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十六章精英角逐

正文 第八十六章精英角逐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流云宗主见白晓烟和少宗主有惊无险,安然无恙地走了回来,不由暗暗舒了口气,手心微微见汗。倘若对方真想赶尽杀绝,只怕二人此时巳血溅当场。一个是他的亲传弟子,未来的儿媳,一个更是自已的亲生儿子,同时还是流云宗未来的撑控者,一旦有失,纵算倾全宗之力将这些人全部灭杀,也再无法挽回两人的性命。这种损失巳超出了承受的底线,想想都觉心惊肉跳。好在这一切都未曾发生,彼此双方都还有迥旋的余地,不致弄到鱼死网破的地步。

    "多谢宗主深明大义,主持公道。才让我等能顺利的了结这段恩怨!"陆随风朝着流云宗主遥遥的拱拱手,以表谢意。在人家的地盘上,当作这许多人的面,毫无顾忌的肆意杀戮,完事之后还口口声声的向人家道谢,连半点歉意的表示都没有。这廝的厚黑学当真巳修至到绿火纯青的境界了。

    "呵呵!他们本是有错在先,更有五年血誓约定,双方公平对决,败阵身亡只怨自己学艺不精。本宗纵有护短之心,也难厚颜出头,唯有自呑苦果了。"流云宗主表面哈哈道,三缕长须却无风自动,可见其内心的郁闷和愤怒,却又发泄不得。

    "宗主胸襟博大,能容天下难容之事,实在令人感佩不已!"陆随风一脸恳切地道,听在流云宗主耳中,却像是无尽的讥讽和嘲弄,神色连连变换不定。"不过一码归一码,接下来,我该代表陆府向你流云宗欺凌掠夺我陆府一事,讨要一个说法了。""哼!这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怪只怪你陆府日渐衰落,势不如人,我不动手,自然也会有其它大势力动手,花落谁家?也只是早晚的事。"流云宗主振振有词地强辩道。

    "言之有理!那就按宗主的意思,以实力论强弱,看看我陆府是否是你们砧上的鱼肉,可以任人随意宰割?"陆随风一脸冷峻的冷哼道。

    "好!彼此尽可挑选精英放手一搏,只问结果,不论生死!"流云宗主似对宗内的顶尖高手很有信心,一副胜卷在握的姿态,似乎巳忘了王长老等人溅血的一幕。

    "曹风!本宗之言你可听清了?""弟子明白!"一个中年大汉闻言挺身走了出来,神色倨傲,满脸俱是不屑之色。

    陆随风望了对方一眼,扭头看了看云无影。

    云无影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凤七出战!客随主便,就按对方划下的道……"云无影话未说完,凤七身形一闪,下一刻,便巳出现在那位大汉的面前,看上柔柔的,弱弱的,我见犹怜。

    大汉曹风见状不由一愣:小丫头,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十七岁。这般娇小柔弱,这山风大一些,只怕都会将她吹走。疯了!这个世界真的疯了!

    “这个......这个......能不能换一个?这也太侮辱......”大汉曹风话未说完,但觉脸上一阵剧痛,伸手一摸,血!脸上不知何时被人划了一个口子。四周看了看,二十米内除了这小丫头外,并无任何人。

    凤七楚楚可怜地淡笑着:“不要小看女人,尤其是我们小姑娘,自尊心都是好强好强的。”

    大汉曹风幡然醒悟醒悟,知道自己被一个小丫头,扮小母猪给耍了。轰!圣者七品的玄力,在极度的愤怒中,浑身气势狂放,一股强大无比的气劲山崩地裂般炸裂开来,有如滚滚洪流般朝着凤七狂暴地碾压过去。凤七娇小柔软的身躯宛如惊涛骇ng般的一叶扁舟,随波逐流,起伏跌荡,看似惊险万分,却又安然无事。

    大汉曹风这暴怒中的一击,可谓倾尽全身修为,不将这可恶的小丫头撕碎,难解心中之愤。手中紧握着剑柄,双目精光烁烁凝视着前方那时聚时散,漂浮不定的娇小身形,寻找时机,发出雷霆一击。

    锵!大汉曹风终于将那飘渺不定的身影牢牢锁定,一声暴喝,手中长剑豁然出鞘,横断江流!璀璨的剑光破开空气,势如惊天长虹横劈而出。凤七虚浮身影骤遭暴击,避无可避间,锐利剑芒巳然拦腰呼啸划过……

    “哈哈哈!敢耍本大爷,让你碎尸万段。”大汉曹风仰天狂笑,心情舒畅无比。意外地,并未看到血光迸发,内脏飞溅的一幕。眼角余光忽然瞥见虚空中飘来一片白云,眨眼间便在眼中迅速放大,一道刺目的精光骤然透出云层,犹如天外飞星般,一闪而逝。

    大汉曹风的笑声倏地戛然而止,手中长剑砰然坠地,两手紧捂着咽喉。有血,鲜红鲜红的血从指风汨汨渗出......

    轰!大汉咧着狂笑的大嘴,仰天轰然倒下。

    凤七娇小柔弱的身形再次呈现在众人眼前,玲珑纤细的小腿凌空飞起,照着大汉曹风庞大的身躯虚飘飘的一脚踢去。一具余温犹存的尸身猛地飞起十来米高,砰然坠地。

    凤七轻轻地掸了掸脚上的尘埃,朝着远处流云宗主盈盈一礼,这才弱弱地回身朝自己的阵营行去。

    流云宗的一众高手相互地交换着眼神,似在质疑自己的眼睛,质疑适才的那一幕。很娇小,很柔弱吗?这个答案,猪都能回答出来。

    流云宗主的瞳孔收缩,并未认为对方多强大,疑是曹风太过自大轻敌,中了对方的阴招。但,同时也收起了轻视之心,神色也随之变得凝重起来,首战未捷,先损一员高手,心中自是震怒无比。只是自己预先定下规则:只问结果,不论生死。自食其果,与人无怨。

    “齐平!狮子搏兔,需用全力。好自为之。”流云宗主对另一名大汉叮嘱道。同样是圣者七品的修为。

    齐平点点头,跨步走了出去。想起适才还与自己说笑着的曹风,转眼间便成了一具尸体。震撼之余,不由打起十二分精神。对方的人未出场,已开始凝聚真元力,展开气势,凛然以待。

    云无影头也不回地举手在空中作了个手势,龙五踏步走出了行列。呼吸间便来到齐平面前,两人相距十米,双方的目光在空中骤然碰撞,发出一阵轻微的爆炸。

    齐平全身一震,朝后退了半步,心下骇然。此少年不过十六七岁,竟有如此深厚的修为,后生可畏呀!

    “一招定胜负,如何!”刚才一触之下,气势微微受创,齐平心知耗下去对自己不利,不如放手一搏,生死由天定。

    龙五看上去虚飘飘的,没有一点气息波动的痕迹,并未搭话,只是怯怯的点点头,表示认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齐平皱了皱眉,刚才的气势难道不是对方所发,而是暗中有人所为?无论是或不是,自己都必须打起十二分心神,全力一搏。绝不可歨曹风的后尘。打定主意,凝神聚元,双目一眨不眨地死盯着对方。全身的战意渐渐地升腾,燃烧起来。

    刷!战意升腾到顶点,长刀呛然出鞘。青色的刀芒闪射出阴森犀利的杀气,撕开空气,朝着十米外呆立着的龙五狂暴地劈斩而出。

    锵锵!

    龙五的手中忽然多了一把剑,银光一闪,堪堪挡住迎面劈来的锐利刀芒。

    “狂刀怒放!”齐平一声狂吼,以声助势。青色的刀芒有如脱缰的奔马,纵横肆虐,霸道的气势弥天席卷,一气之间狂劈百刀。刀刀拼命,刀刀致命。令人防不胜防,所有的退路全都彻底封死。

    叮叮叮!当当当!

    整个空间充满了无尽的青色刀芒与银白色的剑光,将两人搏杀的身影完全笼罩了进去,肉眼几乎难以看清内中的情形。

    刀若狂风,一刀更胜一刀。剑似寒星,点点生辉。刀芒与剑气的碰撞,铿锵之声回荡,火花四下飞溅。

    齐平的刀芒无论如何狂暴密集,角度如何诡异刁钻,对方似乎都能在第一时间精确地加以格挡。刀芒的每道运行路线和轨迹,似乎都在对方的预判之中,甚而还会提前在某处等着刀芒的劈杀。内心的震撼,一种难言的苦涩与郁闷,让人发狂,热血上脑,刀势更加凌厉汹涌。

    龙五见状,冷然一笑,剑势骤然一变,一改适才与对方硬碰硬的做派。整个身形忽然变得迷离虚幻起来,剑势倏然一转,侧身滑步避过一片刀芒,随即平淡无奇的递出一剑,看似飘忽无力,却巳在瞬间穿透了对方刀网,闪电般的射向对方眉心要害处。

    一点寒芒突然飞射而至,齐平见状,心下骇然,下意识地回刀格挡。谁知对方剑锋一颤,陡然变向,竟朝着自己腰间横切斜划。意欲回救,无奈刀势用老,力不从心,唯有暴然向后撤身疾退。

    齐平退得快,对方的剑,势若流星追得更快。剑锋再次颤动,瞬间化出七道精光,分射对方全身七大要害。直惊得齐平面容失色,倾尽全力挥出一招,铁锁横江!无尽的刀芒瞬间化作一片刀网,堪堪挡住数道锐利无比的剑光。但觉胸前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低头一看,一只晶莹如玉的手,握着一把剑柄,紧贴在自己的胸前。最后一点意识告诉他,有人一剑穿透了自己的胸膛。

    剑出,血喷,尸倒。然后龙五做了件与凤七同样的事,飞起一脚踢向尸身,拍拍手,理了理衣衫,缓缓走向自己的阵营。从头至尾没说一句话,有的只是拔剑杀人,踢尸,拍手,理衣。

    流云宗的阵营一片骚动,数百精英高手群情激愤,每个人的眼中都燃烧着熊熊的怒火,齐齐朝前冲来,似有一涌而上之势。

    “站住!”流云宗主一声暴喝,“你们眼中还有我这个宗主吗?给我退回去!”

    一众精英高手,人人拳头握得咔咔响,不甘地退了回去。

    流云宗主大脑飞快地运转着,照眼下的状况发展下去,对方阵营个个如龙似虎,自己一方那是上去多少死多少,简直就像是给对方上大餐。群战的话,可能死得更快。而今之计,只有兵行险招,孤注一掷。

    流云宗主大步流星地走到双方交战的空地上,抚着三缕长须,沉下浮动的心神朗声道:“陆统领!你在战场上,弹指间可灭千军万马。在这里,你可敢与本宗主一战定乾坤?”

    “流云宗主已经习惯制定规则,更喜欢破坏制定好的规则。这就是流云宗一贯的做派?你让我如何相信于你。”陆随风冷冷地反问道。

    流云宗主闻言,老脸一红,随即恢复常态:“我在这里正式承诺,只要你能胜过本宗主,我流云宗永世不与你陆府作对。你若败了,这些人都得当场自刎谢罪。”

    “荒谬之极!”陆随风鄙视地道,“你若败了,还有什么资格敢与我陆府作对抗衡?你不觉得如此承诺太儿戏了吗?”

    “那你待如何?”流云宗主脸色一寒,冷声问道。

    “我若败了,立即带人离开。你我各自回去调集人马择日在行一搏,你若败了,流云宗之人日后见陆府中人必须绕道而行。否则,莫怪我等大开杀戒,将你流云宗精英高手全歼于此。”陆随风霸气冲天地道。

    流云宗又沉吟了下来,双目精光四射,死死地盯着陆随风。无论他用何种方法都探测不出对方的修为,只觉得一汪清水,无迹可寻。自己虽是尊者三品的顶尖级高手,但对方的表现太诡异,让人实在难以窥透虚实。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自己心中如此无底,如此彷徨犹豫,面对一个全身虚虚空空,毫无半点玄力波动的人,竟会莫名地生出一种戒心,会有一种压力山大的感觉。不得不承认对方在精神力方面已略胜自己一筹。不过,最终还得靠真正的实力来说话。

    “好!我答应你的提议。”流云宗主一扫繁杂的情绪,巅峰强者的气势顿然显露无遗,瞬间给人一种厚重如山,无懈可击的感觉。

    “你我口说无凭,立字为据。”陆随风有些得寸进尺地道。

    “可以!”流云宗爽快地道,既然已决定一战,不必再与对方过多纠缠。胜者为王!真理通常都握在强者手中,逆我者亡。

    陆随风等对方立好字据,这才缓步走入场中,与流云宗主遥遥相对。双方相距二十米,对于顶级高手而言,这种距离犹若咫尺,眨眼即到。

    山风吹得两人的衣衫猎猎作响,双方的神光有如实质般刺透空间,犹似两柄锋芒锐利出鞘之剑,在空中相遇,相撞,绽放出璀璨的精光,周边的空气发出阵阵刺耳的轰鸣,连绵不绝的爆裂声震耳欲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