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十章 鹬蚌相争

正文 第八十章 鹬蚌相争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一只鹬,一只蚌,两位天翔王国的未来大统的竞争者,一前一后地前往陆府进行了拜访,被陆随风巧妙地逼进一个水池里。兄弟相博的一场龙争虎斗的序幕就此拉开,陆随风还在思忖着。如何再加上一把柴,点上一把火,让整个王都燃烧起来,再添几分热闹的场景。

    龙凤虎亲卫一改往日的服饰,清一色的黑衣裹身,黑巾蒙面,只露出一双眼睛。没人知道他们将执行何种行动,甚而连他们本身不到最后一刻都不会知晓,一切都显得格外神秘,诡秘。

    “云华宫”一如既往的灯光通明,富丽堂皇。近几日来,整个宫殿的戒备几乎增加了两倍,大部分都是修为高深的陌生高手,几乎都来自于流云宗。

    一间封闭的密室内,大王子斜躺在一张床榻上,左右环抱着两名半裸的绝色女子,满室尽是无边春色。

    哗啦!密室的门忽然开启,一个身着灰色长衫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面对两名半裸女子视若未见,像是早已习惯了这种场面。

    “二王子那边最近似乎有些异常。”灰衫中年男子道。

    大王子一把推开两女,翻身坐起,阴冷地道:“说说是什么状况?”

    “据监控二王子的暗探汇报,近几日不断有大批陌生人进出二王子的宫殿,我怀疑他近期或会有什么大动作。”灰衫中年男子猜测地道。

    大王子闻言,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含着不屑的口吻道:“雷声大雨点小,老二那副德行,前十秒一个决定,后十秒便取消。他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还是谨慎为好,别在小河沟里翻了船。”中年男子提醒道。

    “你在质疑本王子的判断?哼!换做别人或许我会稍加正视,至于这老二嘛,他若不动再让他逍遥几日,他若敢动,我正好借机灭了他。好了!你去吧,不要耽误本王子的一夜春宵。”

    灰衫中年男子闻言应了一声,悄然退出了密室。

    夜越来越深沉,一道黑影像一阵轻风般地从那些所谓高手的面前掠过,对方的衣角稍稍地掀起,一切都归于平静。

    这阵轻风在偌大的宫殿中不断地环绕,似在寻找着什么。

    灰衫中年男子恰好从密室中行了出来,那道黑影也恰好在此出现,两人照了个对面。

    “啊!”灰衫中年男子下意识的惊呼一声,便戛然而止,眉心处渗出一滴血,仰面倒下。

    四周隐于暗处的高手闻声赶到,将黑影团团围住。锵!一声长剑出鞘的清响,一道刺目的精光掠过空间,无声无息地划出一道耀眼的弧线,瞬间爆闪出一片璀璨的星光,分袭正欲上前围杀的八名高手。每人的眉心间突觉一阵刺痛,尽皆渗出一滴鲜血,随即接二连三扑身倒下,自始至终未听见一声呼唤。

    哗啦!密室的门再次开启,黑影骤然出现在室内,手中握着细长的剑,剑锋仍在滴血。

    大王子正沉浸在无边的春色中,两只大手正疯狂地揉捏着两女高耸的胸脯,黑影人的突然出现令其惊魂出窍,脸色刷地变得苍白,手脚一时无措,呆立当场。

    黑影双目精光闪烁,森寒无比,锐利的神光犹似一柄出鞘的剑,仿佛欲将对方洞穿。

    大王子全身突然一震,像是从噩梦中转醒,下意识地将手中两女掀向黑影,两女猝不及防,身躯直朝黑影扑去。

    大王子趁势掀开身旁一道暗门,翻身朝里投去,暗门随之闭合。

    黑影并未阻止,也没追逐,眼中散发出一道冷冷的笑意,闪身让过两女飞来的身躯,闪身便从室内消失。

    “呼!”云无涯离开大王子的云华宫,摘下黑巾面罩,吐了一口浊气,仔细回想了一下整个行刺的过程,觉得并无漏洞,还顺手斩了几人,象似做得很专业,很逼真了,应该算是达成了使命。

    与此同时,二王子的宫殿内不时涌出一波一波的人,人人皆是黑衣蒙面,身手敏捷,明眼人一看便知全是顶尖高手,粗略地数数至少有七八千人。

    二王子左顾右盼了一番,终于在陆随风的竭力引导和鼓动下,对大王子发动了雷霆般的攻势,惊天一搏,不成功便成仁。

    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

    漆黑的夜色中,整个王都正在经历着一场疯狂的虐杀和抢掠。这一切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生。刹那间,整个王都四周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杀声震天,一片腥风血雨。

    奇怪的是这些遭灾受屠的的地方,几乎都是流云宗在王都内最具名望的产业,什么圣泉流云,翠宝阁,天香院,碧云轩等,一个都未放过。

    更奇怪的是流云宗闻讯赶来增援的大批高手,竟在半途中便被一群黑衣蒙面人,全数悄无声息的就地灭杀,竟无一人生还。这群黑衣蒙面人像鬼魂一般的漂浮诡异,硬是让流云宗数千增援的高手,无一人能即时赶往救援之地。

    流云宗高层彻底的发飙了,一气之下竟派出了几万精英前往增援。当各路人马赶至现场,所有流云宗名下的重要产业都已灰飞烟灭,被大肆抢掠一空,而罪魁祸首是何方神圣都不知道。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挑衅和宣战,流云宗上千年来何曾遭受过如此惨烈的打击和羞辱。就算寻遍整个皇都,掘地三尺也要将这些人找出来碎尸万段,方能一洗宗门的耻辱。

    流云宗在王都展开大范围的搜查,此举实属大海捞针,根本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这一点流云宗自然心知肚明,那也只是在做做表面文章而已。在整个王都除了王室之外,试问除了大名鼎鼎的桑家之外,还有谁能撼动流云宗的一草一木,更别说那些知名的重要产业了。

    用排除法逐一推论,剩下的唯有王都的十大世家之首的桑家能与之抗衡叫板了。

    桑家本是二王子的铁杆维护者,而流云宗恰好又是大王子的坚挺后盾。致使王都中的两股最大的势力被推到了对立面,势同水火。接着又传来大王子在自己守卫森严的宫殿遭遇惊险刺杀,利用暗道侥幸逃出生天。

    经过大皇子和流云宗方面的精心剖析,事情的真相瞬间便浮出水面。一向懦弱无能的二王子终于露出了狰狞的獠牙,以雷霆般的手段出手了。第一口就撕下了对方的一块肉,咬得大王子疼痛无比。

    证据?不需要!精确的判断和强大的实力就是证据。来而不往,岂非无礼至极。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不过当夜。

    今夜注定了是个血腥的夜,王都上空的烟尘才刚刚消散,四门八角又开始同时烟雾滚荡,火光冲天,熊熊烈火仿佛将天上的浮云都点燃了。

    桑家的知名产业,几乎全都被劫掠一空,烧为灰烬。二王子在此同时也遭遇惊险袭杀,幸得手下死士拼命守护,虽受了些轻伤,性命却侥幸得以保全。死里逃生,怒火冲天,以血还血。同胞兄弟瞬间成了生死仇敌,不共戴天。

    两大顶尖势力强强相抗,从以往的明争暗斗演变成摆开阵势,全面开战。

    整个王都顿时掀起了一股血雨腥风,成百上千,上万的人浴血在大街小巷,处处尸横街头。致使所有的商家店铺纷纷关门闭户,人人自危,唯恐殃及池鱼。

    陆随风此刻正在陆府中伴着美女,品着香茗,坐观龙虎争斗,鹬蚌相争。这是他一手缔造的惊天风暴。自从南宫国主将他招进王宫之后,便开始着手布局。首先是大王子这条大鱼自动寻上门,便为其设下一个惊天赌局,比其就范,输掉南宫所赐的云华宫,随又欲擒故纵的给他三个月的期限。其目的就是迫使大王子尽快地向二皇子宣战。

    接下来,又来了一只懦弱无能的蚌,携带着五大箱奇珍异宝,前来讨教奇谋良策。如此好事自然不会拒之门外,竭尽所能,不遗余力地为其出谋划策,行兵布阵,一举将流云宗在王都的重要产业尽数摧毁。与此同时又命云无涯假冒刺客对大王子展开袭杀,却又袭而不杀,将这刺杀之名强扣在二王子身上。

    一把把的柴,一堆堆的火,将整个王都烧得天翻地覆,鸡犬不宁。用不了多久,必将彻底烧毁两个王子继承大统的黄粱美梦。

    当两大王子,两大势力掀起各自最后的底牌,准备倾力一搏时,陆随风又随即让南宫玉派人前往西郡州,将南宫杰悄然地唤回了王都。

    天子一怒风云变色,国主一怒王都颤动。一众高官重臣怀着惶惶之心,忐忑不安地走进“天翔大殿”。

    大殿之上,文臣武将位列两边。南宫国端坐中央龙位,唯有国师盛老有资格伴君而坐。

    大王子,二王子满脸沮丧地跪于殿下,不时斜眼看向端坐殿上的南宫国主,似想从对方的神态间探出一些信息,端倪。

    “今日朝会,有两桩大事要宣布。其一,大王子南宫平,二王子南宫谨,从即刻起削去王子身份,贬为庶民,此生不得跨入内王城一步。”

    “父王!儿臣无罪!”大王子声嘶力竭地叫道。

    “父王!儿臣冤枉!”二王子痛哭流涕地悲呼。

    南宫国主不耐地皱皱眉,挥挥手示意御林军将二人押解出大殿。

    “其二,从即刻起封四王子南宫杰为天翔王国太子,未来大统的继承人。唯一继承人!如有人想兴风作ng,不管是王室贵胄,还是高官重臣,绝不姑息。”

    “臣等谨遵王命!”众大臣齐声应道。

    南宫国主铁血手段,一言定江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