的境界,所以面对圣者巅峰的老者,才会如此淡定从容。但,要想一击瞬杀对方却也万难做到。对方不但搏杀经验丰富,战斗意识敏捷,杀伐能力也十分强悍,稍有疏忽都会被其所乘。狮子搏兔须尽全力,何况对方并非弱兔。陆家主沉下心神如是想着,不再隐藏实力,尊者的气息也随之弥漫开来,气势蒸腾间整个人为之一变,有若高山巨岩般伟岸,强大的威压令得对方的老者顿感胸闷气促,全身筋骨隐隐胀痛。

    “吼!”对方老者像似受不了这股威压的挤压,一声爆吼,全身玄元力迸发,长刀泛起青蒙蒙的辉光......

    双手握刀,一步跨出,刀起刀落,有若闪电奔雷,夹着呼啸的刀气瞬间跨越十米的空间直向陆家主迎面劈斩而去。狂刀临身的刹那间,刀锋骤然一变,由竖劈转为横切,直朝腰间斩落。

    猝不及防的突变,如被刀锋横斩而过,必然将被拦腰切成两段。

    陆家主见状,虽惊而不乱,千钧一发之际,身形突然后倾,一式铁板桥,两腿极度弯曲,身躯朝后平仰,锐利的刀芒贴着胸腹横扫而过,堪堪躲过断腰之劫。

    危机转瞬即逝,陆家主趁势挥出一剑,快若流星,一抹精光直奔对方老者的面门。

    对方势在必得的一招惊天必杀技落空,一点精光突然在面前放大。老者心下骇然,急速回刀格挡,侥幸崩开突袭之剑。方自暗庆,岂料对方手腕一转,一道剑光再度奔袭而来。

    老者退避不及,情急之下,一个狮子摇铃,剑芒贴耳穿过,空中撒出一溜血光。老者但觉耳根剧痛,伸手一摸,半截耳垂不翼而飞,脸侧鲜血淋淋。

    “吼!”老者见血惊怒,全身玄元力再度迸发,长刀狂舞排山倒海般狂斩暴劈,呼吸间一气狂劈十刀,百刀……

    锵锵锵!

    刀剑不断地碰撞,交锋,火星飞溅。

    双方看似不分上下,势均力敌。实则,老者已是倾尽全力,久战不下,狂暴的气势逐渐退去,力量和速度也同时跟着急剧地下滑。随之奋力一刀斩出,霸道至极,即刻借机抽身速退。

    老者心知肚明,自己的力量正在大量流失,几近见底。他需要时间调整,哪怕是几息之间也能重聚玄元力。所以,他选择了一击即退的战略,希望借此拖延迷惑对方一时,尽可能地争取一点恢复气机的时间。

    对方会给他留下这个机会吗?

    陆家主的剑很快便给出了正确的答案。老者的腿刚朝后撤出一步,一道刺目的剑光已电射而至。惊惶之下,仓促挥刀格挡,手刚扬起一半,对方剑势骤变,突然化刺为削,恰好迎上他的上扬之手。

    “啊!”随着一声惨呼,血光飞迸,一条手臂随之冲天而起。剧烈的疼痛让老者感到大脑一阵晕眩。

    陆家主见状,长剑再次一挑一削,又是一蓬血雾喷洒,老者的另一条手臂也随之离开了身体。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酷,陆家主一脸冷峻,没有丝毫怜悯,长剑再挑再削,寒芒闪过,老者的双腿也随之告别了身躯。鲜红的血像喷泉般狂涌,四下飞溅。

    “杀了我!”老者拼尽最后之力,嘶声喊道。

    “妄图让别人死无全尸,也要具备被人分尸的觉悟。”陆家主话落,递出一剑,穿胸而过。

    老者轰然倒下,死不瞑目,死无全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