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十七章巅峰对决

正文 第八十七章巅峰对决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单凭一个眼神的博弈,火药味便如此浓烈。接下来的战斗又将会如何?刚才的一幕让流云宗的一众精英高手集体动容,这种层面的战斗终其一生都难看到一次。人人的眼中都充满无尽的期待,一场龙争虎斗的搏杀,必然惊心动魄,地裂山崩。

    陆随风一方的阵营,则是人人淡定自若,波澜不惊。这种场面早已司空见惯,有如家常便饭。人人皆是这个层面的高手,这种精神上的交锋,在平时只属于训练课目而已,众皆不以为然,习以为常“轰!”随着一声巨大的空气爆裂声,流云宗主的身躯猛的一震,整个身形略微晃了晃,随即便迅速稳定下来。

    “你果然藏得够深,差点着了你的道。”流云宗主恼怒地言道,极力地掩饰着内心的震撼。对方的修为已大大地超越了他的预想,如此年轻便拥有与自己抗衡的实力。如让其发展下去,日后势必成流云宗永远的噩梦,强烈的杀机瞬间蔓延开来。

    对方眼神的细微变化,又岂能逃过陆随风的眼睛。淡然一笑,视若未见。

    “你认为自己有几成胜算?”

    “你认为呢?”流云宗主不答反问,他不会给对方摸清自己底细的机会。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陆随风平心静气地问道,没一点大战前的紧张情绪,一脸从容淡定之色。

    “这很重要吗?真与假都只是一句话,唯有打过才能见分晓。”流云宗理了一下长须,让自己的心境尽可能的平静下来,高手相搏最忌心浮气躁。

    “如果我说你连一成胜机都没有,你可相信?”陆随风压根真没将对方放在眼里,若是他真认真起来,小小的尊者三品,连一招都接不下来。

    “我信与不信?战斗仍要继续下去,信与不信我都同样会出手。你也一样,不是么?”流云宗主利用双方对话的时机,让自己的心境彻底的归于宁静,重新回到了巅峰状态。厚重的尊者气息开始逐渐的攀升,全身的气势为之一变,一股无比强大的玄元力缓缓地溢出体外,肉眼可见淡红色的雾体在蒸腾,弥漫。

    陆随风静静地望着对方身体的变化,没有在趁他开始凝神聚气之时发起攻击。一种高手寂寞的心态在作崇,让他充满着无比的期待。期待对方的气势攀到顶峰,期待对方崩山倒海的惊天一击。

    一个淡红色的雾状球体缓缓成型,流云宗主的神光也随之越来越锐利。精气神归一,雾状球体开始颤动起来,发出阵阵低沉的轰鸣声。

    “九九归一,气破山河!”流云宗主的气势终于攀到了顶峰,再不出手便会爆裂开来。一声暴喝,双掌一收急推,雾状球体骤然凌空飞起,犹如一支脱弦之箭,瞬间撕裂二十米的空间,夹着狂暴的呼啸排山倒海般的朝着陆随风席卷而来。

    陆随风望着奔腾而来的雾状球体,没有丝毫惊惧之色,反而十分兴奋地tian了tian嘴唇。随之伸手在虚空中轻柔地划了一个圈,一团如雪般的白云突然呈现眼前,接着单掌一推一送,看似柔弱无物的云团骤然发出一声轰鸣,飞速地迎向暴袭而来的雾状球体。

    “轰!”两团强劲的气体在空中碰撞,轰然炸裂开来,惊天动地的爆裂声震得百米之外的大殿也簌簌颤抖起来,殿前的流云宗精英高手,也被爆裂冲击波震得晃晃荡荡,有些人甚至被掀翻在地。

    反观陆随风这边的人虽然只相隔五十米,却是人人神色淡定,安然无事,最多是衣角被强劲的气流稍稍掀动几分。

    雾状的球体在白色云团的撞击下,瞬间分崩离析,烟消云散,但白色的云团气劲不减反增,仍然飞速朝着流云宗主奔射而去。

    流云宗主震惊之余,但见那团白云非但没被自己击溃,反而更加狂暴席卷而至。

    猝不及防的巨变并未使流云宗主有所惶恐震骇,虽惊而不乱,并未失却方寸,手中不知在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把古朴的剑。双手紧紧地握着剑柄,双目凝神,死死地盯住飞速袭来的强劲云团。

    锵!流云宗主的长剑出鞘,一抹耀眼的精光划破苍穹,迎着飞速袭来的强劲云团,狂暴地飞劈而下。

    “轰!”又是一声惊天炸响,锐利无比的剑锋飞快地切入云团之中,势如破竹。不料切割至一半时,却被一股绵柔之力紧紧地缠住,分毫难进。瞬间陷入欲进不能,欲退不得的境地。

    “不好!”流云宗主忽然一声惊呼,暗道不好,情急之下只得弃剑疾退。云团像是得理不饶人,紧追不舍。身经百战的流云宗主临危不乱,疾退之下脚尖运力一点地面,身形骤然凌空拔起。

    强劲无比的气流带着一串嗡鸣,从流云宗主的脚底呼啸而过,险险躲过一劫。与死神擦肩而过,心头一阵骇然,额头见汗。

    云团像似具有灵性一样,见攻击对象失去踪迹,随即悬浮于空中,肉眼可见地缓缓分解开来,瞬间化为无形。流云宗主的长剑也随之从空中坠了下来。

    流云宗主见状,才缓缓回落地面,俯身拾起地上的剑,立即进入戒备状态,唯恐在此刻遭到对方骤然的发起攻击。

    如非陆随风不想斩尽杀绝,更不想与流云宗面结下什么不解之仇,只怕这位大宗主此刻已成了死宗主了。

    “宗主是否还有一战之力?”

    “当然!刚才只是略逊一筹,输了一招,以致失去先机,为你所乘。接下来,本宗不会犯同样的错误,更不会再给你这种机会。”流云宗主如果知道陆随风的真实修为,也许就不会说出诸如此类的话来,只怕迎战的勇气都会失去。

    “你的临场应变能力的确不俗,心境修为也勉强过得去。但,仅靠这些还不足以战胜我。”陆随风十分中肯地对流云宗评价道。

    “我之剑,堪称天翔王国第一快剑,纵算南宫飞星也有所不及。我已很久没有用剑了,今**有幸能领略我之快剑,如还能活着,定可慰你平生。”流云宗主对自己的剑充满了无比强大的自信。在整个天翔王国,他若称自己第二,绝无一人敢说自己第一。

    “是么!一战之后,你定会感慨自己的剑为何如此之慢,更会为自己的快剑之名而羞愧万分,无地自容。”陆随风一脸云淡风轻,戏谑地望着对方笑道。

    如说流云宗主的话中充满了强大的自信与狂傲,那陆随风戏谑的语气中更蕴含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概。

    尤其是流云宗的一众精英高手,听闻对方要与宗主比剑,尽皆露出不屑的神情,在修为上对方或许略占优势,如在剑术的造诣上,对方拍马都难追上。年轻人毕竟还是嫩了些,小胜一招,便认为天下无敌,竟狂妄地要想与宗主在剑术上一见高低,摆明了是自寻死路,自取其辱。

    “很好!从你的话中我能感觉到你对自己剑道的自信,尤胜于我。所谓高手难寻,我会放手与你在剑道上一决高下,无论胜负如何,我都会遵守承诺。”流云宗主的胸怀忽然开阔起来,言语之间已没有那种霸道,狂妄和傲慢的气息,有的只是对剑道的执着追求。

    “好!此战之后,不管结果是什么,你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从此化敌为友,相互扶持,如何!”陆随风豪爽地道。生存之道的真谛,多一个朋友胜过多一个敌人,行事为人莫要拥有优势,便杀气腾腾地赶尽杀绝。但凡行事留三分,给自己也给他人留点空间和余地。更何况他与流云宗之间往昔的那段恩怨巳然了结,一众首恶皆以伏诛。修道之人一向讲究的是中庸平衡,这是天地自然之**。

    “陆统领的胸怀与气度令人叹服,从此刻起我已不再将你当作敌人,而只是武道上的对手。今日一战,旨在切磋与比试。”流云宗主能统领百万之众,自非等闲之辈。谁愿意面对一个让人整日做噩梦的强大敌人,谁又不愿拥有一个强大的朋友。

    若要论谁的剑更快,流云宗主出道至今,在剑道一途中还真未逢过敌手,他对自己剑道上的造诣,充斥着无尽的自信。

    拔剑收剑,身法的运用,出剑的速度,角度,剑道轨迹的预判,融会贯通之后,才能勉强算得上是一个剑道上高手。

    剑气,剑意,剑势,剑域,每个层次间的差距有若云泥之别。最高境界则是人剑合一,手中无剑,心中有剑,无招无式。举手投足间,一个眼神中都蕴含锐利无比的剑意和剑势。剑即是我,我即是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