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十八章 迎战四公子 (下)

正文 第七十八章 迎战四公子 (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一盘武道大餐,在庆功宴上比任何美味佳肴都更吸引人。更何况还是王都俊杰中的佼佼者,风花雪月四大公子同时登台接受挑战,难逢的盛会令人人的心中充满了期待。

    雪公子虽被人揍成大猪头抬了下去,并未影响众人看好四大公子的念头。击垮了四大公子,就等于彻底摧毁了王都年轻一代所有的天才俊杰。

    花公子刚上台便赢得一片欢呼和掌声,欧阳无忌一摇一摆地晃走上场,却迎来的是一阵嘘声。郁闷呀!人家的主场,就是有优势。欧阳无忌平衡着自己的心态,一脸厚实的笑容倒也能欺骗不少人。

    “拿出自己的平生绝学来,尽情施展。否则,别怪我没给你一展风姿的机会。”欧阳无忌咧咧嘴提醒道。

    “你放心!狮子搏兔都须用全力,你不是兔,我更不会小视于你。”花公子说话间一股浩瀚强大的气息已从身上弥漫开来,帝者巅峰的玄力瞬间迸发,厚重如山般的气势滚滚朝前碾压,双目中猛地炸开浓烈的战意,一声虎吼,山崩般的劲气轰然喷出。

    欧阳无忌没弄出对方那么大的动静来,任由对方狂暴的气劲奔袭而至,直到身前三尺才倏然爆发出一股气势,巨烈的碰撞迸放出一声的轰鸣炸响。

    花公子的身躯猛然一颤,噔噔噔退了数步,脸色微显苍白。欧阳无忌那微胖的身形却有若巨岩般纹丝未动,仍是一脸笑意。

    花公子本想凝聚全力一举将对方击溃,没想到对方的气势,有如惊涛骇ng般将自己厚重如山的气势击溃,致使全身气息翻腾不巳,再无一丝取胜的机会。

    锵!一道耀眼的剑光划破空间,花公子的长剑骤然出鞘,“地裂山崩!”随着一声狂吼,暴风狂流般的剑气纵横交错,闪电雷轰般的瞬间将欧阳无忌罩入密集锐利的剑影中。

    每一道剑气都充满了凛冽的杀气,每一剑的力量都完美的组合在一起,只要对方稍有疏忽,瞬间便会被强劲的剑芒碎尸。只见欧阳无忌在密集的剑网中慌乱的东倒西摇,上蹿下跳,看似笨拙的身躯每每从那微不可见的剑网缝隙间穿过,看似惊险万分,实则毫发无损。“凌波微步”让欧阳无忌身在剑网中却仍游刃有余,有若闲庭信步般的自在。

    花公子耗尽全身真元力,一气挥出数百剑,脸色越发苍白。对方明明置身剑网之中,却视若无物,摇摇晃晃,硬是连衣角都碰不到,而自己玄力的消耗已然见底,刺目的剑芒也逐渐开始暗淡,剑网的缝隙在不断地扩大,照此下去,不消片刻,强大的攻势必会自行瓦解。

    吼!欧阳无忌此刻见对方气势明显衰弱,突然暴出一声大喝:“达摩狮子吼!”

    强大的声波如雷轰鸣,声波中蕴含的气劲狂暴地冲击剑网,空气中不断传出震耳炸响,呼息间漫天剑影顿然崩散。

    巨大的反冲力震得花公子手臂发麻,手中之剑险些脱手而飞。心下骇然急忙收势疾退。

    欧阳无忌的手中多了一把大剑,重达百斤,挥手就朝着借势暴退的花公子狂劈而出。一剑紧接一剑,没有任何花招,大开大合,连绵不绝。磅礴的气势有若天河倒悬,一道道剑流有如排山倒海般一往无前。

    剑锋牢牢锁定仓惶闪避的花公子,迫使对方退避不能,唯有挺剑硬抗一条路。霸道,强横,不给对方任何选择。

    两剑轰然相撞,火星飞溅。锵!一声尖锐的金属撞击声刺耳欲裂。

    轰!花公子咬牙挥剑硬抗,一触之下,整个身躯被狂暴的气劲掀飞出十来米,犹似狂风卷落叶般朝高台之下飞速坠落。

    台下人群中有人眼明手快,跨步朝前堪堪接住被震击得七荤八素的花公子。否则,这一跌是死是活还真是难以预料。

    “不好意思!一时没掌控好力道,险些让花公子成了冤魂。惭愧呀!”欧阳无忌收起大剑,咧着嘴笑了两声,晃荡着身体朝台下走去。

    “怎会这样!?这差距也太大了,根本不像一个层面的战斗。”

    “不是花公子太弱,而是对手太强。”

    “王都何时冒出了这许多年轻高手,我怎不知道。”

    “急什么!下面不是还剩两个公子么,没准能翻盘也说不一定。”

    花公子被人侥幸救下,身体并未受多大伤害。听众人议论,低垂着头满脸涨得通红,无颜面对这些忠实的粉丝们。

    “盛老如何看?”南宫国主望着欧阳无忌一摇二晃的身影,“陆统领手下的这帮人,竟也如此强悍。”

    “岂止是强悍,或许老朽在他们眼中也只是一只小虾米而已。”盛老一脸苦相,神情沮丧。

    嘶!南宫国主闻言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难道连以你盛老的修为也有所不如?”

    “至少差几里远,刚才那胖子连一成实力都没使出来,水深得很呀!”盛老抚着长须,深沉地道。

    “这小子莫非会是尊者境界?”南宫国主惊疑地问,如此年轻的玄尊境当真有些骇人听闻。

    “至少在六品以上,绝不会错。”盛老十分确定地说。

    王都四公子,一位被揍成大猪头,另一位险些摔死。只剩下风,月两位公子,寄托着多少人的希望和期待。任重道远,压力山大呀!

    风公子打起十二分精神,神态凝重地走上台,全身神经都紧绷着,显得十分僵硬。

    云无涯不知何时突然便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仿佛凭空生出来一般,全场没几人看见他是如何上来的。

    一张犹似霜打过的脸,冷得有若严冬的飞雪,全身上下充满了森寒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是你先出手,还是我先动手?”云无涯冷声道,字字如冰。

    锵!利刀出鞘,代表的风公子的回答。刀芒划空而过,留下一道长长的弧线,带着森蓝的寒光闪电斜劈,划破空间。刀势骤变,朝着云无涯横切而去,似有一刀将其斩灭之势。

    锐利无比的刀芒即将及身,对方像是躲闪不及,仍僵立当地,风公子见状心中一喜,趁势催动体内玄力意图一击建功。

    “横刀断流!”风公子一声暴喝,以声助势,刀声合一,电闪般地拦腰切过。

    “不对!怎会没有丝毫阻力,犹似切割空气一般。”风公子心中虽惊,却不慌乱。余光发现身侧有道人影,想都不想,下意识地一转手腕,刀势骤变,划过一道弧线,上挑斜切。人影闪避不及,刀锋直接由胯间朝上切割,从中剖成两半。

    “是残影!”风公子骇然惊呼,直到此刻才明白自己两番劈杀的竟然都是对方的残影。

    “八面生风!”风公子的战斗意识非常强大,惊而不乱,刀势瞬息再变。刹那间,漫天刀影纵横,层层叠叠将云无涯前后左右两米的空间全部封闭。

    “在我之‘八面生风’下,从无人全身而退。”风公子一声轻笑道,自信回归,豪气顿涌,气势更盛。

    胜券在握的舒畅感油然而生,却见一点寒星穿透刀影直向自己的眉心闪射而来,如不回刀自救,这点寒星必然透脑而过。电光火石间容不得多思多想,稍有犹豫势必倾刻变为一具死尸。无奈之下只好抽回霸道的刀势,以解燃眉之危。

    千刀万剑,我自“独孤一剑”。剑出锋芒无尽,剑剑奔袭要害死穴,让其疲于自救,让其郁闷到崩溃。

    云无涯的剑无声无息地出鞘,每一剑都那么轻描淡写地递出,剑锋漂浮不定,虚幻莫测,常从不可思议的死角出现,惊魂裂胆。

    风公子由一招刀芒无铸,凛然霸道的刀势掌控全局,到现在的左支右绌,上格下挡,只在几息之间便遭遇惊天的大逆转。

    此刻花公子已然汗流如雨,手忙脚乱,疲于救命。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一种惶惶的无尽郁闷填满身心,连想喊出认输二字,此刻都是极大的奢望,如鲠在喉,无力呼出。这哪里叫什么比斗,简直就是单方面的戏耍,玩到你崩溃。

    云无涯早已无声无息收剑退回到了原位,花公子却茫然不知,仍在不停地旋舞,上蹿下跳,尽情地演着独角戏。

    场下的众人看得面红耳赤,热泪盈眶。那是为他而感羞耻,为他耻辱的而流的热泪。

    累极了,疲极了,躺下了。决定放弃生命,我要彻底解脱,你再厉害也无法阻当。哈哈!晕了!

    云无涯一步步走至他身前,俯身探了探鼻息:“还活着!”转身一步步朝台下走去,还是那么冷,那么寒。

    “我还是不如你!”欧阳无忌拍了拍他的肩,“活活将人弄晕,够狠够毒。我姐与狼共舞,危险了。”

    “你敢再说一句!小舅子!”云无涯寒芒一闪。

    “你吓我!你我上去干一场,小舅子对小舅子。”欧阳无忌哈哈道。

    啪啪啪!陆随风轻击掌道:“意欲内斗?地狱的大门对你俩敞开着,随时恭候二位。”

    “我错了!”欧阳无忌打了个冷颤。

    “只是一个念头,没成事实。”云无涯冷着脸辩解道。

    “那你俩是不准备继续玩了?”陆随风笑问道。

    二人小鸡啄米似地点着头,开玩笑,他俩可想再玩第二次地狱特训,门都没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