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十八章巅峰对决(下)

正文 第八十八章巅峰对决(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流云宗主的瞳孔在收缩,全身的精气神和玄元力没有一丝一毫的泄露。握剑的手十分稳定,淡淡地汗雾蒸发在剑柄周边。

    一阵山风吹过,长剑随之锵然出鞘,一道璀璨的精光划破空间,有如天外飞星瞬间跨过二十米的空间,骤然出现在陆随风的面前。

    拔剑出剑,一气呵成,快若疾风电闪。夹着强劲的剑气,含着几分磅礴的剑意,同等修为之间,几乎没有人能躲过这迅猛的一击。因为这剑太快,快到只能看到一束剑芒,连整个剑身都消隐了。

    陆随风的眼底闪过一抹精芒,流云宗主的剑道竟然已进入了剑意的境界,的确有些令人意外。单纯的速度,在同等级别的博弈中很难奏效。但剑中蕴含着剑意,就大不相同了。剑意会扰乱,迷惑对方的心神,让其神思紊乱,做出错误的预判。高手相搏瞬息万变,一个小小的疏忽都可能命丧当场。一个错误的判断,其结果不言而喻。

    陆随风的眼中看到的不只是剑的速度,而是剑的运行轨迹,以及剑的攻击线路与方位。

    流云宗主的出剑速度足以让他自傲,快到极限时,人剑之间已经很难以辨别清楚。可以让人看到的只是一抹一闪而逝的模糊影像。

    令流云宗主感到无比震撼的是自己的剑直到距离对方不到一尺时,喷吐的剑芒几乎已可触及对方的肌肤,才看见一直两手空空的陆随风手中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把剑:很窄,最多只有两指宽,很薄,有如蝉翼。没人看见他的剑是如何出鞘的,像是本来就一直握着剑一样。

    闪着寒芒的剑锋及胸不足一尺的距离,陆随风的脸上仍是一片淡然。瞬间拔剑出剑,攻击,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般的后发先至。

    一抹刺目的寒星突然在流云宗主的眼前放大,猝不及防的惊变令其心下骇然,全身顿感一阵毛骨悚然。直觉告诉他此时如不收剑回撤,不等手中之剑伤及对方,自己已被对方的长剑透体洞穿。

    没有多余的时间作出更多的判断,当机立断,骤然撤剑疾退,堪堪躲过一剑穿心的厄运。

    陆随风虽然先机在握,并未趁势发起迅猛的攻击。手中之剑已然回鞘,负手静静地望着对方。

    流云宗主脱身之后,飞速地拉开自己与对方的距离。脸色微微泛白,额头略见汗渍,眼中充满惊骇之色。

    “你的剑慢了半分,如再快上一线,只怕我此刻已经躺下了。”陆随风淡淡地言说。

    “呵呵!你果然对时机的把握妙到毫端。颠覆了我往昔的认知,使我对剑道有了更深刻的领悟。接下来,我会尽我所学,全力以赴。”流云宗主紧了紧手中之剑,迅速地重新凝聚玄元力,时刻准备再度出剑,适才只是一次试探性的攻击。

    陆随风没想过主动发起攻击,一旦出手,对方只怕连一招都接不下来。他在等对方尽情展示一身最精湛的绝学,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流云宗主终于将气势攀升到顶峰,再度出剑。这一剑似乎与上一剑有所不同,看似很慢,实则比上一剑有过之而无不及。人剑合一,视觉上只看到一道闪着寒光的轨迹。瞬间,一抹精光已闪电般射达陆随风的胸部,这次比上次距离更近,唯有三寸之遥。

    锵!又听一声轻响,陆随风的剑又再次出鞘,流云宗主的眼前也再次出现一抹寒星,速度比他的剑芒更快。

    流云宗主此番似早有准备,并未撤剑后退,手中剑锋一颤一抖,骤然爆射出上百道剑光,每道剑光都蕴含着强大的玄元力,并非虚招,道道锐利的锋芒皆能致人死地。

    在人们的视线中似有上百只持剑的手在同时舞动,那是因为出剑的速度太快了,快到根本分不出前后顺序,有如同一时间刺出。

    很快吗?陆随风的剑似乎更快,至少比对方的剑快上一倍,虚空中刹那间生出数百片白云,每片白云都散发出晶莹的光泽,后发先至地迎向流云宗主的百道剑光。

    锵锵锵......

    空气中传出数百声尖锐刺耳的撞击声,不时还夹着一连串玄元力碰撞的炸裂轰鸣。

    转眼间,慢天的剑光,白云同时破碎溃散,仅留下一抹青色的风刃直向流云宗主的咽喉飞掠而去。

    退,唯有退,再次迅急的飞退!

    青色的风刃有如索命的鬼魂,始终保持一尺的距离,紧追不舍。流云宗主几次欲想凌空拔起,摆脱这追魂索命的可怕风刃,怎奈这青色风刃似乎像是有思想一般,一点机会都没给留下。眼下只有一个选择,也是唯一能够逃出生天的选择:就地卧倒,然后再施展赖牛打滚的绝技,总好过被割断咽喉,血溅当场。

    所谓尊严,荣誉,面子,这一刻都显得微不足道,命都没了,那些东西还有何用。宗主毕竟与众不同,杀伐果决,毅然决然的就地打滚,连眉都不皱一下。

    流云宗的一众精英高手目睹这一幕,几乎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齐齐垂下了头。

    青色的风刃突然烟消云散,流云宗主也在此时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跳起身来。一身灰土,满面尘埃,状极狼狈。

    陆随风依然负手而立,静静地望着对方,眼中没有一点讥讽,鄙视和嘲笑,在他的认知中,逃入虚空与就地打滚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只要能躲过劫难就是高招。至于何种姿态出现,根本就不重要,有这么可笑吗?

    待流云宗主掸掉身上的尘土,陆随风才悠悠地道:“你又输了一招,还要继续吗?”

    “你的剑的确很快,至少比我快两倍。”流云宗主苦笑着道,“你说得没错,我的确该为快剑之名感到无尽的羞愧,但我之剑道不仅于此。”

    “哦!宗主在剑道上的造诣可谓博大精深,所谓高手寂寞,见猎心喜,希望能与宗主战个痛快。”陆随风豪爽地朗笑道。

    “我之剑道为霸剑,霸者睥睨天下,气吞山河。”流云宗主说话间,一股霸道至极的气息顿然升腾起来。双眼开合间,精芒爆闪,俯视天下。

    一道有若实质般的神光霸气十足地射向陆随风,如换做常人势必当场崩溃。

    陆随风却视若未觉,云淡风轻地笑道:“气势磅礴浩大,换做常人未战已败。我很期待,你尽可放手一搏。”

    “好!”流云宗主一声暴喝,大步跨出,一脚踏下,手中长剑虚空一劈,空间一阵扭曲,霸道的气劲发出滚滚雷动之声,狂风咆哮,天地为之色变。

    “我们宗主的霸剑果然非同凡响,如此震天撼地的威势,人在其中非被撕碎不可。”

    “是呀!这么多年来,我还是头一回见宗主施展这种剑道。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了。”

    “宗主已数十年未动过剑,因为还没人能让他动剑。”

    流云宗的一众精英高手,被宗主的这股睥睨天下的狂霸气势所慑服,纷纷动容,一扫适才的沮丧之气。

    流云宗主霸道的一剑,速度不算快,却蕴含着厚重的如山威势,劈开空间气流朝陆随风迎面劈斩,强大厚重的剑气令人感到窒息,有若巨岩压顶之势。

    陆随风的剑再次出鞘,朝着狂劈而来的剑虚虚地挥出一剑,轻灵而漂浮。没有强劲的剑气,却无声无息地穿透对方厚重霸道的剑气,精确无比地点击在流云宗主的剑尖上。火星四溅间,流云宗主顿感手臂一阵酸麻,只觉一股绵柔的劲力顺着剑身不断地涌入手臂。心中一惊,剑势微顿,陆随风的剑巳趁势虚飘飘的刺来,没有任何线路轨迹,十分随意。剑尖不停地颤动,忽左忽右,根本无法预判他的剑下一刻会刺向何处。

    情急之下,流云宗主凭着直觉回剑上挑,锵!两剑相撞,厚重的剑气崩开了陆随风的薄剑。心中一喜,正欲展开反击,一抹寒光又出现在他眼前,同样的漂浮不定,全身的要害部位似乎都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内。

    陆随凤的剑看似随意挥洒,毫无章法,随心所欲地东刺一剑,西点一剑,忽而上挑,忽而下削。令人防不胜防,根本无法预测他的剑下一刻会指向全身的哪个部位。

    每一剑都那么漂浮诡异,颤悠悠的剑锋时常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出。对他而言似乎根本不存在任何死角。这是剑道的一种至高境界,无招无式,却包容了天下所有的剑式。意在剑先,意动剑至。

    每出一剑都令流云宗主毛骨悚然,冷汗直冒,惊得左右狂跳。

    流云宗主从霸气纵横的主动攻击,到气喘吁吁,左支右绌,一剑一剑笨拙的格挡,整个过程的转换只在几个呼吸之间。让那些刚从沮丧中走出来的一众流云宗精英高手们再次发出一片哀声,有些人甚至闭上眼,不忍再看下去。

    哐当!一声清脆的长剑坠地声。流云宗主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徘徊在生命边缘的残酷折磨,那种胆颤心惊的恐惧彻底的摧毁了他坚韧的心神。如果对方愿意,他此刻只怕已死过七八十次了,什么是差距,差距有多大?天渊之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